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46章 咸鱼害怕“别怕我,茵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上乌大狗充满杀意眼神, 陆孟后颈登时起了层鸡皮疙瘩。


        

她想起了乌大狗对她动了杀心事儿。


        

陆孟下意识就想跑,正要手腕从乌大狗手挣扎出来,就看到他抓自己这只手, 手背上皮肉外翻, 几乎见骨。


        

这乌大狗对她动了杀心之后, 却在下刻又救了她命那只手。


        

陆孟动作就顿了下,又神『色』复杂对上乌大狗视线,仔细看他。


        

片刻之后问:“你醒了?”


        

还根本就没醒。


        

然后她就看乌大狗眼那种无差别攻击杀意,在和她对视片刻之后, 慢慢变种『迷』茫和涣散。


        

他眼血丝密布红,渐渐堆积起层层水雾,他微微仰脖颈之上,喉结滚动了下,咽掉了嘴那点残存水。


        

他动了动嘴唇, 却没有发出声音, 而很轻又哼了声。


        

陆孟确他没醒。


        

他像个重伤之后猛兽,已经意识涣散, 却还本能想要撕咬猎,本能求生。


        

他睁眼睛但眼没有聚焦,刚才跟陆孟那凶狠对视,也都伪装出来, 他连半死不活了,都会伪装。


        

陆孟啧了声。


        

然后试图挣脱手臂再弄点水, 手腕却被死死扣。


        

陆孟再次低头看向他手,陆孟直都很喜欢乌大狗手,他手修长如玉,哪怕放松时候也总经脉突起。


        

不陆孟所在世界审美当, 很多喜欢修长和秀气那种手模,而看上非常得有力,透股能将什么东西轻易捏碎危险。


        

陆孟不怀疑这手,昨天晚上能够轻易捏碎她喉骨。


        

但现在他漂亮手背上皮肉狰狞翻,伤口当全污泥和鲜血,甚至还有绿『色』汁『液』混在起东西,看上特别……疼。


        

陆孟挪开视线,受了下自己身上酸痛,疑『惑』问系统:“我身上真没有主光环吗?那么高悬崖上掉下来我都没有受伤唉。”


        

系统:“你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什么要明知故问呢?”


        

陆孟没再吭声。


        

有给她垫背呗。


        

她眼珠子转了转,乌大狗手掰开,然后又给他沾了点水回来。


        

陆孟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十来趟,他好像终于喝饱了。


        

再不喝饱没了,像个马蹄坑那么大小水洼,总共能有多少水。


        

当然不陆孟想要留给自己喝,那水……太脏了陆孟才不喝。


        

她现在嘴刁得很,如果东西不好吃话宁可不吃,水有怪味就渴吧反正时半会也死不了。


        

给乌大狗喂完水,他直时不时睁开眼睛,可眼始终涣散,偶尔戒备看向四周,眼神锋利起来像随时能够暴起伤。


        

陆孟刚开始被他看到时候还有点心惊肉跳,后来渐渐就懒得理他了。


        

出不就只能等救援,或许等来也会昨天那些杀手……谁知道呢。


        

陆孟有点忐忑,又在树洞面转了大圈,还上不。


        

且不说陆孟根本就不会攀岩,就她身上现在酸痛程度,虽然没有像乌大狗样惨兮兮断腿,也根本没有体力支撑她爬上。


        

再说万爬上等她伸头刀呢。


        

因此陆孟迅速放弃,走到乌大狗身边,找了块干爽躺下了。


        

她『揉』自己身上酸疼,检查了下有几块淤青。


        

后背上看不到了,不过自己浑身上下仔仔细细『摸』了遍之后,陆孟确她确实没有什么大伤。


        

昨天坠崖时候那么激烈,她可真幸运。


        

陆孟又看向了她不远处乌大狗,想了想之后靠了过,伸手抱住了他。


        

陆孟心不带任何怜惜或者什么复杂情愫,纯粹就因乌大狗现在在发烧,她用乌大狗取暖。


        

陆孟之前有点喜欢乌大狗,长得又好活又好,对她好不好反正也没影响到什么。


        

但那也仅仅对于个战略合作伙伴喜欢。


        

那点喜欢经过昨天晚上觉到了乌大狗杀意之后,已经彻底没了。


        

陆孟现在脑子和肚子样空『荡』『荡』,她根本就懒得想什么剧情后续怎么发展,或者说她跟乌大狗之间要怎么办。


        

他大爷吧。


        

陆孟之前想自己可以利用手上筹码那些设想,在昨天晚上那些杀手面前简直就豆腐。


        

随便戳就碎了。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走步看步。走不下就 over。


        

身上衣服半湿不干,这个树坑面能够『射』进来光线非常有限,陆孟有点冷。


        

她抱住乌大狗,他身上果然很暖和。


        

陆孟手上没有『药』,也不会什么急救,更不敢动他那条腿,或者给他包扎什么伤口,万再触发了他自保,伤害自己怎么办?


        

他现在看上整个都不清醒。


        

陆孟唯能做就那块儿给他喂水湿手帕,放在他脑袋上,聊胜于无给他降温。


        

乌大狗这样下不会烧傻了吧?


        

希望救兵快点儿来。


        

陆孟非常疲惫,视线看头顶上洒下来点阳光,闻这树洞当泥土和腐朽气味,无比想念干爽温暖被窝。


        

抱住了乌大狗之后发现他在轻微颤抖,而且他浑身非常僵硬,很显然在竭力克制自己颤抖。


        

像个绝境当无力还击猛兽,纵使意识到了自己弱势,也不肯退缩,恨不得身上每根『毛』发都竖起来变成武器。


        

不过在陆孟抱住了他没有再动之后,他颤抖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严重,连牙齿都开始咯咯作响。


        

这乌麟轩在逐渐放松自己戒备,放松自己克制,展现出真实状况。


        

高烧会觉得特别特别冷,尤其在这个湿漉又阴暗山洞当,他如果不强撑话,早就已经抖成团了。


        

而现在他觉到了温暖源头,于乌麟轩牙齿咯咯作响,却本能转过身抱住了陆孟。


        

乌麟轩喉咙当发出了些类似于小兽样呜呜声,他紧紧抱陆孟,断掉那条腿无法随便移动,就只有上半身转过来。


        

两个严丝合缝抱,他们在这个深秋树坑面,用彼此取暖。


        

乌麟轩身上真得很烫,他脸贴在陆孟脸上,陆孟舒服叹息了声。


        

而陆孟身上体温,也让乌麟轩稍微好受了点,两个拥颤抖,恨不得钻进彼此身体当,不知道等待他们将怎样命运。


        

被伴找到救下来,还被敌给找到杀掉。


        

“茵茵……”乌麟轩嘴含糊叫陆孟,嘴唇贴她脸,下下磨蹭亲吻。


        

“茵茵……”乌麟轩紧紧搂陆孟,像在抱个失而复得珍宝。


        

他吻陆孟嘴唇,并不深入而缓慢描摹,他嘴唇干裂,嘴角还有干涸血迹,闭眼睛颤栗不止,睫『毛』像蜻蜓羽翅样,快速颤动。


        

偶尔睁开眼,眼都『迷』茫而涣散,纠缠许许多多晦涩不明情绪,像两道漆黑漩涡样,欲要拖进,搅个粉碎。


        

“我喜欢你……”乌麟轩哑嗓子,轻声呢喃。


        

陆孟睁眼睛近距离看他,听了这样神志不清告白,眼没任何波澜,她被这样乌大狗弄得有点不知如何好。


        

陆孟眼满『迷』『惑』。


        

她不懂。


        

这个明明上刻说喜欢她,下刻就想杀了她。


        

明明都想杀了她了,还要跟她从山崖跳下来。现在又这么深情款款叫她名字,说喜欢她,到底要闹哪样呢?


        

好像个精神病患者。


        

陆孟从来没有期待过乌大狗情,在陆孟认知当,只有身份位平等,有所选择能轻易放弃,才能够谈及情。


        

那才健康,她从生下来所接收到自由公正和平等。


        

这就本小说,小说面原主期待男主角情,并且他付出那么多,什么都没有得到过,只有身伤病和凄惨死。


        

陆孟又不个受虐狂,怎么可能期待这种情?


        

而且她现在也彻底明白了,这个早古虐男主角情她真要不起。


        

边说爱你,边想杀你,边对你欲罢不能边也能盘算娶别。


        

这病得不轻啊。


        

陆孟被捧脸不断啄吻,却并没有躲避,只微微眯眼,漫不经心听乌大狗表白。


        

“喜欢你……”


        

“我喜欢你……”乌麟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神志多么不清楚,他捧陆孟脸越来越用力。


        

他在昏沉高热当做了噩梦,梦见自己他王妃杀了,用手她掐死了,用刀斩断了她脖子。


        

她失生机眼睛看自己,让乌麟轩浑身颤栗,难以自控颤抖不止,他觉到从灵魂升起冷意,冻得他齿关咯咯作响。


        

在梦,杀了她之后自己并没有解脱,也没能松口气,只有无边冷意。


        

仿佛他杀不她,不个他从来都不准备往心放,而他自己部分。


        

乌大狗越表白越来劲儿,捧陆孟脸都让她有点疼了。


        

陆孟白嫩脸蛋儿在他手掌当被挤变形,陆孟这才眨了眨眼睛,撅嘴碰了碰他鼻子。


        

安抚说道:“嗯,我知道了。”


        

你喜欢我你想杀了我。


        

陆孟回应完之后,乌麟轩就老实了,只还在颤个不停,他太冷了。


        

他陆孟又抱紧些,陆孟也回抱他。


        

她贪恋乌大狗身上温暖,因在这个没法取暖树坑,除了这个温暖源头陆孟找不到其他。


        

时间慢慢滑过,头顶上阳光跳转了向,陆孟将头埋在乌大狗脖子。


        

浑身酸痛而疲惫,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


        

说睡可能不准确更像昏死过了。


        

等再醒过来,她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窸窸窣窣发出响声。


        

陆孟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那窸窸窣窣声音不在她耳边,而在远处。


        

陆孟动身上堆枯叶就全都掉了,她身上衣服还『潮』乎乎,但可能因刚才休息了下,精神比头次醒来时候要好多了。


        

她『揉』了『揉』眼睛看清发出声响那边,乌大狗醒了。


        

他不光醒了他还站起来了?


        

他腿不断了吗?


        

脑系统给陆孟解『惑』:“断断了,他自己掰过来,又捆住了。”


        

断腿……这么随便就掰过来了?纸片都卡蹦脆吗。


        

陆孟这才注意到乌大狗右腿上,用布条缠堆树枝,正式那堆树枝支撑他站呢。


        

而他手正拿个树枝在墙上弄土。


        

听到身后传来树叶声响,乌麟轩知道陆孟醒了,但他并没有回过头只微微顿了下。


        

回想起之前神志不清时候做那些事儿,说那些话,乌麟轩咬住牙,觉得自己像只被扒了皮,浑身血淋淋兽类。


        

肌肤和筋脉全都『裸』『露』在外,没有了皮『毛』护体,他失了伤利爪,再也没法狩猎了。


        

他不敢回头看陆孟。


        

他手上攥树枝不断加快动作,将蜿蜒在墙壁上那些树根周围土全都抠出来,好便落脚。


        

陆孟醒了之后就坐起来抱自己膝盖,朝乌大狗向看,但并不出声。


        

陆孟不知道跟他说点什么。


        

而且陆孟现在很累,浑身还疼,真得连演都懒得演了。


        

乌麟轩番告白,又我喜欢你又我想杀你,现在已经成功在陆孟心晋升了精神病患者。


        

陆孟视线很快从乌大狗身上挪到了那束即将消失光上面。


        

看样子天『色』要黑下来了,救兵这个时候还没来……个树坑而已有这么难找吗?


        

乌大狗抠土干什么,这个破树坑还能有什么绝世神功吗?他练然后就原升天,那得武侠,这个世界男主角走权谋吧。


        

乌大狗变成了只夹板狗,如果敌真杀过来了,就算有男主角光环他们也凶多吉少吧……


        

陆孟想了会儿脑子转不动了,不行了太饿了。


        

又饿又渴她想吃肉。


        

在猎场吃本来就很惨了,现在掉进这树坑头,难道只能吃树根吗?


        

乌大狗不会想吃树根吧?


        

吃虫子也比吃树根好……


        

算了,如果要吃那些话陆孟选择死亡。


        

她凭什么跑到这个世界来承受那种间疾苦。


        

陆孟头埋在自己膝盖。


        

两个谁也不说话,气氛诡异到难以言喻。


        

乌麟轩抠了阵子,单腿蹦拖另条腿,向后退了几步,看了下落脚,确认还算合适,又抬头看了眼出口。


        

然后他就瘸拐朝陆孟向走过来。


        

那束光彻底消失了,整个山洞都暗了下来。


        

陆孟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到乌大狗朝她向走过来,他手还拎那根抠土棍子。


        

陆孟顿时就想到他想杀自己事儿,有些戒备往后缩了缩,手撑朝后挪了下。


        

乌麟轩觉到了她抗拒,瞬间心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闷闷难受。


        

他拖断腿,站在陆孟不远处,对上陆孟瞪得圆溜溜杏眼,乌麟轩挪开了视线。


        

片刻后对她说:“过来。”


        

陆孟不动。


        

凭什么你让我过我就过?


        

再说了,陆孟头上簪子都没了,如果乌大狗现在杀了她,等到救援来了,她往这个坑扔没能找得到。


        

连埋都省了。


        

陆孟被自己脑补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后听到乌大狗又开口,他声音压得很低,低已经有点哑了。


        

他问陆孟:“你怕什么?”


        

你说我怕什么?


        

陆孟差点就骂了,可现在这种情况,她肯不能铁头就往上冲,那傻子。


        

“过来!”乌麟轩语调强横。


        

陆孟立刻从上站起来,却没有朝乌大狗身边自投罗网,而调转向就跑。


        

乌大狗狗腿断了,但陆孟可没断!


        

陆孟打算遛驴拉磨样,乌大狗体力耗尽再说。


        

这个树坑虽然不大,但躲个还能转起来。


        

乌麟轩看陆孟直接跑了,像当胸被给砸了拳。


        

陆孟跑到距离乌麟轩最远站,两个在越来越暗树洞之无声对峙。


        

片刻之后乌麟轩又说:“你跑什么?”


        

陆孟不吭声,背靠墙面戒备盯他。


        

白天时候乌麟轩神志不清,陆孟还敢靠近他用他取暖,这会儿她虽然也不算怕乌大狗,但陆孟就想跑。


        

陆孟迅速总结了下这应该求生本能。


        

会儿觉得死了没什么大不了,又本能求生,这其实很矛盾,可陆孟又不知道怎么和这种矛盾。


        

但这辈子谁还没想死过呢?不都照常做个社畜还房贷吗,活可能本质就矛盾,陆孟就懒得想了。


        

过了会儿陆孟还不吭声也不动,乌麟轩又说:“我如果想怎么你,你觉得你跑得了吗?”


        

乌麟轩说这句话时候嗓子彻底哑了,尾音都劈了。


        

陆孟朝他向看了眼,而后只见乌大狗甩手,他手那个木棍儿直接脱手朝陆孟向飞过来——


        

“啊!”陆孟尖叫了声,原蹲下,木棍直直扎在她侧足有步远位置,嵌进土能有掌宽。


        

乖乖。


        

陆孟片刻之后侧头看了眼,然后靠墙边坐在上,算明白了乌大狗这在告诉她,他如果想杀她话,根本不用靠近。


        

不过陆孟反应过来第时间,脑子想居然不自己很轻易就会被杀死,而乌大狗这条夹板狗,他还有战斗力!


        

那如果找过来敌话,他们至少还能挣扎下!


        

乌麟轩攥紧了拳头,压抑自己颤抖,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说:“茵茵……过来。”


        

陆孟这才从上站起来,脸极不情愿走过。


        

乌麟轩看她表情,只觉自己胸腔当烧起了大火,跟愤怒无关,却要将他五脏六腑都融了。


        

然而他永远也想不到陆孟现在这个表情,并不害怕他,甚至不打算从此疏远他,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而陆孟不想跟他谈情。


        

陆孟虽然知道自己脑子可能不太聪明,但她又不个纯粹傻子,她能听出乌大狗语气有多么凄风苦雨。


        

像极了那些陆孟分手时候,问她什么不肯挽留男朋友们。


        

明明动心他,动杀心他,现在副被辜负样子也他。


        

简单点,做式简单点。


        

陆孟磨磨蹭蹭走到了乌大狗旁边不远处站。


        

乌麟轩伸手要抓她,陆孟又躲了下。


        

不故意。


        

本能。


        

乌麟轩手僵在半空,片刻之后向前蹦了步,直接勾住了陆孟后颈,将她抱进自己怀,身体重量也朝陆孟倾斜。


        

陆孟身上本来也酸疼,站不住,她连退了好几步两个就退到了墙上。


        

乌麟轩头埋在陆孟肩膀上,压掉了眼底那点点,不敢对任何包括她自己泄『露』湿润和脆弱。


        

他依旧滚烫,身体也在不断颤抖。


        

陆孟靠在墙上站,被迫被他过于激烈情绪带得整个都别扭极了。


        

陆孟张小脸五官都要纠结到起了。


        

两个就保持这个姿势,过了好久,久到陆孟觉得自己肩膀都被乌大狗压疼了,他才哑声说:“别怕我……”


        

“别怕我,茵茵。”乌麟轩紧紧扣陆孟脖子,抬起头将额头抵在陆孟额头上。


        

闭眼睛说:“我再也……”


        

他像嗓子被堵住了,这么微微张嘴,深吸了两口气,才将那几个字吐出口。


        

他声音像含了口粗粝无比沙子,混喉咙反上腥咸,带被那大火融碎内脏,说:“我再也不会那样了。”


        

陆孟心突然间就落回原位。


        

她知道乌大狗说不会再对她动杀心。


        

这才个承诺,个混少年情愫,和破碎真心承诺。


        

这可比洞房花烛夜那个承诺要重多了。


        

“你发誓。”陆孟说。


        

古代都非常看重誓言,尤其要做皇帝更言九鼎,十匹踏雪寻梅都拉不动。


        

陆孟真不想再折腾了,她现在就想赶紧回,舒舒服服睡觉美美吃顿。


        

然后身体力行告诉乌大狗个真理。


        

叫做不谈恋爱『逼』事儿没有。


        

“我发誓。”乌麟轩字顿说。


        

陆孟直垂落在身侧双手,这才扶在乌大狗腰上,拖些他重量,小声道:“你起来点,我后腰硌了。”


        

乌麟轩稍稍起身,用双隐藏在黑暗之没能够看见,充斥血『色』和无措双眼,深深看他王妃。


        

他发誓再也不会对她动杀心。


        

他在梦杀她,像杀了他自己。


        

可不杀她要怎么办呢?她已经成了他软肋,乌麟轩陆孟紧紧抱在怀,恨不得真她藏进自己身体。


        

和他那些肋骨并排,随他或生死沉浮或荣华安逸,不会再被像昨晚样攻击,被当做诱饵。


        

陆孟不知道乌大狗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反正她已经单面打算好了,回到建安王府就“分手”。


        

以后有了这个混真心誓言作引子,加上手上那些筹码,她日子只会更加安逸。


        

陆孟算了解乌大狗设,他干出昨天晚上那种制造天灾事儿,对自己起杀心,这都很符合他设,他就个不择手段鬼.畜。


        

不过让陆孟比较惊讶他对她动了杀心,又崩设舍命救她,而这切出发点因……喜欢她。


        

果然小处.男不能碰,他上下两个脑袋太容易连在起想事情,耽误事儿。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展下,陆孟可万万不想走原主路。


        

陆孟抱乌麟轩腰,拍他后背安抚他混『乱』情绪,脑子想得很清楚。


        

等到回到皇城,建安王府收拾收拾,她就找个机会将军府。


        

这次她绝对不会轻易回来,乌大狗既然已经闹了场“天灾”,接下肯会特别忙,他处理正事时候绝不分神,这点还很敬业。


        

陆孟不回,他肯抽不开身管这种事儿。像当时封北意说,他就算建安王也不能擅闯将军府绑。


        

再加上剧情面配不光小辣椒还有别,都很密集,小男孩情能有几分钟?


        

此刻还天崩裂,说不过会儿就忘江湖了。


        

直接冷处理等他娶了别,体会到跟其他子床笫之欢,那些子肯不会像自己样上个床要求堆,会儿这个姿势不行,那个频率不舒服指挥。肯都捧他,装欲.仙欲.死,乌大狗自尊心会狠狠被满足,对自己肯就没有这么留恋了。


        

到时候顺理成章分手,退回上下级关系。


        

而且就凭乌大狗那种『性』格,现在又发烧又受伤又跌落山崖,吊桥效应加上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环境,对她暴『露』这些脆弱和情,陆孟保证他回过神来恨不得辈子都看不见自己。


        

这样躺平计划就彻底通了。


        

而且这件事情怎么说呢,心不动则不痛。


        

因此陆孟不光没有怨恨乌大狗对她动了杀心,反倒觉得幸亏这次暴『露』出来他情,也算因祸得福。


        

陆孟又不喜欢他,所以就只看事实,他确实想杀她,可也确实救了她。


        

按照合作关系来说,看肯都最后利益和结果。


        

结果陆孟觉得可以,还得了个分量十足承诺。


        

趁乌大狗情刚萌芽掐断,完美。


        

早古鬼畜男主角情她可不要,要不然以后要出大事儿。


        

于陆孟态度更加温柔,拍乌麟轩后背说:“王爷你再忍忍,说不救兵马上就来了。”


        

乌麟轩没说话,他眼睛直压在陆孟肩膀上,根本不敢抬起来。


        

她竟然这么轻易就原谅自己了。


        

竟然这么轻易。


        

她明明刚才还那么害怕自己,现在却抱他抱得那么紧,就因自己说了不杀她,她就愿意……愿意重新接受他。


        

乌麟轩鼻子发酸,却又想笑。


        

他这辈子,天生尊贵,肯他鞠躬尽瘁肝脑涂很多。


        

但如果他没有手权势,富贵,这些绝不会对他俯首称臣。


        

只有他怀这个,险些将命丢在他手,还肯凑到他跟前来。


        

而乌麟轩被情冲昏了头,根本就忘了自己刚才还胁迫家过来。


        

他要不那个树枝扎在陆孟身边不远处,显示出了自己有攻击『性』,陆孟现在还溜拉磨驴样溜他呢。


        

两个这算“和好了”,至少乌麟轩觉得他们和好了。


        

又抱了会儿乌麟轩压抑好自己情绪,抬起了头,捧陆孟脸又亲了亲她额头。


        

“救兵没有那么快来,猎场当埋了很多。现在皇城肯『乱』不像样,”


        

乌麟轩陆孟彻底当成他,对她将计划和盘托出。


        

“昨天晚上皇帝提前走了,我给他报信,我买通百王部分,又冒充了部分,截杀他。老东西这么多年在宫安逸惯了,这次绝对吓得屁滚『尿』流。”


        

“现在肯坐在龙椅上大发雷霆,他二儿子被长剑贯穿了肺叶,都快死了,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就个像痨病鬼样上气不接下气命。”


        

“其他皇子们也不程度轻伤,他们也有动手,我本以我螳螂捕蝉之后那个黄雀,但这次我变成了螳螂,等到回我要搞清楚到底谁赶在我背后动手脚。”


        

“所以就算我父皇会派出来找我,也没有那么多精锐可以拨用。”


        

乌麟轩用平淡语气,说让陆孟后背起鸡皮疙瘩话。


        

他『摸』陆孟脸蛋,宠溺说:“我不会娶银月郡主,我厌恶极了她跋扈嚣张『性』子,而且百王马上就会变成个叛臣,如果我父皇因吓坏了想不通这其关窍,说不会诛九族呢。”


        

“对了,当时在宫,那个发带根本不我给她,她从我那抢。”


        

“那个时候也不她跌入荷花池我她救了,又送了发带,顺序错了。”


        

乌麟轩亲昵蹭陆孟脸说:“当时百王风头正盛,在宫宴之上言语羞辱了我母亲,而他儿又抢了我发带,那我母亲编给我,所以……我她推进了荷花池。”


        

乌麟轩说:“我看她在那挣扎,可惜她命大,嗓音也太尖锐了,很快就宫们都招来了。”


        

“我才没办法,她拉上来。”


        

乌麟轩嗤笑了声说:“谁知道她可能吓傻了吧,居然高烧了场之后只记得我救了她,我还因此受了我那薄情寡义父皇夸奖,你说好笑不好笑?”


        

“这回你高兴了吗?”乌麟轩笑亲了亲陆孟脸说:“我没有跟她互许终身,茵茵,我只喜欢你。”


        

“二皇子算废了,储君不可以有重病。”


        

乌麟轩说:“当时在秋夜宴之上,他母亲试图将你推入荷花池事,我替你记呢,等到乌麟州再也爬不起来了,我再帮你料理了他母亲怎么样?”


        

“还有端肃妃,嗤,那贱货私通太监多年,还以没知道。”


        

乌麟轩笑,面『色』因高热透红,他策划所有事情都在按部就班进行,他在陆孟面前不再压抑本『性』。


        

虽然还那副金尊玉贵俊美无俦模样,可眼角眉梢透道不尽狂妄狠辣。


        

他『揉』捏陆孟后颈,说:“你受委屈我都会帮你讨回来,茵茵,别怪我,以后乖乖跟我,知道么?”


        

陆孟点头如捣蒜,她放缓呼吸,顺从靠近乌大狗怀。


        

心说好个屁我高兴个屁。


        

你这不只精神病晚期,你这还得合并疯狗病和反.社会啊!


        

陆孟单纯而美好眨巴漂亮杏眼,靠在乌麟轩心口,手掌温柔按在他肩膀上做出依赖模样。


        

心全我『操』!我『操』!『操』『操』『操』『操』!


        

早古鬼.畜男主角这几个字,简单用来形容个设,其实很单薄,陆孟甚至看都觉得有点烂大街了。


        

自从穿越过来这三个多月,乌大狗给陆孟觉,其实和这几个字不太沾边儿。


        

他就个傲娇别扭小男生,每次都放狠话,可每次说和做都不样东西。


        

但到今天陆孟才发现,他说和做确确实实不样东西。


        

连他表现出来和他做都不样,她无法想象昨天晚上乌大狗夜杀了多少。


        

这个世界确实不能跟现代世界做对比,因在这个皇权倾『乱』世界当,若不刀俎便鱼肉。


        

陆孟不可能站在乌大狗立场考虑问题,也没有办法站在那些在皇权倾『乱』当被波及立场考虑什么。


        

她毕竟不救世圣母。也不想开口劝说什么。


        

陆孟现在抱乌大狗抱得很紧,但心就只想分手。


        

必须分尽快分马上分!


        

回就分我天哪!


        

这货也太吓了!


        

谁要跟个精神病合并疯狗病合并反.社会谈恋爱?!


        

陆孟再次叹原主真位猛士。


        

然而陆孟暂时要客串下猛士,乌麟轩断断续续说了很多事情都陆孟不知道不想听但又不得不听。


        

这些事情彻底颠覆了乌大狗在陆孟心形象。


        

然后等到乌麟轩没有什么可说了,拍了拍陆孟屁股说:“天黑透了,我们可以尝试爬上了,这个树洞在外面看应该不显眼,可那些被我们扯坏爬藤会留下痕迹,我们不能在这待儿太久。”


        

乌麟轩蹦了下,拉陆孟转过身,将她朝刚才自己抠土那个推了推说:“我腿断了,你踩这些突出树根爬上,再找截儿树藤放下来。”


        

陆孟:“……”她弱小无助又可怜。


        

陆孟见识了乌大狗本『性』之后,现在不太敢忤逆乌大狗说话,但她沉默了会儿说:“……我爬不上。”


        

“这么高点都爬不上?你踩这些树根,然后朝上跳,扒住洞口那些藤蔓就行了。”


        

陆孟:“……”听上很简单。


        

然后她转过身还真尝试了下,结果没爬几下,果然脚踩空就摔下来了。


        

根本不可能还蹦下还扒住那洞口藤蔓。


        

乌麟轩眼疾手快拉住了她,将她扯进自己怀,可因他腿不敢用力,踉跄了好几下两个又靠在了墙上。


        

陆孟手臂被扯了下挺疼,她本来就浑身酸疼,抱怨道:“我又不会武,说了上不就上不。”


        

“你怎么这么笨,”乌麟轩抱她叹了口气:“这么高你都上不,那你能上得什么?”


        

陆孟这会儿胳膊疼呢,而且又乌大狗暴『露』本『性』忘到尾巴后面了。


        

下意识反驳道:“我上那么高干什么我能上你就够了……”


        

说完之后陆孟立刻咬住了自己嘴唇。


        

怎么办这个大变态不会……


        

乌麟轩果然沉默了,不在沉默爆发就在沉默当灭亡。


        

爆发肯乌大狗,灭亡肯她陆孟。


        

陆孟害怕极了,她甚至慢慢起身准备要跑。


        

结果沉默了片刻乌麟轩开口说:“在这不行,脏。”


        

他陆孟后退些腰抱紧了,压回自己怀,幽幽说:“而且我有条腿断了,不好发力,每次让你自己动,几下你就老嫌累……唔。”


        

陆孟捂住了乌麟轩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