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20章 咸鱼记仇王爷,我和他清清白白!你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带薪调戏伙子确实很快乐, 但是陆孟快快乐乐的下车了,就惆怅了。


        

古代的人,尤其是个说架空界的人, 是真的没什么人权的。


        

到了宫门口, 是陆孟先下车, 但是她被婢扶着,眼睁睁看着乌大狗坐着马车顺着门进去。


        

辛雅陆孟身边安慰提点,她身为建安王的侧妃,是不能走个门的。


        

然后陆孟被一群宫人带路, 走了一个专门供眷走的很偏的一个偏门。


        

但其实不用辛雅说,陆孟也知道,建安王的侧妃,个界和建安王的妾室也没什么区别。


        

要不是建安王后院就只有一个她,但凡是有个出身比她好的妾室, 都会直接抬举成侧妃带出来, 怕是都轮不上陆孟进宫过什么秋。


        

陆孟也根本就不爱来,简直是『逼』着肥宅社恐社交, 很惨无人道好吧?


        

而且陆孟身上有个“早古虐文主”的标签,像种进宫的场面,是很忙的。


        

字面意义上的忙。


        

陆孟早有准备,再怎么她也是个读着狗血文, 看着狗血八点档电视剧长大的,打脸什么的不就些套路么?


        

只不过闹心的是她才是个“虐文主”, 种主角遭受过的憋屈,不到死前是很难爽回来的。


        

所以今天,丑就是她己。


        

陆孟叹口气,被婢扶着走向她能进的宫门, 然后就宫门口,被一个从马车上下来的,身着华服的子给抢了道儿。


        

一般种情况,都是虐文主身边看不过去的婢不知死活的冲上去,然后不光婢被打脸,主儿也被一顿羞辱,暗隐忍垂泪。


        

但是因为今儿出门前,陆孟令五申无论宫遇见什么场面,身边的婢决不能出头说话。


        

连辛雅都被陆孟交代过。


        

陆孟的原话是:“今天跟我进宫的,谁要是替我的罪了人,我是不会救的,对方要打要杀,就看你们的命了。”


        

陆孟很清楚,种说里面,虐文主百分之八十的不幸,都来身边人的不量力。


        

惹了麻烦解决不了,然后得圣母主出面求男主解决,身心受虐“割赔款”然后就为个后期说不定剧情需要,要背叛主人的婢,再收割一波观众们的眼泪。


        

呸。


        

陆孟个界上,可以说是谁也不信,她不会为了任何人陷己于险境。


        

连乌大狗都只能算个饭票而已。


        

所以的像个螃蟹横过来,像天线宝宝一样发送战斗信号的时候,陆孟立刻就带着一堆婢退到了一边。


        

并且防止对方碰瓷,她都乎贴墙根儿上,把带路的太监都给挤墙上去了。


        

辛雅时候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她宫里伺候过好位娘娘,宫外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认出了个子是谁,就凑到了陆孟耳边,说道:“工部尚书之,敖冰夏。”


        

辛雅想着陆孟专门出门前交代过,遇见的每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说明个人和王爷有没有什么渊源。


        

倒也不算鲜,毕竟时代的子都是格外注意丈夫外是否同其他子有关系的。


        

丈夫是天,发了有关系,大多数子再怎么憋屈的想跳河,却是会咬牙含泪主动帮丈夫纳妾,有甚者要让出己的妻位置。


        

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名声,说不定能博得个『乳』腺结节。


        

辛雅稍微犹豫了一下说:“位工部尚书的掌明珠,痴恋王爷多年,及笄开始便想要嫁给王爷。”


        

陆孟点了点头,立刻明白了。


        

苦恋多年无果=后宫一号。


        

敖冰夏确实是老远就看到了个户部侍郎的嫡次,长孙鹿梦。


        

长孙鹿梦之前从不城的姐们之间走动,敖冰夏差点没认出来,辛亏她的婢认出了建安王府的掌事,辛雅姑姑。


        

敖冰夏肯定是用半个眼珠子也看不上个户部侍郎嫡次的,听说她成婚第二天,太后的寝殿外跪了一会儿就昏死过去了,要累得轩哥哥名声败坏。


        

敖冰夏是想要给她点颜『色』看看的。


        

但是没料到她没等找茬,胆如鼠的窝囊废,竟然直接躲了八丈远。


        

工部尚书就一个宝贝疙瘩儿,因此十分骄纵敖冰夏,为了个儿不肯,连皇帝的赐婚都冒死抗过。


        

但是谁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工部尚书是建安王的人,但是建安王却根本没有娶他的儿稳固权势结构的打算。


        

毕竟整个工部里里外外都是建安王的人,尚书不听话,换一个就是,他没必要出卖己的『色』相去娶下属的儿收买人心。


        

也是敖冰夏些年耽搁来耽搁去,都十八了,个时代快成了“老姑娘”了,没能嫁给心上人的原因。


        

陆孟不知道其很多细节,甚至没从剧情之回忆起是号配。


        

但她听了她“痴恋王爷”四个字,动就和其他的早古虐文对上号儿了。


        

的不能处,得远着。早古虐文越是炮灰角『色』越是无脑的狠毒。


        

陆孟都躲么远,堂堂建安王侧妃都给她让路了。按理说,敖冰夏心里再怎么不爽,也得过了,但是陆孟低估了些早古降智的剧情炮灰。


        

熬大螃蟹又横了过来,举着俩钳子对陆孟说:“呦,位是哪家夫人,生得如此花容月貌。”


        

花容月貌四个字很是咬牙切齿,简直是从齿缝搓出来的。


        

面对着己爱而不得的男人的侧妃,敖冰夏觉得个人哪哪儿都不如己。


        

陆孟身份比她高,不用见礼,也不用理。


        

索『性』没回答她的话,直接带着婢转身,贴着墙根走了。


        

很怂吗?很窝囊吗?


        

不,墙根底下挺凉快。


        

熬大螃蟹没夹着人,然不肯罢休,陆孟的忽视对她来说就是迎面一巴掌。


        

她连仪态都不顾了,提着裙子就追上来,凑到陆孟身边,撩『骚』。


        

“是建安王侧妃吧?你就是个太后罚跪了一下就昏倒的梦夫人?真是娇贵。”


        

“哼,你累得轩哥哥名声败坏,按照乌西国律法,轩哥哥可以以十出之条,休了你的!”


        

陆孟闻言心道好家伙,果然就是架空胡搞呗,七出之条变成了十出?她真得了解下都有什么。


        

常理来说,时候她个“虐文主”要站定和个敖冰夏辩解两句,问一问什么叫“败坏了她轩哥哥”的名声。


        

但是陆孟上次揪了己的脖子,就知道乌麟轩肯定要给她背锅了。不用种办法,她跪一会儿就昏过去,她怕太后有个容嬷嬷,用针把她扎醒。


        

但是揪的脖子上肩膀上全是青紫,是婚第二天,必然要赖乌大狗“荒.『淫』无度”。


        

因此陆孟对乌大狗什么名声一点也不好奇,对个敖冰夏为什么叫乌大狗“轩哥哥”,也一点不冒。


        

她一声不吭,也提起了裙子,然后加快了脚步,堪称腿儿狂奔。


        

所谓十六计走为上策,跑为上上策。


        

她有个系统,但是没有任何降维打击的金手指,她就只好用理打击对方,比谁腿脚好呗!


        

她段日子可没少拉起床幔蹬行车!


        

也算是陆孟学得技能,通过上次给乌麟轩掌灯之后得到的进,秀丽跟她演示的时候,陆孟总结了一下种快走方式。


        

就和鸡一样,无论怎么奔跑,脖子不动就是王道,就是闺秀们的优雅!


        

优雅永不过时!


        

陆孟满头珠翠真没怎么晃,但是疾走了一段儿就出了一身汗。


        

而她身侧的敖冰夏没“优雅”好,珠翠把眼睛打了,嘤.咛一声撵不上了。


        

但是被她的婢扶着,气得一边流眼泪,一边直跺脚。


        

陆孟见她不追了,己也不跑了,带路的太监表情诡异,宫人们虽然脸上没有表情,是他们训练的结果,但是压不住好奇的眼神,直朝着陆孟身上飘。


        

主要是他们没见过谁家夫人为了不跟人说话,撒腿就跑的。


        

而辛雅也是哭笑不得,她每次觉得己快了解陆孟了,都被一巴掌拍回原形。


        

你说她刚才失态吧,失态的明明是个尚书千金,宫确实不许急奔,但是她也没真的奔跑,就是疾行,宫人们急着办事都是么走路的。


        

你说她傲慢吧,她分明表得是怕个敖冰夏。


        

但你要说她怕吧,她见人家不撵了,就开始优雅如的走路了,不见一丁点畏惧瑟缩。


        

辛雅想了想,忍不住上前提点:“梦夫人不必怕,户部尚书之,压不过梦夫人的,若梦夫人想要教训她,奴婢替梦夫人出手便是。”


        

陆孟怕的就是个,连忙低声道:“不不不,不要给王爷惹事,我没关系的,反她撵不上我。”


        

陆孟说:“不过件事是要跟王爷说一下的,个秀丽啊,等会儿找个没人的方,把我让你准备的纸笔拿出来,把个工部尚书的千金记上去。”


        

辛雅了然,梦夫人问了敖冰夏和王爷的关系……她入府内以来,次分也没能真的承宠,怕是心着急了,想要王爷安排娶妻纳妾了,好博得个好名声好位置。


        

但是王爷无意娶个敖冰夏,厌她骄纵蛮横。


        

辛雅想着要不要再提点梦夫人一下,便听梦夫人说:“嗯,就记工部尚书之妒忌心切,公然出言羞辱于我,并于宫道之上追逐撕扯,说王爷名声已经败坏,怕是连我唯一一个侧妃也留不住了。”


        

秀丽连连点头:“嗯!”


        

辛雅:“……”


        

话倒也……是敖冰夏说的。


        

但是换了种表达方式,敖冰夏怕是再苦恋多少年,也难得王爷哪怕一个眼神了。


        

辛雅不再吭声,陆梦跟着宫人的指引,继续朝着夫人姐们聚集的宴会走去。


        

然而次也没走多远,转了两个巷子个门。


        

就撞见一个太监被一群太监殴打,打的口鼻蹿血,闷哼阵阵。


        

陆孟脚步稍稍凝滞了一下,然后一阵头皮发麻。


        

来了来了又来了!


        

一路她简直像趟着狗血而来,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按照原身种闲事儿一定会管!不管对不起她虐文主的名头。


        

按照陆孟的路子就是绝对不管,拔腿就跑确实是保的上上策。


        

但是偏偏啊偏偏!


        

陆孟记得段剧情,也记得被揍的是个重要男配!


        

潜水多日的系统又个时候诈尸,说道:“一段儿剧情有一句台词要念,台词是:王爷,我和他清清白白!你信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