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19章 咸鱼调戏本着不承诺、不拒绝、不负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无视乌狗欲拒还迎的怒视, 还慢慢朝着他肩膀上靠过来。


        

故意道:“王爷……臣妾昨晚上一整晚都在想王爷呢。”


        

乌麟轩面皮崩得紧紧的,装着听见。


        

马车走来,陆孟一头珠翠便靠在乌麟轩的肩膀上, 但是他这样子实在是太好玩了。


        

于是陆孟伸出细白的小手, 放在了乌麟轩的腿上。


        

乌麟轩整个人一哆嗦。


        

陆孟侧头看着他, 暧昧地。


        

她没想馋他的,本来只想做一个好员工,这波可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陆孟本着承诺、拒绝、负责的工针,在乌麟轩的小河边上试探。


        

“你在做什么?”乌麟轩以为陆孟又掐他, 可是这一次她只是很轻地『摸』了两下。


        

反倒像是反着『摸』『毛』,直接把乌麟轩『摸』炸了。


        

“坐那边去!”脸!


        

他怎么会一个这么脸的女人有欲.望?


        

陆孟当然可能坐过去,被乌麟轩胳膊肘撞了一下,顺势拉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又顺着他的手腕滑到他的手。


        

小处.男, 手都出汗了。


        

陆孟把自己的五指硬塞乌麟轩的手指中, 和他十指相扣,又看向他说:“王爷, 你为什么这么抗拒?你喜欢我吗?”


        

陆孟爽的头皮发麻,玩过纸片人乙女游戏的,都能体会到她此刻的感觉!


        

纯纯的瓢.纸片人。


        

“可你的睛是这么说的。”陆孟另一只手去势去『摸』乌狗的脸。


        

然后被他一把抓住,他瞪着她, 气血翻涌,每时每刻都在刷新着自己面前这个梦夫人的认知。


        

乌麟轩也已经意识到了, 昨天他失控过后,现在这个梦夫人似乎彻底毫无顾忌了。


        

“滚那边去,么就下车走!”


        

陆孟见他奓『毛』,里啧了一声, 谁稀罕?


        

但还是然后故黯然道:“王爷好无情,昨天你顶着我的时候可是这么冷漠的。”


        

乌麟轩脸红得像个猴屁股,一半是被女人调戏臊的,一半纯粹是气的。


        

他气疯了,恨得现在亲手把这个梦夫人扼死在怀里。


        

陆孟去马车另一面坐着,乌麟轩冷哼一声甩开她,说道:“昨天的事情,你就当本王疯了,瞎了!”


        

陆孟挪来的屁股顿时又坐回去了。


        

她侧头看着乌麟轩道:“王爷,话是这么说的。”


        

“所谓君子一言九鼎,小人言而无信。”


        

“王爷都把臣妾扔床上了,王爷的床那么软,现在王爷说算了就算了?”


        

“哈,那你想如何?”乌麟轩压着声音,咬牙切齿地问。


        

陆梦想了想,是子馋着,码“席梦思”安排上。


        

于是她说:“王爷如果一定出尔反尔,同臣妾圆房,臣妾还能强迫王爷成?”


        

她说:“但是王爷也能这么耍臣妾玩,毕竟臣妾可是一一意爱着王爷。”的钱,的权,的男主光环的。


        

她把爱轻易地说出口,仿佛和圆房这俩字一样,让乌麟轩觉得自己被耍的感觉更强烈。


        

他气得就推开马车车窗跳车而去,却得压着火,问她:“你到底如何?”


        

“王爷把你的铺盖都给臣妾吧。”陆孟说:“臣妾得到王爷,那至少可以睡着王爷睡过的铺盖,床垫,来回味王爷的美味。”


        

“咳……味道。”陆孟惊觉美味这两个字有点过了,连忙找补了一句。


        

直接乌麟轩的床太现实,那么的床真了乌麟轩也会给的。


        

再说谁知道这古代是是有什么规格,比如侧室能睡什么雕花样子的床,就像皇子们能穿龙袍一样。


        

所以保险见,陆孟只了一套铺盖。当然也可以请人订做,但是万一那些人给她抽条呢。


        

她那天看了下,乌麟轩的铺盖是新换的。


        

乌麟轩看着她的表情难以形容,皱着眉似厌恶似嫌弃,简直知道怎么说。


        

半晌才憋出一句:“你怎地如此……脸。”


        

碰她一下,就自己的铺盖,她想拿自己的铺盖做什么?


        

乌麟轩受控制地想他曾经亲看到她自我纾解的一幕,再联想一下她躺在自己的铺盖上,做着……


        

乌麟轩低头看了一,自己手背上青筋暴,揪着自己的袍子,简直在这马车里面坐下去了。


        

按照乌麟轩的认知,他肯定把陆孟这样的行为认证为痴.女。只可惜古代人没有如此精准的形容词,就只好自己憋着。


        

浑疙瘩一层一层地,后背都出了汗,燥得慌。


        

“行行啊王爷?”陆孟见他吭声,又问,还伸脚踢了他小白鞋一下。


        

“你少痴妄想!”


        

乌麟轩一种“被偷了亵.衣的良家『妇』女,看到了猥.琐男子在闻自己味道”的看着陆孟,说道:“再多说一个字,就把你扔出去。”


        

“闭嘴!”乌麟轩回踢了下陆孟的脚。


        

陆孟吭声了,底线踩到这里就可以了,乌狗看着是真发火,这些早古文的男主角,个顶个都是真的狗,是假的。


        

万一真她下车走,她都找到东南西北。


        

而且虐文女主出街,只和男主在一必定出事的触发机制,陆孟绝死。


        

于是她老老实实提着裙子坐到了马车另一边座位,甚至都再看乌狗,脑中想着怎么换一换自己的床铺,就算没有乌狗的那么舒服,至少也能差太多。


        

距离他登基还有好多年,这建安王府还得住好久,床铺是关键!


        

陆孟垂头思索的样子,看在乌麟轩的中,就是“伤”。


        

为他而伤。


        

为让她抱着自己的铺盖自我纾解的开。


        

而当一个人开始无意识地注意另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堕落的开始。


        

灵魂的堕落需很久,需很多内在外在的因素,需和理智的拉扯现实地磨合。


        

但是感官的堕落,通常只需这个人你看着顺,抱着舒服,味道喜欢,或仅仅只是一瞬难以捕捉的感觉。


        

乌麟轩受控制地注意陆孟,压抑天『性』的结果,便是他甚至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女人在他的中,只会影响他登基的速度。


        

他屑情爱这一点和陆孟达到了在某种程度上的高度统一,可是肉.体的欲.望是可以和精割离的。


        

乌麟轩清楚地意识到,他喜欢这个梦夫人的模样,乃至体。


        

他控制住看到陆孟因为得到自己的铺盖郁闷,而自傲。


        

这是为优秀雄『性』的自傲,尤其乌麟轩这种天生高于顶的人,他想得到的女人他求而得,这让他的精高度满足。


        

马车在缓缓行使着,陆孟想了一会铺盖的事情,就开始想她这具体的姐,孙纤云。


        

根据在秀云和秀丽那里打听来的,她和这个远嫁的姐,已经有五六年没有见过面了。


        

陆孟怕被孙纤云觉得『性』格货板,五六年『性』格和小时候一样多正常啊?


        

但是她怕这个孙纤云,提从前的事情。毕竟陆孟没记忆,她连孙鹿梦这具体的母亲叫什么都知道。


        

到时候姐俩一叙旧,陆孟一问三知,好家伙,据说这孙纤云可是会和夫君一上战场,是个在这个世界上“离经叛道”的猛女。


        

陆孟怕她凭一己之把自己跺了。


        

她在这里担忧的唉声叹气,乌麟轩那种高中生优越感被狠狠满足后,开始冒出了丝丝缕缕的痒。


        

越看越痒,越看越觉得他确实压抑。


        

就算她是个『奸』细又如何?他绝会听凭女人左右,只斩断她和背后人的联系,把她困在后宅,她还能玩出什么花?


        

再济,就把她拴来,或打造一个笼子关来。


        

乌麟轩里阴暗地滴墨汁,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从“把她杀了”,转变成了“就算找到她后的人,只把她关来就好”。


        

“斩断她的翅膀,让她只能留在自己边承.欢。”


        

当然了这是早古病娇男主角非常普遍的特『性』,陆孟是知道,简直想鼓个掌。


        

被关来就是她的终结梦想,但是拴着可行。


        

乌麟轩想得很美,在马车一个颠簸,陆孟出没坐稳,朝前面一倾的时候,就被侧的乌麟轩抓住了手腕。


        

然后又是一个猛拽,陆孟被满头珠翠打得脸疼,睁开,就又骑在了乌麟轩的腿上。


        

陆孟感受着物乌麟轩蓬.勃有的腿部肌肉,被手抹了口脂,叼住嘴唇的时候,中产生了一个怀疑。


        

她合理怀疑,乌狗可能是一匹乌马,因为他喜欢被人骑。


        

乌麟轩又急切的好似恶狗抢食,陆孟紧慢抱住了他的脖子,『摸』了『摸』他头顶的冠,然后中评价,嗯,是纯金的,还镶嵌了一看就非常贵的玉。


        

乌狗太有钱了……陆孟没法爱他。


        

她『摸』了那么多天凤冠,玩了那么多次玉如意,还有那些金银财宝,现在咬,只上手一『摸』,就知道是纯金,一看就知道玉的价值。


        

“闭睛!”乌麟轩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命令的意味。


        

他沉『迷』得行,得强压着自己的情绪才至于发抖丢人,结果这女人睛叽里咕噜地『乱』看。


        

看个屁!


        

他更深地剥夺了陆孟的呼吸,陆孟也确实乖乖闭上了睛。


        

你还别说,早古文男主角就是一样,无师自通教说,这接吻的技术还突飞猛进。


        

陆孟当然知道,昨晚上一整晚,乌麟轩都在梦中断重复着。


        

马车没减震,走的是路也晃得厉害。


        

陆孟圈着乌麟轩的脖子,开始慢慢地回应他,这让他近乎失态。


        

然后在陆孟嘴都麻了,马车终于抵达皇宫门口的时候,乌麟轩这才意犹未尽放开她。


        

一脸严肃的像个耍了一路流氓的人,表情沉重的宛如刚刚失了双亲。


        

但是才从他怀中下来的陆孟知道,他这会,根本敢来。


        

陆孟嘴唇涂口脂了,自然红。


        

她看着乌麟轩正襟危坐,自己靠在马车上侧头着窗外,偷偷在。


        

小处.男,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