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13章 咸鱼狡辩看到了今早上被月回大门牙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根本犟不过这些从小脑子就被灌输了奴『性』,动不动执拗的以死谢罪的死士。


        

她甚至连大胸肌都没兴趣看了,下头!


        

而且她不能真让月回去找乌大狗请什么罪,月回要一瞎说,陆孟真是跳进历史长河也洗不清了。


        

于是陆孟没办法,只能下命令道:“把人给我捆了,嘴塞上,衣服给他穿好。”


        

月回抬头看了一眼陆孟,眼中满是执拗,但也有感激。


        

陆孟是真的不需要他的感激,早知道她今早上绝不踏出房门一步!让他趴地上狗啃泥也比啃了她的脖子还不低调强啊!


        

书里说月回武艺超绝,好在但是他没反抗,任由陆孟让人把他捆了。


        

然后陆孟对秀云秀丽说:“给我准备一套盛装。”


        

又对辛雅说:“王爷今天下朝回来了么?”


        

辛雅点头:“已经回了。”


        

陆孟说:“那好,把我早上喝剩的……咳。”


        

陆孟说:“就是那个什么我喝着特别好喝的红豆粥,盛一碗,要熟透的,可别再整生的了。”


        

陆孟很喜欢红豆粥,经常吩咐厨房做,她不知道红豆粥在这个时代的含义,只知道这玩意又除湿汽又补血,喝着十分养生而科学。


        

“把红豆粥给我装食盒里面带上,我要去见王爷。”


        

辛雅闻言连忙点头,确实两个人别扭这么多天,该找个机会缓和了,她下去吩咐人准备食盒。


        

陆孟沐浴更衣了一通,折腾完都过晌午了。


        

不过效果还是很好的,十分的雍容华贵,看着就像个王妃。


        

她当然不知道这样打扮,在王府又不出门实在是夸张了。反正婢女给她整什么样,她就什么样,不懂古代的东西,绝对不跟着掺和。


        

就是热,且一头的珠翠,戴着累啊。


        

陆孟带着一群仆从,还有最后面被押着走的月回,浩浩『荡』『荡』的去了主院。


        

这还是陆孟第一次白天来这主院,相比于晚上的灯火寥落,这里看着可比陆孟那犄角旮旯的院子好了不止一倍。


        

虽然没有过分的奢华,却处处都透着尊贵和厚重。


        

乌大狗果然名不虚传,狗的汪汪叫。自己住豪宅,给媳『妇』睡村屋。


        

呸!万恶的“资本家”。


        

陆孟心里不平也就那么一下下,其实她的地方也不差,王府能差哪去?再说她还有四大箱子金银珠宝做点缀,她那就是人杰地灵的金屋子。


        

没人藏她这个娇,她自己藏自己。


        

她是个侧妃,比妾好不了多少,在这个世界上,乌大狗可以夜袭她,摔个茶壶就走,她要见他却要通传,还得等乌大狗同意才能进去拜见。


        

不然就连院子都不能进。


        

陆孟十分耐心等在门口,捏着个手绢笑眯眯地,时不时地擦一擦额头的渗出的汗水。


        

通传的婢女只从院子到屋子门口,连屋子都没能进去,里面开门的一个小厮听了婢女的话,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陆孟,这才关门进屋了。


        

屋子里乌麟轩难得的清闲,老六在江州那边的差事已经被他捅出了篓子,等到督建行宫的差事上再做点手脚,皇帝必然震怒,斥他不堪大用。


        

到时候这差事转了一圈,还是会回到他的手中。


        

乌麟轩想起这个,心情就十分愉悦,他难得没有埋在成山的公务里面,而是在书房之中提笔作画。


        

乌麟轩自小在皇子们中间君子六艺俱是拔尖,作画同他的笔锋一般,笔走游龙苍劲凌厉,他手下的山水图,静谧之中透着一股子暗藏的肃杀。


        

透过画纸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乘船戴着斗笠的老翁,也能随时持剑暴起,水上翩飞。


        

一幅画一气呵成,眼见着最后描一下人物神『色』,便能如画龙点睛,完成画作。


        

然后这个时候,他身边伺候的贴身侍卫兼书童陈远,突然开口道:“秉王爷,梦夫人求见,就在院外。”


        

乌麟轩原本满心的疏狂,江山蓝图皆在胸中笔下,听到“梦夫人求见”这五个字,心中一颤,手腕一抖,然后笔尖上的墨便直接抖落,掉在了话中撑船的老翁脸上,晕开了一团乌黑,搞得老头整张脸都扭曲了。


        

乌麟轩的脸也扭曲了。


        

他侧头瞪着陈远问:“谁?”


        

“梦夫人求见。”陈远也看到了晕开的墨迹,眨了眨眼,眉梢轻轻一跳。


        

陈远一直在猜,这些天让王爷时长出神苦恼的,到底是谁。


        

不可能是没钱没势的六皇子,更不会是四皇子那个蠢货。可现如今皇城形势,谁还能是王爷的拦路虎,让他如此心浮气躁?


        

原来是梦夫人啊。


        

“她来做什么?”


        

乌麟轩扔下笔,把毁掉的画作胡『乱』『揉』作一团,扔在了地上,虽然收敛了脸上短暂的失态,语气却控制不住的冷硬。


        

“不见!”乌麟轩说。


        

陈远犹豫了一下,说:“可是梦夫人绑了月回。”


        

“什么?”乌麟轩正要坐下处理公务,好心情都被“梦夫人求见”搅合没了。


        

结果听陈远说,她竟绑了月回?


        

“她真是好大的胆子,本王的人也敢动?”乌麟轩一把推开了侧面窗户,怒而看向院外乌泱泱的一大群人。


        

排场还不小,自己府里走动,带了这么多人?


        

“呵,带这么多人来,她是要行刺还是‘『逼』宫’?”


        

乌麟轩在自己府中,尤其是陈远面前,说话不需要遮拦。他自己府内固若金汤,陈远更是他自小心腹,知道他想要的那个位置,自然也习惯了他偶尔就冒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陈远倒是听着乌麟轩的语气有点离奇。


        

“不见,让她滚。”乌麟轩远远看着这个梦夫人就闹心。


        

想起她自己把自己折腾得气血两虚的事情,乌麟轩简直手臂上都肉眼可见起了一层疙瘩。


        

他就从没见过如此『淫』.『乱』的女人。


        

“让月回进来问问怎么回事儿。”乌麟轩说着要关窗。


        

但是正巧这时候陆孟热得闹心,转头正顺过树丛缝隙四处寻『摸』,看到乌麟轩开窗正看她呢。


        

于是她抬起手绢挥了挥,心里一连串骂着大狗.『逼』害我在这里挨晒晒黑了我就狠狠花你钱买十盒珍珠粉连脚丫子也擦上霍霍死你。


        

乌麟轩面『色』一沉,加速关窗。


        

陆孟眼神好着呢,她估『摸』着这个朝代不玩手机的自己,俩眼睛视力都是1.5,一见乌麟轩要装看不见他,连忙夹着嗓子喊道:“王爷!”


        

“王爷哎!王爷!”


        

“王爷——”


        

夹子音的威力是很大的,陆孟自己都要把自己喊『尿』了。


        

她知道乌大狗可能不会见她,但是这件事儿与其让下人说,让月回说,不如她说,免得哪个下人嘴一歪,她和月回就扯不清了。


        

陆孟就不信,她在外面叫魂儿,乌麟轩能在屋子里坐得住。


        

果然是坐不住的,乌麟轩被叫得站起来了绕着桌案转了一圈。


        

最开始以为他的侧妃是个胆小如鼠的闺秀,后来觉得她是个心机深沉的『奸』细,那天晚上这个梦夫人在他眼中晋升成了水『性』杨.花的『奸』细。


        

但是他是没想到,她竟然是连脸都不要的,竟然在他门前大呼小叫,毫不收敛!


        

她到底有几张面皮?


        

陆孟其实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崩人设了。


        

但是没关系,对王爷献媚,对自己的夫君献媚,在古代天经地义。


        

且据她这些天的了解,和从秀云秀丽那里套出来的原身『性』格。她干出什么事儿都没人会觉得她不是原身。


        

原身深居简出没亲近的人,没朋友,一个长姐算是知道她『性』情,但那都是在长姐出嫁之前,很小的时候了。


        

人是会变的,她的贴身婢女不疑她,她身边的人都不认识她,谁知道她什么『性』子?


        

所以陆孟偶尔脱离人设,是没问题的。她只要不瞎搞什么现代思想和器物入侵古代,就稳得很。


        

果然这招确实是好使的,没人能够在夹子音下面不动如山。


        

陆孟很快被允许进门,她身边的贴身婢女都留在门外,她自己提着食盒进屋。


        

乌麟轩就冷着脸坐在一进门的正厅,陆孟见他就笑,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她提着食盒给乌麟轩行礼,姿态不够端正,她虽然悄悄和婢女们学了,但是裙子下面的腿仗着没人扒着看,都是瞎弯的。


        

“臣妾见过王爷。”


        

“你来做什么?”乌麟轩冷着脸,声音也冷若冰霜,像个三开门的大冰箱,还是风冷,一打开就往外吹冷气。


        

陆孟心里嘶了一声,被冻得。


        

她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下,没听见平身,但是自己站起来了,乌大狗好歹是个大男人,不至于挑这种小礼节。


        

陆孟站起来之后,提着食盒走到乌大狗身边,她的算盘打得噼啪『乱』响,吃人嘴短,先把乌大狗嘴喂短了,她再说事儿。


        

但是她一动,乌麟轩便立刻如临大敌地呵斥道:“别过来,就站那儿说!”


        

他现在看着她,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乌麟轩觉得自己是嫌她脏,他现在这种身体感觉和他看见脏东西的反应差不多。


        

但是他嗓子又莫名的痒,总想粗声粗气地咳两声缓解。


        

于是他和陆孟说话就粗声粗气,活像是马上要揭竿起义上梁山的李逵。


        

陆孟见他是真烦自己,也不上前了。


        

站不远处恭恭敬敬收了夹子音,说:“臣妾今天来,是要给王爷送回来个侍卫,就在院外,王爷看着处置,臣妾管不了他了。”


        

于是陆孟把今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毫无感情起伏,简略了月回啃她的事儿,着重说了下月回摔倒把她带倒,磕了脑袋的事儿。


        

她的话术很巧妙,都没把月回砸她身上的事情说出来。


        

但又没说具体怎么摔的,反正前拉后退,都有空间。


        

陆孟说完,垂头道:“王爷,臣妾可不敢打王爷指给臣妾的人,臣妾觉得摔一下,根本也不算什么事儿。但是这样的硬骨头臣妾也管不了,王爷给臣妾换个听话的,不动不动就脱衣服跪臣妾门前的,也免得传出去,不好听啊。”


        

陆孟为自己辩解完,觉得嗯,这波可以,她把自己摘干净了。


        

她等着乌大狗的决断,然后这时候,陈远进门,悄无声息走到乌麟轩身后,凑近他耳边把了解的真实情况一说。


        

乌麟轩眯着眼,看向陆孟。


        

片刻后起身,走到陆孟身边,伸手捏住陆孟下巴,抬起她的头,然后朝着旁边一推。


        

看到了今早上被月回大门牙啃青的脖子。


        

陆孟这身体的皮肤太娇嫩了,虽然痕迹散得快,但是留下也很轻易。之前她在太后寝殿门口揪自己,是真没使劲儿,也留下了那么可怖的痕迹呢。


        

乌麟轩烫手似的缩回手,盯着陆孟脖子上的痕迹,怒火又开始蒸腾。


        

他这个侧妃真是好样的,倒是会避重就轻,都被个男人压地上,摔得叠一起,脖子这种地方都留下了痕迹,还说没关系?!


        

到底知不知羞!


        

还是说……她觉得这样和男子有了接触,没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