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7章 咸鱼心疼男主角这个败家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左等右等等不回人,去睡觉又实在不甘心的时候,新嬷嬷总算是回来了。


        

她不光给陆孟带了一大堆好吃的,还给陆孟带了一封信。


        

“是自称侍郎府的婢女要奴婢带给梦夫人的。”辛雅看着陆梦接过信。


        

按照王爷提点她的,仔细观察梦夫人收到信的神『色』,和后续反应。


        

辛雅的眼神很复杂,难道梦夫人当真是四皇子的人?


        

陆孟一脸莫名,正在上手解一个糕点的油纸包。


        

闻言接过,在手里摆弄了一下,就“啊切!”一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这封信香的人脑瓤子疼。


        

辛雅紧张地看着陆孟,陆孟却根本没打开,直接扔在旁边,然后解开了纸袋子,开始吃。


        

陆孟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什么糕,辛雅光顾着看她神情,也没顾得上在旁边解说。


        

不过眼见着陆孟都啃了三块糕点,又打开了一个腌制蜜饯的坛子,辛雅看了看这桌上那封迟迟未动的信,又说了句:“梦夫人,既然是户部侍郎府送来的信,不看看吗?”


        

陆孟身边两个帮她拆包装的秀云和秀丽闻言撇嘴,她们虽然不是自小贴身伺候小姐的,但她们至少是自小伺候在小姐院子里面的。


        

大小姐远走边关之后,二小姐在陈夫人和她所出的庶女长孙灵灵的眼皮子底下,过的日子和婢女差不多。


        

都快跟秀云和秀丽同吃同住了,老爷根本都不闻不问,有时候二小姐院子里面的吃食都是自己种的,冬日过的更是苦呢。


        

现在做了王爷侧妃,倒是知道差人送信来了,哼,保不齐就是惦记着明日回门,要侵吞小姐带回去的回门礼呢。


        

陆孟嘴和手都忙着,虽然吃得还算优雅,但是属实不慢。


        

她闻言对着新嬷嬷眯眼笑了笑,她模样生得正是当今天下十分推崇的清丽灵动样貌,这样一笑起来,很是惹人怜爱。


        

这样真情实意对她示好的笑意,让辛雅有些不舒服。


        

她很喜欢这位梦夫人,但这就是问题。


        

辛雅什么样的主子都伺候过,笑里藏刀口蜜腹剑都领教过,还有那一关起门来就喜好折辱人的主子。


        

她自问一搭眼就能看透人皮下三寸,可她同这位主子相处两日了,竟没能找到她的破绽也看不出她是哪种人。


        

甚至还对她心生好感……之前还将她当成了单纯的孩子。


        

怨不得建安王今日说,这位梦夫人,怕是一只修成了精的狐狸。


        

辛雅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世上有一种,没有理想抱负,只要有吃有喝有地位,傻吃傻睡不会累,就绝对不想多翻一个身的人。


        

因此辛雅以为的讨好地笑,纯粹是因为辛雅今天带的这些好吃的很合陆孟的胃口。


        

而在辛雅垂头沉思要怎么引导陆孟看信,并且让她『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陆孟伸出水葱般的,带着一些食物残渣的手指,夹起了那封熏人的信。


        

转身交给了辛雅,说:“劳烦嬷嬷派个人,把这个送去给王爷。”


        

辛雅猛地抬头,眼神都有些失态,幸好她也算是场面人,见过的比较多,因此表情没什么变化,甚至还带着一点笑。


        

“既然是户部侍郎府送来指名给梦夫人的,梦夫人不过目?”辛雅笑着,不着痕迹地引导着。


        

她就算有点喜欢这个梦夫人,但她可时时刻刻地记着,她是建安王的人。


        

陆孟捏着信,见这位新嬷嬷几次三番地要她看,下垂的眼睛悄默默地一咕噜,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陆孟光顾着吃了,这会儿反应过来,后背都起了一层冷汗。


        

这新嬷嬷可是男主角指给她的,废话向来没有,办事也很利落。今天几次三番劝她看信,肯定有阴谋!


        

这信香的熏人,户部侍郎得『骚』成什么样,才能给自己女儿送个信,还搞小学生写情书那一套,用带香味儿的信纸?


        

这怕是……男主角那个狗玩意试探她的?还是哪一盆她忘了的狗血?


        

反正无论什么,她必不能上套!


        

陆孟指尖捏着信,沉思了片刻,可怜巴巴地说:“嗐……不瞒嬷嬷,我在母家活得不如一条狗。”


        

辛雅听陆孟这话,眼皮一跳,着实震惊。


        

女子过得不好,向来都是掖着藏着生怕人知道耻笑,户部侍郎宠妾灭妻的事情虽然整个皇城不说人尽皆知,却也不是什么秘密。


        

连妻子都不敬重,妻子留下的次女,怎么可能得宠爱。


        

但梦夫人这种形容词,倒也有些过于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陆孟却皱着眉,想到了一些隐隐约约还记得的关于原书女主角的极品母家。


        

她真情实感地说:“嬷嬷别笑我,我父亲宠妾灭妻,我母亲活活被他伤的抑郁而终,他待我更是如猪如狗,任我自生自灭,到最后还要用我的皮相去为自己换取利益。”


        

“这样的父亲,怎会送信给我?就算是送了,怕也是为了喝我的血,吃我的肉,扒我的皮罢了。”


        

陆孟知道原剧情中有男主角杀女主全家然后虐心的名场面,但那是因为户部侍郎贪污,该死。


        

不过早古文喜欢搞这个的不少,陆孟对什么原身的“生身父亲”可没有任何好感。


        

她觉得死得好,害死了自己发妻,还贪污,他不死谁死?他那妾室心眼儿也是黑的,庶女更是在剧情里面还想抢男主来着,他们不死剧情怎么发展?


        

陆孟不是心中冷漠,而是她能救自己就已经是极限了,她没有原身的感情也理解不了原身谁都想救的『毛』病。


        

生死有命!


        

富贵在男主哎!


        

陆孟想着既然这新嬷嬷是男主的人,就让她给男主带个话,她母家随便搞,反正她不掺和!


        

要不是这古代没有脱离亲子关系一说,陆孟回门的时候就顺便把协议签了好吧?


        

于是陆孟笑得凄凉,是真可怜原身,心里可怜。


        

她眼中似有水雾闪动,说:“若这信是我父亲的妾室陈氏或者她女儿所送,那我更没看的必要,若非国有律法,我恨不得同这两个间接害死我母亲的人同归于尽!”


        

所以男主角你大胆地放开了搞,不必顾忌我!


        

陆孟眼中含泪,却生出一股子倔强,眉目刚烈看向辛雅说:“再说……”


        

陆孟似是难以启齿,片刻后叹息道:“嬷嬷,我被关在后宅,自小被教育三从四德……父亲不曾请先生为我开蒙,我根本不识字。”


        

这古代的字她确实要连蒙带猜,有些字总是带着她不理解的胳膊腿儿。


        

还好我又聋又瞎又不识字。


        

她说得情真意切,若不是嘴角还沾着糕点渣滓,会更有说服力。


        

这是陆孟穿越以来第一次飚演技,当然了,那些这个转那个转的宫斗剧可不是白看的,哪个小姑娘还没对着镜子练过?


        

而且原身深居简出,她的『性』格陆孟还是有点印象的,泥人也有三分骨气,比如救了男主被人顶替功劳,被虐身虐心,哎,我就是不解释,就是玩。


        

有骨气死了!


        

陆孟把她这骨气挪这上面,也没『毛』病。


        

只是她不知道,戏过了。


        

辛雅按照陆孟说的把信送回给建安王,建安王也已经先从死士那里听了一遍梦夫人的表现了。


        

别的都挑不出『毛』病,但是后来那一句“不识字”,让本来因为她的表现而『迷』『惑』的乌麟轩又冷笑起来。


        

“她虽然多年身居侍郎府不出,与各家小姐也未有交集,她父亲或许也没有给她找先生开蒙……但她是识字的,至少日常书信交流是没问题的。”


        

乌麟轩不阴不阳地说:“户部侍郎的长女还未出嫁之前,可没少亲自教导她这位妹妹读书习字,且现在哪怕远在边关,因战事连她成婚都不得回,却是书信来往不断,还给她添置了不少嫁妆呢。”


        

辛雅本来想为梦夫人说两句好听的话,毕竟她刚才又被梦夫人煽动,觉得她属实可怜,又不是毫无骨气。


        

可谁料建安王一番话,让辛雅又心惊肉跳起来。


        

梦夫人竟是如此心机深沉!


        

“倒也不算蠢,至少比我那四弟聪明。”知道这样送进王府的信是不能看,更不能回应的。


        

乌麟轩将信烧了,这里写的是他的好四弟过几日在城中的文华楼约他的梦夫人见面。


        

“有意思。”乌麟轩冷笑,闭上眼思索片刻,说道:“去吧,继续看着她玩什么花样。”


        

乌麟轩若是今夜便抓住了他这位梦夫人的把柄,那么这个女人在他府里活不过今晚。


        

反正坊间传闻他床笫喜好残虐,才一日而已便已经沸沸扬扬,他也因此丢了差事,倒不如趁此机会,把这个“肉中刺”料理了,还能借机拉他的好四弟下马。


        

他已经想了好几套把他的侧妃“物尽其用”的办法。每一套都极其阴暗惨烈。


        

但是狐狸『露』出了尾巴,乌麟轩却没有抓住。


        

这倒是燃起了他的胜负欲和兴趣。


        

他能容忍一个聪明的『奸』细在他眼前蹦跶,却不能容忍一个蠢猪在他卧榻之侧安睡。


        

这件事要是陆孟知道,她能理解,这不就是经典的“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梗吗?


        

不管是现代偶像还是换皮的古代王侯,都是一样的。


        

但是陆孟不知道她阴差阳错地让男主忌惮因此没动她,她不知道她现在猪鼻子里面那两根大葱,让男主当成了象牙。


        

反正她自觉整挺好,躲过了一盆狗血淋头,她又吃了点东西,不小心又吃得有点多,尤其糕点吃着不觉得多,一喝水……完了,泡发了。然后躺在床上,睡得像个小猪一样香甜肥美。


        

只是陆孟是真没想到,医师说她胎里就弱是真的。


        

她吃了点零食,半夜又肚子疼。


        

这次没有吐,比上次好点,灌了汤婆子温着,医师给折腾来又给她把脉开『药』,然后陆孟白着一张小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辛雅把那些好吃的收走了,目光呆滞。


        

食『色』『性』也。


        

她都把『色』.戒了,还不让吃,她可怎么活啊!


        

但是身体养好也很重要,是重中之重。


        

陆孟这一次乖乖听话,不敢再『乱』吃东西,『迷』『迷』糊糊睡着,然后又一次躲过了掌灯。


        

成婚第三天,乌麟轩在早上看到掌灯的又是辛雅,冷哼一声问道:“是她要你来的?”


        

辛雅现在对梦夫人的感观十分复杂,她在梦夫人的身边就很难敌视她,可辛雅本身又是王爷的人……


        

辛雅权衡再三,还是选择忠于主子,于是她面无表情地狠着心肠,不去想梦夫人那张苍白的小脸和她蹭自己胸的时候可爱的模样。


        

说道:“梦夫人昨晚上吃多了,把自己撑的半夜胃疼,又折腾到刚才,才睡下,让奴婢来给王爷掌灯。”


        

乌麟轩边走边闻言冷笑不止。


        

“她是故意的。”乌麟轩断定道。


        

上马车之前,他又跟辛雅说:“她想做什么,你只管纵着,不过今日该是回门的日子,我今日下朝不会回来。你要‘好好’打点下,今晚回来,她自会设法找我。”


        

乌麟轩专门在‘好好’两个字上面加重了音,辛雅如何不知道乌麟轩的意思?纵使有些不忍,也点了点头。


        

陆孟还浑然不知男主角已经开始“对付”她了。


        

清早上起来捂着肚子,她觉得自己好了,能敞开了吃,但是还是非常听话地就吃了清粥小菜。


        

古代胃病肯定也不好治,说不定小胃病要发展成胃癌,听说胃癌特别疼!她又想起原身死前经常吐血疼得要死要活的症状,怕就是胃癌!


        

她必不能得病!


        

陆孟开始了养生模式,要不是怕崩人设,她还想来跳个全国小学生第八套广播体『操』健身。


        

等到早饭之后,婢女提醒陆孟今天是回门的日子,而秀云和秀丽在陆孟面前几次欲言又止,陆孟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等到她被告知了王爷在宫中议政殿,回不来,不能和她一起回门,而辛雅这个得体的“好嬷嬷”,给她准备的回门礼就只有一个小箱子的时候,陆孟的表情终于变了。


        

这是早古经典桥段,虐文女主回门如果男主不回去,女主角被羞辱欺负是定论。


        

当然小甜文的套路也差不多,那就是女主回门一样被羞辱,然后男主在关键时候出场为女主解围,打脸女主家人,并且赢得女主的心。


        

而现在乌麟轩连个面都不『露』,让陆孟自己回门不说,还就给准备这点“打发叫花子”的回门礼,可见陆孟这个“虐文女主”,回去侍郎府,会遭遇怎样的腥风血雨。


        

秀云秀丽眼中含泪地扶着陆孟,陆孟打开箱子看了看之后,一把按住了心口,手撑在了马车上。


        

眼中的痛苦把辛雅给弄得有点焦灼不安。


        

是不是过火了?


        

这样的回门礼,侍郎府的人不敢说什么,但是梦夫人必将被羞辱甚至当成笑话。就算再怎么不受宠,这脸面都不顾的苛待,也着实……


        

陆孟按着心口,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强忍着表情不狰狞。


        

“这些……是回门礼?”陆孟声音飘忽地问。


        

秀云和秀丽眼泪吧嗒吧嗒掉,她们还以为嫁了王爷,小姐就能过好日子,谁料到王爷比谁都能羞辱人。


        

她们扶着陆孟摇摇欲坠的身体,陆孟看向准备这一切的辛雅,问:“这……是否不合适?”


        

辛雅嘴唇动了动,垂头道:“梦夫人,这是王爷的意思。梦夫人快上车吧。”


        

王爷就是要羞辱你,让你『露』出真面目。


        

回门礼是要留在侍郎府的……陆孟心中在吐血。


        

阿西吧!法克!谢特!***!


        

陆孟心里没什么羞辱剧本什么『奸』细真面目『乱』七八糟的,她只知道这些真金白银珍贵器物,她自己都没捞到,她到现在就一个纯金凤冠天天稀罕的擦好几遍。


        

现在这些要送去给她的“禽兽父亲。”。


        

凭什么啊!


        

这么大一箱子!得多少钱啊!


        

男主角这个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