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28章 咸鱼跑路他的梦夫人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看到了乌大狗, 乌大狗再遮住脸吓唬人就装不成了。


        

陆孟直接上手把他的帷帽扯下来,然后满脸红光眯着她一双杏眼,看着素日都穿锦袍戴金玉冠的建安王, 竟然着了一身纱袍, 束起了高髻。


        

他模样本就生得好, 但平时气质强势,着深『色』锦袍居多。


        

俗话要俏一身孝。


        

陆孟慢慢放松了身体躺在桌子上,微微歪着,看着他穿这一身素淡的长袍, 犹如谪仙一般令人心驰神『荡』。


        

她松开了咬住乌麟轩虎口的牙关。


        

心情一放松下来,刚才疯狂挣扎让陆孟浑身的血『液』都冲向了脑子,酒力和美『色』让她又开始晕乎乎的。


        

陆孟心,原来那一角煞到她的下巴,是乌大狗的啊……


        

乌麟轩却对上她带着醉的视线, 气得整个人都要冒烟了。


        

他来了文华楼之后, 听到文学承对他,他这位梦夫人, 在楼中一切都要顶级的服务和房间就算了,只当她是招待将军夫人。


        

但是她竟然还要上那些纨绔子弟才会上的花船,要了文华楼最好的酒,一两千金的桃花, 还点了两个琴师。


        

一个名为“风花”一个名为“雪月”。


        

这乃是文华楼之中琴师牌,一对冠绝皇城的双生子。


        

他这梦夫人可是比那些纨绔还会玩还敢玩, 这对双生子,还没能拿下过出船的牌子。毕竟没人能够明目张胆支付得起天价的上船费。


        

风花雪月是一对容貌身量一模一样的落难公子。


        

而在这文华楼之中,上了花船的楼里人,都是能被带走的。


        

也就是, 上船就代表同卖身。


        

乌麟轩觉得自己今天如果没有来,那么明天他就会成为整个皇城的笑柄。


        

他恨不得弄死被他按住的这个女人。


        

可是他愤怒的面『色』冷若冰霜,却正合了他今天的装扮。


        

陆孟在就好比那醉酒之后『色』胆包天的人,危险解除,面前这个还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按照陆梦的标准来,就是他们是合法的!


        

她齿关松了,却没有放开,双眼水盈盈盯着乌麟轩,然后伸出舌尖,『舔』了下他被自己咬得渗血的虎口。


        

乌麟轩一肚子的火差点把自己天灵盖冲成开盖的,碍于这个梦夫人在得镇南将军和长孙纤云护着,不能对她下手,而且长孙纤云虽然被辛雅拦在外面,知道他来了,却也随时都会进来的。


        

他伤不得她,只能咬牙忍着心中的愤怒。


        

而陆孟这个动作无异于火上浇油。


        

乌麟轩手掌松开她的两腮,陆孟却抓着他的手腕,追上来了。小巧的脸埋在他修长有力的手掌之中,粉面桃花的一张脸上,一双杏眼对着他不断眨动,带着些许让乌麟轩后脊发麻的味。


        

愤怒和欲望,对男人来,有时候是互通的。


        

尤是当一个男人本身就对这个女人有欲,一把怒火,能将他燎原。


        

乌麟轩抽手,陆孟这会儿酒劲儿上来了,满脑子都着,“这个是合法”的。


        

被他缩手的力度带着从桌边上起身,然后根本不去分神稳住身形,直接朝着乌麟轩身上靠过去,宛如一条无骨的蛇。


        

“这位……公子……”陆孟抓着乌麟轩的手,亲下之后,又他『揉』,笑嘻嘻地:“你可真是绝『色』。”


        

陆孟嘴里这么,心里却在——在当男角的这么不容易吗?


        

天忙着处理朝政逐鹿登顶,晚上还要跑出来扮琴师赚富婆们的钱?


        

陆孟整个人都靠着乌麟轩站着,踮脚凑近他,视线盯着他唇峰边上的小痣。


        

她没有亲上来,但是她的眼神在是比亲上来还要让人无法忍受。


        

这个界没有“用眼神开车”这种形容词,但是乌麟轩发誓,他这辈子,从没有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


        

他又被陆孟撞了下,陆孟在确『色』心大起,有点借酒装疯的架势。


        

两个人靠在了船舱侧面的舱壁上,乌麟轩脸侧便是一扇窗户,花灯的斑斓和风铃的叮当声,甚至是人群的喧闹声都从外面钻进他的耳朵,可是乌麟轩却觉得自己有点耳鸣。


        

什么也听不到,只能听到自己心中本来因为愤怒擂动的战鼓,在越发地密集震天响,可他心中的愤怒却如同一盘散沙一般,凝聚不成型。


        

陆孟没醉得很厉害,千金一两的酒,醉人却不上。


        

她已明长孙纤云没冲进来救她,肯定是被乌大狗的人拦住了。长孙纤云到底还是很传统的女子,她的“离叛道”只是在她热爱的上战场上面。


        

在这种地方遇见建安王这样的“外男”,她肯定不会进来。不定还吓着了,或者替陆孟担心呢。


        

陆孟呼吸不怎么稳,装着不认识乌麟轩。


        

毕竟他都扮琴师来“抓『奸』”了,她怎么好不配合他的表演?


        

玩谁还不会?


        

陆孟吐气如兰:“怎么?公子是卖艺的……还是卖身的?”


        

陆孟把自己又朝前挤了下,本来文华楼是乌大狗的产业,他来视察再正常不过了,但是乌大狗扮成琴师这就过了。


        

他这明显是来找自己的。


        

估计让人暗搓搓蹲守在将军府外面,知道她去了哪里,就巴巴跟过来……找她算账的!


        

谁知道算什么烂账,要堂堂建安王扮成这样子,反正陆孟不能他反应过来,开口指责自己的机会。


        

而要让一个喜欢她,至少是喜欢她身体的小.处男不起来的,对陆孟来还算简单。


        

陆孟呼吸清缓的喷洒在乌麟轩的脖子上,下巴上,嘴唇上,但是忽远忽近。


        

她的眼神一直盯着乌麟轩的嘴唇,却离得很近,始终没有碰上去。


        

陆孟就这这个仰的姿势,对乌麟轩:“多少钱?”


        

她问完之后,没等乌麟轩的回答,又:“公子这样的,多少钱一夜?”


        

陆孟着抬起,视线一点点从乌麟轩脸上刮过,最终对上他的双眸,然后不出外,看到了他眼中浓稠的欲。


        

“公子这张脸,这姿『色』,我怕是付不起……”陆孟着,手指从乌麟轩的手臂,一根手指朝上划,划到乌麟轩的胸膛上,画圈。


        

“能赊账吗?”陆孟故作一脸单纯天真地问。


        

“就记在乌麟轩的账。”


        

陆孟:“你应该认识他,他是当朝建安王。成婚当夜,他亲口承诺我的,府中金银随取用,保我一生荣华安逸。”


        

“他待我特好……言出必践,”陆孟笑着眯眼,手指顺着乌麟轩的胸口『摸』到他的喉咙,:“他必不介我同公子这样好的人春风一度。”


        

陆孟完,手掌压着乌大狗受不了痒滚动的喉结,用掐着他脖子的姿势咬在他唇边的小痣上。


        

乌麟轩浑身一震,已是隐忍到了极限,一把勾住陆孟的腰身反客为。


        

什么你怎么不回?


        

你怎么敢带男人上花船?


        

你怎么敢……


        

反正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陆孟口中清清浅浅的桃花酒味,让两个人都醉得一塌糊涂。


        

等到他们终于唇分,是船已靠岸,辛雅在外敲船舱门。


        

乌麟轩又是不能出去的状态,不过这次好歹没因为谁敲个门就撂了。


        

陆孟腰都被他箍得发疼,要去开门,结果乌麟轩眼疾手快抓住陆孟,满脸危险地瞪着她。


        

很明显,你要是敢跑!


        

陆孟像个浪『荡』子似的,回手弹了下他的鼻尖,:“这位公子,我在文华楼最顶层订了一间上好的江景房。”


        

“你在那等我。”陆孟对他笑得暧昧且缠绵,还故作认真地从怀中掏了掏,:“房间没钥匙,你直接就能进去。”


        

“我去和姐姐两句话。”陆孟亲昵地踮脚,蹭了蹭乌麟轩俊挺的鼻尖。


        

“等我啊……”陆孟视线向下,又:“你冷静下,这样可怎么出门啊。”


        

她今夜借酒装疯,演戏到在,之前言语之中对乌麟轩的那点“恭敬”,算是彻底没了。


        

因为她在是赢。


        

他竟然才两天就跑来找她,巴巴的扮成琴师,被她调戏的又觉得羞辱,又觉得新鲜。


        

他乌麟轩这辈子,怕是也遇不到一个贪图他『色』相的人。


        

到了他这个位置上,他就是猪,也有的是男人称赞,女人追捧,他那个兄弟不就是?


        

陆孟这种“『色』『色』”的视线和调戏,让他觉得被羞辱的面红耳赤的同时,诡异地觉得她是对自己这样,而不是建安王。


        

尤陆孟为了转移他的注力,不叫他王爷,不自称臣妾,而是叫他公子。


        

这种隐秘的,不能为外人道的刺激,让乌麟轩心脏砰砰『乱』跳。


        

他慢慢松开了陆孟,陆孟转身打开了门。


        

看到辛雅,而后从辛雅身后的岸上凉亭里面,看到了长孙纤云。


        

陆孟连忙跑过去,脚步欢快稳当,丝毫没有醉态。


        

长孙纤云还是很担心自己妹妹的,建安王怎么能找到这种地方,还假扮成了琴师弹曲儿卖艺……长孙纤云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


        

陆孟走到长孙纤云面前,笑着:“姐姐,那个舞女救下来了吗?”


        

“救下来了,”长孙纤云看着自己妹妹,神『色』复杂地:“你……建安王他,”


        

他怎么跑这来了!


        

陆孟笑着挥手,仗着建安王在没“冷静”好,不可能出船舱,道:“就是他我了,见我两天没回,要见我,又不好去将军府找我。”


        

长孙纤云表情微微抽了抽,看向停在江中的花船,嘴唇动了动,不知道什么好。


        

这事儿未免太新鲜了。


        

陆孟对于男女之事没有长孙纤云的羞涩和难以启齿。


        

她大萝卜脸不红不地:“长姐等会儿乘车回去吧,我今晚不回去,要住在文华楼里面。”


        

她今晚上要把乌麟轩办了。


        

本来不这么快,但是他都巴巴找来了,还委委屈屈扮成了琴师,真是……会勾引人呢。


        

陆孟确被他的小花招勾引到了。


        

反正睡一觉能安抚乌麟轩,能让他不起『乱』七八糟的指责,也能一解陆孟的『色』.心,乐不为。


        

大都是成年人,一炮而已,算个屁。


        

长孙纤云闻言却有点眼睛都不知道朝哪看。


        

嗯了两声,就健步如飞地离开了。


        

陆孟再回去找乌麟轩的时候,他已被辛雅扶走了。


        

陆孟转就朝着楼里走,脚步十分轻快雀跃地上楼,到了她的房间门口,辛雅果然在那里站着。


        

陆孟打开房门兴冲冲地进去,结果乌麟轩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桌边上喝茶,一双长腿微微分开,一只手掌按在中一条腿上,一副要三司会审的架势。


        

陆孟觉得这一刻自己就成了堂下犯『妇』。


        

乌麟轩看向陆孟的眼神恢复了冷漠,显然在大脑血『液』回流,他的理智又回归了,长孙纤云也走了,他要跟自己算账了!


        

陆孟站在门口,悄悄抽了一口气。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的行为如果真的要细究,靠猜的也知道这界的十出之条怕是占了一大半。


        

乌麟轩冷着脸,审视看着陆孟,手里拿着装.『逼』必用的茶杯。


        

对着她“哼”了一声,然后凑到唇边喝了一口。


        

今晚的账,要慢慢算。


        

乌麟轩垂下视线,心里盘算着很多套让这个梦夫人以后不敢放肆的办法,就是这些办法有些地方不怎么好启齿。


        

只是他得挺好,也断定大部分女子和男子有了肌肤之亲,就肯定安稳了,会满心依赖。


        

毕竟这个界就是如此,乌麟轩是这个界长在天花板上的那一拨人。


        

他的很难轻易转变,因此他不到这界上有个女人他拿捏不住,因为她就不是这个上的。


        

等他慢条斯理喝完了两口茶,打了些心里战术,打算让他的侧妃慌起来。


        

他审犯人就是这么审的,不话,甚至不看她,对方压迫,还着她要是求饶,自己就不那么……


        

“噗……咳咳咳——”


        

乌麟轩看了陆孟一眼之后,咳得面红耳赤眼前发昏。


        

陆孟从门口进来,将门拴上之后,识破了乌麟轩的套路,于是一路走,一路鞋子衣衫配饰,就蛇蜕皮一样噼里啪啦地朝着地上掉。


        

等到站在乌麟轩的面前时,已“『乱』拳”把乌麟轩这个自以为是的“师傅”打死了。


        

没有遮遮掩掩,没有朦朦胧胧,直的冲击力让乌麟轩这个“派”除了咳,根本无力招架。


        

陆孟扯着他的腰带,把他直接拽进了里屋。


        

这文华楼的床铺很特殊,并非是寻常的床,而是在地中间弄了个偌大的方形矮塌,上面铺好了被子,四面又像是泡温泉的玉池一样,都是层层叠叠的床幔自半空垂下。


        

很是有股子公床的味道。


        

而且层层叠叠的纱幔正对着偌大的窗户,窗户外就是江面,摇晃的水灯和江面上依旧鼓乐声声的花船,顺着窗扇传进来,很有一种开放式的刺激。


        

陆孟索『性』连窗子都懒得关,这屋子里没点两盏灯,江面上的人看不到这里的风景,也没有个同等楼层的建筑能够窥视。


        

还有什么比这更浪漫的?


        

她扯着还在弯腰咳的乌麟轩,朝着塌上一抡。


        

乌麟轩一身武艺,一掌能把长琴拍得四分五裂。


        

可是轻飘飘就被陆孟甩上了塌。


        

这塌大得能放下双生子,陆孟扯下床幔,上了塌之后,直接一根手指,按在乌麟轩的嘴边,:“公子话,我知道你要什么。”


        

乌大狗么,不就是喜欢被骑着?


        

夜『色』清凉,俗话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在已过了十六了,也还是很圆。


        

清亮的月辉从窗户洒向床榻,里面的声音同外面花船的鼓乐之声遥相呼应,时而舒缓绵长,时而密集疯狂。


        

“公子真是好腰力。”陆孟从不吝夸奖床伴。


        

“举一反三,当真好……好厉害。”


        

“好好的……就这个角度,赏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陆孟是天蒙蒙亮的时候起身的,身上胡『乱』披了一件乌麟轩的袍子,披散发起身,赤足下地喝水。


        

这里不比王府甚至是将军府,没人半夜三更的候着,秀云和秀丽不知道被打发哪里去了,估『摸』着辛雅会安排的。


        

辛雅在外面候着,这会儿屋子里动静才消停没多久,她也不敢进来。


        

乌麟轩睡着了。


        

陆孟扶着桌边拎起茶壶仰喝水,喝到一半忍不住笑了,差点呛了。


        

纸片人男不愧是完美的,陆孟这辈子,不,上辈子找过的那些男人跟她今晚这初体验一比……算了,根本没有可比『性』。


        

反正她两辈子没这么爽过。


        

尤是视觉冲击这东西,是真的能够最大程度提升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愉悦的。


        

你抱着一个逆天的大帅哥,他还用那种又疯又纯的眼神看着你,被刺激了就声儿,刺激狠了还会红眼圈出鼻音……啧,真的不一样。


        

『性』感极了。


        

陆孟灌了半壶水,扶着桌边腿有点软。


        

陆孟一直信奉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梨坏的地。


        

被人弄得腿软还真是第一次。


        

不过乌麟轩很听话,还没发展成大狗.比的十八岁纸片人——人间极品。


        

陆孟有点费力地捡自己衣服慢慢穿上。


        

发随便一拢,外面天光将亮,她得在乌麟轩醒过来之前跑路。


        

第一是免得乌麟轩找后账,还要提起昨天她来这里浪的事情。第二是炮.友这东西,就应该结束走人,决不能缠缠绵绵地在一张床上醒过来。


        

陆孟不打算和乌麟轩发展什么感情,她接受不了乌麟轩脑中那些对待女人的,不可能让自己变成原女一样的下场。


        

她也不打算要乌麟轩的感情,这样以后她准备躺他后宫的时候,他们可以友好的握手,干干净净做“兄弟”。


        

陆孟怕的不是乌麟轩爱她爱得发狂,早古文男角根本谁也不爱,只爱自己。


        

陆孟怕男角仗着对她“有点感情”,真把她当成后宫一员,以后登基了,动不动要来睡她一下。


        

那他.妈的就恶心了。


        

陆孟这么轻易接受乌麟轩,是因为他干净。


        

不是他是处,所以干净,而是他不『乱』.搞女人。


        

陆孟本身没什么女德,也不要求男德,但是她不能接受一个男的有一堆女的,然后今天睡这个明天睡那个。


        

谁知道谁有病啊?交叉感染要不得,界都要防艾滋,这里得了花柳病治不好的吧。


        

死那种病上也太窝囊了。


        

各种型号的玉如它不香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陆孟得趁早找个医馆开一副避孕『药』。


        

她绝不能怀孕。


        

于是乌麟轩还沉溺在美梦的时候,怀里抱着的女人已变成了枕。


        

陆孟穿好衣服打开门,辛雅看到她之后低道:“梦夫人有什么吩咐?”


        

“秀云秀丽呢?”陆孟声音有些低,足可见昨晚上来劲儿的可不是一个乌大狗。


        

她也把这一夜快当成初夜过了。


        

“在楼下睡了,梦夫人有什么吩咐,奴婢可以办。”辛雅也站了快一夜了。


        

陆孟:“我备一辆马车,我要回将军府。”


        

辛雅面『露』震惊,隐晦看了一眼屋内方向。


        

她知道这两个子这一次是真的成了好事儿,可是梦夫人的表和寻常女子也差太多了……哪有夫君还没起,她不伺候着夫君穿衣洗漱,句体己话提升夫妻感情,却要走的?


        

陆孟看着辛雅,知道她在什么,陆孟也不能把自己的灌注这些人,只好不解释。


        

就只是看着她。


        

辛雅见梦夫人是认真的,却还是了一句:“王爷他……”


        

昨晚都找到这里,不惜扮成琴师,梦夫人就这么走了,王爷肯定要气疯了。


        

“你伺候他,一会儿要早朝了。”


        

陆孟着越过辛雅,朝楼下走,不辛雅再什么的机会,辛雅只好关上门,跟着陆孟身后下楼。


        

不需要专门准备,这文华楼将一切都准备得很周到,毕竟这里是权贵和大臣最喜欢的地方,送贵人们的马车全天候都在门口停着呢。


        

陆孟让辛雅叫醒了秀云秀丽,正要挑一辆门口贵客准备的马车,陆孟昨晚上坐着的那辆马车,便从不远处驶来,停在了陆孟面前。


        

车夫从车上跳下来,身高腿长猿臂蜂腰,气势非常迫人,尤是他脸上脖子上很多细碎的疤,而且右眼上还戴着一个眼罩,匪气扑面而来。


        

他对陆孟抬手一拱道:“将军府,独龙,奉长孙副将之名,候着二小姐,接二小姐回将军府。”


        

他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沉厚,陆孟看了他一眼,就朝着马车旁边走。


        

心道长姐太周到了!


        

她在将军府内看到过这个哥们儿,还觉得他这身体条件,瞎了一只眼可惜了。


        

这应当就是长孙纤云留她的亲兵之一,陆孟记下他的名字,准备上马车,却没有踏脚凳。


        

独龙就不是伺候人的,东西没准备那么精细,见状把长腿朝前一伸,微微屈膝半跪,拍了自己膝盖:“二小姐踩这里。”


        

辛雅被这人的匪气震住片刻,回神之后心中已了然,这个兵痞,大抵是镇南将军的府上的。


        

但辛雅犹豫了一下,还是:“梦夫人,不王爷留句话吗?”


        

陆孟刚要上车,闻言转身,知道辛雅也算是为她好。


        

毕竟站在她的角度上看,她这个侧妃多少有点不识抬举了,而且这个界惹了夫君不高兴,可是关乎后半生的。


        

陆孟沉默了片刻,问独龙:“有银子吗?”


        

独龙愣了下,就这么半跪着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两块碎银子。挠了挠:“小的就……一两半。”


        

陆孟接了,递辛雅。


        

在辛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对她:“你就这么,我的,‘这是公子昨夜表好的赏钱。’完你再他手上盖你那个贴身小印。”


        

“就让他要多少,去找建安王要。”


        

辛雅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陆孟已踩着独龙的腿上了马车。


        

独龙手一撑,就轻飘飘落在了马车车沿板上,扯了下嚼子,马匹喷了下响鼻,就掉了。


        

辛雅站在原地片刻,转身赶紧回去了,怕王爷睡醒了之后找不到人要急。


        

陆孟则是瘫软在马车里面,隔着车帘问:“你是长姐拨我的亲卫吗?”


        

“是的,二小姐。”独龙很恭敬,但是话中没分紧绷。


        

陆孟喜欢这样的相处,她不喜欢规矩太多。


        

她:“我喜欢二小姐这个称呼,你们以后都这么叫就行,还有以后马车没踏脚凳我能自己爬,不用跪下让我踩,我不喜欢我的人跪我。”


        

独龙甩鞭子的动作一顿,完好的那只眼睛,眉梢高高扬起,带上了点笑。


        

这二小姐,倒是有点。


        

他们这些人在战场上只管冲杀,不低不畏死,真要他们伺候千金小姐,他们没个愿的,还很忐忑。


        

因此昨晚上长孙副将下令让他们在文华楼外面候着,结果都躲起来了,就把他自己这“形象还算好”的推出来接人。


        

据长孙副将和封将军,也是怕他们这群大粗吓到这二小姐,才会一直没引见他们的。


        

哥们个倒是在将军府将这二小姐看过了,就是像在一样躲在暗处看。


        

独龙吹了个口哨,示兄弟们回去。


        

陆孟在里面靠着秀云昏昏欲睡,但还没忘了“大事儿”。


        

她跟秀云和秀丽:“等会儿到城中找个医馆,去我抓『药』。”


        

陆孟一劳永逸,但是怕伤身体。


        

而且她要是没记错,剧情里面男角后来弄进府里折腾原女的一个女人,是原女喝了能让原女一辈子也坏不了孩子的『药』的。


        

据那『药』无『色』无味,混在鸡汤里面,原身喝了之后都没有感觉,就再也生不了了。


        

陆孟愿称之为“剧情之力”。


        

但是她决定等一波那个。


        

然后她对两个丫鬟:“我买了喝了之后不会怀孕的那种汤『药』。”


        

秀云和秀丽二脸震惊,她们都知道自小姐昨天和王爷圆房了,但是今天不喝红豆粥就算了,怎么还要喝避子汤?


        

“二小姐……”秀云犹豫道:“二小姐不应该尽快怀上王爷的孩子,好借此扶正吗?”


        

这俩丫被陆孟娇惯了一阵子,也学会直来直去口无遮拦了。


        

不过陆孟喜欢这样,便笑了一声:“我还小呢,不急着怀孩子。”


        

这辈子都不可能怀的。


        

至于扶正?开什么玩笑,原女到死也没正过,死后才追封了皇后。


        

两个丫虽然觉得不对,但是也不质疑陆孟的决定。


        

这话被外面坐着的独龙也被迫听了正着,不是他窃听,是他虽然眼睛瞎了,但是耳力好着呢。


        

于是在城中一个医馆边上,马车不用叫直接停下了。


        

秀云和秀丽身上有钱,陆孟对下车的秀丽:“东西买了回去银子加倍还你,放心吧。”


        

秀丽跺了下脚,道:“小姐什么呢!”


        

陆孟从马车探出,这会儿天『色』才放亮,清晨的正街上炊烟袅袅,车马稀疏,砖石地面因为秋『露』被打湿,像是涤洗过一样,透着厚重和安宁。


        

街上只有早点铺子在叫卖,一些商铺的伙计『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开门。


        

这大抵就是安居乐业最好的写照。


        

陆孟看得出神,等到秀丽买了『药』出来,她才准备顺着车窗缩回马车。


        

结果一侧,就看到独龙正在看她。


        

陆梦和他视线一对上,他立刻扭。


        

陆孟顿了一下:“你的银子回去也还你。”


        

独龙笑了下,他刚才是在稀奇,看看什么样的女子不怀建安王的孩子。


        

秀丽上车,众人再度朝着将军府疾驰而去。


        

陆孟在路上就困得要死,回去之后下车长孙纤云正在院子里练剑,看到陆孟还很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建安王呢?”长孙纤云停下,走到陆孟的身边看着陆孟打哈欠。


        

“他一会儿去上朝吧,我不知道……”陆孟抱了抱长孙纤云:“我太困了我去睡觉。”


        

长孙纤云『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不好再的,也不好问关于昨天晚上的事,就让婢女扶她去休息了。


        

她以为建安王都来找了,妹妹会跟他回王府的。


        

昨晚上长孙纤云还和封北,建安王未必不在自己妹妹,否则怎么还自降身份地扮成了琴师,跟着上了花船。


        

封北听了之后直接气若洪钟地吼:“你们竟带男子上花船了!”


        

把长孙纤云逗得不轻,她还从没见过封北这般吃味。


        

不过封北和长孙纤云在一起那么多年,对彼此都如同对自己一样了解,知道自己的妻子不可能真的怎么样。


        

他倒是对建安王的做法嗤之以鼻。


        

鄙夷道:“他这个小脸还真是能屈能伸。”


        

陆孟回了屋子之后,没有马上去睡觉而是被伺候着擦洗了一番。


        

陆孟自己泡在水里昏昏沉沉,一个劲儿打哈欠,她擦洗的秀云因为她身上的痕迹面红耳赤。


        

等到洗漱完了陆孟躺在床上,秀云蹲在地上她擦干垂落的发。


        

秀丽已端着熬好的避子汤过来了,陆孟爬起来,捏着鼻子一口将苦的舌发麻的汤『药』干了。


        

然后漱了口,连发都没干透,就裹起被子睡着了。


        

与此同时,正坐着马车上朝的乌麟轩,手里面捏着一两半银子,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小印,咬牙切齿的牙根都疼。


        

他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怀里面亲亲密密抱着的不是他的梦夫人,而是一个枕。


        

乌麟轩还以为她起身去方便或者是洗漱,夫妻第一次同房,女子确会早起一些,亲手伺候丈夫。


        

然后他等啊等啊……最后等来辛雅了他一两半银子,他盖了个印。


        

他的梦夫人跑了。


        

乌麟轩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不明他们已圆房了,梦夫人的目的达到了,不应该趁机跟他要求什么吗?


        

她的狐狸尾巴不应该往外『露』一『露』,暴『露』出真的目的,或者应该讨好他,毕竟女子以夫君为天,他是梦夫人的天。


        

而且乌麟轩阻拦着辛雅为他收拾床铺,看着虽然狼藉可是……并未落红的被单,久久没动。


        

乌麟轩早就知道!


        

这个女人……这个会用玉如自我纾解的女人,怎么可能在圆房的时候落红?


        

或者她根本就是谁的人,嫁他之前就已破身……总之昨天晚上肯定不是她的第一次。


        

她在是太练了,让乌麟轩只要是回起来,就觉得自己在她的面前堪称生涩。


        

他独自对着一片的被子站了好久,有一种被睡了,对方还睡完就跑的耻辱之感。


        

他怎么就没抵抗住她都勾引?


        

自己昨天到底跑来干什么!


        

乌麟轩站在床边疼了好久,最后从自己的贴身衣物里面,拿出了一个他随身携带的非常薄的,如蝉翼一般的小刀。


        

乌麟轩将自己的手臂划破,将血蹭在被子上。


        

然后深吸了口气,有些颓丧地坐在床边,过了一会儿才让辛雅来收拾床铺。


        

新婚之夜不落红对于女子来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涉及到名节,乌麟轩不让梦夫人日后在下人的面前被指摘。


        

可是乌麟轩真的杀人。


        

他的好侧妃不光达成目的就跑得无影无踪,跑之前还“羞辱”了他一番。


        

他昨天晚上表不错,然后赏了他一两半银子。


        

他乌麟轩就值这点钱?!


        

而且昨天的事情在是太混『乱』了,乌麟轩根本就没有细的时间,便已沉溺。


        

今天终于热血下,把昨天的事情从到尾了一遍,越越生气。


        

越越觉得他的梦夫人昨天晚上明显就是故的。


        

她故让自己沉溺欲.海无法发作,并且司机调换了两个人的位置。


        

他成了一个巴巴地送上门去“献媚邀宠”的“妾室”,碰见的还是转首无情的混蛋“夫君”!


        

他到底娶了个什么东西!


        

乌麟轩觉得自己被耍了!


        

不行,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怒而敲了下马车车壁,对外面道:“陈远,我备一份礼,下朝之后我要去镇南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