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32章 咸鱼逃窜然后脸色唰得一下就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上一次圆房, 第二天早上起来梦夫就跑无影无踪。


        

给乌麟轩留了一些心阴影。


        

乌麟轩以为旧事重演,她一大早上跑回将军府了!


        

她昨天晚上就提了好几次想要回将军府,乌麟轩赤足地, 在屋子找了一圈, 根本没现影, 面『色』彻底黑了来,笃定她已经离开了。


        

一大早上被气火冒三丈,觉自己娶的不是个女,是个泥鳅。


        

根本抓不住!


        

乌麟轩直接光着脚到外间, 对着门外喊道:“陈远!”


        

陈远正候在门外,每天这个时间他早就进来的,但是因为昨天晚上梦夫留宿,竟然和王爷睡在了一起,陈远快要把外面台阶都转出坑了, 也没进来。


        

建安王不用贴身婢女伺候, 一向都是他伺候,但是王爷和梦夫宿在一起, 他根本不便进去。


        

眼见着早饭厨房都备好了,陈远生怕自家王爷睡过了,吃不上饭就要去上朝。正琢磨着他弄出点静来,建安王就从屋子喊他了。


        

陈远连忙开门进屋, 然后看到自家王爷披头散前襟大敞地站在地上,怒火朝天。


        

屋子这会黑着呢, 外间的灯烛还没燃尽,烛光映照,建安王敞开的前襟,从肩膀到胸口那颗微肿的朱果, 卫兵列队巡逻似的一排牙印,好似某种见不的图腾。


        

陈远看了一眼,眼珠子就像是被刀扎了一样,迅速挪开,他这辈子没见过牙口这么好的“弱女子”,心惊肉跳地问:“王爷,要起了吗?”


        

“梦夫么时候出门的?”乌麟轩手指顶了自己的太阳『穴』,一大早的起来太猛他现在觉自己脑仁子突突直跳。


        

“么?”陈远愣了一,而后回答道:“夫么时候出门了?”


        

“守夜的婢女并没有报告过梦夫出门,”陈远说:“梦夫的护卫也一直都在门外站着呢。”


        

“奴才在门口站了快半个时辰了,”陈远说:“没看见梦夫出门。”


        

“她跑了!”乌麟轩瞪着陈远说:“我养你们这么多的废物,你们连门都看不住。连个女都看不住!”


        

“她肯定是回将军府了。”乌麟轩说:“让辛雅带几个去将军府把她给本王带回来,关在丽淑院!”


        

“还反了天了!”


        

乌麟轩气冲冲地说完之后,陈远连忙出去吩咐。


        

结果没多一会陈远跑回来,对乌麟轩说:“王爷,梦夫确实没出门,大门口的侍卫说,根本没有看到梦夫的马车从大门出去。”


        

乌麟轩正在喝水,闻言皱着眉说:“那她呢?难道是回丽淑院了?”


        

天还没亮呢,半夜三就偷跑这个『毛』病,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


        

乌麟轩两只手都捏自己的太阳『穴』,陈远看了他一眼之后,说到:“辛雅一直都在丽淑院,她同奴才说,梦夫也根本就没有回丽淑院。”


        

“难道她一个柔弱女子,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陈远看了一眼乌麟轩的胸口,虽然他的衣袍系上了,但领口的地还能『露』出半个牙印。


        

柔弱女子?


        

是铁齿钢牙吧。


        

乌麟轩沉默了片刻,突然间想到梦夫隐藏的那个,一直不敢说出的背后秘密,她难不成是半夜三出去会背后的那个了!


        

乌麟轩面『色』差,一拍桌子低吼道:“给本王派去搜,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给我找出来!”


        

陈远领命赶紧出去吩咐死士到处找,然后他回来赶快伺候着乌麟轩洗漱。


        

乌麟轩连脸都洗完了,打算把他昨天晚上偷偷拿的那些暗格面的书信,重新放回去。


        

结果跪在床上拿着书信刚把暗格打开,突然间余光中有么东西了一。


        

乌麟轩本来就会武,反应十分灵敏,像一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从床上直接弹『射』到地上。


        

惊恐的瞪着床上了一的被子。


        

片刻之后乌麟轩通过那一卷被子的形状,判断出了那面可能是个……


        

他目瞪口呆,看那个被子卷了一,仿佛屁股的位置撅起了一点点弧度,接着不了。


        

乌麟轩这才识到,这可能是他一大早上丢的那个。


        

他的死士们现在还在外头疯狂搜索的梦夫。


        

她已经彻底化身为一个被子卷,只占据了床的最面,细的一条位置。


        

整个从头到脚,连头丝都一点不『露』的全都埋在被子头。


        

而且睡成一个细长条,打眼一看根本就不像有,简直像一摞被子。


        

乌麟轩的床大,他的床面本来就有一摞被子,他平时不盖有时候骑着……


        

他早上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专门看了一眼床,根本没看出来那摞被子面多了一个。


        

这误会闹有点大。


        

乌麟轩神『色』复杂地捏着一摞信,把这些信重新放回了他的书房之中,还把书房给锁上了。


        

然后这才到了门边上,招呼了陈远一声,清了清嗓子对陈远说:“告诉大家不用找了。”


        

陈远正往桌子上摆食物呢,闻言抬头看了乌麟轩一眼。


        

乌麟轩坐在桌边,将手撑在自己的额头上,说道:“她在我的床上呢,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没看到。”


        

“啊?”陈远啊了一声然后连忙低头。


        

他都在屋头转了好几圈了,梦夫在床上?


        

没有啊。


        

乌麟轩也不可能跟陈远解释他的梦夫睡成了一个被卷。


        

于是他坐在那镇定自若地喝粥,大清早上王府之中悄无声息的『荡』了一场,差点丢了个大。


        

而这一切陆孟么都不知道,她昨天晚上睡之后就睡昏天暗地。


        

心面是有那个识,觉自己不应该跟乌大狗睡在一张床上,但是她实在是有点累,懒起来回丽淑院。


        

于是就尽可能地把自己离建安王远一点。


        

远着远着远着,就滚到最面去了。


        

陆孟不是故把自己卷在被子的,而是她滚过去之后就这个姿势,后来再想解开的话被子都压在身了。


        

懂的都懂,晚上被子压在身,要起来解开的话,说不定直接就清醒了,一清醒了说不定还要去『尿』『尿』,陆孟根本就懒折腾。


        

所以她就保持这个姿势睡,并不知道自己睡成了毫无存在感的被卷。


        

也是因为她就算这段时间吃不少,到底也还在育期,身量比较纤瘦,才能完美的和被子融合在一起。


        

让乌麟轩以为她跑了,差点让手带杀上将军府。


        

乌麟轩吃过了饭,距离上朝还剩一点时间。


        

他起身回了屋,坐在了床边上看向床面的卷。


        

他就没见谁睡觉是这么睡的……而且乌麟轩的心情复杂,他的床上怎么会多出来一个呢?


        

这可是他的卧房,所谓卧榻之侧不容他安睡……


        

乌麟轩看着看着,就上手了。


        

他爬到床上扯着被子,朝着床这边滚,没费么劲,就把梦夫从被子卷面给解救出来了。


        

陆孟整个睡热乎乎的,头脸上闷的全都是汗,连长全都湿贴在了脖子上,看上去极其的……像是昨晚上两个亲热之后的模样。


        

烂.熟透红。


        

大早上的本来就容易激,尤其是乌麟轩的这个年纪,他看了两眼就有些受不了,连忙把被子拉过来把陆孟给盖上了。


        

他还去上朝。


        

他这么折腾,他的梦夫都没么反应,乌麟轩伸手,用指尖挑着她脖子上湿漉漉的头,把那些长全都拨开。


        

他的梦夫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呼吸均匀,在他的榻之上睡的别提多香了。


        

乌麟轩难以形容这种感觉,他从来就没有让任何侵入自己领地的计划。


        

一旦蓄接近他的,对他主示好的,都会激起他十分强烈的逆反和警惕之心。


        

他从长在深宫皇子院,他的那些兄弟们从来不是他的玩伴,而是行差踏错一步,可能就会害自己和母妃万劫不复的对手。


        

每一句话,一个眼神和一个作,乌麟轩都要细细的去揣摩,总是把事情做最坏的推测,做无数种设想,以确保自己能够万无一失。


        

乌麟轩一开始也误会过这个女朝他身边凑,有么目的。


        

但随着他越了解她,仿佛就越不了解她。


        

她能安分守己待在自己的院子躺上一两个月,也能一出去就给他惹天大的祸。


        

她完全不像一个嫁做『妇』的女,让乌麟轩总觉她有挖不完的秘密,以至于赔上的东西越来越多,现在根本舍不她。


        

乌麟轩善于自我反省,自我剖析,一大早的他坐在床边分析了一番自己的心情。


        

到了一个他在开心的结果。


        

因为这个女睡在他的床上,而开心。


        

这对乌麟轩来说不是一个有利于他的结果,可至少是目前来说他并不想改变的。


        

于是他伸手『摸』了『摸』梦夫的脸,『潮』乎乎热乎乎也软乎乎,像兽柔软的肚腹,无害而温柔。


        

乌麟轩起身从间出去,在外头对陈远说:“等会叫辛雅过来伺候,梦夫如果想回将军府的话,让辛雅跟着她去,晚上必须把带回来。”


        

“是,王爷。”陈远应着,给乌麟轩整衣服,披上披风。


        

乌麟轩想了想说:“命去城中寻工匠做一个印。”


        

陈远眉头一跳。


        

建安王不需要做印,建安王的印也不可能在城中做。


        

只能是:……


        

乌麟轩说:“王妃印。”


        

“寻一块上好的白玉,令做成吊坠的样式,再让辛雅定制几套符合她身份的衣服,我屋子的那株珊瑚和那几个花瓶给她,去库房再挑一些好东西准备着。”


        

乌麟轩披好了披风之后,朝了间看了一眼,和陈远一起迈步出门。


        

夜『色』尚未退去,辛雅手提着灯笼为乌麟轩掌灯。


        

乌麟轩脚步顿了一,然后脸上竟然『露』出了笑。


        

孤灯之,他俊美无俦的脸在残光流『露』出浓稠的甜蜜。


        

他想起了刚刚娶了梦夫的时候,她也曾经为了讨好自己,偷偷地扮成婢女,来为他掌过灯。


        

被自己抓到之后不让她来,她还哭了鼻子。


        

乌麟轩心情颇好的上朝,而他不知道,在他从屋和陈远出去的那一刻,陆孟就在床上睁开了眼睛。


        

她虽然爱睡觉,但陆孟还没达到那种完全睡生梦死的境界,乌麟轩把她从被子面扒出来,凉气嗖嗖的,她怎么可能不醒!


        

别提乌麟轩还手脚,坐在床边上盯着她,怪瘆的。


        

陆孟一直都在装睡,她不敢睁开眼睛啊!


        

她生怕自己睁开了眼睛,乌麟轩就要把她也给拉起来,再让她给他掌灯,或者是伺候他穿衣服么的。


        

陆孟是绝不可能做一个贴合这个时代的“贤妻良母”的。


        

她只想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


        

看来还是不能跟乌大狗一起睡,今天就算个例吧,等她的院子弄好了,以后搞完就,绝不停留!


        

不过乌麟轩去上朝了,陆孟也就不害怕了,她在偌大的床上打了个滚,重新睡了过去。


        

辛雅送乌麟轩上朝之后,就一直候在主院的门外,等着伺候梦夫起床。


        

她和陈远就算没有沟通也心都明白了,这个梦夫以后就是王府当中另一个主子。


        

辛雅觉梦夫留宿在了王爷的屋子头,总会顾及着点,不至于像在丽淑院一样睡到日上三竿。


        

然而她低估了梦夫侍宠生骄的程度。


        

陆孟一个回笼觉,直接睡到了乌麟轩朝回来。


        

乌麟轩回来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两个昨夜从江北赶过来的手。正准备进王府的书房当中议事,结果辛雅在门口一脸的为难,欲言止。


        

拦住了陈远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两句。


        

陈远不不硬着头皮凑到乌麟轩的身边说了两句。


        

“还没起来?”乌麟轩压着声音,表情变幻莫测。


        

进入书房要路过他的屋子,至少是外屋,他想了一梦夫“不拘节”的豪放做派。不敢带着这两个去书房,怕撞见她披头散形容不整的起身。


        

乌麟轩只好吩咐陈远道:“将两位大引到偏院,让厨房准备一些口味重一些的菜式。”江北普遍口味重。


        

陈远连忙应声,带着两位远道而来的大,去了偏院。


        

两位不是多话的,都是乌麟轩安置在江北那边的,这一次亲自来到皇城,就是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在书信当中传递,免被截取,会惹来大祸。


        

而乌麟轩推开了门直接进屋,气势汹汹,打算给这位“恃宠而骄”给梦夫好好立立规矩。


        

结果冲进屋一看,房间根本就没有。


        

这一次乌麟轩还专门朝着床面看了一眼,甚至亲手去拍了拍被子确保面是真的没有。


        

然后他把洗漱间,甚至是便的地都找了,没。


        

但是洗漱间的窗户是开着的,窗户直通后院。


        

乌麟轩站在窗边上朝外一看,就看到他的梦夫披头散,抱着一株足有八九岁孩童重的红珊瑚,正跌跌撞撞朝着后院角门的向逃窜。


        

“站住!”乌麟轩喊了一声,声音裹挟着怒气,但也裹挟着浓浓的无奈。


        

陆孟脊背显而易见地一僵,她怀面抱着“赃物”,被抓了现行。


        

但她眼看着都要跑出门了,回去的路程长!她都搬到这了,不能功亏一篑,这东西太重了!


        

她早上其实挺早就已经醒过来了,就是躺在床上懒。


        

听到了乌大狗竟然朝回来还带回了,一群在门口说话的时候陆孟就果断从床上爬起来跑了。


        

她当然也知道自己过火了,她睡的是乌大狗的床,不应该赖到这么晚。


        

只不过陆孟实在是不想起来,乌大狗的床比她在将军府睡还要软,不是她不起来,是这床在吸着她不放。


        

陆孟心想着我一会就起来,然后一会一觉一会一觉。


        

这就好比去上班,你知道要迟到了,想着我再睡五分钟……然后一闭眼一睁眼五十分钟过去了。


        

再一看反正上班都迟到了,钱也扣了,不如请个假吧?就请一上午。


        

然后一闭眼一睁眼黑天了……


        

不过听到了有陌生男子的声音,还说要进书房议事,陆梦想了一书房的那个位置,连忙艰难爬了起来。


        

胡『乱』把衣服系上,穿好了披风,主要是她不打算自找麻烦。


        

乌麟轩可是未来要当皇帝的,他的屋子可以有女,但不能这个时间了还有女。


        

主公必不能被“妖姬”所『惑』!


        

于是陆孟想起昨晚上第一轮结束两个去泡澡的时候,第二轮在浴桶面搞事情,看到洗漱间有一扇窗户正对着后院。


        

陆孟果断确定好了逃跑路线,身姿轻灵的从格栅上面抱住了红珊瑚,跳窗而逃。


        

花瓶随后再来取!


        

这王府之中后院的路陆孟虽然不熟,但必定四通八达,且到处都是死士,、婢女、她随便找个问一问就回丽淑院了。


        

结果还没等逃窜出角门,就被乌麟轩给逮住了!


        

不过陆孟根本不在乎,这红珊瑚本来就是乌麟轩答应她的,她打算出了角门先回丽淑院再说。


        

然后乌麟轩见她竟然对自己的命令充耳不闻,立刻气急败坏地对着虚空喊道:“来啊,把梦夫给我抓回来!”


        

然后陆孟眼前一花,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到了他的面前。


        

身高腿长宽肩阔背,在陆孟的头顶笼罩了一片阴影来,把清晨太阳整个挡住。


        

他对着陆孟一拱手,说道:“梦夫,东西沉,属帮您拿着吧。”


        

陆孟盯着他说话的时候时不时会『露』出的一点兔牙,表情复杂。


        

快月回的身后也占了四五个死士,但他们都不敢上前。


        

月回的表情复杂,他根本不敢看陆孟,只是垂着眼睛,微微弓着身。


        

陆孟快笑了,这事闹的,搞她像个偷一样。


        

陆孟把手的红珊瑚递给了他,还叮嘱到:“心点……别给我摔了。”


        

贵着呢。


        

然后她就被四五个膀大腰圆的死士,围着给带回了窗边。


        

月回把红珊瑚放在窗户上,和一群死士迅速消失在原地,只剩陆孟和乌麟轩隔着窗户对视。


        

乌麟轩一身朝服,负手而立站在窗边,端的好一副凤姿龙章岳峙渊亭,令不敢『逼』视。


        

他眯着眼睛,眼神凌厉地盯着陆孟,问道:“你这是干么呢?”


        

“还嫌本王不够丢是不是?!”


        

乌麟轩说:“你这是么形象?披头散偷偷『摸』『摸』,你在闺阁当中读的那些女子德行的书籍,全都就饭吃了吗?”


        

陆孟听他这个语气就知道他没生气。


        

嬉皮笑脸地说:“王爷忘了吗,臣妾根本就没读过书,臣妾不识字啊……”


        

乌麟轩嗤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戳穿了她:“你不识字是怎么跟你姐姐长孙纤云通信的?”


        

陆孟竟然被问一愣。


        

她是真的不识字啊!而且原身被关在深闺面根本就没有启蒙的先生,怎么可能识字?


        

陆孟还一直以为自己不认识这个世界大部分字这一点,和原身挺符合的,但她现在才现她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对呀对呀对呀,原身和长孙纤云一直通信来着!


        

陆孟听婢女说过,由于她自己没有跟长孙纤云通过信,所以陆孟一直以一种旁观者的身份听着,听过了就算了根本没往自己身上套。


        

我『操』!


        

陆孟的心中直接吓飙了脏话。


        

乌麟轩却显然没想计较这个,见梦夫被他给吓着了,像个夹起尾巴的兽,继续说道:“你是怎么从这屋子出去的?”


        

“跳出来的……”陆孟慢慢地回到。


        

脑子面疯狂地转,这个坑要怎么圆回去?


        

糟了好像圆不回去啊……


        

她心翼翼地看着乌麟轩的神『色』,心缓缓地放了。


        

乌麟轩似乎早就知道,并且没有打算追究?


        

唉怎么回事?男主角说好的被害妄想症,疑神疑鬼呢?


        

乌麟轩指着她脑门,“你怎么出去的,就给我怎么回来!”


        

陆孟连忙把手扶在窗户上,然后双手一使劲,朝上一窜,就踩在了窗户上,非常的灵巧。


        

她身后的披风正巧被风带起来,让她看上去简直像个要振翅飞的金丝雀。


        

乌麟轩识地伸手抓住了陆孟的手臂。


        

然后陆孟就“打蛇随棍上”,直接朝着乌麟轩的怀一扑。


        

撞乌麟轩后退了两步,靠在屏风上才停来。


        

“你给我来!”


        

“我不。”陆孟双腿盘紧了他的腰身。


        

脸对着脸,鼻尖对着鼻尖说:“王爷昨天晚上这么抱着我撞的时候,我说要来,你也没有把我放,还越来越凶呢……”


        

乌麟轩耳朵瞬间就红了,他真是没有见过如放.『荡』的女!


        

这种床笫之事随口拈来,浪『荡』子都没有她这么浪『荡』!


        

然而乌麟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吃这套。


        

他那点气早就没了,想起刚才他的梦夫夹带着珊瑚跑的样子……太没出息了!


        

看着瘦瘦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好像每次把他甩在床上力气也不……


        

丢现眼!


        

可莫名让他想笑。


        

乌麟轩强忍着脸都憋红了,咬牙没有抱住梦夫,而是推着她的腿把她从自己腰上弄去。


        

这个女不惯着就已经要上天了,如果惯着的话还不骑到他的头上来!


        

不过陆孟站在地上之后,抱着乌麟轩脖子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男嘛,好哄。


        

陆孟把自己手臂挂在他的脖子上,『荡』秋千一样说:“王爷,我刚才是听到你要带回屋我才躲开的,你就别生气了嘛……”


        

“我想着王爷肯定不喜欢别看到你的屋子头有女。”


        

“你还知道躲开?么时辰了你还不起来?就算这府中没有让你晨昏定醒的长辈,你也遵守规矩……”


        

乌麟轩那么大的力气,还会武功,竟然撕不开梦夫抱在他脖子上的双臂。


        

陆孟挂着晃了晃,说:“哪来那么多规矩啊……王爷就是我的规矩,我就是喜欢晚一点起,我不赶着去上朝,我起那么大的早干么?”


        

陆孟说完之后感觉到自己失言,这就好比在社畜的面前说我不上班。


        

于是连忙咬住嘴唇,在乌大狗阴森森的视线之,死皮赖脸地说:“王爷说了要保我一世荣华安逸。”


        

陆孟把“荣华安逸”四个字分别加重。


        

然后说:“对我来说,睡觉睡到自然醒,就是安逸。”


        

一肚子的歪。


        

乌麟轩垂着头近距离地看着她,喉结滚了一,了一嘴唇,不知道要说出么让无法接受的封建言论。


        

于是陆孟直接踮起脚尖堵住他的嘴唇。


        

鸡啄米一样亲了好几口,成功把他要说的话都给堵回去了。


        

“你做么……大白天的!”乌麟轩向后躲了躲,志力不怎么坚定。


        

在他的印象当中,白日宣.『淫』是非常可耻的一件事。


        

而且哪怕是恩爱夫妻,白日面也是端庄稳重,相敬如宾,这样抱着黏黏呼呼拉拉扯扯算怎么回事?


        

“大白天的怎么了,”陆孟说:“我亲我自己的夫君难道犯了哪条国法不成?”


        

陆孟说:“王爷身着朝服真好俊美,让见了就腿软,不行我站不住了……我要昏过去了……”


        

陆孟做出一副被『迷』昏的样子,乌麟轩面『色』越来越红,恼羞成怒地推开她说道:“不知羞耻!”


        

乌麟轩扯开她的手臂转身就,没有心情再跟她计较么,边朝外边命令道:“就在这屋老实呆着!”


        

陆孟见目的达到了之后,连忙回去抱起红珊瑚,慢悠悠地回屋。


        

顺着敞开的屋的门,正看到乌麟轩开门出去的背影。


        

他穿朝服是真的好看,这个背影……放在现在是真的能让万千一见钟情。


        

转过来是二见倾心。


        

这个炮.友不亏。


        

陆孟眼尾飞红,未束的长不显散『乱』,见风情。她不太经常照镜子,梳妆打扮也都是婢女来,她其实有一点还不能适应,那就是她每次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脸虽然美,却和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不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刻的样子,也正是让男见了之后,忍不住寸大『乱』的模样。


        

陆孟抱着红珊瑚重新回到床上,朝着上面一躺,打了个哈欠。


        

不用她挪地好,陆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折腾了一通有点饿了,开始琢磨自己今天吃么。


        

快辛雅就敲了敲门,柔声问道:“梦夫起身了吗,是否要奴婢进来伺候洗漱?”


        

陆孟从床上爬起来就跑了,确实没洗漱,闻言应了一声,辛雅快进屋,秀云和秀丽就跟在辛雅的身后。


        

陆孟被伺候着洗漱穿衣,重新将散了多天的长盘了起来。


        

这个说世界面,成婚的女子都是要盘的。


        

陆孟喜欢散着,舒服,但是看着镜子面一头的珠翠步摇,分外的雍容华贵,一看就是个富婆,心情就格外的好。


        

反正髻再复杂也不用她自己梳。


        

乌麟轩和江北来的属们商议事情一直商议到午。


        

他处起正事来,还是非常非常有事业心的。


        

这一点陆孟就格外的喜欢,毕竟乌大狗如果不搞钱的话她花么?


        

陆孟这一辈子都不会做一个『迷』『惑』君王不早朝的妖妃,她只会不断地督促鞭策,好让乌大狗拼命搞钱。


        

好让她自己能够过越来越好。


        

等到陈远将那两个从后门送出了王府之后,乌麟轩这才想起了他的梦夫。


        

或者说他的王妃。


        

等到乌麟轩从偏院的会客厅回到自己的主院之后,一进屋就闻到了满屋子的饭菜香气。


        

乌麟轩从来不是一个铺张浪费耽于享受的。


        

他一餐饭顶多三四个菜,是他交代的,无需铺张。


        

从养成的习惯让他在享受么的时候,总会先慌张,先自问这个东西是不是属于他,会不会给他带来么严重的后果。


        

他虽然还没有做上帝王,却十分恪守作为帝王的那一套,不让任何揣测到他的喜好,到现在陈远都不知道他喜欢吃么,活像个苦行僧。


        

而时刻,他外间的那个,在吃饭的时候从来没有摆满过的大桌子。现在满满当当层层叠叠,放着各式各样的珍馐美味。


        

即将成为他王妃的梦夫,正坐在桌边上,拿着筷子挑挑拣拣,细嚼慢咽,享受十分心安。


        

乌麟轩盯着这一大桌子的菜沉默了片刻,转头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


        

这个时间既不是中午,没有到晚饭的时间。


        

他忍不住问道:“你这吃的是么时候的饭?”


        

陆孟见到他过来,观察着他的脸『色』,象征『性』地起身,胡『乱』地弯了弯腿算作行礼。


        

然后招呼着乌大狗说:“早上和中午的,王爷过来一块吃啊。”


        

“早上和中午?”这个时辰吃不上中午饭吧?和早饭是完全不搭边。


        

“臣妾早上不是没起来吗,”陆孟拉着乌大狗坐在桌边,对辛雅说道:“快给王爷备一副碗筷。”


        

然后贴着乌大狗身边坐,说道:“王爷忘了吗,臣妾比王爷整整了一岁,臣妾还在长身体呢,遗落的两餐可不能落……”


        

陆孟甚至还讽刺了一句:“王爷院子面厨房的东西可真好吃,臣妾吃了之后才现臣妾以前在丽淑院吃简直是猪食啊。”


        

乌麟轩闻言,都没顾上后面那一句讽刺,而是用震惊的眼神看向他的梦夫。


        

上上扫视了一番,说道:“你知道你这个年纪,有的女已经有两三个孩子了吗?”


        

那不是。


        

十几岁就生好几个孩子的,根本也没有被当成吧……


        

不过这种观念陆孟没有办法对这个世界的吐『露』,也没办法去埋怨么。


        

她也“震惊”地看向乌麟轩,反咬一口说:“王爷难道喜欢那种根本就没有长开的女孩?”


        

陆孟双手在自己身上托了一,展示了一她虽然不算傲,但至少长好了,和她现代世界差不多,还算起彼伏的山峦。


        

用一种看着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乌大狗说:“你昨天晚上埋在这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乌麟轩长着一颗七窍玲珑心,但是他听了梦夫的这句话,也反应了一才反应过来。


        

然后脸『色』唰一就红了。


        

唰一从桌边上站起来。


        

他指着陆孟的脸,“你你你……”你了好几句,竟然没能说出话来。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放.『荡』的女?


        

乌麟轩根本没吃饭,甚至都没顾上说一说马上要身为他的王妃的女,至少节俭一些!


        

气转身就进屋了,把书房的锁打开之后钻进去半天都没出来。


        

当然了也不是真生气,就是那种恨不挠点么东西的羞耻感。


        

陆孟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翻了个白眼之后继续吃她的东西。


        

等到陆孟吃完,东西全部都撤去了,陈远从外面进来,在辛雅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辛雅看了斜倚在贵妃榻上的梦夫一眼,对陈远点了点头。


        

然后便有一个婢女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辛雅将汤『药』端到陆孟的手边上,正要对陆孟解释,建安王乌大狗终于从书房面出来。


        

他径直到陆孟的身边,坐在了陆孟旁边的贵妃榻上。


        

将手放在贵妃榻的桌子上面,在那碗汤『药』旁边敲了敲,正想着如何开口。


        

陆孟便端起汤『药』,捏着鼻子一口喝去。


        

乌麟轩一愣,抬了手说:“你……”


        

陆孟已经砰地一声,将汤『药』碗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