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小生意 > 第七十二章 晚上吃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生意鲁瓦克白茶第七十二章晚上吃什么第七十二章晚上吃什么


        

“韩~女士!”斐一班人未到声先至。


        

“怎么啦,一一。”韩女士听到声响,拿着锅铲从厨房出来。


        

一脸疑惑地看着走路的步子都有些虚浮的儿子,语带关切地问道:“怎么送个人送这么久?明明也没几百米的路。”


        

“哎!”斐一班假模假式地叹了一口气,不无嘚瑟地对自己的亲妈说:“这不你儿子刚有了女朋友,肯定要腻歪一下再回来的呀,速去速回,那是只适合单身狗的行为模式。”


        

“女、朋、友?”韩雨馨一字一顿。


        

问完,就对着斐一班摇了摇头。


        

表明了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就这样,韩雨馨还嫌不够。


        

她伸出右手的食指,在眼睛前面左右摇摆了好几下,给出了自己的结论:“你,不可能。”


        

韩雨馨摆出了一副世事洞明皆学问的姿态。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弄得斐一班直接炸毛:“怎么就不可能了?凭什么不可能?你儿子我,要颜值有颜值,要才华有才华,帅得那叫一个人神共愤,为什么不可能有女朋友?你还是不是亲妈了?”


        

斐一班直接给韩雨馨来了一通提问轰炸。


        

“就因为我是你亲妈,才知道你不可能这么快就有女朋友啊。”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韩女士最近懂王上身的频率有点高。


        

韩雨馨自信满满地对斐一班说:“一一啊,妈妈今天可都是帮你打探过了。易易对你,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不说打探还好,一说,斐一班就来气:“韩女士,不是我说你,你那叫打探吗?”


        

“一一啊,你怎么知道我和易易说了什么啊?你该不会是一直在偷听吧?偷听女生讲话的习惯可不好啊!绝非绅士所为。”韩雨馨直接给斐一班来了个盖棺定论。


        

“你们说话声音又不小,我从楼上走下来,自然而然就会听到几句,这和偷不偷听有什么关系?我要真想偷听,我就安安静静地站着不说话了。”


        

“行,我儿子最绅士,行了吧?”表面上,韩雨馨是被说服了,实际上,就还在追问:“那你说说,妈妈和易易说的那些话,不叫打探叫什么?”


        

“叫把你儿子往火坑里推。”


        

“一一,你这话说的,可就和事实相差十万八千里了!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你一会给人家灌输不喜欢我的思想,要pua人家,一会儿说可以给人家做参谋。”斐一班没好气地问:“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打探,什么叫帮倒忙?”


        

“一一啊,妈妈怎么可能给你帮倒忙呢!不带这么罔顾事实的。”


        

“那要不然我帮你回忆一下?”斐一班说复述了一下,在他下楼的过程里面,韩雨馨说过的,两句让他印象颇为深刻的话:


        

【你就算不喜欢一一,也可以好好期待爱情】。


        

【爱情是最不能勉强的事情,易易喜欢谁,我都一样还是你的韩女士,以后可以给你做参谋。】


        

一字不落,连带语气都一起转述出来的这个能力,斐一班所办是从易茗那里学来的。


        

复述过后,斐一班继续向韩雨馨表达抗议:“韩女士,你怎么好意思管这些叫打探?”


        

“这怎么就不是打探了?易易摆明了不喜欢你,我要是连参谋都不给人家做,还怎么给你助攻?”韩雨馨语重心长地对斐一班说:“一一啊,你妈我为了给你助攻,可是连洪荒之力都快用上了。”


        

“您还知道洪荒之力呢?”斐一班非常没有诚意地抱了抱拳,偏着头对韩雨馨作揖,说道:“佩服佩服。”


        

“也不用那么佩服……”


        

斐一班刚刚复述的那些话,韩雨馨在说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会儿被斐一班这么点出来,又确实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太合适。


        

韩雨馨反思了一下自己。


        

感情吧,始终还是小孩子自己的事情。


        

身为家长,表达适度的支持就够了。


        

过度的参与,并不一定能起到正向的作用。


        

大概是因为斐一班一直不开窍,所以她才会就变得像现在这样,有些过犹不及。


        

“对不起啊一一,是妈妈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韩雨馨把话题带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你和易易真的在一起了吗?你可不要拿这种事情,和妈妈开玩笑啊。”


        

“那还能有假!”斐一班眉毛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嘚瑟到不行地对韩雨馨夸下海口:“只要你儿子愿意表白,全中国的女孩还不都排着队来?”


        

“真的假的啊,一一?”韩雨馨终于反应过来,惊讶道:“易易真能看上你?”


        

“身为母亲,你为什么会对自己儿子无与伦比的魅力,视若无睹?”斐一班的话,带着明显的谴责意味。


        

“我倒是想亲眼目睹来着,我儿子八年都不愿意回来看我一趟,即便回国,都狠心至极地过家门而不入,你说我要怎么亲眼目睹我儿子无与伦比的魅力?”


        

“你怎么这个时候翻旧账啊?”斐一班自知理亏,选择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我们两个,刚刚在易家村之魂底下唱歌,和厨房是同一个方向,直线距离也不远,你难道一点都没有听见?”


        

“这个时间点,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谁没事在外面听人有没有唱歌啊?你以为都和你一样闲。”韩雨馨确实是有听到一些似有若无的歌声的。


        

介于她过人的音乐素养,硬是没有觉得这是两个年轻人,在唱定情的歌。


        

“韩女士,你最近态度是不是有问题?你一天到晚地用这种语气,和曾经自闭了那么久的儿子说话,是不是过分了一点?”斐一班直抒胸臆。


        

韩雨馨最近有些性情大变,尤其是在确定搬来易家村的时间之后。


        

“过分什么啊?我儿子喜欢的女生,都说我儿子没有自闭了。人家一个小姑娘都不担心你自闭,我一个当妈的,又有什么好担心?”


        

“你还真是专挑我的隐私和人家聊。”


        

“那必须啊!我要是没有把你自闭的事情拿出来游街,你哪有机会激起人家的同情,最后同意和你在一起。”


        

“谁告诉你是同情的?我们之间是爱情,爱情你懂吗?”


        

“一一啊,易易真的会喜欢你吗?”韩雨馨在打击儿子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你心智也不成熟,能力也不突出,心理还时不时地容易出问题。易易那么优秀的女孩子,没有理由会喜欢你。”


        

“韩女士!要不是你儿子这会儿心情实在是太好,你可能早就已经只剩下和空气聊天这一个选项了。”


        

“你别怪妈妈多心啊,一一,你俩刚刚走的时候,明明是一点要谈恋爱的迹象都没有的,这一点,妈妈总没有说错吧?”


        

“那我刚刚出生的时候,明明是一点不会大小便失禁的迹象都没有的,我现在有这方面的问题吗?”


        

“……”


        

韩雨馨看了看斐一班,又看了看拿在自己手上的锅铲。


        

一时不知道是自己说话方式有问题,还是儿子回答的方式问题更大。


        

……


        

斐一班和易茗关系的进展,是跨越式的。


        

不是当事人,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搞清楚罩子里外的突飞猛进。


        

斐一班也没有要和韩雨馨解释的意思。


        

但,打个预防针什么的,肯定还是必要的。


        

“韩女士,你知道什么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吗?”斐一班问。


        

“不知道。”韩雨馨开始说反话:“你妈我一个开工厂的,能有什么文化?”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就是想和你说一下,从我来易家村整理水潭别墅开始,就听人说了无数过关于我女朋友的故事版本。”


        

“哦?还分版本的啊?我如果都想听一遍,要多久?”


        

“有什么好听的?多半都是些无聊的臆测。你有空就多喝喝茶插插花,不要去听村里那些无聊的人嚼舌根。”


        

“一一啊,你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和妈妈说啊,你这么一说,妈妈本来不好奇都被你弄好奇了。”韩雨馨不安常理出牌,直接告诉斐一班:“你成功点燃了你妈熊熊燃烧的八卦基因。”


        

“那你好好烧吧。”斐一班不想再做更多的解释。


        

“行!那妈妈继续给你烧鱼吃!”韩雨馨拿着锅铲,转身准备回厨房。


        

“出来这么久,要是烧焦了你就自己吃。”斐一班的心里,还是憋了一口气。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竟然还好意思嫌弃?你以为你还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啊?你再敢嫌弃,小心你妈我以后都不下厨房。”


        

“好的呀,随便你哦,韩女士。”


        

这种程度的威胁,放到今天之前,对斐一班可能还有点用。


        

现在嘛!


        

他真的是没在怕的。


        

“你不给我做,我就去我女朋友家里吃。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有了媳妇忘了娘。”


        

“啊哟诶,你妈我可真是吓死了。”韩雨馨语带调侃:“这种话,等你真的有了媳妇再说也不迟。”


        

斐一班的手机刚好在这个时候响了一下。


        

是易茗发来的一条语音:【大斐,晚上吃什么?】


        

斐一班开的是外放。


        

易茗的这条语音,很明显会直接传到还没有走远的韩雨馨的耳朵里。


        

以前吧,他就只觉得易茗的声音好听。


        

现在嘛,就觉得,女朋友怎么这么懂事呢?


        

刚刚确定关系的第一个小时,就让男朋友在亲妈面前这么有面子。


        

易茗问的这句话,其实是很正常也很日常的。


        

斐一班却像被电了一样,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


        

这种酥麻的感觉,从耳朵,一直蔓延到全身。


        

斐一班给易茗回了一条语音:【还不知道呢!我可真是太惨了,小易,我们家韩女士可能以后都不打算好好给我做饭吃了。】


        

为了让越走越选的韩雨馨,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斐一班故意用了平时差不多两倍的音量。


        

特别是那一声【小易】。


        

他要是不把听筒拿远一点,大概率能直接震碎易茗的耳膜。


        

这得有多大的心脏,又有多么不怕出婆媳关系的男朋友,才敢在有女朋友的第一天就这么干啊!


        

也怪不得是要以分手为前提了。


        

韩雨馨果然被刺激到了。


        

刚进厨房没两秒钟,又折返了回来。


        

易茗的回复,在这个时候如期而至。


        

一样的外放。


        

身为儿子的斐一班,还故意调大了声音。


        

斐一班的想法很简单。


        

谁让亲妈一开始不相信她说的话。


        

女朋友既然这么给力,他肯定要在韩雨馨面前,把刚才丢掉的面子,一股脑儿全找回来。


        

【你得不靠谱到什么程度,才会把韩女士那么好的人,刺激到不想好好给你做饭啊,大斐!】


        

千算万算,斐一班没有算到过自家女朋友会说出这么样的一句话。


        

易茗的胳膊肘是怎么长的?


        

不管是往里拐,还是往外拐,都没办法拐到韩女士的身上去吧?


        

外放开到最大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韩女士人都还没有走到斐一班的跟前,就直接又回厨房去了。


        

要不是韩雨馨忍着笑的表情太过明显,斐一班都能直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哎!好什么呀!她压根都不相信咱俩现在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就算再挫败,斐一班也还是要及时回复易茗的语音的。


        

及时回复女朋友的所有消息,是男朋友准则里的第一条。


        

也是必须要置顶的那一条。


        

【是这样啊?】易茗在语音里面,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笑完才接着说:【韩女士有这样的想法不是很正常吗?不要说韩女士,连我都不相信呢!】


        

易茗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听,带着一丝丝的鼻音。


        

她声音里面,最特别的地方,是非常治愈。


        

听易茗讲话,会有一种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烦恼的错觉。


        

斐一班被易茗的之音给吓到了。


        

严重到手机都直接掉地上的程度。


        

声音再好听,也抵不过里面的内容够惊悚。


        

吓得斐一班的声线都略微有些颤抖:【不带这么反悔的啊,小易!你明明都已经答应我了的!】


        

……


        

【我没有反悔,就是确实还不不太敢相信。我一直都是人类情感的绝缘体。我不太相信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随时随地开始一段感情。】


        

【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像正常人一样?什么叫随时随地?】


        

【就是这么个说法,大斐肯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对吧?】易茗笑得更开怀,也更肆意了一些。


        

【我不知道!我女朋友哪儿不正常了?易家村之魂2600年树生见证下的承诺,又怎么可能是随时随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