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35章、最危险的地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关胜不是穿越人……


        

那么,这家伙此刻显然是没想过要上梁山这回事儿的。


        

这也就是说,公孙胜暂时还不能跟他相认。


        

没被逼上梁山之前的关胜、呼延灼这一伙儿,全都是那么一个正义爱国的立场:兀那梁山贼寇!哪里走!我要抓你去见官!


        

这是可以理解的常态。见义勇为的好汉纸,遇到官方通缉的江洋大盗,本来就应该积极举报,自负武力强横的,索性直接将其捉拿领赏。


        

尤其是河北剧盗入云龙的头上,正挂着高达五万贯的悬红呢。


        

于是孙胜利不敢让关胜认出自己的身份。


        

“喂!我说你这大胡子,你跟史大郎有仇么?为何把我史兄弟的后院闹得来天翻地覆?”


        

孙胜利年轻时鲁莽冲动,坐过十五年大牢之后,早已磨圆了棱角。机智帝说了这么一句,十分明确地表达了此间老板史进是我兄弟这么一个意思。这样关胜就知道自己错打了自己人。


        

顺便也不轻不重地责备了关胜这么一句:看看你都干得些啥事儿,来到史大郎家里做客,却几乎拆了人家的房子,你对得住史进同志对你的厚爱和关照么?


        

关胜模仿他的祖宗,也蓄起长长的三绺胡须、两绺长鬓,合计五绺长髯。号称美髯公。假装不认识,喊他一声大胡子,这肯定没错。


        

“你是何人?也敢把史大郎唤做兄弟?”


        

关胜的脸色很红很红,就跟庙里的关二爷一样。关二爷本来就面如枣子。所以一时间看不出来关老五是不是因为羞愧才脸红。不过他既然这么问,显然已经知道是自己错了。


        

孙胜利感觉暴露自己的身份有点危险。


        

顾左右而言他道,“且莫管我的来历,闲云野鹤的一个道人,不欲跟这红尘中多生羁绊。贫道是与这史大郎另有一段缘法,故此跟他交好。却不知贵姓大名,跟我家史大郎有个什么亲戚关系吗?”


        

孙胜利的想法其实是诱导这关胜说出这句话来:是呀!史进是我兄弟。


        

只要关胜肯这么说,孙胜利就会接茬道,这么巧,史进也是我兄弟,那么咱们就是自己人啦哈哈哈。


        

却不曾想到,他这么一问,倒显得有些像是查户口。


        

“查户口”这个说法,恰好就是起源于当前这个年月。


        

家家户户都要在自己门口悬挂户牌,实行自助式透明化流动人口管理制度。里正和衙差,会定期不定期前来查验核对这户牌上的资料是否及时更新。


        

家里来了亲戚,户牌上却没有及时更新出来,这便是恶意隐瞒。


        

倘若是正常的走亲戚,良民百姓又何须隐瞒?由此可以推定,但凡隐瞒的,都不是好人。抓起来肯定没抓错。


        

关胜并不是史进的亲戚。


        

他跑到潘店史家莴笋馆子来做事,其实是不合法的勾当。


        

公孙道人这么查户口,顿时就触动了关胜的警惕心。


        

卧蚕眉耸动,丹凤眼微睁,冷哼一声,“你待怎样?”


        

也难怪这关老五要如临大敌。


        

这潘店恰好不归祥符县衙门和中牟县衙门的衙差来管,这里恰好归神霄宫。平时来这里查户口的,除了里正,就是那两个监察道人。


        

那两个监察道人,史进自然是早已打点妥当的。


        

关胜也见过那两个客串衙差角色的神霄道士,却不曾见过眼前这个善能驱使蛋妖作怪的妖道。


        

莫非是神霄宫给这潘店区,增加了监控人手?关胜只能这么理解眼前发生的状况。


        

由此产生些戒备之心,倒也正常。


        

但他由此也收起了想要跟人打架的那个怒气。


        

在后世你见过黑带高手痛殴城管吗?肯定没见过吧。黑带高手通常是不屑于跟城管一般见识的。城管虽然可恶,毕竟也是在出任务。没来由的干扰别人公务干嘛?


        

越是高手,越不屑于跟城管对掐。


        

衙差也好,神霄监察道人也好,在关老五看来其实也就是城管那一类货色。


        

他不会尊重这种人物,却也不至于公然阻击这古代城管。


        

之前关胜想要胖揍这道士一顿,完全是江湖气性发作。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有人想要偷他的绝活,城管、监察道人显然是不会有这样的兴趣来偷这个技术。


        

有可能偷窃这个技术的人,不外乎三种,一是江湖人想要学艺、二是商人意在逐利,三是……第三类比较复杂……也许这第三类人,感兴趣的不是豆腐,而是炼硝呢?这里头的意味就耐人寻味了。


        

关老五不是律师,也不是包拯,他可没那耐性仔细分辨对方的企图何在。


        

反正未经我的许可,想要偷师,那就是不行!无论什么情况,先打一顿再说!


        

江湖规矩历来如此,偷看别人练功的,剜去双眼。口传别人不传之秘的,拔其舌根。


        

现在的情形变得来有些不一样了……


        

难道这道人真是神霄宫新来的高手?史进已经打点过这道人所以这道人跟史大郎已经兄弟相称了?


        

于是,既不再动粗,也不肯轻易和解,严厉追问,你究竟想闹哪样?查我户口,意欲何为?


        

孙胜利恍过神来,原来是自己话没说对。


        

哈哈一笑,“我说这位兄弟,你是刚来的吧。倘若是刚来,一时间大名没来得及写在户牌上,倒也说得过去。我却不是来查户口的意思,只是为了寒暄起来方便点。”


        

拎了拎手中的酒葫芦,在葫芦上拍了一掌。


        

葫芦晃动,发出酒液在里头咕咚咕咚发浪的声响。


        

“不如你也别管我是谁,就叫我一声酒道士,我也不来查你户口,我看你长得好像关王爷,仪表非凡,竟好像读过春秋似的有文化之人,索性就叫你一声关夫子如何?走!咱哥俩先出去喝两盅?”


        

“行!”关胜依旧是一脸严肃,拱手说道,“酒道友先请,等俺拾掇好了,片刻就来。”


        

孙胜利这才想起,尼玛刚才这么一过招,竟然把神仙豆腐这道菜给忘在脑后了。


        

也不知道这豆腐现在是个啥状况?是烧糊了还是干脆被关胜给临时熄了火,变成了一锅废料?


        

于是一边朝外走,一边回头又说了句,“你这神仙豆腐的绝活,我是绝不窥探。不过,倘若关夫子是用这山西解卤来点豆腐的话,切记不要把用过的卤汁倒掉。那东西留着,能有大用。”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么有。


        

这酒道人这么一讲,关夫子顿时就虎躯一震。


        

这道士知道的实在太多了!


        

“酒道友当真不是这神霄宫里的人?”


        

关胜现在必须重新审定这样一个关键问题。


        

倘若酒道人就是神霄宫出身,那这神霄宫的实力和背景着实可怕。


        

关夫子就有必要考虑一下,需不需要连夜突出重围,杀出一条血路,逃回山西原籍去。


        

但愿这道人不是神霄宫来的吧!关胜的心中暗暗的想,俺这神仙豆腐上的功夫,眼看着就要大成,真不舍得半途而废、功亏于最后这一篑。


        

都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最安全的地方,恰好也最危险。


        

潘店就是这京畿八县地盘上最安全的一个死角。这安全性,来自于神霄宫的强势和怠慢。别处的巡检不来管,神霄宫自己也不爱管,故此安全。


        

然而这神霄宫一旦认真管起这潘店的事情来,最安全的地方立即变成最危险的地方。


        

毕竟这潘店落在神霄宫的直属地盘内,距离横山坡、雁鸣荡、孟阳岗是如此之近。一旦惊动了神霄宫大老,分分钟就会有成百上千的大小道士,将此地团团围起。“突围”这个说法,一点儿也不夸张。


        

当然关老五并不担心自己会突不出去,开玩笑,放眼这天下,谁能拦得住我关傲天。


        

他只是不愿意跟神霄宫公然翻脸成仇。


        

神仙豆腐这门道,一旦大功告成,下一步要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还非得仰仗这神霄宫道士帮忙不可。故此关胜很不愿意把双方的关系彻底搞僵。


        

“不是!绝对不是!”酒道人哈哈大笑,也不理睬被关老五踏在脚底下的那只蛋,提着酒葫芦拂袖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