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37章 咸鱼被追但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必定可能出去见匹马, 更算沾染任何的男配。


        

她看了几眼之后,透过营帐啧啧称奇,这个世界的男配未免太过优质。


        

昨晚上那持匕首的男配, 加上今天这个, 长相可谓南辕北辙各有千秋。


        

这要真是个乙女游戏, 陆孟肯定笑死了。可惜她是个该死的“虐女文女主”。


        

于是陆孟啧了声,把营帐的帘放下了,重新躺回了床上。


        

外面的争执声过了会儿消失了,应该是那个蜜样的男牵着马走了。


        

陆孟闭着眼, 觉得乌大狗的这个床虽然比她那个床大,能睡俩人费劲儿,但是床铺莫名够软,也够暖啊……


        

陆孟没什么睡意,努去回想了下剧情。发自己初看了之后, 记忆比较深刻的除了这些优质男配因为各种原因觉得女主特殊, 全都爱她得,而男主得到了她却珍惜, 还有就是男主角『性』.功能强悍,其的剧情大都记清了。


        

说女主玛丽苏吧?她惨的批。


        

说她惨吧,仿佛她的凄惨全都源自于她爱男主。


        

反正……陆孟暂时想通,就索『性』想了。


        

她闭上眼睛, 其实有点想吃东西,但是这里没有好吃的, 她的那些零食还都被马兄弟吃了。


        

今天还有脸带着主人来找她?


        

说得好听找她玩。


        

它以为陆孟知道它是没吃够,又来要饭了?


        

没了!


        

她都没了。在家准备好几天的零嘴儿和点心,能经得住那大马嘴几口啊。


        

陆孟翻了个身,闭着眼睛放空思维, 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往下沉,往下沉……


        

『迷』『迷』糊糊地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睡着,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鼓捣她脑袋,陆孟还以为又是大马嘴卷她,她半梦半醒,想都没想,巴掌就挥了出去,还含糊地骂了声:“没吃的了,滚!”


        

“啪”的身脆响,正抽在乌麟轩俯身要亲吻自己王妃的脸上。


        

僵住了。


        

长这么大乌麟轩被陷害过,被人追杀过,但是没有被人这样结结实实抽过巴掌。


        

僵了片刻之后就是阵怒可遏,来在『摸』着陆孟脸蛋儿的,直接掐在她的脖上。


        

凶狠道:“敢王,是是活腻了!”


        

陆孟这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啪啪响的是乌大狗的脸。


        

她来应该慌张,应该连忙道歉,大老板的脸是那么随的吗?脖都被掐住了!


        

这些早古文男主普遍爱掐脖,也知道是什么『毛』病。


        

可大概是因为掐在她脖上的没有什么度的原因,乌大狗『色』厉内荏的样,让陆孟根生起什么紧张的情绪。


        

她甚至没忍住笑出了声,声音都被压在喉咙里头,听着像个桀桀怪笑的变态。


        

“对起啊王爷,”陆孟没有什么诚意地说:“我把成了昨天晚上咬我脸的那匹马。”


        

“我跟马长得像?”乌麟轩还没有松开,面『色』也好。


        

陆孟刚才甩的那巴掌度可小,感觉自己的左脸还火辣辣的。


        

“王爷然跟那匹马像,王爷哪有那么长的脸,眼睛也没有它的眼睛大呀,说它的棕『毛』真的是乌黑油亮,跟王爷的头发确实有点……”陆孟越说越像,眼看着乌大狗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陆孟躺在那儿浑身软绵绵的,乌大狗此时此刻给她的安全感,让陆孟整个人放松,就升起了逗弄的心思。


        

过眼看着再说下去的,乌大狗就要咬人了,陆孟才把风转说:“臣妾是做噩梦了么,梦里都是王爷来救臣妾英勇无双的样,那匹马拽着我放我然要它了。”


        

乌麟轩表情这才稍微好点,但还是很臭,陆孟闻到身上有湿漉漉的水汽,抓着乌麟轩的胳膊摩挲了下,说:“王爷附耳过来,我有个秘密要告诉。”


        

乌麟轩练习了半夜的骑『射』,又进了趟山,刚刚洗漱好,在已经过了时了。


        

虽然精很旺盛但是也有些累。


        

“有什么能这么说?”


        

乌麟轩嘴里配合,但很快低头凑近了陆孟。


        

被搂住了脖,耳朵也被咬住了。


        

“王爷昨天晚上真得好厉害,像天神样,从天而降,救臣妾于危难之中。”


        

陆孟吝夸奖,昨天晚上乌麟轩表的确实是好。


        

“臣妾真的好感动,但已经以身相许了,也没有其的能给王爷了。臣妾愿王爷早日登上大位,御极天下,王爷定会是位非常英神武的帝王。”


        

乌麟轩这类的听的也,投奔的那些人哪个是把从头夸到尾。


        

但是这样被自己的女人抱着,贴在耳边说这种虽然大逆道,但是字字句句都让乌麟轩心中熨贴的,那点因为被抽了巴掌所以被冒犯到的情绪,彻底的没了。


        

“花言巧语。”乌麟轩低头,看着陆孟评价道:“若是个男,定是个等的纨绔。”


        

花言巧语油嘴滑舌,满肚男.盗女.娼,整天只想着吃喝玩乐的酒囊饭袋。


        

“那可定,”陆孟抱着乌麟轩的脖,说:“我万是个国之栋梁呢?”


        

乌麟轩笑了。


        

“若是国之栋梁……那国将国。”


        

“我如果是个男,是个纨绔,那王爷若是个女呢?”陆孟贴着耳边说:“王爷若是个女,定然是个十分端庄的大家闺秀,针织女红样样拔尖儿。”


        

乌麟轩微微仰着下巴,脸的那是自然。


        

陆孟却把的头又拉下来点,说:“但是再怎么守女德有什么用?也说了,我是个纨绔,到时候我还是配上,那我就把抓起来,先……这样,再……那样,到时候跟我都行。”


        

陆孟说的都是贴在乌麟轩耳边,尤其是这样和那样的面的那些,都是些堪入耳的,乌麟轩听了之后被她的描述拉入那种境地想,顿时面红耳赤,觉得自己的臂和脚腕已经被捆上了重重锁链,满脸痛恨地瞪着她。


        

片刻后近距离对视的两个人都噗嗤声笑了。


        

被自己的王妃逗笑了,还笑得很开怀。平时的样严肃起来能显得大点,但是笑起来就显小。


        

陆孟近距离地看着,陆孟还是第次发,有两颗很尖的犬齿。


        

之接吻的时候都没有仔细看过。


        

还挺可爱的。


        

“王爷……出去了吧?上来呀。”陆孟掀开被拍了拍自己的身边,朝着旁边拱了拱,给乌麟轩留出了位置。


        

乌麟轩确实是出去了,来就是准备睡了,可是在的王妃这么积极地邀上床,加上之她贴在自己耳边的那些描述,乌麟轩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的王妃是个非常主动的女人,乌麟轩从来没有见过她那么主动的,女通常对于床笫之都是非常羞于启齿的,也都处于配合的地位。


        

但的王妃太样……


        

陆孟见上来,又拍了拍身边,然后竟然真的像个纨绔样向后靠,只臂搭在枕头上,另只臂撑在屈着的腿上,用甩了下垂在自己身的头发,说:“上来呀,王爷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纯睡觉而已,放心吧我动。”


        

这实在是像纨绔调戏小娘,乌麟轩浑身别扭的要死,眉心慢慢地皱起来,两颗尖尖的犬齿被抿住的嘴唇挡住。


        

“没点正经的样。”乌麟轩严肃地批评,但是耳根却莫名的发热。


        

正经地开始解腰带,脱了外袍掀开被上床,这还是两个人第次在对方都清醒着,没有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情况下躺在张床上。


        

乌麟轩躺下,就感觉自己的后脑多了条臂,陆孟眼疾快地把伸进去,然后直接圈住了的脖。


        

这简直像乌麟轩小鸟依人地躺在了她的怀里。


        

乌麟轩连忙就要起来,像什么!


        

但是陆孟把揪住了的头发,没让起身,乌麟轩疼的咧嘴。


        

陆孟连忙条腿跨在了乌麟轩的腰上,把被扯过来盖住了两个人。


        

凑在乌麟轩的耳边说:“就我们两个又没人看到……让我抱抱嘛。”


        

“王爷有两颗牙尖特别可爱。”


        

乌麟轩:“……是算睡觉了?”


        

乌麟轩说:“也是,昏睡了那么长时间在精神了。”


        

说着转过身看向陆孟,两个人这种姿势,转过来,脸就正好贴着陆孟的胸口。


        

乌麟轩呼吸顿了顿,然后直接撑着臂起身,和陆孟调转了位置,在上陆孟在下。


        

“想要?”


        

“没有啊……”陆孟说:“天是还要比骑『射』吗?”


        

陆孟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也会看沙漏了,看了远处眼桌上面的沙漏,大致估算了下时间。


        

温柔体贴地说:“快点休息吧王爷,要然天没气了……”


        

“哼……”乌麟轩冷笑:“说谁没有气?”


        

陆孟:“……”高中生该死的胜负欲。


        

陆孟抱住了乌麟轩的后背,拍了拍说:“睡吧睡吧,王爷是要在几位皇中争第吗?”


        

乌麟轩确实是要保存点体,过在又有点想下去。


        

两个人沉默地对视了会儿,陆孟没忍住笑了。


        

她笑,乌麟轩那该死的胜负欲就摁住了。


        

“放心吧,王再怎么累,也可能委屈了王妃。”


        

这营地中的床属实是太舒服,而且就算是钉在地下,翻身什么的,木板和铁脚之间的缝隙摩擦,惨叫得十分厉害。


        

陆孟都差点听笑了,两个人都侧躺着,乌麟轩从身后抱住她,嘴唇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她的后颈。


        

这是两人之间从没有过的温情舒缓,陆孟喜欢乌麟轩身上热乎乎的体温,让她觉得有些太保暖的被,也变得暖和起来。


        

两个人都没有贪欢,就次,很温柔节奏很慢,更像是种睡放松。然后先睡着的是乌麟轩。


        

来就得瑟天了,对于天的比赛其实非常的紧张,刚刚发泄过,此刻温香软玉在怀,入睡的速度十分快。


        

在这个深秋夜里,陆孟是第次短暂的对乌麟轩敞开了她柔软的怀抱,与夜温情。


        

算是回报的英雄救美。


        

第二天早上陆孟还没有醒,乌麟轩就已经洗漱好去了演武场,准备狩猎比赛的应宜。


        

陆孟醒得也挺早的,是被婢女们叫醒的,大清早地给她梳洗扮,左层右层的穿,发饰更是比平时还要复杂。


        

陆孟坐在镜面昏昏欲睡,早起对她来说是件非常非常非常痛苦的儿。


        

过古代干什么都讲究个吉时,狩猎比赛开始的吉时定在什么时候,陆孟根知道也懒得去问。


        

她在还换算清楚时辰和代世界的时间。


        

反正她被婢女伺候着,去哪儿也是被扶着,索『性』就半阖着眼睛,任由婢女们折腾。


        

等到收拾好了,简单吃了些早饭,还是没什么胃口。


        

这猎场中吃得太糙了。


        

梳妆扮好了早饭也吃好了,辛雅过来对着她说,轮到她入座了。


        

陆孟这个时候就觉得她如果没有变成建安王的王妃就好了。


        

这样她就能找个角落坐着,就算有些人对她冷热地说些什么,陆孟也根就在意。


        

但她在是建安王正妃,辛雅说的皇上朱笔御批的。


        

所以她得去给皇上和皇上从宫里带出来的妃行礼,最后落座的位置,也是在上首位侧下方,和那些皇们的妃坐在起。


        

陆孟只要想想脑袋就大了好几圈。


        

她连对谁自称什么,都太清楚,这种场合太容易掉链了。


        

丢人眼是其次,万被人扣个什么大敬之罪,又是个麻烦。


        

所以陆孟管辛雅会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出门之假装自己非常的紧张,实际上也是真的紧张。


        

然后询问辛雅场中都有谁她要怎么表。


        

辛雅细细地和陆孟说了遍,似乎并没有奇怪于她连这些基的常识都懂。


        

给陆孟整理着衣服和首饰,轻声细语地教她。


        

毕竟在辛雅看来,王妃懂奇怪,她的出身高,在家中被父亲的妾室苛待多年,并没请先生启蒙,这些礼仪常识懂也是很正常的。


        

陆孟仔细认真地了,然后被辛雅和婢女们扶着簇拥着,穿着身有些偏墨『色』的绿『色』锦袍,锦袍之上绣着入梦认识的种鸟。


        

反正也算低调奢华,头上的珠翠也以墨绿『色』为主,其实太符合她这个年纪,但是符合她的身份。


        

陆孟被扶着入场,正是在她第天来的时候,看到的演武场中。


        

场地的正东搭建了处高低错落的木台,用各种锦绸装饰,贵人们女眷们,按照身份错落而坐。


        

最上方的位置坐着的自然是皇帝和皇妃,辛雅说的这次跟皇帝起出来的,是端肃妃。


        

也就是上次在宫中因为陆孟的情吃了挂落的那个。


        

按理说延安帝那种凉薄的『性』,这个女人害在大臣的面丢了脸面,是很难轻易翻身的。


        

过端肃妃能够和太后起执掌凤印,到底也是全靠帝王宠爱,还是有点段的。


        

反正皇帝原谅她了还愿意带她出来。


        

这对陆孟来说就是什么好儿了,这可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吗?


        

她端端正正地按照辛雅吩咐的,上给皇帝和端肃妃行了大礼。


        

“平身吧。”皇帝对于这个亲自朱笔御批的建安王妃,没有任何好感。


        

甚至根据皇帝了解到的那些,觉得这个女是个安于室的狐媚。


        

连那凉薄的儿都为她犯了糊涂。


        

但还是同意了乌麟轩的请封,原因就是在根需要自己的儿有什么贤良淑德家大势大的妃嫔辅助。


        

顺水推舟何乐而为?


        

端肃妃在这种场合也敢目张胆给陆孟什么难堪,所以陆孟请完安之后,稳稳地坐到她自己的位置上面。


        

离端肃妃太远,只是她坐的这处台,比端肃妃和皇帝的矮了些。


        

而陆孟的身边做了好几个身着华服的女,见陆孟走过来,好奇地抬眼看她。


        

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凑在起交谈,时时传出阵黄莺般的轻笑声。


        

陆孟个都认识,这些女着浅『色』服饰的居多,百花竞放似的,晃得人眼睛花。


        

她目斜视,争取把自己的张脸拉得比大黑马还要长,让这些人别朝她的跟靠。


        

陆孟平时坐着是会这么端正的,尤其是在王府的,她大多数时候都是靠着贵妃榻,身板就没直过。


        

但是陆孟今天坐得端端正正,跟穿了背背佳似的,只过眼睛下垂,只看着自己面小桌这块四方的地方。


        

最怕旁边人突如其来的关心。


        

好在她可能表得实在是太好相处了,像个大冤种。而且好歹身份是建安王妃了,可以跟皇帝和端肃妃之外的人拉脸,就连这些皇的妃嫔,也是越过她去的,因此没有人凑过来跟她搭。


        

听到太监尖细的声音,喊了声吉时已到。


        

陆孟顿时松了口气。


        

很好,狩猎开始了之后就没人注意她了,全部都看向了场中。


        

陆孟是第次把这些皇全都看齐,但是除了陆孟眼就能认出来的乌麟轩之外,其的她个都认识。


        

这些人全部都穿着各式各样的软甲,皇嘛,都是后宫美人所生,模样是肯定差了的。


        

陆孟方才拜见皇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扫了眼,延安帝长得也是气宇轩昂。


        

但是这些皇们长得能说没有相像的地方,只能说毫无关系。


        

各种类型都有,但就是没有像兄弟的。


        

如果要说相像的,那最像皇帝的应该是乌大狗。


        

皇们上全部拿着弓箭,先是对着皇帝这边行礼,却并没有开口说。


        

场中片寂静,这些皇们将中的长弓拉满,对准远处布置的些陆孟看懂的东西,然后『射』出白羽箭。


        

“咻咻咻咻——”


        

箭.矢破空而去,齐齐地穿过各种狗狗比赛那样的圈,过是比那个要小了好多倍,而且上面没有火。


        

这些圈尽头挂着个铃铛。


        

这几只箭竟然全是奔着那个铃铛去的。


        

然后那铃铛被好几支箭其中的支的箭簇带着,撞在远处的个挂在排风铃的黄锣上。


        

叮铃铃铃铛铛铛咚!阵声音响起,安静的场中立刻响起了欢呼和掌声,


        

陆孟:……花样还挺多的,们高兴就好。


        

有太监用那种艰涩的,像文言文样的句,知道念了段什么东西。


        

陆孟每个字都听到了,但是在脑中没能组织出来是什么词……


        

就类似于……庆祝丰收还是祝福狩猎圆满那类的。


        

反正就那样,然后伴随着场中的阵欢呼,狩猎比赛正式开始。


        

远处有个小太监拿着那个『射』中铃铛的箭簇过来,双捧着对着皇帝的方向说道:“建安王拔得头筹!”


        

场中又是阵欢呼。


        

乌麟轩下意识的朝着陆孟的方向看,下巴微微扬起。


        

陆孟来对这种场合真的没有什么激情,让她选她宁愿在被窝躺着,群人『射』箭有什么好看。


        

过对上了乌大狗“求夸奖”的视线。


        

陆孟闻言也跟着笑了鼓了鼓掌,好样的,第个上吧皮卡丘。


        

皇帝站起来,从身边伺候的太监里,拿过了把长弓。


        

陆孟以为皇帝是要『露』,结果皇帝说:“这是今年的彩头。”


        

“天哪,是帝临弓!”


        

陆梦顺着声音朝着下面看了眼,声音的来源就在她远处,个穿着扮十分干净利落,几乎没有佩戴什么首饰,却穿了身烈焰样红装的女孩。


        

看着延安帝中的那把弓,眼中散发出熠熠光辉,显是非常喜欢。


        

“朕老了,这把弓放在朕的身边,实在是暴殄天物,今年获胜者,这把弓作为彩头。”


        

场中又是阵欢呼,跟特效音似的,连结束的声音都差多,看来专门练过?


        

等到场中再度寂静下来,延安帝又说:“风曲国今年进贡了匹好马。”


        

“风曲作为我朝附属国,素来以为我朝驯养战马闻名,今年风曲国的王殷林栩,亲自送上贡马,严我朝只要有人能将此马驯服,计回报为我国提供十万匹悍勇战马。”


        

陆孟心想来了来了,这经典的桥段。


        

这风曲国还真是闲得屁股疼,好好的马卖要送人,通常来说这种挑衅的剧情,男主角出面直接就搞定了。


        

这就是给未来称霸天下的男主角铺路。


        

陆孟隐约记得,这个叫殷林栩的男配,确实为男主角的基建王朝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只过跟男主角提的要求是想要女主角,最后被男主角带兵灭国。


        

何其悲惨!


        

“诸位爱卿,”延安帝还在说:“驯服战马者,赏十万金,或者朕还可以赏个恩赐,什么要求随意提。”


        

皇帝的音落,昨天晚上半夜三更的跑去找陆孟要饭的大黑马,还有大黑马的主人蜜样的“大法师”殷林栩,就牵着马匹上场了。


        

陆孟还是第次好好看这匹马,确实是威风凛凛,头乌黑亮丽的棕『毛』,长得耷拉到脖下面,随风而飘,很是有种洒脱羁的味道。


        

额还编了两个辫,辫上好像还有宝石点缀?眉心还有簇红『毛』。


        

尤其是那四个蹄长的白『毛』真的是,仿佛踩在雪中。


        

殷林栩牵着大黑马在场中停下,对着延安帝微微弯腰,说道:“陛下圣安。”


        

“此马名为踏雪寻梅,乃是马中之王,可驱使万马奔腾。”


        

殷林栩用怪异的音调说:“若能够驯服它,让其心甘情愿认主,我风曲国除了十万匹战马之外,愿意再送个承诺。”


        

殷林栩看了眼延安帝说道:“也任君提出。”


        

场中几位皇,包括皇后面的那些陆陆续续进场的世家公们,全都了鸡血样。


        

陆孟听也鸡血了。


        

这套路她熟啊,这就是乌大狗那个男主的囊中之物,最后替争霸天下无限量的提供马匹。


        

要知道骑兵在这个世界上,堪称战无胜。


        

而且皇帝许了十万两黄金。


        

这就是谋朝篡位……对,是争霸天下的启动资金吗?


        

陆孟白了,这场秋猎完全是乌大狗的专场。她也替乌大狗激动,毕竟她严格来说是个乌大狗的业粉。


        

而且十万两黄金,呲溜。


        

很快殷林栩牵着踏雪寻梅下去,场中的皇们和世家公们,开始分队。


        

狩猎分为好几种,太监在旁边为场中的贵人们和女眷们解释,陆孟左耳朵听右耳朵冒,好像有单人的有分队的什么对战的还有卧底的……


        

反正陆孟只知道,上菜了。


        

有皇帝在果然是样啊,这些菜可比平时她吃的那些东西看着好多了。


        

陆孟身边也有两个女轻声细语地来搭,说的是昨夜女眷的帐篷烧起来的。


        

陆孟都是冷着脸看过去,根知道她们是谁,她们也没有自我介绍,但陆孟猜策应该是哪位皇的妃。


        

毕竟她在是建安王妃,坐在她旁边的,应该也是皇妃级别。


        

她心里说了对起了妹妹,约。嘴上只是非常简短的嗯嗯啊啊,敷衍过去算完。


        

陆孟开始慢条斯理地吃东西,大部分人都在看着分队,已经开始比上了『射』箭,交头接耳地聊天,欢声笑语断。


        

今天的天气特别好,这会儿的太阳已经升上来了,暖洋洋的晒在身上很舒服。


        

整个场中只有陆孟缓慢而认真的在吃东西,她已经好几顿没吃好了,今天的东西好吃。


        

果然是跟着皇帝有肉吃。


        

而且乌麟轩的主场……陆孟心存侥幸地想着那些她囫囵半片记得的剧情,应该怎么躲。


        

原剧情女主角是被马给踩了,就是乌大狗驯马的时候,好像遇到危险然后女主角管顾地冲上去……


        

陆孟叹息了声,原女主对乌大狗是真爱啊。


        

陆孟决定,在乌麟轩驯马之时——她就找个理由离开场,去和她的佣兵小团队待在起。


        

反正在住在乌大狗的帐篷里面,她的佣兵小团队是可以靠近的。


        

陆孟因此多了份安心,而且身乌大狗这次来也带了死士,月回肯定在里面,月回也是会保护她的。


        

陆孟心里盘算得很好,坐在皇上的眼皮底下,也没有那些个长眼睛的冲上来找麻烦。


        

陆孟闭着眼睛边晒着太阳,边吃着好吃的,除了能瘫软在地上之外,倒是自得其乐。


        

台下已经开始比『射』箭了,是马上进入猎场去狩猎,而是从比『射』箭开始。


        

陆孟分出这个队还是那个队,她吃盘有点甜的花生米,把那些时时传出声欢呼的世家公们,成解闷儿的。


        

这些小公们长得可都真好看。


        

个个都是花骨朵儿的年纪,陆孟又扫视了眼自己的周边,那些世家的姑娘们,很显然比她看得起劲儿。


        

说定在寻『摸』着自己以后要嫁的男呢,春心萌动是最美丽的时候。


        

这刻真是阳光和煦,秋风宜人,陆孟吃着吃着,吃撑了。


        

人吃撑就容易困,再加上阳光晒,陆孟笔直笔直的腰背就有点挺直了。


        

没过多久,陆孟就开始像小鸡啄米样点头点头。


        

辛雅直跪着侍奉在陆孟的身侧,时时在她要睡着趴桌上的时候,用肘撞她下。


        

陆孟真的非常感激她,虽然大多数的时候辛雅心向着乌大狗,但这也很正常,毕竟乌大狗的人嘛。


        

陆孟在也是心向着乌大狗啊,都指望着吃饭呢。


        

太监们传报比赛结果的声音时时地就传过来,这些名字陆孟个耳熟的都没有。


        

陆孟在这个世界上基上是靠脸认人的,这其中就有个规律,长得特别好看的都是女配,长得特别好看的都是男配。


        

就连长得好看的马都是重要的配角,比如踏雪寻梅。


        

“陛下,岑溪世公想尝试驯马。”


        

小太监的声音带着些喜气,也未必是自己多开心,额头上满场都跑出脑袋的汗了,心里指定怎么骂娘。


        

但这样的日里头,这种伺候人伺候的习惯了懂得揣测人心的宫人们,肯定知道主们喜欢听什么音儿看什么样的脸儿。


        

陆孟再再再次感叹,得亏她没有穿成个伺候人的。她连笑都够层次。


        

“准。”延安帝的声音裹挟着丝懒洋洋。


        

就连陆孟都能够听出来,这位姓岑的公,恐怕怎么得圣心,至是在延安帝的心中,没能耐驯服这匹马的。


        

过这么早就开始训马了?剧情里是什么时候开始训的?


        

根记住。


        

陆孟想起了系统但很快又把它忘了,系统未必知道,个靠捕捉台词糊弄主系统的垃圾人工智障,她能指望它什么呢!


        

但既然开始驯马,估计到最后这个也行那个也行的时候,是肯定会轮到乌麟轩的。


        

所以陆孟得想个办法赶紧溜。


        

她左看看右看看,为什么没有人起身方呢?所谓人有三急啊。


        

有人起身她顺就跟着走了。


        

陆孟伸『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肚,悚然间白,为什么这些女都怎么吃喝桌上好吃的东西……她们是害怕上厕所吧?


        

陆孟侧头看了辛雅眼,辛雅立刻附耳上。


        

陆孟没有想方,但是除了这个理由离场,她总能又昏过去吧?这也太没说服了,毕竟她面的盘都被她吃空了,等会儿太医上来了,很难说她体弱昏厥,只能说她撑昏过去了。


        

陆孟想了想,问辛雅:“我在如果去方是是好?”


        

辛雅刚才撞她的时候,就是提醒着她吃喝,在个退场的人都没有,起身也是行,但……端肃妃直时时地就看这边,怕是苦于找到发难的理由。


        

然至于因为方就发难,可如果成心刁难的,礼仪方面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毛』病。


        

而陆孟身上关于礼仪的小辫多到能吓死密集恐惧症,端肃妃只能揪出五六根。


        

于是辛雅问陆孟:“王妃能否再忍会儿?”


        

王妃坐的这个位置实在是太显眼了。


        

“席间有几个携带女儿来的大臣妻,年岁小了,坐了这么长的时间,会肯定有要起身的。”


        

辛雅说:“到时候王妃跟着块起来就行了。”


        

陆孟来也是内急,是心里急,急着躲避剧情。


        

会儿实在是没有人起身的,大了她自己起来,让端肃妃揪她的小辫总比被马踩要好。


        

至于坐在这么高的地方为什么会被马踩,陆孟哪知道,但她信着剧情,有说,她怕马飞上来……


        

如果时骑着马的那个人正好是乌大狗,那就是驯马了,那就直接是刺杀,毕竟最上面坐着的可是延安帝。


        

那下场就是: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所以陆孟还是决定要躲,但稍稍等下也没什么,毕竟为了凸显出男主角的厉害,男主角面肯定有大堆的炮灰,就是训成功的那些,先出来丢人眼。


        

得到了延安帝的准许之后,殷林栩将踏雪寻梅牵进了场地的旁边,处专门为了驯马圈出的围栏中。


        

陆孟漫经心地看向了要训马的那个公,然后愣了下。


        

翩翩公温如玉。


        

她脑里面只能想到这句。


        

这公看上去就是个文弱书生,而且知道哪儿让陆孟觉得有点眼熟?


        

为什么要训马?长得这么好看会是个男配吧?


        

陆孟正胡思『乱』想,突然间面果然有位夫人她忍住了!


        

这位夫人坐的地方就离陆孟远,陆孟立刻在桌下面捅辛雅,辛雅然也看到了。


        

而且辛雅看到了那位起身的夫人之后,还微微的顿了下。顺势扶着陆孟起身。


        

陆孟跟着辛雅从旁边离开,端肃妃的视线轻飘飘地在陆孟的脸上转了圈,到底没有急迫地伸揪她的小辫。


        

陆孟心说今天最好给我稳住了,今天揪我的小辫,过了今天,都看见我了哈哈哈!


        

她有点开心地被辛雅扶着下了高台,乌麟轩昨天晚上说了,就只有今天天需要全部的女眷们定到场,其的时间都是自愿的。


        

下了高台之后,辛雅扶着陆孟跟在那位夫人的身后。


        

那位夫人身边也有个人扶着,但看穿着的扶着她的并是婢女,而是这位夫人带来的世家小姐。


        

她们走得快,陆孟和辛雅很快就要追上了,但陆孟并没有追,她又认识她想上去搭。


        

就是借机起退场而已。


        

过辛雅没会儿又凑到陆孟的耳边说了句:“面那位是岑夫人。”


        

陆孟嗯了声。


        

然后又“嗯?”了声。


        

小声问辛雅:“哪个岑?和那位公个吗?”


        

陆孟问的是是们是家。


        

辛雅点了点头,看着陆孟问:“王妃要上个招呼吗?”


        

岑家乃是建安王妃外祖家。


        

因为长孙鹿梦的母亲死后,岑家和户部侍郎那个老白脸断了来往,这些年和这两个外孙女也没有私下的交流。


        

陆孟她从开始就没有想着去和外祖家有什么来往。


        

她连自己的亲娘叫什么名字都知道,哪敢上门跟人家攀亲戚?


        

只知道原身的母亲是个虽然思想超,但是眼神太好,所托非人的苦命女人。


        

至于叫什么,上次从长孙纤云的口中没能套出来。


        

因此陆孟摇头,搭。她早把自己还有门外祖亲戚姓岑给忘了。


        

辛雅点了点头,两个人缓慢地跟在那位老夫人和岑家女儿的后面走。


        

这时候岑溪世也已经进入了马场,所谓驯马,首先要有量,能够牵制得住,其次要有技巧,能够在马发狂的时候从它的背上掉下来。


        

最终就是让马对臣服,让它心甘情愿地被骑。


        

这位看上去斯斯文文,简直像个文弱书生的岑溪世,是今岑家二公。


        

岑家掌管刑部多年,这二公也是在刑部中任职的,最擅长的是刑讯『逼』供,还有制造刑.具。


        

别看温温柔柔,那双最擅长的就是泡在鲜血里头,从那些重刑犯的口中撬出真东西。


        

尤其喜欢拔人牙齿。


        

身上的功夫也是很错的,并是大开大合的强横招式,而是擅长以柔克刚,比较擅长用的武器也是软鞭。


        

围观的这些公们然也了解岑溪世的路,看到轻轻松松靠近了踏雪寻梅,并且将绳索甩到了它的脖上,腰身以个拧麻花劲儿样的弧度,柔韧而纤巧的在半空中转,就坐到了马背上。


        

顿时场中发出了阵的欢呼声。


        

陆孟和辛雅跟在那位老夫人和小姐的身后,听到了这阵欢呼之声,侧头看过去,遍界那位翩翩如玉的公哥,长袍翩飞,已经骑着踏雪寻梅跑了起来。


        

还有两下。


        

但这两下还没稳呢,踏雪寻梅就疯了。


        

眼见着陆孟和那位老夫人要转弯了,面有专门为女眷准备的休息区,能休息也能方。


        

结果就只见踏雪寻梅,绕着场中跑了圈之后,断地撂撅,没能把身上的人甩下去,竟是向后跑了段之后开始朝着围栏的边上猛冲而来——


        

这围栏是按照踏雪寻梅的身量专门搭建的,得有将近米八高,中间钉的都是细栏板,方围观的人看。


        

陆孟只听到阵马匹疯狂的嘶鸣声,接着是阵人的惊呼。


        

她侧过头看,远处踏雪寻梅简直像小课文里马踏飞燕的那匹马似的。


        

完全将自己的四蹄甩到种难以思议的高度和宽度,生生从那陆孟爬都得爬半天的围栏中飞了出来!


        

惊叫声连连,陆孟也倒抽了口凉气,那马上的如玉公,猝及防被这疯狂的跃,直接甩下了马背。


        

虽然没有跌落在地上,双腿还绞着马头,抓着绳索,用种摇摇欲坠的状态挂在疯跑的马身上,可很显然坚持了多久,很快就会遭受踩踏。


        

陆孟已经反应极快的开始撒腿就跑了。


        

但这还是最刺激的。


        

最刺激的是,这马落地之后,在原地顿了下,然后调转方向,朝着陆孟的方向狂追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