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17章 咸鱼震惊将薄唇凑近她的唇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以为这次自己还得在院外等着,说不定乌大狗都不会见她。


        

今天艳阳正好,陆孟手里捏着的糖人快化没型了,她心里高兴的一直都在哼小曲儿。


        

心想着乌大狗不见她更好,反正她来了,等会儿让婢女把糖人给他送进去,她“尽心”了,也就完事儿了。


        

然后陆孟没料到,她上次在外头叽哇喊了半天才能进门,这次轻而易举就进去了。


        

陆孟进去的时候,乌麟轩和上次一样,在外间坐着喝茶呢。


        

陆孟一手捏着俩糖人,一手提着食盒,见了乌麟轩之后,笑得见牙不见眼。


        

“王爷……”陆孟的声音堪称九曲十八弯。


        

主要是她现在真得高兴,她看着乌麟轩,就像是看着一个专属于她的提款机。


        

乌麟轩看向她,轻轻“嗯”了一声,面上竟然带着笑意。


        

陈远很识相的退出去,这屋子里的婢女,也都跟着陈远退出去了。


        

陈远叹息了一声,心想着今儿个已经八月十四了,这梦夫人,今年怕是过不去八月十五了吧。


        

了解乌麟轩的都知道,他平时冷若冰霜,反倒没事儿,一旦他开始跟谁笑,笑得越好看,就像那有毒的蘑菇和蛇都是鲜艳的是一个道理,越危险。


        

乌麟轩看着陆孟,心里想着各种弄死她的方式。


        

比较麻烦的是,昨晚乌麟轩得到消息,镇南将军已经受召回皇城,此刻怕是快到皇城外了,他这梦夫人的长姐长孙纤云,肯定也跟着一道回来了。


        

这时候解决这个侧妃,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乌麟轩是真得好奇,他这位梦夫人,到底是谁的人。


        

这像是一场被迫拉上桌的毫赌,乌麟轩压进去的筹码已经有“督建行宫的差事”、“得罪了二皇子”、“丢了文华楼地契”、“还有整整六千两黄金”。


        

现在要是亲手掐死陆孟他会很痛快,可是他不能搭进去这么多了,却连算计他至此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于是乌麟轩贯彻他最擅长的做法,便是“欲要另其亡,必先另其狂”。


        

等到他抓住了背后推手,待中秋节之后,镇南将军携户部侍郎嫡长女长孙纤云离开皇城,他再慢慢的收拾。


        

然后就有了现在,乌麟轩对陆孟“和颜悦『色』”的陆孟以为他今儿个吃错了『药』。


        

“王爷,”陆孟把糖人递给他,说:“这是臣妾在街上买的,按照王爷英武的样子吹的。”


        

还是身上缠着龙的小人儿,龙已经化成了蛇,乌麟轩看了一眼,笑着接过来,送到嘴里,又咬掉了“自己”的脑袋。


        

都不脆了,黏糊糊的。


        

“好吃。”乌麟轩违心说。


        

陆孟见他这么好哄,胆子大了些,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喜事?怎得今天一直在笑,臣妾受宠若惊啊。”


        

笑得也忒瘆人?


        

虽然乌麟轩确实是好看吧,一笑起来满屋子花都失『色』了,丰神俊逸的陆孟感觉自己包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大明星。


        

可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得弄清楚怎么回事儿。


        

“嗯,有点好事儿。”乌麟轩看着这“梦夫人”变幻的脸『色』,亲自观察,竟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于是乌麟轩问:“我听闻你前两天出府去玩了。”


        

乌麟轩慢条斯理地问:“好玩吗?”


        

陆孟心里咯噔一声,心说这是大老板要查账?


        

她连忙点头:“嗯,好玩!王爷……”


        

陆孟看着乌麟轩的脸『色』问:“臣妾这两天花了点钱,王爷不会生气吧?”


        

“嗤”,乌麟轩嗤笑了一声,心说六千两黄金,在她口中是“点钱”,他这位梦夫人真是越品越有意思。


        

嘴上却说:“自然不会。”


        

陆孟一听,心里猛地一松,见乌大狗确实满脸不在意,胆子大了一些,凑近他说:“王爷,臣妾给王爷捶捶腿吧?”


        

花那么多钱,她这员工必然要营业一下的。


        

陆孟在乌麟轩意味不明的视线之中,挪到了他的身边,像个婢女一样,蹲在他身边,还当真给他捶起了腿。


        

陆孟不觉得耻辱!为了以后的可持续发展,伺候伺候大老板算什么?


        

陆孟殷勤的像个小狗腿子,小拳头力道均匀,甫一落在乌麟轩的大腿上,他的腿立刻紧绷。


        

陆孟咽了口口水,怕乌麟轩踢她。


        

他的腿包裹在黑『色』的裤子里面,上次抱的时候陆孟就感觉到了,并不是那种柔弱王爷的无力的细瘦,大腿粗壮小腿笔直,绷紧的时候硬邦邦的,感觉能踢死好几个她。


        

乌大狗剧情里是会武的,武艺还不低。


        

没有月回那样夸张的大胸肌大块头,可他的个子绝不比月回矮,身量的线条比月回还要流畅,腰也比月回细,屁股……坐着呢,看不见。


        

“王爷放松些,臣妾不会弄疼王爷的。”


        

陆孟说着,还仰着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笑眯眯道:“王爷,这个力度可以吗王爷?”


        

乌麟轩并没有放松,他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蹲在他脚边的女人,她姿态放的那么低,眼中也没见什么勉强……还挺会演戏?


        

“王爷,”陆孟啪嗒啪嗒捶得来劲儿,而且见乌麟轩没尥蹶子,已经从他的大腿捶到了肩膀上。


        

在乌麟轩的身后说:“臣妾这两日买了两样好东西,其中一样,是一把沉铁刀。”


        

陆孟对于自己是个二十四孝好员工的定位十分准确,乌大狗一好说话,她更是要表忠心。


        

于是她说:“那刀,臣妾打算等到臣妾的姐夫,镇南将军回来,拖姐姐送给他。”


        

乌麟轩肩膀被捶放松了一点,他平时不喜人近身,连跟着他多年的陈远也不行,所以他无论多累,多酸痛,都是扛着,这会儿被敲一敲,竟然真得很舒服。


        

不过听到陆孟说起要把刀送给镇南将军,乌麟轩的放松『荡』然无存。


        

陆孟这时候已经上手掐了,就掐他肩膀,还掐他后颈,手法十分奇怪,乌麟轩被她掐得缩了下脖子。


        

眯着一双狭长好看的凤眼,勾起他男主角标配的薄唇,说:“你买了刀,是要送镇南将军?”


        

“自然!”陆孟说:“姐姐这些年照顾臣妾良多,臣妾无以为报,只好借花献佛。”


        

“镇南将军收了礼物,自然也知道臣妾是买不起的,承的也是王爷的情嘛。”


        

陆孟说这话的时候,就侧头凑在乌麟轩的耳边,『潮』湿的热气和娇媚的带着讨好的嗓音,钻进他的耳朵里,让乌麟轩一抖,表情微微一变。


        

他想要呵斥这个侧妃,要她离自己远一点,不可放肆。


        

但是他脑中却因为两个人这般从未有过的亲近,想起了他看到这梦夫人自己折腾自己的样子。


        

还有她抱着自己的腿,问自己何时圆房的表情。


        

“还有啊,臣妾还买了一栋楼,那楼生意特别好,肯定非常赚钱,”陆孟说:“王爷待臣妾这么好,臣妾的东西,自然就是王爷的。”


        

好听的话谁都会说,陆孟尤其会说。


        

这句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你的东西是我的,我的东西还是我的。


        

不过乌麟轩原本满心算计和阴狠,却被陆孟这一套组合拳敲下来,敲了个七零八落。


        

乌麟轩当然一个字都不信。


        

可他轻笑一声,问他的好侧妃:“所以买刀,你是要为本王拉拢镇南将军?”


        

并不是,陆孟买刀要送镇南将军,纯粹是为了自己得了这份助益,过得更好。


        

“买了楼,也要送与本王?”


        

那怎么可能?陆孟恨不得买下整条街上的商铺,是为了以后躺的更平稳。


        

乌麟轩转头,看向陆孟,甚至抬手,卷起了陆孟一缕头发,在手中把玩。


        

他问:“你这么一心为本王,想要本王如何奖励你?”


        

陆孟和乌麟轩离得前所未有的近,她看不出什么早古王爷眼中三分讥诮四分凉薄五分漫不经心,她只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被乌麟轩如画的眉目冲击到,并且下意识地在他这张纸片人的脸上,找缺陷。


        

就像玩大家一起来找茬。


        

五官没得挑,英气艳烈一样不少,每一个弧度都是作者妈妈精心的雕琢,长眉入鬓眉骨鼻梁都分外英挺。


        

发际线很靠前,头发乌黑如墨,连皮肤都细腻的逆天。


        

不过陆孟视力好,又离得这么近,她在乌麟轩的唇峰边上,看到了一颗小痣。


        

还是『骚』红『色』。


        

嘿。小痣你好。


        

“你在看什么?”乌麟轩想要引着她说话,结果她看着自己发呆。


        

陆孟回神,她不是个『色』.鬼,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她真诚地看着乌麟轩商业吹捧:“王爷生得真好看。”


        

乌麟轩:“……”


        

从小到大,夸赞他的人不少,大多数都夸赞他的心机手段,或者气质如何,没谁盯着一个皇子半晌,夸人长得好。


        

那是亵渎,是挑衅。


        

在这个时代,『色』相太好,若还恰好很弱,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正如此刻一脸赞叹的陆孟。


        

陆孟却已经很快从商业吹捧里面回神,回答了乌麟轩的问话:“王爷说的,臣妾嫁给王爷,就是王爷的妻。”


        

这可不是我痴心妄想,是你蛊我的时候红口白牙说的!


        

陆孟说:“臣妾什么也不求,只求一生得王爷庇佑,做王爷后宅的安稳闲人。”


        

这也是你承诺的!


        

陆孟这句话万分真挚,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


        

她要做一条咸鱼。


        

陆孟说完,见乌麟轩看着她不说话。


        

气氛有些诡异,陆孟被看得有点受不了,视线『乱』扫,看到了桌子上的食盒。


        

连忙说:“糖人化了,王爷别吃了,臣妾还给王爷带了粥。”


        

陆孟把乌麟轩一只手里一直攥着的糖人扔了,然后殷勤的从食盒里面拿出了红豆粥。


        

乌麟轩看着她开合的红唇,明知她说得话一句不能信,却无法自控地有了反应。


        

他内心懊恼,愤怒,甚至憎恨这样轻易被个『奸』细撩拨动情的自己。


        

可是他的视线却一直盯着陆孟,盯着她这段日子养得越发莹润秀美的脸蛋,没有挪开视线。


        

然后他看到了陆孟再一次把一碗红豆粥,送到了他手边。


        

这是第三次。


        

这在乌麟轩的眼中,就是一个邀请。邀请他品尝的不是这碗粥,是她自己。


        

他本来还在竭力克制的心思,很快在这碗烂.熟的红豆粥里面化了。


        

他不认为自己会沉『迷』女『色』,这个女人是他第一个有欲.望的,抗拒和压抑他试过了,只会变本加厉,连梦中都不得安宁。


        

乌麟轩伸手用勺子搅了下红豆粥,然后直接抬手将碗扫在地上。


        

“啪”地一声,红豆粘稠的汁水流淌在地上,像此刻胶在空气中的欲。


        

他一把抓过被吓了一跳,缩着肩膀的陆孟手臂,掐着她不盈一握的细腰,将她按坐在自己的腿上。


        

他在她身上吃了那么多亏了,她又是他名正言顺娶回来的女人。


        

他何必自苦?


        

弄死之前讨回来点乐趣,不过分吧?


        

乌麟轩狠狠勾着陆孟的腰,将她『揉』进怀中,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将薄唇凑近她的唇边,微微眯了眯眼,便侧头压了下来。


        

陆孟眼珠子差点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