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43章 咸鱼分手剧情又歪了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真, 陆孟不想伺候一个得了风寒人,她怕被传染。


        

自从陆孟穿越过之后还没得过什么大病,她每天那么积极地空中蹬自行车, 就是为她知道这个世界不能生病。


        

合饮食, 适量运动, 保持情舒畅,远离所有危险,是陆孟这个世界生活准则。


        

此乌大狗把自己闷被子里头,难受着蜷缩着, 甚至还咳了几声时候,并没能勾起陆孟同情。


        

她认真地思考,要不要顺势和乌大狗“撕破脸”,回家各过各,井水不犯河水。


        

反正剧情里女配已经了, 用不了多久乌大狗就娶她, 原剧情当中长孙鹿梦不是建安王妃,乌大狗应该顺势把陆孟王妃称号拿掉。


        

陆孟是主动让位, 她又王妃之位没有什么留恋。


        

但她主动让位也是有条件,比如让乌大狗给她一个承诺,她居住院子,方圆多少米不许活人靠近。


        

陆孟是有筹码和乌大狗讲这样条件, 她还拿着风曲国信物呢,她知道乌大狗有多想要那一串马牙, 他需要风曲国给他驯养战马。


        

就是为手中有筹码,陆孟才根本就没有要哄乌大狗意思,哪怕他失踪了那么多天,闹了一次离家出走。


        

陆孟站远处, 着那碗粥一点一点地凉,听着乌大狗闷闷地咳,始终没有前。


        

一直到辛雅把『药』端过,陆孟还站远处。


        

辛雅把『药』直接递给陆孟,并没有朝着床边过去,一般这种献殷勤时刻,有点脑子婢女都不抢功劳。


        

辛雅当有意让王妃和王爷顺势和好,毕竟她这世女子,到底还是靠着男子生活。就算王妃志不天,想要后院住得安稳,也是要和王爷搞好关系。


        

陆孟没有马接,辛雅这一儿跟她没有默契了,刚才演戏时候明明很溜。


        

陆孟又不能直接说她不喂,为乌大狗虽病了但他没睡着,听着呢。


        

陆孟只用眼神暗示,让辛雅过去放那就行,辛雅犹豫了一下,把汤『药』放了桌边。


        

后了眼桌子还放着没动粥,问陆孟:“王妃,粥要拿去热一下吗?”


        

陆孟:“……”得,这活儿算是砸手里了。


        

“不用了,凉点好入口。”


        

今天肯定得是她喂乌大狗了。


        

不过陆孟也没马过去,先去里边找了一个干净布巾,叠了几层之后捂自己嘴,自己后脑系好了。


        

去分吓人,不是那种古代电视剧里面轻纱覆面美人,麻『色』布系脸,她去分像一个杀人越货分尸剔肉屠夫。


        

虽也不一定能挡得住不被传染风寒,但还是聊胜无吧。


        

陆孟叹了口气前,坐了床边,『摸』了一下粥温度,晾了这么一儿虽不是最适合喝那个温度了,却还没凉透。


        

陆孟端起粥碗,把里面热和凉搅合一起,后转过身扯了一下被子,打算把乌大狗从被子里面挖出。


        

乌麟轩背着床边,弯着腰像一把弓,陆孟扳了一下他肩膀,他并没有转过,而是又把自己缩起一些。


        

这是干什么,还要人哄吗?


        

“吃点粥吗?”陆孟拍了拍乌大狗背,他本就是少年身形虽身高腿长,但是他背够宽却不够厚。


        

尤其是这几天眼见着瘦了不少,这么躬着背,都能『摸』到骨头了。


        

“王爷,你不还跟我闹别扭吧。”陆孟顺着他脊骨一节一节地往下按。


        

“不喝粥话起码把『药』喝了呀,”陆孟说:“王爷不还要人哄吧?”


        

乌麟轩还是没有动,陆孟想了想,掀开他中衣下摆,一碰到他腰,他立刻就不装死了,像一条活鱼一样弹动了一下。


        

转过身向了陆孟,后向后闪了一下,显是被陆孟造型给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乌麟轩皱眉。


        

“我怕你把我传染了,”


        

陆孟坦言道:“我母亲生我时候身体已经很差了,我自是胎里带体弱,很容易被过了病气,王爷风寒可能一天就好了,但我得了风寒可能死。”


        

陆孟说当是扯淡,她跟长孙纤云仔细地聊过,当年这具身体时候壮得跟牛犊子一样。


        

后身体不好纯粹是为自己忧思过重还吃得少,又不爱运动。


        

陆孟穿越过这三个月早就把身体调好了。


        

咱就是说红豆粥不是白喝。


        

但她必须得卖个惨,很多早古文里面都是为不长嘴所以才造成各种各样误。


        

什么自己生病了还要照顾别人这种事是不出陆孟身。


        

她既伺候了乌大狗,就必须要让他知道自己是冒着什么样风险伺候他。


        

乌麟轩听了之后果愣了一下,了自己王妃一眼,她身体弱这件事,乌麟轩也是知道。


        

而后他就没有别扭了,乖乖地起身。


        

陆孟把他身后垫了个枕头,乌麟轩靠去,他整张脸红得像个熟透大柿子。


        

陆孟把粥碗端过,舀起了一勺送到他嘴边。


        

乌麟轩张开嘴喝了,眼睛落陆孟脸系着布巾面,被丑得微微皱眉。


        

“你脸系这是什么?”乌麟轩咽了嘴里食物问道。


        

陆孟声音有点发闷,这个布巾叠了太多层了她感觉有些窒息。


        

“王爷快吃,”陆孟催促他说:“吃完了还得喝『药』,喝完了就赶快睡觉休息一下就好了。”


        

陆孟说着又舀了一大口,为粥有一些凉了,导致凝固,整个勺子满满,送到乌麟轩嘴边。


        

这要是想一口吃进去要张很大嘴,要么就弄得到处都是。


        

乌麟轩皱着眉低头了一眼,又向了他王妃。


        

如果不是陆孟眼神太坦『荡』,乌麟轩都怀疑她是故意。


        

乌麟轩并没有张特别大嘴吃进去,他吃东西向速度快却很优雅,皇子是有专礼仪教导。


        

他就是被一个名为皇子模子养大人,很多东西已经深入骨髓,否则也不为被绑了一下手,就那么崩溃。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王妃向不伺候人他是知道。


        

也难得她根本不伺候人,又害怕被传染,还要包成这个样子留他身边。


        

乌麟轩忍不住想起自己母亲临死之前,派人传话想要远远地见延安帝一面,可是延安帝为怕过了病气,根本就没有出他母亲寝宫。


        

那个时候乌麟轩还很,整天装着少年老成,为母亲濒死,他去求他父皇。


        

他那么哀求,他父皇当时表情,乌麟轩一辈子都不忘。


        

为生病高热,他难得思维有一些游离。


        

片刻之后他自己接过了碗和勺子,他双臂确实有一些发软,不过还不至真连粥碗都拿不住。


        

乌麟轩自己吃了。


        

陆孟见他接过去就不坐床边,脸系着布巾实是太厚了,陆孟闷得太难受。


        

突间想起什么,脑中叫系统:“你不是给人检查身体吗,给乌大狗检查一下,他有没有什么其他『毛』病。”


        

系统:“……乌大狗是谁?男主角?”


        

陆孟没有回答,问它:“你到底行不行,你也就剩这点能耐了,如果这点能耐都没有,我你直接申请报废算了。”


        

系统陆孟攻击完全不乎,说道:“他就是自己把自己折腾病了,身没有带瘟疫放吧,这种折腾出风寒,传染率不高。”


        

陆孟这才放,把憋得她不气儿了布巾给扯了。


        

哎,乌大狗刚开始回时候就发烧了,陆孟那个时候跟他说话已经接触了半天,要传染早就传染了。


        

那儿根本就没想起这件事儿,光顾着把之前自己行为解释合化,没想到他病得这么严重。


        

陆孟见乌大狗慢慢地吃东西,转身走到口掀开营帐,着口辛雅说:“派个婢女去找太医,就找太医令,让他开一副预防风寒汤『药』,熬好了给我送过。”


        

反正不能为生病,就把乌大狗撵出去,而且这是乌大狗帐篷。


        

回女眷那边话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太方便别人找她麻烦了,辣椒说不定就等着她落单呢,被她拉去采蘑菇被当成梅花鹿『射』实是犯不着。


        

况且她这些天和岑夫人往往送东西,都是声称自己被吓着还没好呢。否则这么多天,陆孟都没有去自己被吓得生病舅母,实是说不过去。


        

而且接触岑家这件事情必须做好万全准备,她得回去先让辛雅搜集岑家各种各样内情,起码得把他们人物关系搞清楚,才能去。


        

否则陆孟还怎么去装一个想和外祖家往,却碍各种各样原没有往可怜?


        

综合考虑不能搬回女眷那边,比起回到女眷那边要应付各种各样麻烦,陆孟您可喝两碗预防风寒汤『药』,和乌大狗这个病原体共处一室。


        

吩咐好辛雅,陆孟扔了布斤转身回到了床边,接过了乌大狗正好吃完空碗,放了桌边。


        

又拿起汤『药』碗,这次没有直接递给乌大狗,而是用汤『药』碗里汤勺搅和着,慢慢地吹。


        

人都已经伺候了,也已经共处一室了,陆孟善用最代价博取最大利益,起码要让他念着自己好。


        

所以她突间就柔情似水下。


        

陆孟舀了一勺汤『药』,递到了乌大狗嘴边:“王爷,已经不烫了但应该很苦,喝完就不高热了。”


        

乌麟轩眼睛一直盯着她,为他烧得厉害,所以眼中有一些生『性』湿漉,亮晶晶。


        

他张开嘴,把这一勺汤『药』喝了,后问陆孟:“不是怕传染吗,为什么又把布巾解了?”


        

陆孟说那还不是为你没有传染病,要不我已经连夜逃出皇城了。


        

但事实她万分温和地笑了一下,有些自嘲地说:“王爷病得这么厉害,若是王爷有个三长两短,臣妾也活不成了。”


        

要是男主角有三长两短,这世界就崩了,她肯定活不成啊。


        

乌麟轩听了之后瞳孔骤缩了一下,又张开嘴喝了第二勺汤『药』,被苦得微微皱了一下眉。


        

陆孟这话说其实挺晦气,古代最忌讳说这种丧气话。


        

不过为陆孟说乌大狗死了她也不活了,直接笔直笔直一箭正中乌大狗。


        

还是穿胸而过那种。


        

乌麟轩又想起自己母亲临死连他父亲一面都没见到,可他王妃跟他说,如果他死了她也不活了。


        

乌麟轩一口一口地喝着汤『药』,却感觉不出苦味了,不是他里犯起了什么甜味,而是他有些震惊。


        

这种震惊导致他感官暂时失灵,薄情之人期待厚爱,可真正“得道”,摆他面前,他却又未必敢要。


        

乌麟轩为高热而导致格外敏锐思,格外混『乱』脑子,让他整个人都是不智。


        

他直勾勾着陆孟,眼中暗沉沉情绪翻涌着,如深海之下不为人知狂澜。


        

这实是一个意外收获,陆孟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世界隐藏剧情。


        

原剧情当中根本也没写乌麟轩母妃到底怎么死,反正一开篇就是他和女主角虐恋情深。


        

这一部分剧情应该是世界观自己补齐,而且除了乌麟轩和当时他母亲身边伺候侍从,根本没有人知道。


        

此陆孟感觉到乌麟轩为她一句话,骤变换情绪和灼热视线,略微思索了一下。


        

开始顺水推舟,为了日后谈条件给自己加大筹码。


        

陆孟一边喂他一勺一勺地喝汤『药』,一边说:“我知道王爷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回,这些天我都没有睡好,每天都想着我错了。”


        

“王爷,我……”陆孟本想说,“我这些天一直都很担你”。


        

但是想了想这么说又不合适。


        

她本也不想让乌大狗误自己他情根深重。


        

她根本也不想当个爱情骗子。


        

纯纯肉.体关系,牵扯感情就『乱』了。说跟早古虐文男主角谈感情能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陆孟话锋一转,难得姿态端正,语调严谨。


        

喂完了所有汤『药』,陆孟把碗放桌子,坐直了乌大狗说:“王爷,其实你根本就不用顾及我。”


        

“不用管我不好受,不为被夺去了王妃之位,就被人耻笑,或者痛不欲生什么。”


        

“我不,我从一开始就跟王爷说过了,我只求王爷身边安逸到老。”


        

陆孟着乌麟轩微微变化神『色』,坦他说:“我知道王爷想要什么,也愿意全以赴辅助王爷,就算帮不王爷,也不做王爷登天路绊脚石。”


        

“所以那天晚我劝说银月郡主同王爷喜结连事情是真实意。”


        

“虽有一点情绪,王爷……冒犯了王爷,但我保证以后都不有了。”


        

陆孟说:“此次狩猎回去,我好好地待我自己院子里,王爷无论是想要娶妻还是纳妾,大可以不必我。”


        

“若是我王爷后院住着不合适,我就搬去王府内其他院子,王爷让我挑一个住着舒服,这就可以了。”


        

陆孟尽可能地把“只有合作没有爱”这七个字温和输送给乌大狗。


        

最后总结道:“我只求安逸到老,所以还望王爷无论娶了什么样女人,不要让她踏入我院中半步。”


        

“银月郡主嚣张跋扈,为了防止她嫉妒,找我麻烦,我与王爷以后也尽量不要见面……”


        

陆孟自认说得非常诚恳,从炮.友关系退回到员工。


        

尽可能得不要见面,能相互利用地方利用一下,这是陆孟能够想到虐文男主和虐文女主之间最优美相处方式。


        

可这一番话,听了乌麟轩耳朵里,就是赤.『裸』『裸』威胁。


        

就是他敢娶妻或者妾,面前这个女人就要跟他恩断义绝。


        

乌麟轩靠床头,神『色』冷下,面无表情地着他王妃。


        

他想冷笑,他就说这个女人都敢那么他,怎么可能放任他娶其他女人。


        

话说得多好听,回回不适要跟他和离,就是要跟他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


        

她就是根本不肯同其他女子一样,做什么贤良淑德样子,不肯同人共侍一夫。


        

还说什么他死了她就不活了,连命都拿出威胁他。


        

乌麟轩微微咪眼,他甚至怀疑如果他真娶银月郡主,夺取她王妃之位,这个女人跟他鱼死网破。


        

她连自己都敢捆,他洗澡时候还说,要杀了银月郡主。


        

乌麟轩本没有深想,以为她说气话,狡辩。


        

可听了他王妃说这一番话之后,乌麟轩不敢把那当成玩笑了。


        

乌麟轩又想起他那个差点被他王妃活埋进『乱』葬岗四弟,想起了这个女人始终让他无法释怀那些诡异之处。


        

她绝不可能像她说那样,退居后宅,甘安稳到老。


        

乌麟轩突间感觉到一种危险,这让他浑身汗『毛』孔都张开了一样,头脑也变得清醒一些。


        

他是不被感情冲昏头脑,哪怕这个女人,他确确实实不可否认地纵容过头。


        

两个人无声地视,陆孟认真地着乌大狗。


        

就差跟他说:“大老板放搞事业,我绝不贪恋你爱情。”


        

而陆孟还是不可能太直白,毕竟早古文男主角,是解不了代女『性』思想。找古文男主角更容忍不了自己女人不爱他。


        

所以陆孟教男主别爱她,不用意她,但不能说自己根本就不爱他,这样反倒引起他注意。


        

陆孟乌大狗说:“王爷,你要想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什么才能给你带最大利益。”


        

搞事业是最重要!做皇帝是最重要!


        

不要半路搞什么感情牵绊啊,你不登基我怎么躺平?


        

所以该娶女配娶你,别把我搅合进去让我受虐就行,这就是利益最大化!


        

后乌麟轩又误了她意思。


        

他把陆孟这一番话当成了更深层次威胁。


        

乌麟轩着自己王妃,想着她今时不同往日身份地位。


        

他头脑彻底清醒,大概也是为吃了粥了,这些天总算是吃了点正经东西,他到底还年轻气恢复了一些,喝下去『药』也起了点作用。


        

乌麟轩微微眯眼,认真地思考起。


        

如果他娶了银月郡主,确实能够得到百里王势辅助。


        

但如果他王妃此跟他鱼死网破,他王妃身后牵连南疆封北意,还有同她往越发密切岑家。


        

可以说这两个条件,是当初乌麟轩和自己四弟抢夺这个女人做自己侧妃根本原。


        

娶了她之后,一度觉得她成了废棋,却不是如此,她手中甚至还捏着自己想要风曲国承诺。


        

乌麟轩冷静思考,一只手抬起自己太阳『穴』敲了敲。


        

他衡量,娶了银月郡主,到底他能得到更多还是失去更多。


        

他撑起一条腿,手臂随意搭自己腿,微微仰着头着自己王妃。


        

他姿态随意散漫,可眼神却锐利如刀,他没想过,自己竟娶了这样一个女人。


        

当初他以为她是一个生活阴沟里老鼠,胆怕事,能够轻易地拿捏利用。


        

可是随着时间越久,乌麟轩越发这根本就不是一只老鼠。


        

她已经悄无声息地成长到敢触他逆鳞,并且有资格和他谈条件地步。


        

如果一个女人乞求着乌麟轩,跟他说“我爱你,我不希望你身边有其他女人,如果有话我就去死。”。


        

那如果乌麟轩她还有一些留恋话,可能哄她两句,补偿给她一些无关紧要东西。


        

如果她闹,乌麟轩亲手送她去死。


        

乌麟轩眼中,女人从都只是个玩意。可以用宣泄但不能牵绊住脚步。


        

但是他女人告诉他,“如果你敢碰别女人,大家就一起死。”


        

乌麟轩靠坐床边,只感觉自己后脊悄无声息地爬一种凉意,这种凉意和那天晚他被捆住时候,是一模一样。


        

这当中恐惧成分,或许有那么一点点,但更多是一种他无法掌控,却又根本不想挣脱诡异感觉。


        

他善把一切掌控自己手,但有人试图控制他,胁迫他去做决定。


        

乌麟轩知道自己应该快速挣脱,他能弄死自己王妃办法太多了,甚至能够完全把自己排除外,制造一个意外,不引起任何人怀疑。


        

但是乌麟轩中那种横冲直撞残暴想法,这些天山中都已经反反复复演练过无数遍。


        

他了解自己失控,剖析自己内,残忍地扒出把一切都论斤称,衡量得失,最后得出结论都是把这个女人就杀了是最好结果。


        

她拥有得越越多,或许不久将让他无法掌控,甚至是让他失控。


        

可这些不为外人道想法,到最后都如一样慢慢蛰伏下。


        

他舍不得。


        

乌麟轩闭了闭眼,呼吸放轻。


        

是,他舍不得。


        

不仅仅是为他们之间格外水『乳』.交融床笫之事,他不至脑中只有那些事。


        

而是为一种,他从没有任何人身感觉过,连他自己都害怕,却又不舍得放手颤栗。


        

乌麟轩早就已经排除了她要害自己可能,所以他很清楚他王妃只是要他而已。


        

这世想跟乌麟轩要东西,大多数都是想要他拥有那些东西,而并不是他本身。


        

银月郡主也只是想要他手中权势所带高高。


        

他王妃只是想要他。


        

当,如果一个女人只是单纯地想要他,怎配乌麟轩多一眼?


        

但他王妃有资格跟他谈条件。


        

乌麟轩清醒着衡量利弊,到最后很确认,银月郡主手中那点筹码,比不过他王妃手中那些。


        

良久沉默之后,乌麟轩嗤地一声笑了。


        

他仰靠床头,视线始终锁着他王妃,着她严肃表情,像等待宣判,又像是随时竖起浑身尖刺蓄势待发,他发起攻击。


        

这让乌麟轩觉得她危险同时,又觉得她有些『迷』人。


        

“过。”乌麟轩一只手手肘撑着自己曲起膝盖,经脉分明手掌撑着自己半边脸,另一只手抬起着陆孟勾了勾。


        

他脸还有未退红,墨一样长发都散落肩头和身前,衣衫不整,双眼微眯,气质透出一点散漫和随『性』,跟他平时拘谨冷漠,恪守自持样子大相径庭。


        

这姿态让陆孟觉得有些怪,总体说有点『骚』气。


        

正严肃认真地跟他阐明立场,并且准备从炮.友关系回归下级身份陆孟,觉得他不劲儿。


        

“过吧,我想清楚了。”乌麟轩起身,直接拉住陆孟手腕,朝着自己身前一拽。


        

两个人距离拉近,近得呼吸可闻,陆孟立刻偏开头。


        

虽说一儿喝预防风寒汤『药』,加乌大狗是自己折腾而不是流行『性』感冒,应该不至传染。


        

可是还是不要凑得太近吧……


        

“茵茵,”乌麟轩到她偏开头,还以为是自己没有给准话,所以她还别扭。


        

是他伸手搂住了陆孟脖子,将头放她肩膀,侧头着她耳边热乎乎地说:“我可以不娶她,但你以后要听我话。”


        

陆孟:“……啊?”为什么不娶啊!


        

“怎么不娶了呢?”陆孟问乌大狗:“王爷不是需要百里王势吗?”


        

乌麟轩没说话,百里王势广,当也比不封北意手中那几万兵马。


        

而且乌麟轩其实仔细了解过,百里王百里赫手脚太不干净,南疆那边干了不少不台面事情。


        

当这种事情如果真联合话是无伤大雅,乌麟轩有能把那些事情抹平。


        

可如果乌麟轩不跟他联合……


        

他陆孟肩闭眼,呼吸还是为高热很沉。


        

他不跟百里王联合,就只能让百里王垮台,他不允许百里王帮助其他皇子。


        

“别管一些你不应该问事儿。”乌麟轩手掌落陆孟后颈之,轻轻地捏了一下,算作警告。


        

他打算有所妥协,却也不允许自己女人真『插』手他事。


        

他只允许她管自己一点。


        

就一点。


        

陆孟也根本就不想知道什么权谋路子。


        

可两个人“谈分手”谈了一半,突抱一起了这总是不吧?


        

“那个……”陆孟感觉到怀里人热得出奇,很想把他给推开。


        

但他肩膀推了一下竟没推动,乌麟轩索『性』把全身重量,大部分都放了陆孟身,陆孟只得用两只手向后撑住自己。


        

她其实有点懵。


        

这怎么就不娶了呢?


        

不娶话没有关系吗?争夺皇位没有影响吗?


        

剧情又歪了耶。


        

难道是为发烧烧傻了吗?


        

陆孟问系统:“剧情歪成这个样子还需要念什么台词吗?”


        

“有台词告诉你。”系统说。


        

陆孟想了想索『性』放松身体,随便吧。


        

两个人驴唇不马嘴交锋,陆孟她不知道自己一番坦诚,却和从前一样,让和她思想从南辕北辙乌麟轩误成了威胁,竟还妥协了。


        

陆孟说,如果不娶女配话倒是省事儿不少,那些『乱』七八糟剧情应该就顺便都没了,可惜了,本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救一下槐花。


        

乌麟轩双臂都搂住了陆孟腰,将她结结实实地圈自己怀中。


        

这些天山中,他除了想要杀她,遏制住这种失控之外,其实无数次都想要像这样,把她狠狠『揉』进自己怀里。


        

乌麟轩鼻子埋进陆孟脖颈,灼热嘴唇贴陆孟脖颈之。


        

人跟人之间吸引是非常奇妙,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女子,虽没有过亲密,可稍微凑近就能闻到各种各样香粉味道。


        

乌麟轩不喜欢那些整天香喷喷女人,他王妃身,很多时候是没有味道。


        

只有凑近了这样鼻子压肉,才能够闻到一点独属她味道。都是一种懒洋洋,刚刚洗好衣服甚至是被子里温暖味道,更多时候是食物甜点味道。


        

陆孟想着今天这就是没谈成“分手”,不过把女配给谈没了,也是奇了。


        

反正陆孟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乌大狗要怎么样是他自己事儿。


        

可两个人如果不“分手”,乌大狗行为……


        

陆孟想了想说:“我可跟你说啊王爷,大病时候切记行房事,特别特别伤身,死。”


        

主要是陆孟怕被深度传染,她还没喝预防风寒汤『药』呢。


        

她怕乌麟轩没有定,又加了一句:“说不定以后就直接不行了,王爷还是要爱惜身体为了以后长远考虑……”


        

“嗤,”乌麟轩又笑出声。


        

他松开陆孟,靠回床头,眯着眼睛问她:“你每天就只关我身体行还是不行,你是有多饥.渴?”


        

“我哪一次没让你满足了?”


        

陆孟:“……”你才饥.渴,你全家都饥.渴。


        

陆孟不惯他这副“本王天下第一”样子,也哼笑了一声,反唇相讥道:“王爷这话说,五天前臣妾就没满足,也不知道是谁搞了一半就哭着跑了……”


        

乌麟轩表情瞬间一变,陆孟话音都没落就已经起身开始跑。


        

不过她还是没能跑得了,乌麟轩就算是生病了,那也是一头蛰伏猛虎饿狼,不是个白兔。


        

陆孟才起身,就跑了一步,就被乌大狗扑倒床头,掐着后颈按了被子。


        

乌麟轩膝盖轻轻抵陆孟后腰,低头咬牙切齿地说:“你提一次那天事儿,我就让你嘴成为摆设!”


        

“你还敢说?”乌麟轩说:“你知道折辱皇子是什么罪吗?”


        

陆孟头艰难地侧过去,大口大口地喘气,一直憋着那股笑意终涌了,咯咯咯咯笑起,像个刚下完蛋鸡。


        

她那真是不大点事儿,而且乌麟轩又不是挣扎不了。


        

这是你情我愿呀!


        

还给她扣帽子说是折辱皇子了。


        

“王爷可别『乱』给我安罪名,这罪我可不认,”


        

陆孟吭哧吭哧半边脸闷被子里头说:“说得好像你没爽到一样,要不咱们就去见官,去刑部,让我二表哥好好分辨一下到底这算是折辱皇子,还是夫妻情.趣!”


        

这种事情,打死乌麟轩他也绝不肯让任何人知道。


        

陆孟提起了要见官,乌麟轩直接骑跨她后腰,没有完全坐实,但是陆孟肯定是跑不了了。


        

他弯下腰手臂撑陆孟身侧,凑近她耳边说:“那天事情你敢让第三个人知道,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第三个人。”


        

“还有,刑部你二表哥?”乌麟轩冷笑一声。


        

他声音里甚至还带着一些为高热未退鼻音,没任何气势,倒像是撒娇。


        

“你什么时候和岑家人那么亲近了?你都不认识岑溪世,二表哥倒是叫得很亲热啊。”


        

陆孟一直笑,从今天乌大狗像一个落水狗一样回,陆孟就一直想笑。


        

终不用忍着了,她埋被子里,整个人都震动。


        

乌麟轩觉得自己应该生气,他知道他王妃笑什么。


        

可是他神『色』变换,里那种极端别扭和羞耻感已经没了,自就没什么怒火蒸腾出。


        

渐渐地变为一种无奈。


        

后忍无可忍,一口咬了陆孟肩膀。


        

“啊——”陆孟“惨”叫了一声!


        

很快意识到不怎么疼,又开始笑。


        

被捆一下又不是没爽到,结果就哭着跑了好几天,还把自己弄病了回真很好笑!这不就是“叛逆男高离家出走,网页包宿五天五夜,没钱之后灰溜溜回家?”


        

乌麟轩见她竟还不收敛,又换了个地方吭哧一口。


        

陆孟:“啊!哈哈哈哈哈——”


        

乌大狗咬人啦!


        

陆孟笑得太猖狂了,乌麟轩很快捂住了她嘴。


        

是陆孟哈哈哈哈就变成了唔唔唔唔。


        

乌麟轩觉得不解气还弓着背咬人,活像条疯了狗。


        

辛雅端着汤『药』进时候,正到了这一幕,她登时浑身一震。


        

正要退出去时候,陆孟到了她,抬起手着她方向喊:“唔——唔——”


        

快把预防汤『药』给我,一儿我传染疯狗病了!


        

她嘴还被捂着呢,眼泪都笑出了,可两个人姿势却让她去像被“欺负”得狠了,求救。


        

辛雅一时之间进退两难面红耳赤,要不是为训练有素手里汤碗早就扔了。


        

“出去!”乌麟轩头也不抬,声音嘶哑地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