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1章 咸鱼入场这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哎呦!梦夫人!快放开老奴啊!”


        

“快……秀云秀丽,把梦夫人拉开啊,哎啊……啊啊……”


        

两个婢女连忙过来拉人,只可惜她们不敢太使劲儿拉扯陆孟,因此一时半会儿也没把陆孟拉起来。


        

陆孟手脚并用扒在一个老嬷嬷身上,连咬带用胳膊肘膝盖骨之类的地方,隐晦地砸在老嬷嬷身上,惹得这老家伙疼的“哎呦哎呦”叫。


        

陆孟还在心里痛快地想,大鹅咋叫的来着?


        

该啊,该啊,该啊!


        

真不是陆孟坏,主要是按照剧情,她现在身上这狗血文必备的烈『性』春.『药』,就是这老嬷嬷端给她的一碗茶里面下的。


        

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好像不对?


        

管他呢!陆孟脑壳现在被『药』物作用搞得稀巴『乱』。


        

但她认准了一个理儿,反正这『药』是老嬷嬷下的,那就用她解!


        

陆孟心口热得厉害,口干舌燥很难受,心里默念着希望这古代的春.『药』可别有什么不可逆的后遗症,然后吭哧一口,又咬在了老嬷嬷的肩膀上。


        

“啊——啊——”


        

这老嬷嬷是宫里出来的,曾被建安王赐姓乌,是建安王的『奶』娘,也是这建安王府管事嬷嬷。


        

这辈子欺上瞒下横行霸道,还真没遭过这种皮肉上的苦,化身为了肉虫子,在地上蛄蛹蛄蛹的爬。


        

“快来人啊!救命啊!救命……”


        

乌嬷嬷喊的凄厉,但是外面的人是她支走的,门口倒是留了两个侍卫,可侍卫断断不敢进这个屋子的。


        

毕竟屋子里这位正发狂咬人的主儿,可是建安王才四抬大轿抬回来,刚拜完堂不久,洞房都还没入的梦夫人。


        

最后还是秀云和秀丽,使了吃『奶』的劲儿,才把陆孟从乌嬷嬷身上拉起来。陆孟咬得腮帮子酸了,出了一阵子汗,似乎『药』力也减退了一些,这才收起她的小獠牙,顺势起来了。


        

“嬷嬷,嬷嬷……”


        

秀云扶着陆孟,秀丽赶紧又去扶乌嬷嬷,结果陆孟这时候又挣脱了秀云,意犹未尽似的,要朝着乌嬷嬷身上扑。


        

张开手作势要去抓乌嬷嬷,她看上去神志不清,一身的大红喜服衬得她秀美清丽的脸蛋娇俏极了,双颊泛红红唇微张,一脸的纯良无辜。


        

看着像个小天使,但其实说出来的话,对于乌嬷嬷来说都是恶魔低语。


        

“热啊,热啊……快让我抱抱,给我水……”


        

乌嬷嬷还没等爬起来,就吓得手脚并用继续在地上匍匐,尖声道:“备浴汤!快把梦夫人扶去沐浴!”


        

然后陆孟就被“制住”了,如愿以偿被婢女扶着去沐浴。


        

泡进了微凉的水中,陆孟的理智总算是彻底回归。


        

她第一反应,是电视剧里面演的果然都是骗人的,什么春.『药』不找个男人解了就□□焚身不能行了,还总爱演那些个丧失理智无法自控的桥段。


        

陆孟现在觉得都是扯淡,这不是中了狗血文里面最烈『性』的春.『药』,顶多就像发烧的时候喝多了,她用个老嬷嬷外加一桶水就解决了。


        

不过陆孟的第二反应就是愁。


        

忧愁啊。


        

虽然看过的穿越小说桥段无数,穿越的电影电视剧也多不胜数,可陆孟是真没想到,她被个滑滑板的小孩儿撞了一下,也能摔路边磕死穿越了。


        

可见这世上带轱辘的交通工具都存在着致命的安全隐患。


        

因为有着丰富的现代常识和小说阅读经验,陆孟不至于慌的以为这是什么隐藏着摄像头的真人秀整蛊现场。


        

而且她穿越过来的第一时间,正盖着盖头一个人在屋子里坐着,她悄悄地在盖头下面,把她凤冠的垂帘都咬了一遍。


        

黄金,真金!


        

没有哪个剧组,有这种豪气万千到凤冠都是纯金打造的布景道具财力。就算有拍电影电视剧也犯不着啊……


        

而陆孟现在是长孙鹿梦,着名虐恋狗血文的女主角,是非常早流行的那一批挖肾挖心掉孩子同等级别的,女主死全家也得和男主谈恋爱的类型文。


        

这个是根据那个乌嬷嬷给她送完茶水,她喝完了之后乌嬷嬷跟她说的台词猜出来的。


        

这本书陆孟看了好多年了,但在陆孟那个时代,这本是言情小说小众狗血文爱好者里,相对来说知名度不错的一本。


        

里面“家喻户晓”的台词,一度在贴吧上十分火爆,盖几百层楼骂作者呢。


        

而狗血虐文怎么能少了恶嬷嬷?


        

这个乌嬷嬷在这本小说里面令人牙痒痒的程度,不亚于扎紫薇的容嬷嬷。


        

当时陆孟正懵懵然呢,乌嬷嬷的原话是:“这建安王府的规矩多着呢,不比侍郎府不分尊卑。老奴掌管王府多年,为了防止以后梦夫人犯错,惹得王爷不高兴,老奴今儿就提前教教梦夫人伺候人的规矩,也免得梦夫人待会儿冲撞了王爷。”


        

陆孟当时脑子嗡的一声,又啪的一声,有被称之为节『操』的东西在她脑中碎了。


        

她哪怕早穿一会儿也行啊,她偏偏在原主喝完了春.『药』才穿过来。


        

而且穿书就穿书,为什么偏偏是这本书!


        

这本书穿成谁不好,连女配结局都很好啊,为什么偏偏是女主角!


        

这本书的女主角『舔』男主角『舔』了一辈子,『舔』到最后得了一口大棺材。一生被各路人马包括路边的野狗欺负,上演的虐身虐心集狗血之精粹,能让人气出『乳』腺结节的程度。


        

泡在水中的陆孟抹了一把脸,觉得前路多艰。


        

“梦夫人,”外门有婢女在说话,陆孟听着像之前拉扯她的那俩其中一个。


        

“梦夫人洗好了吗?可否需要奴婢进来伺候?”婢女顿了一下又说:“外面已经快结束了,王爷快过来了。”


        

陆孟感觉『药』力散得差不多了,泡的也有点冷,就应了一声。


        

她没有对这本小说背诵并默写全文过,哪怕女主角的名字后两个字和她名字同音。


        

因此陆孟对真实的古代不能说了解,只能说一窍不通。


        

刚才咬那乌嬷嬷是因为她不想走成婚第一夜,就因为『药』力发作生扑男主的剧情。


        

而现在陆孟以不变应万变,让婢女伺候着她重新将喜服全套穿戴好,然后被扶着坐在了床边上,等着建安王进来跟她洞房花烛——个屁。


        

陆孟记得原剧情长孙鹿梦,一直隐忍『药』『性』,然后忍到了男主角来了,她忍不住了。把有些微醺的男主扑倒……然后在成婚第一天,就被当成了个水『性』杨花的心机婊。


        

从此开启了剧情中长达十几年的虐身虐心,一直到男主角等上大位,给长孙鹿梦追封了个惠纯皇后。


        

之后有没有妃子陆孟记不住了,她当年女主角死了看后面还有几十章,就没看完。


        

但是这个孩子死了来『奶』的追封节奏,按照作者前面就差失忆梗没搞的『尿』『性』,男主不搞替身绝对不可能。


        

陆孟重新盖上了红盖头,看着垂落在自己眼前的被自己咬瘪的凤冠垂珠,脑中努力地回忆着这本书的剧情,然后发现自己就能记得几个点。


        

那么多年前看的了,这时候穿,太强人所难了。


        

没等陆孟回想起多少重要剧情,就听到门口有婢女轻声问安道:“王爷。”


        

陆孟浑身一凛,连忙坐直。


        

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步子不紧不慢,走到陆孟身边,陆孟只能从盖头下面看到一双雪白的靴子。


        

她脑子抽搐地想,这脚倒是不大,看着也就42。


        

然后这男人便走到了桌边,拿起桌上的白玉如意,凑到陆孟的盖头下面,慢慢地挑起了陆孟的盖头。


        

按照狗血剧情和各种电视剧的『尿』『性』,这里该是女主角慢慢抬起头,然后眼神『迷』离地被男主角天神般的容颜和王霸之气所折服,一见钟情。


        

从此开始我爱你你不爱我你不爱我我『自杀』的剧情。


        

陆孟果断把头低下去了,肩膀都塌下去了,尽可能地展示自己的弱小无助又可怜,像个小瘟鸡似的,恨不得把脑袋塞自己胸脯里。


        

只要我不抬头,剧情就瘟不到我。


        

而她对面的男主角,叫乌麟……什么的陆孟记不住了。反正他不是个好『性』子,剧情里描述他长相是谪仙临世,可陆孟就觉得他谪仙的皮相下,是个顶级老狗.『逼』。


        

陆孟只盼着他看着自己倒胃口,快点走。


        

乌麟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这位头要低到地上去的梦夫人,修长的手指把玩了一下玉如意上的雕花,莫名地有些心情好。


        

许是今日酒宴上,他那好四弟因为没能通过娶户部侍郎的这位次女,从而和户部侍郎狼狈为『奸』成功,全程青黑的脸,愉悦了乌麟轩。


        

又许是……


        

他将手上的白玉如意再度向前伸,这一次越过凤冠的珠帘,直接轻轻勾在了这个不敢抬头看他一眼的女人下巴上,勾着她慢慢抬起头。


        

乌麟轩喜欢爱哭的美……没哭?


        

陆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是什么造型啊!


        

但是她还是顺从的顺着乌麟轩手里的白玉如意,慢慢仰起了头。


        

不过她的眼睛还是顽强地下垂着,面无表情……因为陆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合适。


        

乌麟轩看着这张脸,眼睛微眯,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他四弟今晚的面『色』那般难看。


        

他那四弟爱『色』如命,就算没有户部侍郎可以招揽,这样清丽的美人,正对他的喜好。


        

可惜啊。


        

乌麟轩心中哼笑。


        

“为何不看本王?”他开口,语调倒是很轻快,若是他的手下在,便能听出他今夜心情着实不错。


        

乌麟轩心情好的时候,是很好说话的。


        

然儿陆孟现在连男主角滋滋啦啦冒火花的磁『性』嗓音都没有注意到,她正在全神贯注地憋喷嚏。


        

众所周知,喷嚏是憋不住的,像咳嗦、贫穷和爱藏不住一样。


        

她之前不抬头倒还好,现在抬头了,正对着桌子上跳动的烛光。


        

有光的地方就有喷嚏,而且那两个比杏鲍菇还粗的红烛,明显是质量不咋地,一直在幽幽冒黑烟。


        

这屋子里都是蜡油味儿,陆孟实在没忍住,偏过头:“啊切——”


        

十分酣畅淋漓地打了个喷嚏,爽的眼泪都下来了。


        

然后透过一头因为她动作叮咚细碎晃动的凤冠珠帘,流着泪抬起头看向了乌麟轩。


        

大哥你为何还不走?怕别是真要洞房吧。


        

嘶……这模样,啧。


        

男主标配那些形容词,什么眉若远山目若点星鼻如悬胆面如刀削……倒也不算太夸大其词。


        

陆孟流着泪看着乌麟轩,心想,尤其是这腿……一宿『摸』不到头吧?


        

洞房也不是不行,这属于地府分配的对象吗?生前没有死后统一分配纸片人?


        

“呵……”乌麟轩见美人双眸泛红,眼中湿润,某种难以言说的癖好被满足。


        

他心情更好了,一双凤眸微弯,在眼尾收成十分致命的细钩。


        

他看着这流泪美人,被他一笑似是被惊动的小鹿,立刻重新低头,很满意她这般胆小如鼠的模样。


        

和他调查得来的结果差不多,户部侍郎宠妾灭妻,他这位梦夫人,在府中过得可不怎么好,生『性』胆小怕事,除了哭什么也不会。


        

这样的人养在身边,倒也省得许多麻烦。


        

乌麟轩见把人吓着了,把手中白玉如意放下,然后就站在桌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送到自己唇边。


        

这是合卺酒,但他并没有和这个他准备当成花瓶养的美人一起喝的意思。


        

喝了一杯酒,乌麟轩这才看着美人儿垂落的一截看上去一把就能掐断的细白颈项,说:“即做了本王的梦夫人,日后,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本王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陆孟闻言猛地抬起头,“咔吧”一声十分脆响,差点把自己脖子掰折了。


        

满头珠翠『乱』晃,她看着男主角的俊脸,顿时觉得他美得犹如谪仙,激动的再次流下泪来。


        

金银随意取用……


        

一世荣华安逸……


        

这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