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两千七百八十四章 也怀一个试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两千七百八十四章 也怀一个试试


        

墨子烨说着话,瞧了眼墨衍儿。


        

墨衍儿反复琢磨了半晌,倏然顿悟,“原来爹爹早有打算。”


        

墨子烨只笑不语。


        

墨衍儿这下放心了。


        

有爹爹暗中跟着,倒是省去了他的担忧。


        

希望这几个少年,能够一鸣惊人,奠定以后的基础。


        

墨衍儿微眯起眼眸。


        

“你回去吧。”


        

墨子烨给了墨衍儿一颗定心丸之后,说了句。


        

“爹,您要回府吗?我和碧落也好久没有见到娘亲了,我们也同您一起回去看看娘亲。”


        

墨衍儿说道。


        

墨子烨瞧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墨衍儿很快通知了君碧落,一起往宫外而来。


        

墨子烨在宫门口见到君碧落,眼眸瞬时敛了敛。


        

“她这个样子,你怎么还能让她出宫呢?”


        

原来,君碧落已经身怀六甲了。


        

“碧落在宫里闷得慌,我想带她出去走走。”


        

墨衍儿牵着君碧落的手,“爹爹无需担心,碧落身体结实着呢,不会有事的。”


        

“是啊,爹。”


        

君碧落连忙附和,“您和娘总算是回来了,这些日子,可把碧落憋坏了,儿媳正好有个由头,能出来透口气。”


        

墨子烨一听,淡淡地笑了下,抬眼望了望这高墙。


        

想不到,他们不喜欢的地方,却是很多人终其一生的追求。


        

他们……不过是在履行着一份责任罢了。


        

想到这里,墨子烨拧了拧眉,似乎若有所思。


        

“爹,您在想什么?”


        

墨衍儿轻轻地问。


        

“我在想,如果衍儿当真不喜欢这皇宫,以后若有合适的人选,可以禅让。”


        

听完了墨子烨的话,墨衍儿突然就愣住了。


        

他眼望着爹爹,在琢磨爹爹这话里的真正含义。


        

但见爹爹一脸严肃认真,他终于明白了。


        

爹爹不是一时的气话,而是真正有这样的想法。


        

这便是爹爹高尚的地方。


        

“爹爹,这可是我们墨氏的江山,是我们墨氏祖辈打下来的,为什么要让给别人?若如此,我们怎么对得起黄泉下的祖宗?”


        

墨衍儿瞧着墨子烨,问了一句。


        

“古有尧禅位于舜,舜让位于大禹,可见是有能者居之,我们为何不能效仿呢?”


        

墨衍儿抬了抬眼,“不,儿臣不会禅位给外人的,这毕竟是我墨氏打下的江山,我要为祖宗守护这片江山。”


        

相对于爹爹来说,他的品格真的没有那么高尚。


        

墨子烨侧目瞧了他一眼,淡淡地笑了。


        

“你有这份责任心,爹爹很高兴,爹爹只怕苦了你。”


        

墨衍儿一笑,“爹爹不必担心我,既然您有这样的话,那么衍儿也会寻找合适的人选,只不过这个人选一定要是我墨家的人。”


        

“哦?”


        

墨子烨惊疑地瞧了他一眼,想不到这小子早已经心里有数了。


        

“爹爹还以为你为了这份责任,不会将皇位拱手让人呢。”


        

墨子烨淡淡地开着玩笑。


        

“爹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您可别忘了,衍儿当初也是不愿意坐上这个皇位。”


        

说着话,墨衍儿轻叹了一声。


        

墨子烨淡淡地笑了。


        

衍儿是自己带出来的孩子,他怎么会不了解呢?


        

两父子上了马车,一路往王府而来。


        

到了王府,墨衍儿扶着君碧落下了马车,老远便嚷嚷着,“娘,娘亲!”


        

君碧落惊愕地张着嘴,用着惊疑的目光看着他,忍不住笑了。


        

“皇上,您这个样子,好像还没断奶的孩子。”


        

“噗!”


        

墨衍儿也笑了,“只有在娘的面前,我才觉得我还可以撒娇。”


        

这话,不免带了些酸涩。


        

君碧落心下一震,轻轻地牵住了他的手。


        

是啊,皇上肩负着这么大的责任,日理万机的,很少有能够展露笑颜的时候,也只有回到王府,他才能彻底放松。


        

“衍儿?是衍儿吗?”


        

洛清歌从房间里迎出来,欣喜地问道。


        

“娘,是我!”


        

墨衍儿疾步走过来,双手握住了洛清歌的受。


        

“哎呦,你都多大了,还撒娇。”


        

洛清歌笑着打趣。


        

“多大了在娘的眼里都是孩子。”


        

墨衍儿环抱着洛清歌,“衍儿倒是不想长大呢。”


        

洛清歌轻拍着他的胳膊,“莫不是遇到了困难?有什么跟爹娘说,我们一家合力,其利断金。”


        

“没有,爹爹已经帮我解决了。”


        

墨衍儿淡然轻笑。


        

他最担心的便是出征的问题,既然爹爹暗中跟随,他便胸有成竹了。


        

“那便好。”


        

洛清歌轻轻一笑,这才注意到君碧落的小—腹。


        

“这是又有了?”


        

洛清歌微微张着嘴,眼里带着惊喜。


        

“这丫头,还真是我们家的宝……”


        

君碧落脸一红,垂下了头。


        

“都是孩子娘了,还害羞呢?”


        

洛清歌笑着打趣了一句,牵过君碧落的手,“今晚留下来用膳吧,想吃什么,娘亲自下厨给你们去做。”


        

“真的吗?”


        

墨衍儿两眼放光,惊喜地问。


        

“我是说碧落,她怀着孩子呢,肯定会有想吃的。来,跟娘说说,你想吃什么?”


        

“哦,娘,您很偏心哦!合着,我不是您儿子了,她才是您闺女对不对?”


        

墨衍儿故意挑着眉,撇嘴说到。


        

洛清歌抿嘴一笑,“怀孕很辛苦的,要么……你也怀一个试试?”


        

她挑了挑眉。


        

“娘……”


        

墨衍儿瞬时红了脸,“您说什么呢?我……我可是男的!”


        

洛清歌故意笑着,“罢了罢了,你们都是娘的孩子,娘不会厚此薄彼的。”


        

“说说吧,你想吃什么?”


        

“蛋糕!”


        

墨衍儿竟然冲口而出。


        

他太想念只有娘亲才做的出的蛋糕了。


        

“好!”


        

洛清歌答应了一声,“你扶着碧落去休息会儿,娘这便给你们张罗晚膳。”


        

今天家人聚的齐,除了念歌不在,剩下的都在。


        

几个年轻人马上便要出征了,这算是践行吧。


        

便这样,洛清歌张罗着晚膳,同时叫人去凤府接墨展鹏和凤玉砚去了。


        

听说展鹏去了凤府,墨衍儿着实想笑。


        

“娘,看样子墨墨对那位凤姑娘还挺上心的,只怕是您很快又要抱孙子了。”


        

他故意逗趣着。


        

“墨墨的确有些早熟,不过他是我王府的小公子,虽然喜欢人家姑娘,但也绝不会越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