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36章 咸鱼训马这……也是个男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是句话, 陆孟吓狠时候,是发不出声音。


        

呼呼冷风伴随着焦糊味道冲进了她鼻腔,大脑袋一侧, 不再和她大眼瞪小眼, 而是又奔着她枕头去了。


        

陆孟顺着大脑袋间隙, 看到了面远处火光冲天。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陆孟不知道这时候,自己为什么脑子里会冒出这么一句话。


        

走水了一开始她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现在明白了, 哦,原来是着火了意思。


        

面喧闹声音震天响,但是陆孟感觉没有自己心脏擂得响。


        

她没看清这是个什么东西之前,吓得喊不出来,所有意志力都用来控制她不『尿』床上了。


        

但是看清了这俩灯泡一样大眼珠子, 是来自一匹钻进她帐篷马头时候, 陆孟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单知道剧情很强大,有时候不讲逻辑, 但是她没想到,剧情竟不讲理到了这个地步。


        

她是建安王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是建安王侧妃,她帐篷不把边儿,她住正中间!


        

而且她有佣兵小队守着, 还有一大堆婢女下人,这马到底是怎么钻进她帐篷!


        

陆孟坐在床上, 心惊肉跳地适应了一下帐篷里光线,后看到了这马在她枕头边上忙活着,是在吃她点心。


        

陆孟睡觉之前,因为这猎场里面东西不好吃, 所以就把带来大零食包放在枕头边上,慢慢啃着。


        

现在一个大马头低在儿,正在她零食包里面大快朵颐,陆孟借着帐篷面照『射』进来火光一看,心里骂了好几声淦他大爷。


        

好家伙。


        

它还挑食!


        

把点心都用大嘴唇兜住,嚼一嚼,后噗地,把不小心兜进去,有点酸蜜饯儿吐出来,喷了她一枕头……


        

陆孟瞪大了眼睛,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脸,后发现她头发黏糊糊,脸上挂了一些蜜饯残渣。


        

哕。


        

她撑着床边哕了下,恶心!她梦里不是被『舔』,应该是被马大嘴唇子给嗦了!


        

对着门口要喊婢女,但是老马脸一见她动,就不吃东西,顿住了。


        

马虽不算猛兽,但是这样乌漆墨黑环境之下,它隔着一段距离瞪着你,陆孟虽从它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凶神恶煞,可它本身就得老高,脑袋从帐篷伸进来,悬浮在陆梦头顶位置,压迫感实在是很强。


        

陆孟动了动嘴唇,不敢动,不敢发出声音了。


        

正常来说,她喊一声婢女,一切迎刃而解。


        

但是……这马对她来说不是马,谁能懂!


        

这他妈是剧情啊!


        

剧情找上来了,脑袋伸进来了,单薄帐篷经不住它朝前一冲,她身下单薄床根本经不住它一撞。


        

而且这又不是一匹单纯剧情马,它是一匹注要惊马剧情马!


        

虽有点绕嘴,但就是她不能『乱』动,一旦惊动这匹马,它来都来了,是肯要惊!


        

于是陆孟抖了抖嘴唇,没敢动。


        

没敢发出任何声音,这哥们儿……哦,可能是位小姐。


        

反正这马瞪了陆孟两眼之后,见她不动了,又继续翻她零食包吃。


        

陆孟坐在床上,看上去很淡,但其实小腿肚子都要转筋了。


        

她佣兵小团队呢?


        

她可爱秀云和秀丽呢!


        

“快来人!我们家夫人受伤了——”


        

“好多马!烧是马场吗!”


        

“怎回事儿啊啊啊啊啊——”


        

面吵闹声不断,陆孟大概拼凑了一下,脑中对系统说:“这世界牛.『逼』。”


        

“为了让我走剧情,本来一匹马惊了撞了女主角边缘帐篷,把女主撞飞。现在为了针对我这个突变建安王妃身份,把整个马场马都放出来了,还放了一把火,无差攻击是吧?”


        

系统:“……想开点,起码你没被撞飞。”


        

“是因为老娘没喊!马没惊!”


        

系统劝她:“所以喊,悄悄地,苟住。”


        

陆孟瞪着已经把她零食包吃见底儿大马脸,脑中不死心地问系统:“我身为女主,没有金手指吗?”


        

系统:“……做人要靠自己,你有很多黄金,你可以自己订做一个。”


        

“我再叫你我是狗!”


        

系统:“……你开心就好。”


        

“滚!”


        

系统:“好嘞。”


        

陆孟把系统撵走之后,悄悄地朝着床下挪。


        

不能喊,不能惊到这匹马。


        

面锣鼓喧天人群叽哇『乱』叫,但是陆孟只想在不惊动马前提下,平安『尿』个『尿』。


        

就算她终被撞飞,至少不至于在半空之中飚『尿』,陆孟不想来一趟猎场,最后落得个“震惊,建安王妃用『尿』击退猎马!”名声。


        

好在前面还挺顺利,陆孟赤足站在地上,匹马还在吃。


        

只是它似乎不满足了,因为糕点没有了,剩下蜜饯酸,它喷得到处都是。


        

陆孟顺着床下来慢慢挪,最开始是打算朝着门方向挪,心里疯狂喊着,来人啊救命啊。


        

但是就正在这个时候!


        

把零食兜子吃见底大马,突间发起了脾气,用它肥厚大嘴唇叼着兜子一甩!


        

“啪”地一声轻响,正好甩在了陆孟脑袋上。


        

陆孟:……


        

她默默伸手,把脑袋上湿漉漉兜子掀下来同时,对着面喊了一声:“来人啊!”


        

后急中生智,呲溜一下,钻到了桌子底下。


        

她今儿个看到了,这些桌子为了保证稳『性』,都是钉地上,好歹能挡一下!


        

陆孟就不信它么大个儿撞桌子,用什么撞,马腿?不方便啊。


        

至于为什么不朝跑?


        

开玩,她住这里剧情马都找来了,她但凡敢跑出这个帐篷,面马场都开了,陆孟能够想象到,自己得跟个敦煌飞天女似,被些马轮班撞到在天上下不来。


        

“救命啊!秀云秀丽辛雅独龙小红啊啊啊啊——”


        

陆孟扯开了嗓子嚎,不出她所料,马“惊”了!


        

“刺啦”一声,帐篷裂了。


        

它直接冲了进来,陆孟声音叫得更加凄惨了。


        

但是这会儿她声音和面些求救声还有“万马奔腾”状况一比,就像个小知了在吱吱,根本没人听到。


        

马进来了!


        

它蹄子在地上一通刨,噗嗤噗嗤打响鼻。


        

陆孟朝着桌子底下缩,看了一眼帐篷门口方向,还没人进来救她。


        

陆孟其实不意,马都进来了,婢女肯这会儿全都不在。


        

问,问就是剧情不讲逻辑不在乎bug,否则她怎么能凭借几炮就当上建安王妃?原剧情女主和男主又不是没睡。


        

陆孟现在心里是绝望。


        

但是绝望同时,又哭不得。


        

实在要她飞,好歹先让她『尿』『尿』啊!


        

陆孟正不知道该怎么哭时候,马非常精准位朝着她过来了,它没有撞桌子,但是试图用蹄子刨桌子底下陆孟!


        

妈耶!


        

什么鬼!


        

陆孟当时害怕极了。


        

这到底是马还是狗,怎么还会掏人?这东西有这么高智商吗啊!!!


        

陆孟死命往桌子底下躲,马蹄子没能刨到。


        

同时嘴里换着花样求救,但是她就像是被屏蔽在这方寸之地一样,根本没有人应声进来。


        

后就在陆孟以为马撞不飞钉在地上桌子,自己只要躲住了,就肯没事儿时候!


        

后她就感觉到自己袖子被什么咬住,把她朝拖去。


        

“啊!啊啊啊啊啊——”


        

陆孟挣扎着恨不得现场就找个东西断袖!


        

但是她衣服竟比帐篷还结实,陆孟很快被从桌子底下拖出来了。


        

为什么不脱衣服?


        

她就穿了这一件儿,等会她要在天上『裸』飞吗?!


        

而且这马连到桌子底下扯人都会了,一会咬她胳膊往出扯很稀奇吗?


        

陆孟最怕是自己实在不肯配合剧情,一会儿它说人话。


        

他.妈就太吓人了!


        

陆孟被从桌子底下扯出了半边儿身子,后自下而上看了一眼,觉得这马得太威风凛凛,一下子能撞死三个她这样小菜鸡。


        

它身前两前腿之间,竟有虬结肌肉!


        

陆孟彻底麻了,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剧情面前,是么弱小无助。


        

她不敢喊了,按照剧情她是飞而已,她怕一喊,这位“演员”一惊,再把她原地踩死了!


        

陆孟半个身子在桌子底下,半个身子在地上瘫着,她无思考她这样怎么飞,但是她确实吓到瘫软。


        

这匹马还在扯她袖子,拖着她。


        

陆孟放弃了喊婢女,但是嘴上碎碎糟糟地嘟囔:“大大大,大哥,有事儿好商量……”


        

“大姐,我能不能自己飞……”


        

她确实有点神志不清,主要是搞不清楚状况,她觉得一匹马,不应该有智商把她从桌子底下拽出来。


        

所以她觉得既是剧情,说不可以商量。


        

但是这匹马显没有么高智商,它把陆孟拖了一段就放下了,后开始刨蹄子。


        

陆孟以为它是在练手,要冲了。


        

结它刨了半天,还对着陆孟喷响鼻,陆孟颤巍巍在地上爬,尝试着去床底下。


        

结发现它刨得么激动,是在刨之前个空了零食兜子。


        

陆孟根本不通兽语,她这辈子不觉得自己和一匹马能够交流。哪怕是经历了穿越生这种事情,始终把自己划分在正常人类范畴。


        

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女主角了,就尝试和畜生沟通,从此打通任督二脉,空口『操』纵群兽之类……


        

但是。


        

在这千钧一发生死危急时刻,她竟灵光一闪,看懂了这匹马意思。


        

它……它是在要吃吗?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或者说无哪个世界上,总有一种生物,能够跨越时间空间,跨越种族接收到对方脑电波传递出来消息,这种生物就是——吃货。


        

陆孟还颤抖着,主要是吓得,在一匹威武雄壮马面前,她觉得自己能耐和一个蚂蚁差不多。


        

随便踩一脚就死了。


        

可是她一旦领会到了这匹马意思,突间就像是开了任督二脉一样。


        

觉得之前一切,似乎都合理起来。


        

马没惊,就是撕了她帐篷进来偷东西吃。


        

陆孟没醒之前它就吃半天了,不陆孟早就在睡梦之中飞上天了。


        

她醒了之后,它是因为东西吃完了,才进来。


        

没咬她,没刨她,没让她飞,而是拉她出来要吃。


        

陆孟:“……”


        

她有种劫后余生感觉。


        

哆哆嗦嗦爬到她床边不远处箱子旁,打开了箱子,拉出和个兜子一模一样布兜子出来,扯开绳子,后一股脑把里面东西倒在地上。


        

马过来了!


        

它喷了一下陆孟。


        

它低下了头,开始吃。


        

陆孟:“……乖乖,你早说啊。”


        

她在地上缓了一会儿,一人一马和谐美满地相处在一地残碎食物当中。


        

后陆孟扶着床颤巍巍起身。


        

马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陆孟软着腿扶着床走,她没力气喊了,懒得喊。


        

她自己走到了角落布帘子隔开一个小空间,浑身冷汗打开了恭桶盖子……


        

帐篷呼呼漏风,面依旧喧闹不止,火势好像因为今夜风大,有点控制不住趋势。


        

陆孟很快从布帘子后面出来,找衣服穿。


        

大马就在地上吃东西,时不时侧头看看她,完全没有攻击『性』。


        

陆孟身心俱疲,现在进入了一种比贤者时间还贤者状态。


        

她觉得她刚才战胜了自己,超脱了自己,她淡地觉得她已经看淡了生死。


        

她穿好衣服,还自己弄水洗了脸。


        

后等马吃完了地上食物,又来朝她刨时候,陆孟走到了大箱子旁边,又拎了个布兜子。


        

打开之后没往地上倒,就放自己腿上,后一个个点心拿出来,开始放在桌子上,马就去吃。


        

竟很乖,不抢袋子里面。


        

陆孟靠在椅背上,气息越来越平稳淡。


        

她甚至开始关心这马花『色』,借着面顺着呼啦啦一直摇动撕裂帐篷『射』进来光,看清了这批剧情马,是一匹通体黑『色』油光水滑,只有四个蹄子是白『色』,光是高就得有一米六以上,体更是无估计大家伙。


        

等到面再度传来熟悉脚步声和奔跑声,秀丽尖锐声音传来:“怎么回事儿!门口守着人呢!秀云秀云你怎么了?”


        

接着门帘一掀开,秀丽看到了自家王妃正一脸冷漠淡地坐在桌边上,摊开手心,正在喂马。


        

马嘴在她掌心卷走点心,痒痒,陆孟一手喂它,另一手捻了一块干净,送自己嘴边,吃了。


        

人生如戏,全看命硬。


        

“小姐!啊!”秀丽尖声想上前,但是由于这马太大只了,就横在陆孟面前,秀丽根本不敢上前。


        

转身对着帐篷面喊:“来人啊!王妃营帐之中闯进了马!”


        

这时候好似剧情解封了一样,哗啦啦一群灰头土脸小太监涌了进来,夹杂着秀丽尖叫声,太监们开始合力驱逐这匹马。


        

后首当其中两个,被马蹄子直接弹飞了。


        

陆孟手不着痕迹一抖。


        

这“大兄弟”会伤人!


        

问怎么知道它是大兄弟。她刚才在地上趴着,它体征不要太明显。


        

两个太监被踹得飞在帐篷上面,其中一个捂着肚子哀嚎,另一个当场就没了音儿。


        

陆孟很后怕,实际上她坐在里人都要朝着桌子下面滑了。


        

要是刚才她被踢一下,现在估计都回现代了吧?


        

但是她还在喂马,在人看来淡得什么一样,对门口人说:“去找专业训马来,你们动不了它。”


        

“小姐!”秀丽哭得要疯了一样规矩礼仪都没了,陆孟看到她身上是一片狼藉,脸上还蹭上了黑灰。


        

兵荒马『乱』间,一个小太监直接手持一把短匕,割裂了陆孟坐着桌子边帐篷,钻进来之后,抓住了陆孟胳膊,说道:“王妃随奴才来!”


        

陆孟心说这哥们儿太机智了!


        

正要放下布兜子起身跟他走,结在火光映照下,看到了他张阴柔俊美到让人失神脸,顿时又坐回去了。


        

『操』!


        

要不要这么刺激,这哥们是男三还是男二来着?男三吧?


        

她要是在这坐着倒还好些,这马吃了她这么多东西,很显不会再让她飞了。


        

但是她要是敢跟男三走,陆孟不敢想象她会遭遇什么样剧情。


        

于是她冷着脸,对这个……一时想不起叫什么男配说:“听不懂我说话吗?去找专业训马人来!”


        

向云鹤愣了一下,而后立刻躬身道:“是!”


        

转身就出去了。


        

陆孟松口气,还好这个男配不是种黏糊糊弄不走类型。


        

没多久辛雅带着人回来了,面局势初步被控制住,她整个人是狼狈不。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竟训马还没能进来。营区马虽大部分得到了控制,火势不再蔓延,但是救援卫兵被拦住了!


        

陆孟索『性』现在没有危险,她怕一动,就遇见剧情,端坐在四面漏风帐篷里面喂马。


        

后一问辛雅,才知道为什么这么时间都没能控制住,为什么她营帐都坏了,闯进了马,都没人知道。


        

这一片帐篷区住全都是女眷,起火和营地里面闯进了猎马,本来早就应该控制住。


        

但是腐朽封建思想导致这些大臣们得知了自己家女眷区出事儿,被袭击又是夜晚,全部衣衫不整,为了自家夫人和女儿所谓名声,竟联合在一起,不许些侍卫进来救火抓马。


        

连猎场训马师都不让进,派进来全都是太监们。


        

但是太监们平时就是伺候人,他们不擅骑『射』,不会抓马。


        

救火倒是能救,可是阉割过后男子很少有身量高壮健硕,在这个救火基本靠泼水扬沙子世界,这些平时和婢女干一种活计太监力气退化,提水速度自不够快。


        

于是所有婢女们,全部被调去着火边营帐救人,火势不是朝着陆孟营帐这边吹,猎马没几匹朝着这边跑,辛雅先是被调走。


        

接着陆孟帐前守着秀丽和其他两个婢女被慌『乱』间拉走,秀云被马撞了昏死过去。这才造成了陆孟营帐里面进了马,无人营救局面。


        

辛雅试图把陆孟从营帐里面豁开地方先扶出来,这匹马太监们抓不住,怕贸上前,再惊了马,冲撞了陆孟。


        

但是陆孟坐着没有动。


        

没人能理解她此刻恐惧,比方才被马从桌子底下扯出来还要恐惧。


        

这些朝臣们为了女眷清白,竟不许侍卫们进来救火抓马,她佣兵小团队肯是进不来。


        

陆孟瞪着眼睛,对辛雅说:“碰我,我不能走。”


        

她不能走,她坐在这里,至少这匹马在,她只是置身在这个剧情之中。


        

现在身边这些人,这些婢女,没有一个能够保护她,她要是出去了遇见下一段剧情,肯是在劫难逃。


        

这匹剧情马,一下从她难,变成了唯一能让剧情不再靠近她活物。


        

陆孟伸手『摸』了『摸』马头,动了动嘴唇吩咐道。


        

“去找王爷。”陆孟瞪着眼睛看辛雅,“去找建安王。”


        

男主角或许能破这个局。


        

但陆孟说完之后,就知道不现实。


        

建安王乌大狗是这个世界人,他思想未必比这些人要开放。难道他就不会和些朝臣一样,为了什么女子清白,就眼看着她们被火烧?被马匹践踏?


        

陆孟感觉到一阵齿冷,她到底来了一个怎样世界?


        

辛雅听了之后,眼泪都掉下来了。


        

“王爷进山狩猎了,已经派人去寻了。”但是还没寻到。


        

陆孟冷了一声,竟觉得不稀奇。


        

虐文女主嘛,虐身是多么要一环,男主角不亲自动手就算好了,还能在什么危难之际从天而降么?


        

“让开,谁敢阻拦本王!”


        

远处传来一声不甚清楚吼声,接着便是马匹朝着这边急奔声音。


        

远远,辛雅看到了纵马而来男子,高兴失态喊道:“王爷,王爷来了!”


        

陆孟根本没有听到,她眼中满是畏惧,她甚至抱住了马头。


        

她没想到,她有一天竟要靠着一匹马来保护。


        

“王妃呢?”


        

“在里面!”


        

密集马蹄声很快到了近前,嘶鸣声让陆孟醒神。


        

陆孟只感觉到身后和头顶帐篷被骤间劈开。


        

冲天火光映照到陆孟脸上,她慢慢回头,看到了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一身纯黑『色』软甲,背上背着弓箭,手中持着剑乌麟轩。


        

他面『色』肃冷,抬起剑指着着火地方,对着跟他冲进来一众人喊道:“传本王令,令侍卫进来救火抓马!阻拦着直接捆了——”


        

他马头上还挂着一串滴着血猎物,他下颚不知道在哪里蹭到了鲜血,一声暴喝,被拦住多时侍卫一股脑地冲进来。


        

火光映在他俊美无俦脸上,此刻他像个征战沙场决狠厉少年军。


        

他垂头看向抱着马头陆孟,剑还鞘,翻身下马,利落地从腰间扯下一根绳子,朝着陆孟身前马脖子上面一套。


        

接着把绳子甩向身后,他身后竟是独龙,独龙一把抓住,勒住了马脖子。


        

后乌麟轩走到了陆孟面前,一句话没有说,直接伸出一只手臂,在陆孟腰身上一揽。


        

她从凳子上夹起来,用力一抡,就甩到了马上。接着自己翻身上马,调转了马头,双脚一夹马腹,直接朝着营地入口方向而去。


        

陆孟眼睛瞪得都快比马大了,她感觉自己在乌麟轩力道之下,简直像个没有量孩子。


        

乌麟轩单臂甩她上马,像是放风筝一样轻松。


        

陆孟被他给煞到了,给不出反应。


        

她被乌麟轩圈在身前,双手下意识朝前一撑,撑了满手黏腻,掌心下是刚刚死去猎物,柔软,还温热着。


        

她觉得自己仿佛『摸』到了自己尸体,在这个世界之中,她何尝不是和这些猎物一样脆弱不堪?


        

她怔怔看着自己满手血,可内心恐惧在随着马匹飞奔,离她远去。


        

乌大狗来了。


        

她得救了。


        

陆孟在高度紧张之后,昏死在了乌麟轩怀中。


        

“吁!”乌麟轩感觉到怀里人一软,顿时她搂紧勒马。


        

正好停在这女眷营区出口处。


        

他视线环顾了一圈围在出口处大臣,个个躲闪他视线。等到对上下令不让侍卫进去救人罪魁祸首身上,乌麟轩冷一声,说:“四弟,今日之事,明日父皇亲临,我会仔仔细细同他秉明,四弟你决策多么英明。”


        

他冷哼一声,抱着怀中昏死女子冲出营地,直奔男子营地边。


        

乌麟轩就没想到,他不过是出去狩个猎,能出了这么大事情。


        

一群没脑子竟拦住了侍卫,只派了太监进去,妄图事情大事化了,没想到今夜风势凶猛,险些火烧连营。


        

再者猎马被火势惊到,横冲直闯,今夜女眷受伤者不知多少。


        

乌麟轩在山中被独龙找到,听了些人合力不让侍卫进去救人,急奔回来,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营帐是从边上开始烧着。


        

他王妃住在营帐中间一段儿,火势因为风向未曾蔓延到里,可营帐之中竟闯进了马匹,他王妃险些被猎马践踏,乌麟轩简直要吓死了。


        

他到了自己营帐前面,昏死过去王妃从马上抱下来时候,他手竟在抖。


        

“来人,请医师——”


        

这是陆孟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昏死。


        

昏死了之后原来没有梦,感觉像是非常实地睡了一觉。


        

总之等她再度醒过来时候,她正躺在柔软被子里面,被子有很熟悉,浅淡熏香味道。


        

她睁开眼,就看到好几个婢女守在她床前,秀云和秀丽直接凑近就开始哭。


        

“呜呜呜呜,王妃终于醒了……”


        

辛雅端过来了一碗冒着热气汤『药』。


        

说道:“王妃醒了,这碗安神汤喝了吧?”


        

陆孟被扶起来,靠在床头,『揉』了『揉』眼睛说:“我睡多久了?”


        

“一天一夜。”


        

辛雅说:“王妃快把汤『药』喝了,这是太医令开安神汤『药』。”


        

一天一夜?


        

陆孟朝着帐篷面看了一眼,面现在还是黑。


        

所以她从昨天晚上被剧情马找到之后,一直睡到了现在?


        

陆孟皱着小脸,把汤『药』喝了。


        

后说:“我饿了……王爷呢?”


        

她还记得昨天晚上乌大狗在关键时候突出现,像所有偶像剧里面些男主角一样,英雄救美来了。


        

“王爷被陛下传召,还没回来。”


        

辛雅手里端着清理口腔器具和打湿软帕子,陆孟被伺候着洗漱。


        

陆孟洗漱好了之后,叹了口气问:“昨天晚上,伤人多吗?”


        

“后来怎么处理了?”


        

“起火原因还没有查到,昨夜伤到女眷并不多,住在边缘帐篷女眷有几位伤到了,不过没有『性』命之忧。”


        

“有几位夫人受到了惊吓,已经在白天时候回城了。”


        

陆孟一听没有出人命,吁出了一口气。


        

听到有几位夫人回城了,立刻精神了。


        

问辛雅:“我们为什么不回去?帐篷都烧了没地方住了,我被惊吓到了呀,我帐篷里都进马了!”


        

陆孟跟辛雅说:“快去收拾收拾东西,咱们连夜走吧。”


        

秀云和秀丽还在小声地嘤嘤嘤,闻言附和道:“是啊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回去吧。”


        

辛雅还没等说话,突间营帐被掀开,乌麟轩走了进来,接话道:“被吓到离去夫人,都是上了年岁,你今年多大了?”


        

狩猎比赛推迟了一天,昨天大火痕迹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女眷边帐篷新支起来了,明天白天就能恢复原样。


        

秋猎还是要正常举,除了几位年迈夫人,年轻世家小姐们,有人受伤都没有提离开。


        

陛下今天白天到,因为这件事情龙颜大怒,处置了一堆人了,又安抚了女眷,这个时候离开简直像是故意给皇帝难堪。


        

陆孟一看到乌大狗,顿时脸『色』一垮,说道:“王爷……我被吓死了,我帐篷里面都进马了,我和这个地方犯冲,王爷让我回去吧……”


        

“我看你挺精神。”昨天晚上和他一块睡,还把他从床上踹到了地上呢。


        

嘴里不断喊着:大黑马你往哪儿跑,过来吃糕点呀。


        

怎么看不像是被吓到了。


        

而且昨天乌麟轩听奴婢们转述,他们发现王妃营帐当中进马时候,王妃就坐在桌边上喂马呢。


        

匹马根本就没有伤到她。


        

乌麟轩去接她时候她正抱着马头不撒手,乌麟轩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跟奴婢走。


        

“你们都下去吧。”乌麟轩把几个婢女都撵出去了,自己坐在床边上,抬手『摸』了『摸』陆孟脸。


        

陆孟抓住他手腕,再度说道:“王爷……”


        

“陛下把昨天下令不让救人老四赶回城中禁足了,”乌麟轩说:“几位老王爷今天下午到了,狩猎比赛明天开始,你今天白天没有离开,现在离开不合适。”


        

陆孟顿时感觉自己喉间一甜。


        

她险些一口老血喷在乌麟轩脸上。


        

白天她正在昏睡,是她不想走吗?!


        

“王爷为什么不把我送走啊,”陆孟有点埋怨他:“我就说我不来,你非让我来,结呢……又是火又是马,再搞下去我小命都没了。”


        

乌麟轩了起来,勾着她脖子,把她搂进自己怀里。


        

说到:“怕,你接下来几天就住在我这儿吧,我这帐篷跟其他都不挨着,你跟我一起住没有关系。”


        

陆孟算明白了,剧情是根本就躲不掉。


        

她靠在乌大狗怀里没吭声,昨天晚上他毕竟来英雄救美了,陆孟得承认感谢他把自己带离了剧情。


        

而且住在他这儿话……应该没事吧?


        

接下来还有什么剧情来着?


        

都想不起来了,昨天陆孟是被吓坏了。


        

“怎么不说话了?做梦不是挺能说吗?你很喜欢匹大黑马吗?”


        

“什么马?”陆孟声音闷闷,抬手抱住了乌大狗。


        

至少乌大狗是有人『性』,不会因为什么清白就让人不进去救人。


        

“就你昨天晚上抱着不放匹马。”


        

“我是被吓。”陆孟侧头枕在乌麟轩肩膀上,说道:“王爷……就算我不回去,我能不能不出去,就在这帐篷里呆着?”


        

“狩猎比赛开始你还是要去。”乌麟轩『摸』着她头说:“你是本王正妃,如何能不到场?”


        

“你难道不想看我赢得狩猎比赛吗?昨天晚上你如来看我和六皇子比赛,我就会带你进山,你就不会遭遇些了。”


        

陆孟心说我可去你吧,我昨天晚上如看你去比赛话,很大可能『性』是剧情直接化身为马,把我给冲飞了。


        

好歹昨天匹马嘴馋,就是要吃没撞她。


        

“狩猎没什么看头,谁能比得过王爷?王爷昨天不是猎了一堆猎物吗,都在马上挂着我看到了。”


        

“王爷好厉害呀……就让我在你营帐里躺着吧。”


        

“除非必要到场合,你躺着谁管你。”


        

陆孟这才稍稍放心,她抱着乌大狗,有一种又安全又担忧感觉。


        

安全感是乌大狗确实能够打破剧情,像昨天晚上样把她带离剧情。


        

可是乌大狗又是陆孟这个虐文女主,遭遇厄运源头。


        

陆孟有一种抱着时炸弹感觉。


        

过点锦衣玉食日子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乌麟轩安慰了她一会儿,问她:“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应该不困了吧,吃点东西,我要去练骑『射』,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不去!”陆孟回答得干脆。


        

“待在我身边你还会怕吗?”


        

乌麟轩说:“我想让你去,你该下床活动活动,免得身体太虚,遇到了危险根本跑不动。”


        

“我不……唔。”


        

陆孟瞪着眼,乌麟轩把她嘴给堵住了。


        

用嘴堵。


        

他闭着眼,动温柔,安抚意味很足,不带情.欲。


        

两个人之间不带情.欲亲近不多,尤其是乌麟轩主动这样。


        

陆孟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


        

不过最后乌麟轩到底没有强迫陆孟和他出去练习骑『射』,陆孟一个人在营帐里面躺着。


        

她心想接下来几天谁想在她面前搞事情,她就躺在这里一动不动是王八。


        

但她没想到,虐文女主连做王八是奢侈想。


        

她听到面一阵兵荒马『乱』。


        

后一声马匹嘶鸣传来,秀丽又尖锐叫起来。


        

喊道:“是昨晚上匹马!匹马怎么又来了!”


        

“怎么没拴起来,快把它抓住!”


        

“你们谁敢伤到它!它是贡马!它没有恶意,只是来找人……”


        

一个生涩少年音,用一种很饶舌怪异音调说:“昨天晚上……谁和它玩了,能不能出来见见它?”


        

“咴咴……咴咴……”


        

马匹叫声不断,面下人们和这个说话奇怪少年一直在争执。


        

“我说了它没有恶意,它就只是来找昨晚和它玩人玩。”


        

“玩?你管叫玩?我们王妃都被它吓昏过去了!”秀丽声音简直要扎人神经里面。


        

陆孟听明白了,但是她觉得有点魔幻。


        

虽她看早古文时候,总能看到一个两个“灵”宠物,可是马智商有这么高科学吗?


        

面争执声音还在持续,侍卫们似乎不敢对这个说话烫嘴少年怎么样,他身份很殊,陆孟还听到有婢女在议他是个异族。


        

陆孟听着咴咴声,心情复杂从床上起来。


        

她没打算出去,她才不跟一匹马玩,万一是这剧情马觉得昨天没完成任务,今天是专门来撞她上天呢。


        

陆孟掀开一点营帐边缘,朝着面看去。


        

她心想还不如去看乌大狗练骑『射』,剧情为什么这么不肯放过她……


        

后她在跳动火把光亮之中,看到了匹通体漆黑蹄子雪白大马。以及它身边站着男子。


        

男子身高腿,五官轮廓深邃,这个时节了,下.身穿着裤子面挂着一堆『色』彩斑斓布条,好像个拖布改裙子,身上只穿了一小块捉襟见肘兽皮,精壮身躯在火光之下透着野『性』十足蜜『色』。


        

编着一头复杂辫子,脸上和身上都绘制着奇怪符文,简直像个萨满师。


        

对,他声音是男孩。


        

但是他样子和身量是男人,陆孟觉得他马上就能施了。


        

他还试图和阻拦他士兵解释:“它是来找昨天个人玩……我不知道谁是王妃。”


        

陆孟眯眼看了一眼,脑中回想了一下她现在还记得剧情,心里就又咯噔一声。


        

又来了,她怎么这么忙!


        

这……是个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