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38章、请君入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松不再说话。


        

蒯飞心里有了谱,也不再多说什么。


        

情况已经弄清楚了。


        

多说无益!尽快做出些实际的成绩来,用事实说话才是王道!


        

武松今日招惹了开封府的官差,又没有来得及蒙面,这相貌被人看见了,在东京城里继续滞留的时间也就所剩无几。为安全考虑,得安排他早点逃离此地。


        

在最后这一点有限的时间里,那可得抓紧了,务必要让武松对武大郎以及武家的未来,重树信心。


        

这武大郎截至目前为止,确实是没啥本事,要想在短时间树立威信,还是只有从厨神系统上入手。


        

“小秘书!替我准备材料!最好给我个现有存货的列表清单。”


        

小秘书有说过仓库里预备的辅料总量有限,只能把珍贵的材料用在最紧要的关头。现在就是最紧要关头了,为了让武松归心,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值得!这可是武松啊!卓越品质哟!


        

但是小秘书没有回应。


        

说来也怪,自从字幕版的系统功能激活之后,之前那个话痨小秘书就再也没有冒过泡。


        

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该不会又出什么bug导致我拿不到系统仓库里的各种21世纪调味品吧?


        

飞哥的心里头隐隐有些担心。


        

却也没有什么有效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毕竟,孙胜利是相当豪迈地挥洒出大量辣椒面芥末粉出来跟人战斗,既然孙胜利都有如此阔绰的大手笔,我凭什么会没有?于是飞哥也就没有杞人忧天。


        

转眼间来到大相国寺的大门口。


        

这里的人气好得爆了棚。


        

山门前面偌大的广场上,自有无数人头踊动。除了广大市民踊跃排队想要入寺之外,广场另一侧还停放有许多车轿,另有无数缤纷多彩垂挂着五色流苏的豪华冠盖。这冠盖如云之下,遮掩着许多士大夫和名门仕女的身影。


        

好一个盛世太平的热闹气象。


        

“今日是佛门什么节诞日么?怎么这么多人来人往?”飞哥对佛门规矩不怎么熟,只是略知些什么观音诞辰,又或者盂兰盆节之类的说法,却闹不清楚这些重大诞辰日的具体时间。


        

“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于这一日证道,这一日,远近的佛徒子和男女居士,按例都要来放生池里放个生。”


        

武松是注定要成为行者的男人,他倒是很懂这一套。


        

“放生?”


        

这倒是巧!蒯飞心里头顿时有了主意。


        

这大相国寺的门外广场上,多得是卖香烛的僧人,也不少卖金鱼的小贩。武家兄弟随意买了两三样,便跟随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之中,排起了长队。


        

那一头,阿莲在家里等得有些焦躁。


        

她倒不是坐等着大郎和二郎两兄弟这么快回家来。她是亟盼着那些开封府出来的官差早点走掉,然后才好去王干娘家里拿回猪肉。偏偏这些官差们并不肯轻易就走。


        

这可是盛夏季节。


        

大家都是趁着天不亮就去买肉。王干娘家里闹了这么一出,耽搁了不少时间。天色已经渐渐地亮了起来,接下来西城所的小公公们就该来讨炊饼吃了。这猪肉继续撂在王干娘家里,天亮之后只怕会臭。


        

倘若是大白天,这新鲜带血的猪肉,在日头下搁上一个时辰,必定变得腐臭。藏在碗橱里,搁在阴凉的地方,大约能保存两个时辰。倘若用大料、花椒、姜汁和盐,又或者用甜面酱完完全全地包裹一边,如此这般腌制过的话,那便可以保存很久很久。


        

阿莲的心中略有点烦闷。


        

她倒不在乎武大郎买来的猪肉会不会变质,她是有心不肯在武二郎的跟前落得一个不贤惠不擅持家的坏印象。


        

若是会持家的,就得在一个时辰之内把猪肉拿回家里来,做一番防腐处理。


        

这个处理的手段有轻有重,如果武家兄弟回来得早,那么腌制时加料的分量就会很轻,以免破坏了食材新鲜的滋味。倘若武家兄弟要等到傍晚才肯回家,说不得,就只好把这猪肉做成真正的腌肉,或者酱肉。


        

但这武大郎去得极其匆忙,并没有约定好几时归还。


        

于是阿莲的心里有些犯愁。


        

最着急的就是隔壁那些公差,似乎是安坐下来,在王干娘家里烧上开水,泡起茶来,根本就不像一时三刻要走的模样。


        

阿莲是个住家的女子,并不曾像武二郎那样闯荡过江湖。


        

因此她便猜不透官差们究竟是想闹哪样。


        

其实官差们的做法是最容易懂的。既然没有捉到上头要捉的人犯,那领头的公人便要即刻回到开封府去禀明上官,或者加派人手,或者将次重大案情移送更有力量的京师四门巡检衙门。这下一步要如何去做,得看上官的意思。


        

下面的人,最常规的做法就是留在罪案现场听候上司的下一步指示。


        

所以这二十几个做公的人,只有两个牌刀手护着那个头目,疾速赶回府衙去禀报上官。其余人等,全都留在了王记茶铺。阁楼上有几个嘹望的,厨房里有两个烧火的,铺面上坐了几个喝茶的,院子里还有几个巡逻的。


        

这等于是将整个罪案现场继续控制起来,倘有与疑犯牵连的人物,来此勾搭,必然是来一个捉一个,全数拿下。拿回开封府说不定能问出些有用的线索来,即便问不出什么,也可以为刚刚丢过脸的一众公差们挽个尊。


        

阿莲猜不到公差们采取的竟是个这样的守株待兔、请君入瓮的可持续抓捕模式,她等了一阵子,见这些做公的人一时不像要走的样子……


        

心里头担忧价值五贯钱的猪肉会变臭,于是就打开自家的门,向王干娘的茶铺门口走过去。


        

那可是五贯啊!三千多文铜钱将近四千文。一个成年人三个多月的生活费!倘若是按照广惠局厘定的最低生活补助标准,这五贯钱可以让一个饥民多活五到六个月!


        

阿莲并不是特别看得起区区五贯钱,但她却不能容忍武二郎晚上回来责怪一句:五贯钱你就这么轻易不要了?真是败家子!


        

所以阿莲并不一定非要拿回这价值五贯钱的半只猪,但她必须做出个“我为此做过了一个贤惠人所能做的一切”这样一个积极姿态来,给武二郎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