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12章 咸鱼头铁大兄弟,你搞嘛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表情惊疑不定,她看过的穿越小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电视剧更是经典全都看过,穿越带系统这种梗,在早古小说文里面是标配啊!


        

她就说嘛,谁会干巴巴的穿越,连原身的记忆都没有!


        

脑中、机械音、发布任务、金手指!这不就是爽文女主标配?!


        

陆孟最开始的震惊和害怕之后,推开见她突然间蹦到地上,慌张过来询问她怎么样的秀丽。


        

坐回了贵妃榻上,接了秀丽递给她的茶,喝了一口,没急着和系统说话,而是开始了头脑风暴。


        

她想到一些末世文系统带种田和空间,干脆真人就能钻进去这辈子不出来。


        

想到了一些带各种商城和任务的系统,搞不好她玩腻了这个世界还能去下一个,那不就是永生不死?


        

还看过一个文系统直接带热武器,各种地.雷火.箭炮甚至还有深水鱼.雷,哪里不服炸哪里,那她在这个冷兵器时代,不就能轻轻松松一统天下?


        

最不济也有个什么魅『惑』众生的香水什么的,反正带着系统那就是躺赢!


        

陆孟脑中天马行空,觉得自己马上成为什么武林高手飞檐走壁都不在话下,到时候乌大狗还敢跟她狗?她就捏爆他的狗蛋。


        

但是……还没等陆孟想好自己争霸天下登基做女帝,后宫里都应该宠幸什么样的美男子,还是直接玩崩这个世界飞升去别的世界做神仙。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机械音又说话了。


        

“宿主你好,我是你的系统,检测到你大脑思维运转过快,容易把自己转成智障,你克制一下。”


        

陆孟天马行空的思维被拉回脑子,她清了清嗓子,然后想起主角和系统交流都是用思维。


        

于是尝试着在脑中想:“你好啊,我想问问,你都有什么功能,为什么现在才出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剧情害死!还是你有什么宿主『性』命危机的时候才会触发的保护?”


        

“你想多了。”系统用没得感情的机械音说:“你刚才在脑中想的那些……”


        

陆孟屏住呼吸,手指发颤眼尾激动得发红。


        

然后听系统说:“我都没有。”


        

陆孟:……


        

“我是个校正剧情系统,没有商城、金手指、储存或者是生产等等降维打击功能。”


        

系统说:“当然了,我也不会干预,强.迫宿主做任务,只是为了剧情的顺利进展和世界的正常运行被主系统捕捉,需要宿主配合在某些剧情节点念一些本世界经典台词。”


        

“宿主本次要念的台词是:乌麟轩,你好狠。”系统说:“捕捉时间区间为十天。”


        

陆孟听得都很明白,但是又都不明白。


        

她的心凉到了底,从正襟危坐慢慢滑倒,挥手把婢女都打发出去后,直接问出声:“什么功能都没有,你也配叫系统?”


        

系统:“你想管我叫别的也行。”


        

陆孟:“……至少有生命安全保障吧?”


        

系统:“全看宿主命大不大。”


        

陆孟:“那女主光环?”


        

系统:“没那玩意。”


        

陆孟:“剧情简介你总有吧!”


        

系统:“……抱歉,数据丢失,只能捕捉到一些经典台词。”


        

陆孟:“那你滚吧,我不需要系统辅助。”


        

系统:“好的。”


        

然后系统就真的没动静了,陆孟气得起身穿鞋在地上转圈圈,像个热锅上的蚂蚁。


        

但是没一会儿,她转累了,就进里屋去躺着了。


        

她都懒得焦虑,这系统有和没有都一样,好在没有强制任务,系统都不管她,她管系统做什么?


        

陆孟想通的非常快,至少知道乌大狗叫乌麟轩了。


        

不过系统发布的这个经典台词,陆孟隐约记得,是乌大狗把月回弄死之后,赶回来的长孙鹿梦对乌麟轩说的话。


        

那是长孙鹿梦第一次不顾礼节地对着乌麟轩发疯,扒着乌麟轩的衣服,说完这句话就昏过去了。


        

然后那也是乌麟轩第一次抱着长孙鹿梦,亲自把她抱回了关她的小院子,也正式开始了两个人之间的虐恋情深。


        

要知道早古男主角都有个一样的『毛』病,那就是不喜人近身,他要是主动去抱谁了,那么整本书都会强调这个幸运鹅有多么特殊。


        

他都愿意碰她,可见她多么特殊!


        

陆孟想到这里,叹了口气,看书的时候年纪还小,不懂事儿,也觉得男主角这样酷毙了。


        

但是现在这剧情摆在了她的面前,冒出个系统狗用没有,她还得自己想办法。


        

陆孟被婢女伺候着洗漱,她现在的情况可跟长孙鹿梦当时的情况不同。


        

要是这时候出去拉月回进来上『药』,那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


        

而且,陆孟不会上『药』哈,她就不认识这世界的伤『药』。


        

要是她压根就不管呢?


        

男主角的死士还能因为受伤自己死她门外边了?她还就不信。


        

于是哪怕陆孟很喜欢月回这个角『色』,但是为了月回和陆孟他们两个人的小命儿,陆孟决定坐视不理。


        

她洗漱好就早早睡觉,让婢女们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免得有什么血腥味儿和呻.『吟』声传进屋子。


        

陆孟一夜好眠,第二天早上起来神清气爽,洗漱好推开门准备吸一口清晨的空气,猛地想起了门口站着的月回,然后发现这哥们儿还在这站着呢……


        

懒腰抻了一半儿,陆孟发现月回摇摇欲坠,直觉不好!


        

转身就往回跑,反应比兔子还快,但是终究是没能顶得住剧情的“重压”。


        

陆孟才转身,还没等跑,就被迎面朝着她昏倒的高大男人,狠狠砸在了身底下。


        

陆孟眼睛这次是真的冒星星了。


        

不是因为她身上的男人摔倒后面巾掉了,她被帅得冒星星,而是……她磕到后脑勺了。


        

陆孟瞬间怕得发抖,要知道脑子这玩意不能磕,万一震『荡』了,这个连风寒都能死人的时代,她可怎么治啊啊啊啊!


        

然后消失了一整夜的系统诈尸一样说:“放心吧宿主,我给你扫描了一下,你头铁着呢。”


        

陆孟:“……”


        

她头晕目眩地听到身边的婢女们叽哇『乱』叫扑过来,试图把趴在她身上的月回给掀下去。


        

可是婢女们手劲儿不行,月回又太重,掀一半儿,又砸回来了,月回地嘴正啃陆孟侧颈上。


        

好家伙,疼得她一缩肩膀。


        

这哥们牙口不错。


        

好容易把月回掀下去了,陆孟被婢女们扶起来,满心都是上蹿下跳拉屎撒『尿』的乌大狗。


        

“去,辛雅,叫医师。”陆孟感觉月回砸她身上的温度,都凉了!


        

她头不晕之后,就吓得手都在抖。


        

要不是还有点鼻息,陆孟还以为自己没管,这个炮灰男配就这么死了呢!


        

她胆子实在不大,就是普通人的胆子,这辈子还没亲眼见过死人。最吓人的一次是在路上看到了车祸现场,也没离近,都远远看的,只看到了攒动的人头,就已经吓得腿软了。


        

要是月回真的因为她没走剧情就这么死她门口,砸她身上,陆孟就算知道不应该怪自己,他命里早晚要死,也很难短时间内释怀。


        

陆孟命人将月回抬去下人房诊治,然后被惊得早饭都没能吃几口,陆孟记不得自己在哪本书里面看到过,说这世上的事儿,除了生死,没有大事儿。


        

涉及到了生死,陆孟前所未有地拿出了严肃和认真的态度。


        

她不光请了医师,还派辛雅去查看了两次,确定人没事儿,没凉透,这才总算放下心。


        

甚至月回因为身体过于强悍,受了那么重的伤站了一整晚,月回都没有发热,只是昏睡了。


        

陆孟这才想起脑中大清早的,系统诈尸说了句她头铁。


        

陆孟在脑中不抱什么希望的叫它:“你难不成能看病啊?”


        

系统:“不能。”


        

陆孟:“……那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脑震『荡』?”


        

“我能检测宿主生命值,但是不能干预,不能治疗。”


        

陆孟竟然有点欣慰。


        

“那也勉强算个能耐……”陆孟坐在贵妃榻上,顺着敞开的窗扇,见医师被婢女送出院子。想起月回,说:“我要是不按照你说的,说什么经典台词,会有什么惩罚?”


        

“没惩罚啊。”系统说:“到了区间捕捉时间期限,宿主不把台词说了,就暂时说不出别的话。”


        

“我会变哑巴?”陆孟震惊。


        

系统说:“不是的,说了台词就能说了啊。”


        

陆孟这才放心,然后想要和系统讨论剧情,结果系统比她知道的还少,纯粹就是个准备用几句经典台词片段,糊弄主系统世界正常运转的『摸』鱼系统!


        

陆孟觉得自己抓住了系统的命门,又说:“你得给我弄点金手指出来,要不然我就举报你!”


        

系统:“别闹了,你没举报渠道。”


        

陆孟一噎,哼了一声说:“那我就把剧情弄崩,像昨晚上那样,你们主系统就会发现你在『摸』鱼根本没工作!”


        

系统:“……宿主,你在这个世界不快乐吗?真的没有在乎的东西了吗?”


        

系统说:“我被主系统摧毁,你也活不成啊。”


        

陆孟顿时不说话了,想到她才搞到手的几大箱子金银珠宝,她怎么可能不在乎?!


        

在这个世界都要快乐死了好吧!


        

陆孟眼珠子叽里咕噜转了好几圈,最后说:“好吧,你走吧,别让我再见到你这个废物!”


        

系统:“好的。”


        

然后系统彻底下线,陆孟再叫它它都没音儿了。


        

月回到底是没事儿,醒过来之后去和侍卫交接了一下,就亲自来给陆孟谢恩并且死活要领罚。


        

负荆请罪陆孟只看过成语故事,然后月回就给她来了个现场版。


        

大胸肌、战损、俊逸『逼』人的死士哥哥,背着带刺的藤条祈求你打他。


        

陆孟鼻血差点喷了,幸亏最近泻火解暑的汤没少喝。


        

可陆孟连屋子里外间的门都没敢让他进,他就在院子里跪着,陆孟从窗户悄悄看出去,然后一边儿擦不存在的鼻血,一边让辛雅去把人打发走。


        

多大点事儿啊,整这么大阵仗。


        

但是剧情这东西有时候真很难摆脱,月回比门轴还轴,觉得自己摔陆孟身上是轻薄了陆孟,不光要陆孟抽他,陆孟抽完了他还要去跟乌大狗负荆请罪。


        

陆孟一听,差点疯了。


        

大兄弟,你搞嘛子?


        

你这是恩将仇报吧!


        

你这是生怕事儿闹不大,不跟我扯出点绯闻不罢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