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47章 咸鱼躲刀乌麟轩看着她的眼中,所有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说了, 我再试试。”


        

陆孟其实是有点不敢听,她之前乌大狗有多么“放肆”,在知道了他真面目之后就有多么后怕。


        

妈耶, 陆孟想到自己还把他给搞哭一次, 绑着……


        

她悄无声息『摸』了一下自己脖子, 觉得无系统怎么说,自己是有光环在。


        

但凡是没有点光环,她能活到在吗?


        

陆孟松开了乌大狗嘴,转过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筋骨, 酸疼得想流泪。


        

但在这种情况,乌大狗狗腿断了,他身那么多伤,让他往爬肯定是够呛。


        

就只能靠她。


        

于是陆孟忍着身酸疼,活动活动了臂之后再次朝爬。


        

树洞里面光线越来越暗, 陆孟脚, 像一个大壁虎一样,只可惜她没有壁虎能耐, 爬了一段距离,那些突出蔓延在墙壁面树根,没有像下面一样被专门抠出来,陆孟就没踩住。


        

从面掉了下来!


        

“啊!”失重感让陆孟害怕得浑身僵直, 后她腰就勾了一条臂,稳稳接住了她, 把她放在。


        

陆孟脚一沾,也被自己废物得有点想哭。


        

“我再试试……我缓一会儿再试试。”


        

陆孟有点没底气,这树洞着确实是不高,可架不住陆孟这具身体虽调养过一阵子, 但依旧是孱弱非常。


        

在这种近乎九十度直角方攀爬,没有点臂力是绝不行。


        

陆孟平时连衣服自己都不穿,都是婢女给她穿,能着方除了吃,实在不多……


        

这不行,等出去以后,她得好好锻炼一下,躺着确实很美妙,但是身体退化就不好了。


        

陆孟仰着头朝着面了一眼,心想如果她是乌大狗话,也会有点想把这么废物自己掐死算了。


        

她缓了好一会儿,洞『穴』外面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才准备继续尝试。乌大狗可能是因为刚才说得多了,这会儿都没怎么说话,就靠在墙边默默着陆孟。


        

陆孟怕他嫌弃自己废物,再起身时候,拍了拍『揉』了『揉』自己胳膊,大言不惭乌大狗说:“王爷你放心吧,我再试试应该就可以了,我肯定把你弄出去。”


        

乌麟轩轻笑了一声。


        

后说:“好,我等茵茵救我。”


        

陆孟不习惯他叫自己茵茵,总感觉在在叫别人,这名本来也不是她……


        

陆孟咳嗽了一声,后心中鼓励自己,“我可以,坚持住,咬紧牙一下就去了!”


        

陆孟再次朝爬,臂都在抖,不过她这一次咬着牙,缩紧小腹收紧核心,艰难忍耐。


        

乌麟轩就站在陆孟身后不远处,微微仰着头着她,半张开臂做着一副保护姿势。


        

无陆孟从哪个角度掉下来他都能抱住。


        

“茵茵不担心,”乌麟轩说:“我接着你呢。”


        

陆孟一听,回头朝下了一眼,确实到一个模糊人影张开双臂接着她呢。


        

陆孟放心了一点,虽这个方整体来说,就算是从洞口方掉下来,也根本摔不死,但是陆孟害怕受伤。


        

她在身已经够难受了,伤加伤可不行。


        

有乌大狗接着话,陆孟就更放开一些,更敢一点。


        

乌大狗臂力陆孟是有信心,单臂抱着她搞起来时候,能稳稳托住她近半个时辰,而那还不是极限。


        

于是陆孟专心致志朝爬,可是这方实在是陡峭,而且能够着方也不多,她抠进一个树根里面,指甲都疼。


        

后这个树根细直接断了,陆孟这次爬得最高,眼洞口就在眼前,那些藤蔓再去一点点就能够到了。


        

可是树根断了,陆孟朝下掉了一截儿,立刻喊了一声:“妈呀!”


        

她被吓出了那种要哭不哭调子,不过陆孟倒是没有直接松摔下去,而是在墙胡『乱』抓,抓到了一根粗一些树根。


        

这导致她吊在了半空当中,一双腿『乱』蹬,蹬不到墙树根,急得浑身汗。


        

这次要是掉下去她是真没有力气再来了。


        

不过就在陆孟要坚持不住时候,乌麟轩凑到了陆孟身后位置,张开臂她说:“别勉强了,跳下来吧,我接着你。”


        

陆孟确实是想松但是她脚胡『乱』蹬时候,一下登到了“树根”。陆孟稍稍稳住,双脚都踩在那一根“树根”,惊魂未定,还安慰乌大狗说:“没掉没掉,马就能够到藤蔓了!”


        

乌麟轩僵住了,因为陆孟踩根本就不是什么树根而是他脑袋。


        

他这辈子,从没有如此被人冒犯过,谁敢?


        

谁敢踩在当今建安王头顶?


        

不过可能是因为黑暗环境,格外能够让人容忍一些平时不能容忍事情。


        

比如那一天晚他被束缚双,比如今天晚他被踩住脑袋。


        

乌麟轩没有马提醒她踩到底是什么,虽面『色』难得要死,可他站在那里没有动。


        

于是陆孟短暂休息,继续朝面攀爬,成功抓住了树藤。


        

一鼓作气,像一条攀爬在树藤面虫子一样,十分难姿势把自己缩到洞口,后抠住草一点一点蠕动了出去。


        

“我出来啦!”


        

今天晚竟星月明亮!


        

陆孟在趴了片刻,缓解了一下身酸痛,环视了一圈发他们身处于一片密林。


        

到处都是树影,陆孟很快着底下说:“王爷你等着,我去找够树藤放下去!”


        

乌麟轩在底下应了一声,伸拍自己脑袋被踩泥土。


        

陆孟勉强依靠着今天月光和星光能够把周遭个模模糊糊,不过她爬起来之后找了好几圈,根本也没有找到什么够树藤能放下去。


        

而且在面临着一个非常实事情,就是陆孟就算找到了一个够树藤放下去,她也根本就拉不动乌大狗啊。


        

陆孟找了一大圈儿,这深山野岭她也不敢远,怕『迷』路不说,万一有追兵什么,杀了她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陆孟很快转回了洞口边,小心翼翼趴在洞口说:“王爷我没有能找到拉你来树藤。”


        

陆孟趴在,嘴里一句“就算找到我也拉不动你,要不你还是在底下呆着吧。”转了好几圈还是没吐出来。


        

她怕她说出这句话之后,乌大狗一生气直接蹿个一房来高,就跳出来了哈哈哈哈。


        

陆孟苦中作乐,毕竟她就算忧愁也没有。


        

“那怎么办呢?要不你先吧,就算找到了树藤,你也根本就拉不动我。”乌麟轩声音沉沉,从树洞之中传来。


        

他陆孟说:“我腿断了,在发着高热,说不定活不成了。”


        

乌麟轩说得很慢,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是这声音在一片漆黑夜幕之中,莫名让人觉得浑身发冷。


        

他说:“救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赶到,我猜测追杀我人会先来,茵茵,我喜欢你,我不希望你和我一起受苦,你先离开吧。”


        

陆孟心说大哥你闹吗,这荒郊野岭我哪去?


        

这个世界是有狼吧!说不定还有老虎什么,野猪也够她呛呀!


        

而且陆孟想象了一下自己在这个林子里面活不下去之后,立刻乌大狗表达了自己“忠心”。


        

“王爷说什么傻话!只是发烧和断腿而已,离心大老远,死不了。”


        

陆孟说:“而且离开了你我活不下去啊。”


        

在这种深林当中,陆孟生存能力为零,代授课不教授荒野求生。陆孟甚至都不知道回王府要往哪个方向。


        

再者说陆孟怕黑啊,她怕鬼!哪怕她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鬼,那她也害怕!


        

“王爷你等等,我再想想别办,我一定想办把你弄来,”陆孟说:“你别急……”


        

她说让乌大狗不要急,其实急是她自己。


        

她不跟乌大狗在一起呆着,死亡几率才更大,就算这树林当中没鬼没有猛兽她也能够找到回王府方向,陆孟还是不可能回去。


        

于是陆孟开始悉悉簌簌到处找东西,只不过树藤不是细就是粗,不是短就是无着力。


        

最后陆孟把自己折腾出了一身汗,回到了洞口边,声音有一点绝望。


        

“怎么办,”陆孟声音透着说不出可怜,“找不到合适树藤,天『色』黑了,我不清楚很多东西……”


        

“茵茵别怕。你不管我了,一直往西,就能从这片林子里出去。”


        

乌麟轩开始给她指路,他声音像来自森林当中魔鬼,不紧不慢引诱她入深渊:“一直往西大概二十几里,就会到一个小村庄,到那里你就可以辗转回到皇城。”


        

陆孟声音一顿,『迷』茫四外环顾了一圈,心说:能不能别跟我扯什么东南西北?我在能分得清下左右就已经很厉害了!


        

而且要她步行二十几里?还是山路?


        

再见吧!生命。


        

“你不要说这种话!”陆孟焦急道:“我这就想办把你弄来,我有点害怕……”


        

陆孟隔得时间越久,越不敢朝着四外,她哪个树影都像是鬼。


        

陆孟强自镇定下来,开始想办,想啊想啊想。


        

乌麟轩时不时发出声音给她指路,告诉她怎么从这一片林子里头离开。


        

告诉她怎么抛弃他,跟别人求救。


        

陆孟全当他是狗放屁。


        

后灵光一闪,开始脱衣服!


        

激动乌大狗说:“王爷我想到办了!你别怕,我马就能把你拉来。”


        

“我昨天晚因为天气冷而且下了雨,特意穿了很多衣服,一共有七八层!”


        

陆孟一边脱一边给自己点赞,她机智了真!


        

她把这些衣服都系在一起,不就能像一个床单一样放下去了吗?!


        

而且这洞口不远就有一颗大树,她直接拉乌麟轩是拉不动,但是如果借助那颗大树,绕过树干处扯话,说不定有点希望!


        

陆孟说话功夫已经脱掉了两层衣服,后稍微拧一拧,把两个袖子缠在一起争取做到最结实。


        

乌大狗说:“等一会儿王爷把一头系在自己腰,后我借助大树,就能把王爷拉……”


        

陆孟本来就怕鬼,正激情四『射』演讲呢,突间到洞口处扒来一只。


        

这只苍白至极,皮肉外翻。在月光之下怎么都不像是人!


        

陆孟顿时张了张嘴,像一条渴水鱼一样,被吓狠了,她吓狠时候发不出来声音。


        

后就像着恐怖片贞子,一个黑乎乎脑袋随着这只从树洞里面拱了出来。


        

陆孟瞠目结舌,身脱了一半衣服挂在肩膀,双腿下意识朝后蹬了蹬,一点都没能挪开。


        

折腾了这么一大通身真没力气了,否则她肯定爬起来就跑。


        

后……她就眼睁睁着那个黑黑脑袋从树坑里面拱了出来,接着是半身,后整个人都出来了,就趴在她不远处。


        

陆孟都不会说话了,就直勾勾瞪着。


        

在不是害怕了,而是震惊。


        

结果这个人侧头了陆孟一眼,张开了双臂抱住了陆孟腰。


        

陆孟整个人一个激灵。


        

后知后觉感觉自己脑壳都变成翻盖了。


        

在就已经翻开了,她脑子暴『露』在这秋夜之中呼呼冒着傻气。


        

他是故意!


        

『操』『操』『操』『操』『操』!


        

这个狗东西是故意!


        

故意让她先爬来,故意让她去找东西,故意跟她说自己活不成了让她,还“好心”给她指路。


        

陆孟『舔』了『舔』嘴唇,整个人绷紧,像一条已经僵死多时鱼。


        

乌麟轩没有从坐起来,而是就这么躺着抱着陆孟腰,身体像一个勺子一样围绕着陆孟。


        

声音带着些许笑意说:“茵茵害怕了吗?我腿好疼啊。”


        

乌麟轩说:“有一条腿不力,我还以为我不来,结果听到茵茵害怕了,我就顾不了……”


        

“我出来了,茵茵是不是怕黑呀?”


        

乌麟轩抱紧陆孟,甚至掌抚弄着她后背说:“不怕,我在呢。”


        

陆孟心说我可去你大爷吧!


        

我怕什么?


        

我害怕鬼,但鬼没伤我分毫!*


        

陆孟默默抓起了自己衣服,着她好容易卷成衣服卷,两只抓着两头使劲抻了抻。


        

认真思考了一下她如果拼尽全力,能不能把乌大狗勒死在这里可能『性』。


        

这个狗东西实在是狗了,与其放出去祸国殃民,不如她“大灭夫”!她在外面都急得冒汗了,这狗东西在里面悠哉悠哉“钓鱼”玩儿。


        

要是她真有自主生存能力,真信了他鬼话,往西边会发生什么?


        

是被狼吃了还是被虎给咬死,或者是落入比这个树坑还要深树坑,一辈子也爬不来那种……


        

陆孟深吸了两口气,压抑住自己“杀心”,她想把乌大狗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但是她没冲动。她自己费尽力气才爬来,乌大狗凭借臂力都能轻轻松松爬来,战力差多。


        

暂时先苟着,陆孟已经开始记账了,她在心里摊开了她小账本。


        

九月二十五,夜,星月明亮。乌大狗企图诱我犯错,从而杀掉我,记一大笔!


        

“茵茵把衣服穿好吧。”乌麟轩坐起来,亲给陆孟一件一件穿衣服。


        

把陆孟脱下来那些衣服给她穿回去了。


        

温柔无比说:“夜里风冷。”


        

最冷是你。


        

陆孟能感觉到乌大狗还在发烧,可是陆孟觉得他已经凉了。


        

一个人心如果黑了,黑得像碳一样,他怎么可能是热?


        

陆孟平缓呼吸,心中跌宕起伏渐渐平复。


        

乌麟轩臂撑率先起身,在原蹦了一下,陆孟说:“起来吧,我们找个方落脚,这里不能久待。”


        

陆孟不吭声只是非常听话从爬起来,把自己小放在乌大狗中。


        

算了。


        

干不过。


        

假如生活要蹂.躏我,我无力抗拒,就只能躺下当按摩。


        

两个人拉着,在林中得深一脚浅一脚。


        

乌麟轩只有在过大坑时候,才会跳一下,平平常常路,他右腿确实会跛,可是竟比陆孟得还稳。


        

陆孟忍不住问系统:“他腿真断了吗?他是不是骗我?”


        

“他骗你我不会骗你。”系统说:“确实是断了,你在『摸』一下就会发肿得像萝卜一样。”


        

只不过有些人意志力特别强悍,他们可以把疼痛当成一种维持精神良『药』。


        

乌大狗这辈子没受过什么苦,可他为了自己想要东西,能承受痛苦别人难以想象。


        

陆孟他肃起敬,至少是于他搞事业这一块儿。而恰好陆孟是一个事业粉,认真搞事业人永远值得尊敬。


        

最重要是怎么从这山里出去,还是得靠乌大狗。


        

于是陆孟主动前,把乌大狗一条臂绕过自己脖子。


        

说:“把力气往我身放一点吧,你右腿还是不要着力了。这样远了真要废了,那么直,以后落下了什么『毛』病,再歪了可怎么办……”


        

乌麟轩心情非常好,如果不是夜『色』遮掩,陆孟就会发他刚才从树坑里爬出来之后,嘴角就一直带着笑意。


        

他于他王妃表得很满意。


        

乌麟轩向来是一个非常理智人,他能够理智到把自己行为和思想全部都切开,一点一点去分析自己。


        

几次三番为他王妃不由自主,乌麟轩在非常确定自己喜欢这个女人。


        

喜欢到愿意让她做自己软肋。


        

他会护着她,到他不想护或者护不住那一天。


        

没有杀了她,还她坦白了一切暴『露』本『性』,自也是要她牢牢抓在里。


        

如果她不可『操』控,乌麟轩护着她办也会不一样。


        

他把他们感情已经权衡利弊很多次,在更是切片儿切丁甚至切成了碎末,要从当中榨取最多滋味儿,好让自己失控物超所值。


        

乌麟轩微微侧头,借着今夜繁星,了一眼他王妃担忧他小脸。


        

乌麟轩凑近之后在她脸亲了亲,声音带着笑意,说:“茵茵疼我,我好高兴。”


        

你他妈好肉麻。


        

陆孟今天心中骂脏话已经爆表了,已经骂出了她过去好几个月份儿。


        

实在是乌大狗含狗量也高了。


        

不过两个人这样起来确实更快一点,乌麟轩也稍微舒服一点,他再怎么能强撑,断了腿就是断了。


        

陆孟也不知道往哪儿,反正她什么都不懂就只跟着乌大狗。


        

他们了好一阵子,到陆孟都出了一身汗,觉得自己化身了码头扛大包,而乌大狗臂就是麻袋。


        

沉了,她随时都要跪去。


        

后乌麟轩终于停下了,他四外谨慎环顾。最后指着一处乌漆抹黑方说:“我们今天就待在那个树丛里吧。这附近没有能够栖身山洞,这一片山都矮了,而且土山坡就算有山洞也容易塌,这里离水源很近。”


        

乌麟轩侧头陆孟说:“你听一听,是不是有水声?”


        

陆孟喘得跟只狗似。她耳朵呼呼全是自己喘气儿声,她能听见个屁。


        

但是乌大狗说有就有吧,陆孟点了点头。


        

乌麟轩出她敷衍,笑了一声说:“我喜欢你这样。茵茵以后一直这样就好,听我就行了。”什么都不需要去想,只听他就行了。


        

陆孟熙说我要是听你,我在应该和虎狼在打三缺一呢。


        

四肢缺三个后一命呜呼。


        

两个人往树丛里进时候属实是费了点劲儿,这一片树丛密了,而且这种树面竟有刺!


        

也不知道是什么树,陆孟被扎得龇牙咧嘴,还得把乌大狗这个一条腿拉进去,从里面把树丛整理了一下,免得在外头出来。


        

都折腾完之后陆孟出了一身汗,头发刮了好多枯枝和树叶。


        

不过这个树丛虽进来麻烦,但是因为这树树叶很大,挡风效果还是不错。


        

里面堆积了一些应该是被风刮进树丛,还算干燥枯草和树叶,两个人坐在面,倒也不算是很难受。


        

只是陆孟很饿,前心贴后背,快饿成一张纸片人了。


        

这时候她肯定不会吵着要吃东西,只能一直咽唾沫忍着。


        

乌大狗总算是能出腿疼了,他坐下之后,那条断掉腿,放直了也不行,曲着也不行。


        

而且他还发着高烧,最后自暴自弃躺在,喉咙中发出闷哼,很显在强忍疼痛。


        

陆孟侧头他,在只期盼着天『色』赶紧亮起来。救兵如果还不来话,他们可能一个饿死一个病死。


        

“这个能吃,这种树叫刺淮,可以入『药』,有消肿止痛效果,吃一点,明天我给你找果子。”


        

乌麟轩递了两片树叶给陆孟,陆孟肚子确实是饿,她迟疑接过了,没有往嘴边送。


        

乌麟轩揪了一片树叶递到嘴边慢慢嚼,嚼碎了之后吐出来,按在自己受伤那只背。


        

树叶子能吃这件事吧,确实是能吃,可是树叶子一般都是苦。陆孟还不至于饿死,


        

人不吃饭不喝水三天是极限,这才一天多陆孟觉得她可以忍,她不想吃树叶。


        

后陆孟着乌大狗在那吃,一边吃一边还吐出来一些,朝他自己身各个方敷。


        

他受伤方确实挺多。


        

陆孟在心里面夸自己,从那么高方掉下来,虽没有伤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乌大狗替她挡了。


        

但是最重要原因是因为她穿得多!


        

这左一层右一层里三层外三层,到底不光替她挡住了寒冷,陆孟这是第一次感叹古代衣服确实有,这些等布料叠层数多了,效果堪比软甲。


        

她要是伤成了乌大狗那样,肯定不想活了。


        

“后面要敷一下吗?”陆孟说:“你坐起来我帮你吧。”


        

乌麟轩撑着臂坐起来,慢慢挪着,背着陆孟。


        

陆孟把里树叶塞进嘴里,一嚼,苦得五官差点离家出。


        

就这还吃?马都不受这种苦!


        

陆孟嚼完了之后吐出来,凑近乌大狗后背,把他伤口方吹了吹,在也是没有条件清洗。


        

碎树叶敷在面,乌麟轩没有任何反应。


        

伤方多了,最疼方是腿,这些伤处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而且他一直在发高热,其实感官是有一些麻木。


        

这很危险,但在也只有这种简陋自救方。


        

陆孟被苦得感觉不到自己舌头了,不肯再碰那些树叶,反倒是乌大狗像匹马似,一直在慢条斯理吃。


        

伤处敷了碎树叶之后,不好再躺下,他就靠着陆孟,把头搁在她肩膀。


        

黑夜之中除了偶尔传来虫鸣,就只剩下乌大狗咀嚼声音。


        

这种环境之下根本睡不了觉,陆孟觉得还不如在那树坑里,至少能睡觉。


        

不过这种想很快被打破了,因为陆孟听到了一声哨声。


        

乌麟轩动作一顿,把嘴里树叶咽进去之后,一只指横在了陆孟嘴边,示意他不要出声。


        

后两个人缓慢躺在了,除了呼吸之外不发出任何声音。


        

有脚步声来了了,哨声在山林当中像催命序曲。


        

到底还是敌人先找过来了,要不乌大狗绝不会是这个反应。他起码跟他那些死士之间会有一些私下联系方式,就像这些哨音。


        

陆孟心脏逐渐加快,很快脚步声和声音都听不到了,她在躺得后背冰凉。


        

她动了一下,乌麟轩突间坐了起来。


        

压低了声音她说:“我们得马离开,是乌麟州人,他下有一批人,最擅夜里寻人。”


        

是从小就吃鹰眼珠子大,为了训练夜视,常年待在漆黑环境之中。能在夜间有细微光亮时候,清周遭,他们这藏身方很快就会被发。


        

乌麟轩起身拉着陆孟。两个人迅速从这树丛出去,后朝着一个方向悄无声息快。


        

陆孟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从哪里,她始终和乌麟轩紧紧抓在一起,替他承担着少部分力气。


        

他们跌跌撞撞在林间快速穿行。陆孟跑了一阵子就汗流浃背,渐渐有点跑不动了。


        

她喘得厉害,没吃东西,还要拖着一个乌大狗,体力总是有限。她是一个还在发育期孩子呀!


        

“再坚持一下茵茵,”乌麟轩鼓励陆孟:“出了这一片林子就好了。”


        

陆孟点头正要继续,结果一到寒光从他们身后直直砍过来——陆孟被乌麟轩一把推得摔在,那剑直接砍在乌麟轩左臂,他连吭都没吭一声。


        

陆孟从抬起头一,当时头发差点都竖起来。


        

好几个黑衣人朝着乌麟轩围攻过去——


        

这群阴魂不散乌鸦!


        

好在乌麟轩到底是个男主角,他武艺还不错,虽断了一条腿,但和这些人一交他就知道,这些人不是训练有素死士。


        

他们武功虽可以,和死士比差远了。而乌麟轩练武,都是和死士一起练出来!


        

他很快抢夺下来了一把剑,和这些人迅速交战在一起。陆孟只听到兵器撞声音,心惊肉跳开始朝旁边爬。


        

陆孟自认自己帮不任何忙,能滚得越远越好。免得这些人一会儿要朝她攻击!


        

陆孟一口气爬了老远,不敢站起来怕吸引视线。但是不敢爬得远,这里有一波追兵谁知道第二波会不会在附近?


        

她怕撞。


        

今天晚光线比昨天好多了,最起码有星星和月亮。陆孟能够到乌麟轩被一个人踹到了腿,断掉那条腿!


        

他痛呼一声,直接摔在了。后三四把剑朝着他劈头盖脸砍了过去——


        

陆孟张了张嘴,一句话也喊不出来。很快乌麟轩翻身躲开,腰肢向前拱起,竟原一个打挺,单腿就站起来了!


        

帅了!


        

要不是场合实在不合适,陆孟简直想鼓个掌!


        

很快乌麟轩再度迎去,专门朝着这些人要害攻击。陆孟视角到一个人脖子窜出了老高血,立刻朝后闪了一下。


        

虽知道那血不可能喷到她身,而且月光之下血是黑,陆孟代入感其实不够强烈。但她也吓得不轻。这个人一剑差点脖子从脑袋搬家,直接摔在了。


        

而剩下两个人,很快也被乌麟轩干掉了。


        

最后一个人是压着乌麟轩倒在。他胸腔被剑贯穿,摔在之后乌麟轩直接把他推开了。


        

乌麟轩腿呈一种扭曲状态,刚才被一脚踹二次骨折。


        

而陆孟到所有人都倒下了,终于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紧张问:“王爷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乌麟轩都爬不起来了。


        

陆孟赶紧弯腰去扶他。好容易把他扶着站起来,他另一条腿已经不能落了。


        

陆孟心急如焚,伤得这么严重,再遭遇一波追兵他们就完蛋了。


        

乌麟轩在跟个血人一样,虽大部分血都不是他,是刚才那个脖子开口喷。但是陆孟扶他时候『摸』了一炙热粘稠,强忍着干呕冲动,才没有甩开他。


        

“王爷把重量放在我身,我们得赶快离开……”


        

陆孟架起了乌大狗臂,突听到身后一声窸窣。紧接着一个男声一种破碎,裹挟着无尽怨毒和恶意声音喊道:“建安王!”


        

事情发生得快了!刚才被乌麟轩穿胸而过那个人,胸口还『插』着剑呢,不知道哪里来力气,突从暴起——抓着一把匕首,朝着两个人飞扑过来!


        

补刀剧情!


        

淦!


        

陆孟回头了一眼,瞳孔微微张大。这个人嘴里喊着建安王,匕首准位置竟是她!


        

强弩之末,他根本已经神志不清了,只想着必须杀了建安王,尽了一生最后力气。


        

他不清醒,但陆孟很清醒,这是剧情要她替男主扛雷!


        

都到这一步了,这个剧情竟还躲不过去吗?!


        

陆孟肩膀还架着乌大狗臂,他勾着自己脖子呢,想推开很费力。


        

她绝不要为男主角挡刀!


        

原剧情之中女主替他挡了,不光没得到他感激,还落下了病根,反反复复缠绵病榻痛苦一生!


        

于是陆孟在最关键时候放开了乌大狗,她最擅一招——原躺倒。


        

站不住乌麟轩失去支撑,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直接朝前倒了下来,正被那个飞扑过来人刺中。


        

匕首没入胸膛是没有声音。


        

但很快那个飞扑过来人,胸口『插』着剑直接被□□,豁开了脖子。


        

血喷出来,喷了陆孟满身满脸都是。


        

那个人就倒在了陆孟身边,抽搐了好几下才没动静。


        

陆孟四肢已经失去了知觉,她连起身都没力气。只颤巍巍转过眼,就借着月光到乌麟轩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他竟站起来了,整个人踉跄了一下,一条腿站不住,中剑撑住了面,硬是站住了。


        

他慢慢低头了一眼自己胸口匕首,而后慢慢,一寸一寸视线转到了陆孟身。


        

今晚月『色』明明不足以清什么神『色』,尤其是眼神。


        

可陆孟就是能够清,或者是能够感觉得到,乌麟轩着她眼中,所有温度都消失了。


        

他剑撑着,像一尊丧失了所有温度和感情邪神,眉目阴煞,浑身浴血,四肢残破。


        

他冷冷俯视着背叛他信徒,那眼神像在着一个死人。


        

刚才情况确实像是她故意害他中匕首。


        

陆孟很想解释,但是她张了张口嘴里像塞了什么东西。


        

这要她怎么说?


        

你中匕首不会死但我会死。


        

我怕疼,我宁可死。


        

我不可能替你挡匕首,我不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也不会替你挡,珍爱生命,远离危险。


        

他本来想杀就是你。


        

可乌麟轩之前确实是替她挡了,还不止一次。


        

他喜欢她。


        

所以陆孟再无情,也无把这句话说出来。


        

两个人一站一卧在林中这样无声峙着,夜风带起树叶簌簌声,像一把把凌迟刀刃,也不知道正被千刀万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