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43章、羌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李睡兰需要撵开,远处还有两桌客人,也需要回避。


        

要么把大堂里其余的客人统统撵开,要么自己搬到楼上雅间里去。


        

这巨胜饭店的建筑结构,是个?d字布局。


        

这年月房子要想造得更大些,就需要更长更粗的巨型原木,用来做栋梁。这大根大根的原木,一旦大到了某个程度,价格忽然就贵得飞起来。


        

高人一头的栋梁之材,只有皇室和豪门才用得起。


        

巨胜饭店想把大堂弄得更大,以便制造出无数食客济济一堂的热闹景象来,却又买不起足够大气的梁材……或者说,即便买得起,也没人肯把这样的材料卖给庶民。


        

于是史大郎想到的解决办法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上,各造四间中等大小的房子。正当中,合围成一个小广场。


        

河南气候干燥少雨,天气晴好的时候居多。这中央小广场里可以晒着太阳吃吃喝喝,感觉十分地自然环保。


        

然后四面四通八达的四幢房子,朝向中央小广场的方向都是打通的,这就形成了一个十字星布局的复合式大堂。


        

在四幢大屋的尽头处,立起阁楼,提供雅阁包间服务。


        

所以这巨胜饭店的布局,算得上是一个立体的?d字。


        

现在是午餐时间。


        

武大郎此刻已经被捕,正关在孟阳岗监狱的地牢里,走过去七步,走过来也是七步地徘徊着。


        

关胜放眼打量了一下广场四通相联的东西南北四厢大厅里的情况,巨胜饭店今日生意萧条,除去关胜公孙自己这一席,仅仅只有两桌客人。


        

第一伙人坐在最东边的尽头处,是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姑娘,各吃了一碗面食。然后又要了一碟豌豆,一碟胡豆,两碗抹茶,在那里慢慢地打发时间。


        

老人的手边放着一把胡笳……或许是羌笛……也许是两者合并加以改良得出的羌胡乐器。


        

一看就是走江湖卖唱的俩爷孙。


        

这时候店里没什么客,卖艺的自然就懒洋洋地等着。兴许晚饭的时候客流量会大起来,那时候这爷俩大概就会精神抖擞地出来忙活一阵子。


        

此刻,喝着不值钱的抹茶,吃着豌豆和胡豆,坐在那里混时间。关胜觉得这爷俩看起来问题不大,这是可以理解的常态。


        

第二伙客人坐在最北边的楼梯拐角处,只有一个肩部异常瘦削的年轻人。


        

虽然是一个,却仍然也算得上是“一伙”。因为桌面上铺开了三副碗筷杯盏。显然这唯一的客人,正在等人。


        

这也正常的很。


        

也许没必要搬到楼上雅阁去。只要嗓门儿不大,不虞被人偷听。


        

那两桌客人,都比较识趣,并没有坐在靠近小广场的这一头。都坐在最远端,靠近阁楼的楼梯拐角下面。那种犄角旮旯的位置,按例是只有穷人才会去坐。


        

因为经由楼梯上上下下的客人和店小二,脚步落地时多多少少会在楼梯板上掀起一点点的浮尘飞灰。


        

所以有点洁癖的客人都不愿意坐在正对楼梯的斜下角。


        

那个位置,是收费最便宜的。


        

看上去一切正常,关胜觉得确实没必要瞎折腾。即便不搬进雅阁里去,也并没有甚么大碍。


        

孙胜利的看法就完全相反。


        

那个正在等人的,以及那爷爷和孙女儿,在孙胜利眼里看来都很可疑。


        

那爷爷手里的笛子,无疑是胡族的笛子。


        

和关胜利一样,孙胜利同样闹不清楚这是胡笳还是羌笛。看起来像笛子,但孔数比现代笛子少得多。介乎于胡笳和笛子之间。


        

只有等他吹起来,才能确定这是个啥。胡笳自然是用手拍着吹的,此所谓胡笳十八拍,汉末蔡文姬曾经玩过的。羌笛则不需要用手拍打音控,这更像是吹箫。低着头,用按孔的手法来吹奏。


        

反正这不是箫也不是笛。因为造型是一头尖一头圆,带着明显的胡族气息。一看就不是中原文化。


        

那么……这是西夏艺人?还是契丹、女真流浪艺术家呢?


        

西夏虽然是大宋一百多年来的宿敌,却并不妨碍大宋帝都附近出现党项族的卖艺人。


        

盖因为党项人最初曾经是帮助宋太祖打天下的铁杆盟军。


        

也就是大宋跟大辽在澶渊激烈对掐的时候,党项族当中的野心家趁机闹起了夏独主义,这才自立西夏一国。


        

党项族百分之七十都是野心家,所以立国的过程顺利无比。但也有百分之三十死忠大宋,认定了只有汉族才能治中国。这百分之三十的好党项人,当然力量不足以阻止李元昊家族的独立,却得以合理合法的加入大宋国籍。


        

杨老令公的老婆佘老太君,就是这么一个特别爱大宋的党项族姑娘。


        

于是孙胜利一见到这奇怪的胡笛,便忍不住地浮想联翩起来。


        

单独一人,独据一桌的那个少年,就更奇怪了!


        

孙胜利注意到这“少年”肩膀相当骨干清瘦,脸上却十分圆润。这就很像是女扮男装的样子。女性皮下脂肪丰富,所以看起来珠圆玉润。同时女性的骨架子比男性普遍小一号,所以香肩似削。


        

这小子实在太可疑啦!


        

这完全就是黄蓉早期登场时的那个节奏嘛!


        

不对!这绝不可能是黄蓉!


        

郭靖杨康都是岳飞死了之后才出生的后辈小子。那黄蓉显然也赶不上这政和年代的趟。只有黄药师、欧阳锋两个有可能赶得上。开玩笑,王重阳都还没出生呢!所以周伯通、洪七公都不会有。倘若黄老头,欧老头岁数能比王重阳大个二十岁的话,恰好可以赶得上。


        

所以这女扮男装独自行走江湖的,其实很可能是……


        

是谁呢?


        

阮阿朱和木婉清貌似是最喜欢女扮男装到处乱跑的。


        

这射雕讲的是南宋。


        

天龙讲的是北宋。因为在边境战争中被我宋干掉的姓萧的辽国南院大王,只有一个。那家伙死在澶渊大战中。正是南院萧大王之死,促成了澶渊之盟。给我宋带来了一百年和平发展商业繁荣的历史契机。


        

不过,这萧大王已经死掉一百?五年了。


        

所以阮阿朱、阮阿紫什么的也活不到现在。


        

但是……


        

折家的巾帼少女,是可以出现在政和时代的。


        

佘赛花不姓佘,姓折。


        

杨业原本是北汉猛将。早在大宋收服北汉之前,折家军就已经大名鼎鼎。尤其是折家大姑娘超喜欢带着一帮娘子军出征参战。这也就是杨业杨无敌,非要娶这暴力折女郎为妻的缘故。


        

杨家军跟折家军,是个两强联姻的意思。


        

据说折老太君活到一百岁,还带着一帮儿媳妇、孙媳妇出门去打西夏叛贼……


        

那就是说,折老太君其实刚刚才过世不久……


        

那也就是说,在未来讨方腊的战争中,跟宋江、姚平仲并肩战斗过的那个折可存……其实就是……


        

呃!这折家娘子军的传统历来奔放不羁,折老太君的娘家姑娘,跟花木兰一样行走江湖,这实在是太符合时代常态了。朱熹还在吃奶,暂时还管不着北宋的泼辣女强们出门找男人打架。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