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30章 咸鱼埋尸臣妾不活了不活了,臣妾撞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这个突然间冲出来的人吓了一跳。


        

人家都说转角遇到爱, 陆孟知道按照自己这个体质,转角能够遇到的只有狗.『逼』剧情。


        

而且这个人冲上来就抓住了陆孟的手腕,还精准地叫出了原身的小名, 在这个界上, 绝对不可以有男主外的男人, 叫女主角的小名!


        

否则那就是泼天狗血,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清白!


        

陆孟脑子和身体瞬间拉起了警报,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一甩开了男人的手腕, 迅速朝退。


        

但因为陆梦的身就是台阶,还是高一级的台阶,所以陆孟一退,直接脚底下一拌,仰面倒在了台阶上。


        

而与此同, 跟着陆孟身边的秀云和秀丽, 一个人伸手去扶陆孟,一个人直接发出了尖锐的叫声:“你这个浪『荡』子是谁!做什么拉家小姐!来人呐!”


        

这声一听就是秀丽发出来的, 陆孟赶紧去捂耳朵。


        

这小丫头长得好看,没有辜负她的名字,模样是很秀丽的,但是是个开口跪。


        

尤其是喊起来的候, 陆孟觉得杀伤力堪比声波武器,如这个代有玻璃杯这种东西, 秀丽只要一喊都能隔空它震碎。


        

而秀丽这一嗓子喊出来,突然间从转角冒出来的人,显然也震到了,退了一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但是很快他又看向了摔在台阶上的陆孟, 然复又上前一步,嘴里亲昵地叫着:“茵茵…………”


        

然试图伸手扶陆孟起身,陆孟见状紧接着秀丽的声音,气壮山河地喊:“你别过来!”


        

剧情滚远点莫挨老子!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陆孟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转角撞到的剧情,简称:“剧情男子”


        

因为那百无一用的系统,已经在发布任务。


        

“宿主你好,本次要念的台词是,‘王爷,是不是死了你才会相信!’捕捉期间四个辰。”


        

陆孟一听,当眼前一黑。


        

还是没能逃得过去!


        

陆孟正在心理疯狂骂娘的候,突然间耳边掠过了一阵疾风,有个熟悉的身影直接从陆孟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陆孟猛地抬头看过去,觉得自己宛如置身于特效动画片,还真是第一次在这个界上看到有人飞这么长的距离。


        

阑珊的灯火下,空中飞人身高腿长猿臂蜂腰,在半空中拉开了筋骨的样子,他根棍子那就是大圣归来!


        

“砰!”


        

“啊!”


        

“大圣”的手里没有棍子,但是他有沙包那么大的拳头。


        

一拳头就砸在了“剧情男子”的眼睛上,他结结来了个大眼儿炮。


        

陆孟觉自己眼眶子都跟着一疼,有种眼珠子冒出来的幻觉。


        

因为那个“剧情男子”直接这一拳头砸摔在了台阶上,脑勺撞在地上“哐”地一声,这动静结的陆孟闭上了眼睛缩起了脖子。


        

然那剧情男子“啊啊啊啊啊……”


        

滚到了台阶的最下面不动了。


        

“大圣爷”落在了地上,低下头看了一眼台阶下面的人,眼中满是冷意。


        

接着三两步走到陆孟的面前,直接抓着陆孟两个肩膀,她拎一块抹布似的,提了起来。


        

然粗声粗气地问道:“二小姐没事吧?”


        

陆孟觉得有事……


        

因为向来不说话,不参与讨论剧情,只发布台词捕捉任务的系统,破天荒多说了一句。


        

“这位……是当今四皇子。”


        

这事儿大了!


        

陆孟缩着脖子站着,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面对这个界的“暴力”,恨不得自己团成个球。


        

“大圣爷”就是独龙。


        

陆孟一直觉得自己的佣兵团像监狱里头组团越狱的亡命徒,第一次看到独龙出手,就直接他震傻了。


        

尤其是系统说了这个是四皇子,陆孟脑子嗡的一声,觉比刚才“啊啊啊阿啊”摔到底层的四王子头还要疼。


        

“二小姐?”独龙还有一些微醺,甩了甩自己的拳头,又抬眼看了一眼跟在不远处的兄弟们。


        

知觉地发现自己下手过于狠了,他倒是不担心台阶下面的那个人,而是担心自己这“娇娇柔柔”的新主子吓着了。


        

“没事!”陆孟反应过来第一间哆哆嗦嗦指着台阶下面的那个人说:“快快快!看看他死了没有!”


        

独龙闻言对着身的那群兄弟们打了个手势,他们顿也都跟过来,有几个人飞身直接足尖几点落在了台阶下面。


        

陆孟到这个候才发现,她的这个佣兵小团队里边,身量一个比一个壮,但是飞起来一个比一个身轻如燕。


        

一个兄弟蹲下在那四皇子脑袋上『摸』了一圈,然『摸』了一下脖子,直接仰头对着站在台阶上的陆孟说:“二小姐放心,独龙手上有准头,脑袋都没磕破皮儿,就是昏过去了。”


        

但是这人醒过来,估计有一只眼睛得有个一两个月看不清东西……


        

独龙自从自己的眼睛受伤,只要动手就格外喜欢攻击别人的眼睛。因为他知道,眼睛受伤有多么的不方便,心理阴影会有多么大。


        

所以四皇子今天是真的倒霉,但凡换成别人,好歹还顾及他一身华服,下手轻点。


        

可独龙是落魄公子出身,在皇城当中名动一。


        

若不是自己的父亲拥兵自重,天子所忌惮,他又落了残疾,他现在也该跟封北意差不多,是个震慑南北的大将军。


        

他管个鸟『毛』的“金贵公子”。


        

陆孟一听人没死,狠狠提着的心放下。


        

然知觉的觉到自己心脏在狂跳。


        

清了清嗓子正要说什么,突然间听到不远处有婢女在轻声地交谈:“看到四皇子了吗?里面的玉儿姑娘在寻他呢……”


        

陆孟狠狠抽了一口气,哥儿几个听到这婢女说的话,又低头看一看地上的人,有的曾经见过四皇子的凑近了捏着他的脸一看,立刻一拍大腿。


        

『操』!


        

打的如是个家纨绔,他们根本就不怕,但是殴打皇子可是死罪!


        

就算他们大部分人有军功在身吃着皇粮,伤害皇储也是重罪。


        

“怎么会是四皇子?”有人压着声音看向了独龙,那眼神很显你难道不认识四皇子吗,下这么狠的手!


        

独龙认识确是认识的,但是他今晚喝了不少的酒,这里又乌漆墨黑的,他的眼神已经大不如从前。


        

醉酒加上满心都是对新主子的维护,见她人“推”倒了,又那么恐惧地喊那个人别过来,还以为她是人轻薄了,自然就没有去仔细分辨,直接动了手。


        

而通常来说,无论他们跟着的主子是谁,遇见了这种主子可能也兜不住的事儿,必定是他们当中要有人出面顶罪的。


        

哥几个都是战场上『摸』爬滚打下来的,亲如手足,前在屋子里面那种愉悦和畅快这个候都从身体里面抽离。


        

秋风一吹,凉得彻骨。


        

不过兄弟几个立刻交换了一个眼神,硬汉子不怕这种事,对他们来说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


        

将军自然会替他们照顾好家人。


        

独龙拱起双手,对陆孟说:“这件事情是属下做的,属下……”


        

“快快快!”陆孟直接打断了独龙,手舞足蹈地指着下面的四皇子,压低了声音说:“手脚都麻利一点,会飞的赶紧飞,人找个东西裹起来带走,别让别人看见!”


        

这吩咐让哥几个全都愣住了,但很快他们又交换一个眼神,立刻就动了起来。


        

几乎是眨眼间,陆孟就看到有人直接飞进一个屋子扯下了窗帘,然一抖开,另外两个人便直接四皇子卷了进去。


        

然拖着这么一个死猪一样的大活人飞檐走壁,迅速消失在了作案现场。


        

这一套“毁尸灭迹”的做法在是太熟练了,陆孟看得嘴里能塞下鸡蛋。


        

幸亏这华楼讲究个意境,到处的灯都不是很亮,而且这会儿了,间有点晚,楼里面的人大多数正在忙着醉生梦死,没有人看到这一块发生了什么。


        

那两个找人的婢女转过拐角的候,陆孟已经秀云和秀丽扶了起来。


        

现场除了主仆三个人谁也没有,连独龙都蹲到了房顶上面。


        

这两个找四皇子的小婢女四外看了一圈,没能找到人又拐到别的地方去了。


        

而陆孟秀云和秀丽扶着,故作镇定地朝着台阶下面走。


        

乍一看主仆三个人表现的都非常正常。


        

但际上三个人握在一起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陆孟踩在台阶上的小腿都在抖。


        

是四皇子啊!


        

不过陆孟到人没死,都说了独龙是手上有准头的,就照着眼睛打了一下,顺着楼梯就摔了一层,不至于怎么样,顶多脑震『荡』……


        

大不了一会儿求系统他检查一下身体,应该没事,不能自己吓自己不能自己吓自己!


        

陆孟强自稳定心神,脑子开始疯狂转动起来。


        

四皇子是这本书的男配,这个陆孟还是记得的,虽然这本书的男配很多,但这个四皇子乌麟……算了名字是不可能记住的。


        

反正陆孟能够记住这个男配,是因为这个男配堪称标准版中央空调。


        

他是真心的爱女主,心疼女主男主角忽视,暗中帮助女主逃跑什么的。


        

但他爱的人在是太多了,宫的那些“三千佳丽”他个个都是真爱,立志于解救这界上所有苦命的女子。


        

通俗点来说就是,拖好女孩下海,劝风尘女子从良,有那个叫“白马王子综合症”的大病!


        

而现在这个男配撞到了陆孟的手里,让陆孟的佣兵团队打得够呛。


        

这件事情陆孟可以自己解决,就是等这个有大病的四皇子醒了,声泪俱下地求一求他,演一场“柔弱无助”的戏,就能够博得他的同情心,让他对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计较。


        

不过那样就更牵扯不清了,而且没钱的情况下,陆孟真是懒得演戏。


        

调动情绪很伤神的,不如这件事情交乌大狗去处理。


        

陆孟从华楼里面走出来,脑子里面已经好了四皇子交乌麟轩处理的候,该用什么说辞,甚至她要说那些台词都已经编进去了。


        

通陆孟的手和腿都不抖了,还反过来安慰自己的两个婢女:“镇定点,跟着小姐过,以波澜起伏的事多了,别像没见过面似的,丢人!”


        

她说得十分义正言辞,秀云都忍不住撇了一下嘴,好像刚才哆嗦最厉害的不是小姐似的。


        

陆孟和秀云跟秀丽很快到了门口,马车已经等在那了,驾车的依旧是独龙。


        

陆孟看了他一眼,独龙又跪地上让她踩,踏脚凳还是没准备,他们面倒是多了一辆其他的马车,陆孟回头看了一眼,是一脸连『毛』胡子的小红驾车。


        

陆孟本来自己往上爬,但这是个大马车,属是有点高。


        

她这一身里三层外三层的长袍外加披风,在不方便,而且现在没工夫计较这个,她踩着独龙的腿就上去了。


        

钻进了马车里,陆孟隔着帘子问独龙:“人呢?在面那辆马车里吗?”


        

“在的,二小姐放心。”


        

陆孟按着虽然脑子里清楚了但是还不听话『乱』跳的心,靠着马车的软垫坐下了,脑中模拟着等会儿要怎么在乌大狗的面前演戏。


        

到最还是要演一演,再这么锻炼下去,她都要成老戏骨了。


        

陆孟甚至觉得她如哪天突然间回到了现代,说不定能去混个演员当当,至少演尸体她肯定演得最好,躺得最平。


        

脑中一遍遍预演着,但陆孟总觉得她忘了什么事儿。


        

有些慌张一间又不起来,等到马车停下了,陆孟才猛然间惊觉,她没跟独龙说要回哪儿!


        

今天晚上得回王府!四皇子这个烫手的山芋扔乌大狗!


        

陆孟刚掀开车帘,准备让独龙掉头回王府,她以为独龙车架到了将军府。


        

结陆梦一掀开车帘,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到处都是鬼影瞳瞳的树,在夜风中张牙舞爪。


        

“二小姐,到了。”独龙声音放得很轻,跟着荒郊野岭配合的非常瘆人。


        

陆孟瞬间危机爆棚,但很快又回落,她不相信长孙纤云留她的人,会害她。


        

于是陆孟问:“这里是哪儿?怎么车驾到这儿来了,咱们得赶紧回建安王府!”


        

四皇子醒前他交乌大狗。


        

“这里是『乱』葬岗。”独龙说着,对身的马车打了个手势。


        

对陆孟说:“二小姐放心,咱们衣服扒了烧掉,人埋在这儿没多久就烂了,和这些『乱』葬的尸骨在一起没有人能看出来。”


        

陆孟闻言一口气抽得差点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和肠子缠在一起。


        

瞪大眼睛看着独龙,简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什么人埋在这?


        

要埋谁呀?!


        

四皇子吗?


        

四皇子不是没死吗!


        

与此同,月回在王府当中落地,足尖几点飞速落在了建安王的窗外。


        

月回没有进屋,直接在窗外敲了敲窗子,回禀道:“王爷,不好了。梦夫人让人四皇子打昏,现在已经拉到『乱』葬岗去了。”


        

屋里的乌麟轩其等到这个候已经有点坐不住了,陈远在乌麟轩的旁边他研墨,乌麟轩埋头在公务当中,尽力在转移自己的心绪。


        

冷不丁的听到月回的回禀,乌麟轩的手一抖,『毛』笔直接在信纸上按下了一个大大的污迹。


        

而陈远手腕也是一抖,险些磨盘摁翻了。


        

片刻乌麟轩起身,一推开了窗子,冷声问道:“你说什么?说清楚!”


        

“今晚四皇子也在华楼,王爷先前要属下们看着四皇子的动向,一旦他跟梦夫人有接触,就立刻回禀。”


        

月回抬头看了一眼乌麟轩,说到:“一整晚梦夫人和四皇子都没有什么接触,但是梦夫人去听戏的候,四皇子看到了。”


        

“四皇子叫了学承过去问话,然就在梦夫人要离开华楼的候,找准机从屋里出来,将梦夫人堵在了一个拐角处。”


        

“的人便看到梦夫人见到四皇子非常慌张,然便让人将他打昏了,用窗帘包起来,现在人已经运到『乱』葬岗了。”


        

杀人灭口。


        

这在是太像杀人灭口了。


        

乌麟轩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整个人显得锋利又阴沉。


        

他一直都觉得他的这个梦夫人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最开始以为这个梦夫人是老四派到他身边的。


        

来又怀疑她和老二牵扯不清,可上次中秋宴上的事情,已经打消了乌麟轩怀疑梦夫人和二皇子勾搭的事。


        

就只剩下四皇子这一个目标,而他的梦夫人一直没有私下联系过四皇子,都老老地待在将军府中。


        

今天镇南将军一离开,他的梦夫人就去了华楼,紧接着乌麟轩中午就接到了四皇子也去了华楼的消息。


        

乌麟轩派去了很多的人手,甚至通知了学承,叫他伺机为这两个人创造见面和接触的机会,乌麟轩看一看,这梦夫人到底是不是他四弟的人。


        

前面的一切都是按照乌麟轩的意料中发展,然老四发现了梦夫人也在华楼,还专门叫了学承过去询问。


        

且成功将人堵住了。


        

乌麟轩以为等来的是“捉.『奸』”成功的消息,可是竟然等来了梦夫人要将四皇子埋尸『乱』葬岗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乌麟轩沉『吟』了片刻,眉头皱得死紧。


        

“他们难不成要将当朝四皇子活埋不成?!”


        

“再说梦夫人为会突然间对四皇子下手,是不是你们暴『露』了行踪,她发现了?”


        

这是要为了自保而噬主么?


        

“属下们没有发现,都离得很远。”月回肯定地说:“派去监视的人手也都是最擅长隐匿踪迹的,梦夫人确是让人打昏了四皇子,现在已经人拉到了『乱』葬岗,不知道是否要活埋。”


        

“要救人吗?”月回问乌麟轩。


        

乌麟轩双手按在窗台上,看着窗外黑沉的夜『色』,嘴唇抿紧。


        

而正在这,陆孟看着一群人从车上抬下来,扔在『乱』葬岗的边上,因为苏醒过来动了一下,又立刻独龙一脚踩昏过去的四皇子,觉得今天晚上未免过于精彩而魔幻。


        

“别挖坑了别挖了!”陆孟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招呼那几个挖坑的,过来这边。


        

然对独龙说:“可没说要他活埋了!”


        

小红这个候还满脸不解,他的胡子上都因为刨坑溅上了泥土。


        

他顺手捋顺了一,然对陆孟说:“不活埋还不简单,就他那小细脖子咔嚓一拧不就折了吗?”


        

陆孟听的战术仰,两个婢女已经瑟瑟发抖地缩一边去了。


        

陆孟和一群在昏暗的月光下,看着更像亡命徒的亡命徒们试图讲道理:“没说要,要杀人啊,怎么就车驾到这儿来了,你们看像那种一言不合就杀人不眨眼,毁尸灭迹的人吗?!”


        

这群人为什么毁尸灭迹的这么轻车熟路啊喂?!


        

众人都不吭声,最独龙疑『惑』地问:“二小姐不是说让们他处理了,别让别人看到吗?”


        

“说的处理的意思,只是他裹起来,别让别人找到然从华楼带出来!”


        

陆孟边说边比划着,生怕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这些人又误会了。


        

“你们没有听到那两个婢女找人的候说的吗,他是四皇子!”


        

“四皇子腐烂的也不会比别人慢的。”黑暗中不知道哪个人接了一句话。


        

陆孟瞪着眼睛找都没找到是谁开的口。


        

她很问一句是谁,法外狂徒张三大哥吗?!


        

但是这个候没间追究那些。


        

陆孟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这件事还没到人活埋的地步,你们他弄上马车,咱们回建安王府。”


        

众人闻言,短暂的沉默片刻,有几个去抬四皇子,将马车掉头。


        

独龙则是走到陆孟的身边,半跪下对她说:“二小姐可以将这件事推到属下的身上,毕竟动手的人是属下。”


        

陆孟闻言上马车动作一顿,虽然心里现在又慌张又荒诞,可是这些人干脆利落杀人埋尸的动作,让陆孟有点背安慰到。


        

当然陆孟本身不是一个反.社会的格。


        

她无论在现代还是在这个古代,都将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可是她的佣兵小团队,对于她说话的执行力让陆孟觉到震惊,觉到安全。


        

连皇子他们也能听陆孟的指令,说坑杀就坑杀说活埋就活埋。


        

虽然是接受错了信号造成的乌龙,可经过这件事情,陆孟是真的全身心相信了自己的佣兵小团队。


        

这上上哪儿去找这么听话的一队人?


        

而且完全是盲忠有没有?


        

太讲究了兄弟们,出事了帮她兜着不说,兜不住还要帮她顶罪!


        

陆孟在心里暗自发誓,绝对不让这群兄弟们这种事情连累。


        

于是陆孟清了清嗓子,站在马车的车沿板上,在马车重新行驶前,提高一些声音对着众人说道:“兄弟们不要慌,这件事问题不大。而且华楼里面那种乌漆墨黑的环境,你们打人,四皇子根本就没看到,完全可以推得干干净净。”


        

再说了这古代又没有监控,就算是有人要指认什么,华楼可是乌大狗的地界儿,地契上的老板是陆孟。


        

这种事只要死不承认就行了,就算对方是皇子又能怎么样?


        

而且如按照陆孟脑中的那种说法,说不定还能倒打一耙。


        

众人都没有吭声,对于陆孟的说法半信半疑。


        

这倒也是合情合理的,他们还没能陆梦当成真正的领袖,也是有刻在骨子里的,那种觉得女子面对这种大事,会他们推出去的恐慌。


        

这些人除了独龙外,都是家里有老小的,如事情捅出去的话,家中不知道要遭遇怎样的“天崩地裂”,还不如真的顺水推舟,他们惹不起的皇子埋在『乱』葬岗。


        

他们确确都是亡命徒,陆孟觉得一点错都没有,但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而亡命。


        

陆孟的安慰没起到什么作用,不过倒是让他们全都听话了。


        

他们驾着车从荒郊朝着城中行进,去往建安王府的方向。


        

而与此同,带着一群人领了建安王的命令,赶过来救人的月回,在半路上就碰到了折返的马车。


        

兵分两路,一路去『乱』葬岗挖人,一路悄悄跟着陆孟他们的马车。


        

马车行进得非常快,期间四皇子在独龙踹昏过去,其还『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次。


        

只不过他刚醒过来就听这些人说:“就他那小细脖子咔嚓一拧不就折了吗”,然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恶□□件的温润如玉四皇子,当场在窗帘里白眼一翻,又吓昏过去了。


        

很快马车停在王府外头,按照陆孟的吩咐,只带两个人进王府,四皇子抬进去。


        

“其他的人暂都回将军府,打包回去的菜该吃吃该喝喝,不用担心。”


        

荒郊野岭挖坑也挺累的,这群哥们儿挖坑快得眨眼间一人深,也不知道埋了多少尸体练出来的。


        

众人领命离开,剩下独龙和小红两个,陆孟好歹能叫出名字的,在佣兵队里算是领头的存在,一头一尾,四皇子抬着跟陆孟进门。


        

四皇子的身量按理来说也不低,可是小红就一只手臂,也能轻飘飘的扯住一头,和独龙两个人,各拽一面的窗帘。


        

像另一只小鸡崽一样,轻轻松松跟在陆孟身。


        

陆孟都好多天没回来了,对这里简直陌生,甚至有一种抗拒的心理。


        

她只是在将军府内住了十几天,就那当成了家,对建安王甫的归属在不强。


        

不过陆孟深吸一口气,拍了拍在她前面掌灯的秀云和秀丽,低声说,“再哆嗦,以干大事都不让你们俩跟着!”


        

说得好像谁愿意跟着似的,这种事随便说出去都容易掉脑袋吧。


        

不过秀云和秀丽到底是控制住了,一左一右提着灯,走在陆孟的前面,帮她照着脚下的路。


        

黑夜当中,有人身姿轻盈地在屋脊上飞跃,独龙看了一眼,觉得身形有些眼熟,能在王府的屋脊上这般自如飞跃的,必是建安王的人。


        

独龙了凑近陆孟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而陆孟心惊肉跳地调整了等会儿她准备施的“战略”。


        

到了建安王的主院门口,陆孟拦住了。


        

只不过才刚刚拦住,经常待在乌麟轩身边的陈远,就从里面出来,见到陆孟“惊讶”道:“梦夫人回来的?为府中无人通禀?”


        

陆孟懒得跟他打官腔,看了他一眼,神『色』比夜『色』都凉,说道:“见王爷。”


        

按理说侧妃要见王爷的话,确是需要王爷同意才能进去。


        

但是陈远是真的不敢拦,他就是出来迎接这位姑『奶』『奶』的。


        

连忙说到:“王爷一直在惦记着梦夫人,等着梦夫人回来呢,还专门交代了,只要梦夫人一回来,就立刻要人接梦夫人到主院。”


        

陈远一脸狗腿子的表情,侧身让开了路,躬身道:“梦夫人随奴才来。”


        

陆孟跟着陈远进了院子,陈远打开了主屋的门,但是拦住了陆孟身的两个人。


        

陆孟对着他们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他们窗帘里面裹着的四皇子放进屋子。


        

结独龙和小红似乎又会错了意,两个人配合十分默契的,像码头甩大包一样,直接晃了两下一甩,就四皇子顺着门甩进屋里了……


        

“砰”的一声闷响,仿佛是一只大肥猪拍上了杀猪台。


        

陆孟的表情显些没绷住,陈远也显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窗帘下『露』出的一角锦袍,分是金线银绣,非皇亲不可穿。


        

梦夫人竟如此猖狂?!


        

陆孟默默地抬起袖子,脸挡住了,手动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


        

手下太嚣张,可她是来卖惨的!


        

陈远门关上,陆孟整理好了表情进屋,乌麟轩万年不变坐在那儿装.『逼』喝茶。


        

或者说是喝茶装.『逼』。


        

陆孟见到他的第一眼,立刻哭丧着一张小脸,跌跌撞撞柔柔弱弱地扑向了他。


        

仿佛不堪重负一样,扑倒在了乌大狗的腿边上,抱住了他的狗腿,先干打雷不下雨的嚎了两声。


        

然才说:“王爷救命啊!救救臣妾吧!”


        

陆孟说:“臣妾今日去华楼中吃饭,准备离开的候一个浪『荡』子轻薄。”


        

陆孟仰着头看向乌大狗,起独龙跟她说,建安王一直派人跟踪他们。


        

于是陆孟本来要撒谎编故事的心思没了。


        

直接话说道:“姐姐留下的护卫一见那浪『荡』子拉扯,推得摔在地上,一冲动没看清是谁就直接动了手。”


        

陆孟八字坐在地上,侧头躺在乌大狗的腿上,还抓着他的手『摸』自己的脸。


        

然另一只手指着地上那窗帘里面昏死的人说:“臣妾当太慌张了,根本就没有看清是谁,臣妾的护卫也太慌张了,人打趴下了才发现他竟然是当朝四皇子。”


        

“正巧有人这个候出来找四皇子,可是他已经打得摔下台阶,臣妾心里一慌……就让护卫们赶紧人藏起来。”


        

“结臣妾的护卫们会错了意,也没有发现四皇子只是昏过去,没有跌下楼梯摔死,慌里慌张糊里糊涂的,就人拉去了『乱』葬岗。”


        

陆孟说:“臣妾一介女子,哪有杀人灭口的胆量,臣妾当吓坏了,心中一慌,唯一能够到的就是王爷!”


        

“臣妾着王爷说过,会护臣妾一荣华安逸,所以臣妾就让人四皇子带回来,交王爷处置了。”


        

乌麟轩坐在椅子上,在他这位梦夫人进屋前,刚听完月回的回禀。


        

说他的梦夫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又没有他的四弟活埋,反倒是驾着车直奔王府,人他带回来了。


        

乌麟轩本来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编造什么样的谎言骗他。


        

乌麟轩已经无法容忍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动容,他没有因为跟她睡一次,就对她不再新鲜,不再念。


        

这对乌麟轩来说,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他要的东西,走的路,不容许他有什么软肋。


        

尤其是这个女人,身上有着乌麟轩根本就不清楚的谜团。乌麟轩甚至到现在都没能查清楚她到底是谁的人。


        

她就好像摆在乌麟轩面前的一桌盛宴,可是这盛宴的上面,悬着一柄能够斩断他头颅的长刀。


        

乌麟轩侥幸吃了一口长刀没有落下,可他怎么敢再去伸手拿?


        

今夜他让王府中所有的死士出动一半,上百个武功高强的死士,就算是梦夫人身边的护卫是镇南将军留下的,也根本抵挡不了。


        

乌麟轩月回下的命令,救下四皇子……将梦夫人的护卫全部格杀,将梦夫人带回来交他处置。


        

乌麟轩是真的打算处置了她,不再让自己心思动『荡』,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在今天他接到四皇子去了华楼的消息,乌麟轩心中的冰,便在这短短的半日内,冻了足有三尺。


        

一到梦夫人可能跟乌麟成有苟且,乌麟轩在接到月回地回禀,就站在他的窗前,有一瞬间乌麟成和他的梦夫人,一起葬在『乱』葬岗。


        

乌麟轩不容许自己的东西人沾染。


        

可她在他动手前,自己回来了。


        

摊开了一切,没有说谎。她说的一切,除去无法推测的真法,和月回跟他汇报的都对得上。


        

但乌麟轩仍然不相信她说的,是她的护卫们会错了意,而不是她自己要杀人灭口。


        

可是她回来了。


        

可是她回来了啊。


        

乌麟轩心中风暴,因为这个跪坐在他脚边女人回到他身边的事,开始不受他自己控制的平息。


        

那冰冻的三尺寒,也在如同春回大地一般,悄无声息地融化,直至滴滴嗒嗒,湿漉漉的让他的心都这春水浸透。


        

乌麟轩勉强自持地坐直,维持着他居高临下的尊严。


        

他看着这个女人,受着她的脸在自己的掌心里蹭来蹭去,像个“无助又弱小”的兽。


        

他能纵容自己养一只这样的兽吗?


        

可乌麟轩无法断定她到底长着怎样的獠牙,什么候会自己咬伤。


        

乌麟轩不敢。


        

陆孟见乌大狗不说话,只是瞪着一双黑沉沉的眼珠看着她,心理是有些慌张的。


        

事情反正都已经说了,乌麟轩不会不管吧?!


        

这狗东西不管可不行。


        

陆孟了,又说道:“王爷,你不相信说的话吗?”


        

“王爷,是不是只有死了你才会相信?”


        

系统叮的一声,提示台词已经完成。


        

且等着陆孟接下来的表演。


        

它以为陆孟要向那些经典的桥段当中,起身作势去撞个柱子,好配合这段台词的以死志。


        

就连回过神的乌麟轩都是这么的,他另一只没有陆孟抓住的手,在自己的衣袍上微微攥紧,防备着她真的要起身撞柱。


        

可是乌麟轩又有一些期待,如这个女人真的以死志,他……能选择相信她吗?


        

然而下一刻,陆孟抱着乌麟轩的腿,头“狠狠”撞在乌麟轩的大腿上,还挑着比较软的地方,一连撞了好几下。


        

嘴里嚎着:“臣妾不活了不活了,臣妾撞死算了!王爷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