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31章 咸鱼甩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系统……


        

这一波它是没有预料到的, 给跪了。


        

乌麟轩被一连撞了好几下,满心的戒备和乱七八糟的心绪都被撞了个七零八落。


        

两条大腿全都麻了,从他这个居高临下的视角,这女人这个姿势实在是……不堪入目。


        

让乌麟轩想到那天他们圆房。


        

他脑子里面的血流顿时开始呼啸着朝下面涌去, 乌麟轩及时抬手, 用经脉分明的手掌按住了他这梦夫人的脑袋。


        

阻止了她再朝着自己身上撞。


        

乌麟轩缓缓吸了一口气, 一双黑沉沉的瞳仁落在陆孟身上, 视线在陆孟撒泼卖乖的脸上顿了顿。


        

然后又慢慢地将这口气吐出去。


        

他开口道“所以你这么多天不回来,一回来, 便是要我给你兜着你闯下的滔天大祸?”


        

陆孟有些心虚, 但是一听乌大狗的话,哎!没有自称本王。


        

所以应该是气得不算严重。


        

于是陆孟眼珠子转了转, 说道“臣妾是找王爷求救的啊……臣妾是王爷的女人, 被欺负了, 自然只能找王爷。”


        

“王爷一言九鼎, 说要护着臣妾的,不能不管臣妾啊。”陆孟晃了晃乌大狗的狗腿, 忍不住捏了捏掌心下紧绷的肌肉。


        

两个人时隔多天,再一次亲密接触, 自然不止是乌大狗一个人对陆孟有种难以言喻的亲密感。


        

陆孟也是有的。


        

有了亲密关系的男女,都会或多或少有一些异于常人的亲密感, 身体是有记忆的。


        

尤其是体验特别好的话,短时间再碰到, 皮肤上仿佛都裹着滋滋的细小电流。


        

陆孟一捏乌大狗紧绷的大腿,就想起那天晚上, 他绷紧了腰身和大腿的时候, 那流畅的侧面肌肉线条, 简直像个专业运动员。


        

于是陆孟一边在衣袍下面捏着,一边故作“娇柔”地说“王爷不会因为害怕四皇子,就连他轻薄臣妾,你也不管吧?”


        

这话属于故意激怒乌大狗。哪个男人能听得了这种话?


        

“我怕他?!”乌麟轩果然中计,冷哼一声。


        

但是他现在脑袋里还残存着有些用于思考的血液,虽然被捏得腿都已经快占据所有的感官,但是苟延残喘的理智还是跳出来尖叫道“不要中计啊!”


        

乌麟轩意识到,他又在被梦夫人牵着鼻子走。


        

陆孟一看到乌大狗上套,连忙也顺杆往上爬,说“王爷自然不怕他,王爷可是皇子当中唯一一位封王立府的,四皇子怎么比得了!”


        

“呵。”乌麟轩冷笑了一声,抓在陆孟头上的手松开之后,转而扼住了她的脖子。


        

用这个姿势托起了陆孟的下巴,陆孟本来又害怕,毕竟脖子是命门呢。


        

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乌大狗的手根本没使劲儿,大拇指还在摩挲她的下巴,这个动作比起威胁,更像某种暧昧的暗示。


        

陆孟偶尔也喜欢玩点花的,跟着他的力道,像一个被掐住脖子的天鹅一样,慢慢仰起头,对上了乌麟轩微眯的双眼。


        

“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实话……”我可以留你一命。


        

“臣妾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话。”陆孟眨巴着她一双“天真烂漫”的大眼睛,对着乌大狗发送布灵布灵的光波。


        

乌麟轩这一次却没有表现得被撩拨,而是一字一句地问“你到底是谁的人?”


        

乌麟轩把能想到的各种结果,都已经想到了。


        

嫌疑最大的便是四皇子,哪怕梦夫人今晚把四皇子带到了他这儿,把一切的裁决权利都交给了乌麟轩。


        

乌麟轩对于他们之间勾结的疑惑并没有打消。


        

他甚至在怀疑他这个梦夫人今天,明显是噬主。


        

只要她说出真相,乌麟轩未必不敢接受她的“投诚”。


        

想要这个女人,这现在已经毋庸置疑。


        

无论因为欲也好,还是因为自己看不透她觉得新奇也罢。


        

乌麟轩这一辈子想要的东西不多,他觉得可以打造一条专属于自己的铁链,将这个“小兽”锁在他的身边,养到他不想养的那天为止。


        

陆孟脖子仰得酸,没心没肺地放弃自己用力,把脑袋挂在乌麟轩的手上,双手交叠趴在他的大腿上。


        

像个温顺乖巧的小猫。


        

陆孟不明白乌大狗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她对于早古男主角那些有病的思想,是稍微有一些了解的。


        

精神病院都不敢收的那种独占欲,和时不时就要发作的狂犬病相结合,统称为病娇人设。


        

这种人设有一个可以攻破的点,是小说贴吧里头总结出来的方式,只要顺着毛摸就行了。


        

关于这个问题陆孟隐曰记得,之前乌大狗也问过一次。


        

于是陆孟看着乌大狗,非常真心实意地,把虚假的自称拿掉了,对他说“我是你的人,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你自己说了要养我,许我荣华安逸,这辈子也别想甩开我!


        

陆孟说着,又抱紧了乌大狗的大腿,俗话说抱主角的大腿,应该就是这么抱吧?


        

乌麟轩瞳孔微微一缩,下一刻他突然间笑了。


        

她还是不肯说出背后的人。


        

但乌麟轩已经不太在乎了。


        

她已经“投诚”。


        

她说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乌麟轩承认,他被这句话狠狠地愉悦到了。


        

就算背后的人是延安帝又如何?他难不成还拿捏不住一个女人?


        

迟早一切都是他的。


        

乌麟轩摩挲着陆孟的脖子,说“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最好记清楚。”


        

如果你敢忘了,如果你敢背叛我……


        

乌麟轩就像现在这样,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她粉身碎骨。


        

陆孟应声道“我永远也不会忘。”放心吧我这辈子会像一块贴树皮一样,紧紧地贴在男主角的大腿上面。


        

陆孟抓住乌麟轩扶着她脖子的手,一双眼睛盯着乌大狗说“那你也不能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乌麟轩笑着看陆孟,挑了挑眉问她“我对你承诺了什么?”


        

“你说要保我一世荣华安逸,府中金银随意取用!所以四皇子的事情,你看着办吧。”


        

乌麟轩呵呵地笑起来,胸腔震颤,心情大好。


        

他声音非常的低沉好听,像那天他弹的琴一样,又狂又野。


        

“求我的时候自称臣妾,姿态做的卑微,尊称我为王爷。现在目的达成了,就开始不恭不敬,以我自称了?”


        

乌麟轩松开了陆孟的脖子,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说道“你是我见过最放肆的女人。”


        

陆孟琢磨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索性趴在乌麟轩的腿上,摆烂道“这世界上叫王爷为王爷的人那么多,也不缺我这一个。”


        

“王爷不是很喜欢我放肆吗?”


        

陆孟顺着乌麟轩垂落的袍子下面,一路从小腿往上掐。


        

很快乌麟轩面色一变,一把隔着袍子捏住了陆孟的手腕。


        

“放肆!”


        

“我不能放肆吗?”陆孟看着他,想装一脸天真,但实际上一脸淫邪。


        

乌麟轩的面色几变,耳根也开始渐渐变红,他的身体比他要诚实多了。


        

只不过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窗帘包裹着的他的好四弟,这件事还真得好好的处理。


        

乌麟轩压下涌动的心绪,深吸一口气说“你在将军府流连忘返了这么多天,惹了事儿才知道回来,若是没有今晚的事儿,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这就属于怨妇开始抱怨的范围了。


        

陆孟心说那肯定啊,不惹事我回来干什么?将军府呆着多爽呀。


        

没人说没人管还有几条大胖鱼。


        

最重要是床舒服房间采光也好,睡过了将军府谁还想回那个老破小的丽淑院?


        

不过陆孟有求于人,就得先把乌大狗的怨气给安抚下去。


        

她抓着乌大狗的双手,都按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说“怎么可能,是因为太多年没有见到姐姐,和姐姐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这不是刚把姐姐送走,就回来找王爷了吗。”


        

纯粹是放屁,她把人送走之后转头就带着一群护卫,进了文华楼吃喝玩乐了。


        

点了整整六十道菜,吃不完兜着走的,一道也没给他拿回来。


        

乌麟轩都气笑了。


        

不过他容许这个女人这种程度的“欺骗”。


        

就像你豢养的小兽,偶尔对你露露尖牙,偶尔转头不理你一样。


        

要是她像其他的女人一样,整天就知道想方设法地朝他身边贴,讨他的欢心,或许他根本就不会有兴趣。


        

于是乌麟轩伸手给他的梦夫人别了一下头发,说道“别在地上坐着了,起来吧。”


        

陆孟闻言一愣,她伪装跪着伪装的这么不像吗?


        

陆孟连忙起身,既然装得不像她就不装了。


        

不过她起来之后,确实没有在地上坐着,而是直接搂住了乌麟轩脖子,坐到了他的腿上。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之后,说道“王爷啊……”


        

乌麟轩一听这个称呼,就心道不妙。


        

果然陆孟说“今天晚上已经很晚了,臣妾还有一些东西都在将军府呢,要不然臣妾就先回去整理一下?”


        

惹完祸了,把烫手的山芋朝他这一扔,转头就想跑?


        

乌麟轩一把勾住陆孟的腰,眼神凌厉抬头看她,说“回你的丽淑院!你是不是在外头玩野了?”


        

“将军府就有那么好吗?到底好在哪里让你这么念念不忘,半夜三更的也惦记回去?”


        

乌麟轩本来就多疑,突然间又开始阴谋论起来。


        

陆孟有点不高兴,她确实不想回丽淑院。


        

不过四皇子的事还没解决呢,陆孟只好装乖。


        

“好吧……那我明天再过去收拾。”


        

收拾个两三天四五天五六天了再回来。


        

“你有什么好收拾?明天让辛雅去。”


        

乌麟轩仿佛看透了陆孟一肚子的诡计,虽然抱着陆孟的腰没松,反而更紧了一些,但是语气也冷下来“你不如直接告诉我,将军府中到底有什么?!”


        

陆孟本来不想这个时候说,又求人办事又提要求,似乎有点过分。


        

但既然乌大狗都问了,还把她的腰勒得有点疼,她索性直接道“将军府的床特别大,而且很软,臣妾还住在在主院偏房,采光别提多好了,每天早上太阳都能晒到屁股。”


        

陆孟垂着眼睛说“上次臣妾想要王爷一套被褥,结果王爷实在吝啬,说了要保臣妾一世荣华安逸,结果自己睡那么大的床,那么软的被褥,臣妾屋子里那床都硌得慌……每天早上起来身上都疼。”


        

这就有点夸张了,但是陆孟为了改善后面在建安王府的生活,尽力说得夸张一点。


        

“而且臣妾的丽淑院实在是太偏了,正对着王府后面的墙院,那么高的院墙,把阳光都给挡住了。”


        

陆孟扭了扭自己的腰,撅着的嘴能挂油瓶子。


        

“晒不到阳光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臣妾自然不想回来。”


        

陆孟说完之后看向乌麟轩的面色,见他喜怒难辨,想了想又把他的脖子搂紧一些,加了一句显而易见的假话“主要是丽淑院也太偏了,臣妾每天根本见不到王爷……那臣妾多苦啊。”


        

可是对于乌麟轩这种心机深沉的老狗来说,陆孟前面说的话他都不相信。


        

怎么可能会有人因为床不够大,不够软,早上太阳晒不到屁股就不想回家?


        

他甚至思维已经发散到他这个梦夫人说不定在外头有了别人,或者从头到尾就是有别人,毕竟她根本不是处子。


        

难道将军府中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但是陆孟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乌麟轩正在上演碟中谍、将军府疑云的大脑,立刻就停下来了。


        

嫌丽淑院太偏,是想住到主院来。


        

这样乌麟轩就能够轻易理解她的意思了,她是想扶正。


        

想做自己的正妃。


        

他的正妃将来必定是母仪天下贵不可言,按理说这个梦夫人的出身,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的,更没有显赫母家支撑,就算他色令智昏,大臣们也都不会同意。


        

不过乌麟轩稍微思考了一下,现在让她做一做正妃也没什么不可以。


        

以后的事情到底如何就以后再说。至少短时间之内,他完全不需要依靠联姻来巩固自己的权势。


        

反倒是扶一位身份不够贵重的女子做正妃,能够削减一些他那个多疑父皇的忌惮之心。


        

乌麟轩权衡了这件事情的利弊之后,打算逗一逗他的“小兽”。


        

对陆孟笑了笑说“那你说说,这建安王府之中,你想住在哪?”


        

这里没有皇帝后宫那种等级森严,但如果搬离丽淑院的话,想住在其他的院子里,就要有符合的身份。


        

乌麟轩倒想看看,他这梦夫人究竟胆子有多大。


        

陆孟思想就很单纯,她一见有门儿,她想一想提出自己的要求“我想要一个大院子,带荷花池的能养鱼的,没有荷花池有几个大水缸也行。采光比较好的,最好荷花池旁边还有一棵大树,能遮阴能乘凉。”


        

“床要特别特别宽,能睡得下四个人的那种,床垫也要特别特别软,最好还有几间下人房离我的屋子近一点,我姐姐留给我的护卫,我要带进王府当中……”


        

“还有要一个小厨房,院子里最好有一把摇摇椅!再有个小凉亭就更好了,冬天可以把四面都挂上帘子然后在里面点上炭火看雪!”


        

陆孟说着说着,乌麟轩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后院方向。


        

屏风挡着看不到什么,但乌麟轩眉梢高高地挑起,是真的再一次折服于自己的梦夫人胆大包天。


        

她不光想要扶正,她竟然是想要直接住进他的主院当中。


        

她说的,正是他主院的跨院。


        

大树、荷花池、鱼缸、凉亭、小厨房、下人房……全都对上了。


        

陆孟越说越美,搂着乌麟轩的脖子晃晃,甜甜地说“王爷,臣妾的要求不过分吧?”


        

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东西,全部都添置上也没有多少钱!


        

此刻要是陈远听到陆孟的要求,估计下巴已经掉地上了。


        

乌麟轩沉默了片刻,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的领地当中,除了守护他的护卫之外,有任何人存在。


        

他不想答应陆孟的要求。


        

他不可能答应这样荒谬的要求。


        

这实在是太过了,就像猛虎不会和其他野兽同穴而居,帝王卧榻也不容他人安睡是一样的道理。


        

陆孟见他只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不吭声。


        

读不懂乌麟轩眼睛里面的扇形图都代表什么。


        

不会这么抠吧?给她弄个院子而已。


        

于是说道“王府里面没有这样的院子也没有关系,臣妾可以先住在将军府一阵子。”


        

现在虽然已经深秋了,但是离上冻还早着呢。


        

现在开始动工,还能提前在屋子里面盘一条地龙!等到冬天她就可以暖呼呼地住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了!


        

陆孟想得挺美,但乌麟轩的面色却冷了下来。


        

他的手臂掐住陆孟的腰,仰头问她“你在威胁本王?”


        

不让她住进主院,她难不成还要在将军府常住?


        

她敢!


        

“嘶……”生气了?


        

为什么?


        

爱为什么为什么。


        

陆孟不知道他突然间又发什么疯,但是早古文男主发疯实在是太常见了。


        

他们一天如果不疯几回,怎么能够显示出他们疯狗病已经深入膏肓?


        

于是陆孟根本就懒得去问他为什么发疯,手指顺着他的胸膛一路向下,然后一把狠狠抓住。


        

乌麟轩猛地坐直,瞪着眼睛看着陆孟,眼中的情绪很好理解——你敢?


        

陆孟敢!


        

“这样才是威胁。”陆孟掌控着他的命,贴着乌麟轩的鼻子说“给我弄个院子,让我住着舒服点好不好?荣华安逸这四个字,应该包括这个。”


        

“王爷说过的话不能不算数,对不对嘛?”


        

乌麟轩呼吸急促,瞪着陆孟说“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本王不答应你还……嗯!”


        

“别那么小气嘛。”陆孟说“那要不然我就回将军府啦。”


        

“你敢?!”乌麟轩抓着她的手腕不让她乱动。


        

说道“你一个出嫁的女人,住在你姐姐的夫家本来就不合规矩,现在你姐姐和姐夫都走了,你自己住在将军府算怎么回事?”


        

乌麟轩气恼道“你是要让本王丢尽脸面才肯罢休吗?”


        

“那你就给我弄个院子嘛。”陆孟凑近乌麟轩的嘴唇,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


        

乌麟轩的呼吸一窒。


        

陆孟说“让我住得舒服了,我肯定不跑了嘛……”


        

她的声音真是道不尽得娇嗔,至少听在现在这种“命”都在别人手里的乌麟轩的耳朵里,就是“妖姬祸国”。


        

乌麟轩嘴唇动了动,有些色厉内荏地想要喝退陆孟。


        

但他还没能开口,地上角落里一直躺着的四皇子乌麟成突然间哼了一声,悠悠转醒。


        

乌麟轩一把抓住陆孟的腰,将她推在地上,面上的春情一扫而空。


        

指着里屋低声快速说道“你先进去,不叫你不许出来!”


        

陆孟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闹了,四皇子醒了!


        

她这个“作案”的绝对不能在现场!


        

于是陆孟转身就往里屋跑,等到她钻进了里屋,乌麟轩又有一些后悔。


        

他明明可以把人撵出去,他屋子里面床上那些暗格里头,有一些各地新送上来的信件,都是不能给外人看的……


        

他起身朝着里屋的方向走了几步,想要把梦夫人撵出去,可是刚走到里屋的门口,地上的乌麟成已经睁开了眼睛。


        

乌麟成自下而上对上乌麟轩阴冷的视线,突然间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乌麟成眼眶青了一大片,眼睛现在都肿着,微微凸着,好像一个进化了一半的青蛙人。


        

他看乌麟轩都是重影的,对上了乌麟轩的视线之后,有些畏惧的朝后缩了缩。


        

乌麟成心中大骇,自动把之前遭受的一系列痛苦,瞬间算在了乌麟轩的身上。


        

陆孟猜得对,文华楼那种夜晚的环境当中,独龙出手如电,这乌麟成根本就没看清是谁动的手,就已经从楼梯上摔下去昏死了。


        

长孙鹿梦是建安王乌麟轩的侧妃,她身边动手的护卫,肯定是建安王的人!


        

他的三皇兄何其狠毒,之前一直维持着道貌岸然的表面和平,哪怕是被挑衅了都不曾对他恶语相向。


        

结果这一次差点把他给打瞎了不说,竟然还想让人将他活埋!


        

不,或许不是活埋,那些人说要拧断他的脖子。


        

乌麟成生来便是皇子,这一辈子没遇见过这么恐怖的事情,他下意识地朝后缩,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确认着自己是不是脖子已经被拧断了。


        

此时此刻他平时那一副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外表,彻底被打碎,成了一个畏首畏尾的窝囊废。


        

他抖着嘴唇,一个劲儿地朝着窗帘里面缩,环顾四周,猜测这里是建安王府……


        

“三皇,皇兄,”乌麟成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我怎么会在这儿?”


        

乌麟轩朝着屋里去的脚步顿住,朝里面看了一眼,在一道屏风旁边对上了陆孟偷偷朝外看的脑袋。


        

陆孟对着乌大狗笑了笑,还撅着嘴唇,隔空亲了一下他。


        

大狗子好好干,把这口大黑锅背起来!


        

陆孟本来是想比个心,但一想到乌大狗可能根本就不懂,她也就不做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动作。


        

乌麟轩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这种隔空亲吻的动作,他只在花楼里面,看过那些尤其放荡的风尘女子表演结束,对着台下的男子做过。


        

乌麟轩冷漠的挪开视线,背到身后的手悄悄掐了掐自己的掌心。


        

稳住心神,居高临下对着乌麟成说“四弟觉得你为何会在我府中?”


        

乌麟轩侧身对着陆孟的方向摆了摆手,示意她躲好了赶紧进去。


        

陆孟还是没有进去,这个角度地上躺着的四皇子是看不到她的,但她能够看到乌大狗怎么反咬一口。


        

果然乌大狗如她所料反咬一口“长孙鹿梦现在是我的侧妃,这件事情不用我提醒四弟吧?”


        

乌麟轩朝着乌麟成走了一步,乌麟成吓的又朝着窗帘里面缩了缩,他是真得被吓坏了。


        

“我我当然知道,我今天只是碰巧和梦夫人遇见,说了两句话而已……”乌麟成若是平时,肯定会出言挑衅乌麟轩。


        

说一些什么他配不上梦夫人这样好的女子,或者自己和梦夫人怎么情投意合。


        

原身就是因为这个四皇子总是顺嘴跑火车,深受其害。乌麟轩就算是根本不相信这种蠢货的挑衅,他的女人从别的男人嘴里被说出来,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背叛。


        

乌麟轩就是这样的变态鬼畜。


        

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进化到那种程度。


        

“只是碰巧遇见,四弟就上手拉拉扯扯,四弟觉得,妥吗?”


        

乌麟轩看到乌麟成这个样子,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指尖,看来今天晚上他这个四弟,被他的梦夫人吓坏了。


        

乌麟轩还真的没有对他动过什么杀心,毕竟乌麟成向来都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知道风花雪月的窝囊废。


        

对于这样的人,除了拿他做挡箭牌之外,乌麟轩根本懒得出手。


        

也正是因为如此,乌麟轩只要想到他想得到的女人跟他这个四弟有牵扯,就会有种难言的愤怒。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从刚才开始,那个女人就已经对他“投诚”,彻底属于他了。


        

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我只是见她摔倒了扶她一下而已。”


        

乌麟成虽然看出了这里是建安王府,可因为之前被拉到乱葬岗的经历,让他生怕乌麟轩彻底发疯,把他的脖子拧断之后直接埋在王府当中。


        

于是他竟然对乌麟轩从未有过的恭敬,说道“三皇兄,真的是个误会而已,是个误会……已经很晚了我我我,我如果再不回皇子院,宫里的人肯定要找来了……”


        

这话是警告,也是讨饶。


        

乌麟轩本来想要再继续威胁两句,好让他这个蠢四弟,以后离他远远的别上来惹他心烦。


        

最重要是让他不敢再碰自己的女人。


        

于是乌麟轩说“既然四弟明白就好,不过四弟也不用操心回宫的事情,毕竟今夜没有人知道四弟来了建安王府。”


        

言下之意就是说,你就是死在这儿也没人知道。


        

乌麟成听了之后,果然哆嗦成了一团。他身上披着的用来“毁尸灭迹”的窗帘,现在简直成了他的保护伞,他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去,装作自己从没醒来过。


        

不过就在乌麟轩再要说什么的时候,她不着痕迹朝着里屋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把脑袋卡在屏风旁边看热闹的梦夫人。


        

心里咯噔一声。


        

她最好不要乱翻,不要露出把柄,不要给他杀了她的理由。


        

乌麟轩虽然接收了梦夫人的“投诚”,却对她还没有什么信任可言。


        

他只是想把她当成一个解闷儿逗趣的小兽,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满足某些私欲罢了。


        

如果她敢……


        

乌麟轩对乌麟成说“既然四弟说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那么我就相信四弟一次。”


        

“想必四弟也不会怪罪我的属下也因为误会,伤到了四弟对吧?”


        

“自然不会!”乌麟成连忙摆手,一听乌麟轩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打算再追究今天的事了。


        

于是他连忙说“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乌麟轩盯着乌麟成,眼中神色阴沉,片刻之后,乌麟成差点尿裤子。


        

乌麟轩这才开口说“那既然这样,我便派人将四弟送回四弟在宫外的别院吧,时间确实是不早了。”


        

“这个时间宫中已经下钥,想必四弟回不去了,”


        

乌麟轩说“四弟养在外头的外室也有好久没去看过了吧,美人容颜易老,四弟女人那么多,切莫在盯着别人院子里面的女人,反倒冷待了那些一心一意爱四弟的女子。”


        

乌麟成面色非常地苍白,他在外头养的外室是很隐秘的,没想到乌麟轩竟然知道得这么清楚!


        

乌麟成哪敢再说其他的?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时间确实是不早了……”


        

“陈远,”乌麟轩对着门外喊道“备马车,送四皇子。”


        

陈远立刻应声,说道“回王爷,马车一直候着呢。”


        

接着门被打开,陈远身后站着两个死士,个个身量格外高壮,满面横肉。


        

陈远对他们说“还不上去扶四皇子起身?”


        

两个高壮的死士,满脸的凶煞之气,简直像两个屠夫一样朝着乌麟成走过去。


        

乌麟成强撑着自己的胆子,才没有白眼一翻又昏过去。


        

然后他手软脚软的被这两个壮汉提了起来,从屋子里面离开了。


        

陈远和乌麟轩对视一眼之后,又将门细心地关好。


        

乌麟轩迅速迈步朝屋里走,他的心情是忐忑而复杂的。


        

床头那些密信绝不能被人发现,如果她真的动了,就算乌麟轩再怎么喜欢她,也会亲手掐死她。


        

乌麟轩脚步飞快地进里屋,目光如电的朝着床上看去,结果床上并没有人,他的那些暗格很显然也没有人动过。


        

乌麟轩狠狠松了口气,才转开视线搜索梦夫人的影子。


        

然后发现她就站在不远处的一个格挡的前面,正踮着脚尖在摸一株珊瑚。


        

听到乌麟轩的脚步声,她甚至都没有回头,更别提表现出什么慌张。


        

而是背对着乌麟轩开口说“王爷……”


        

陆孟说“臣妾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珊瑚呢。”肯定值特别多的钱!


        

“这珊瑚可真好看,臣妾真的好喜欢呀……”


        

陆孟转过头,一只手摸在珊瑚上,眼睛忽闪忽闪地看这乌麟轩。


        

扭了扭腰说“王爷许臣妾的荣华安逸,包不包括这株珊瑚啊?”


        

这株珊瑚确实是个稀罕物件儿,值钱是肯定值钱的,甚至有价无市。


        

只不过这个是准备在太后大寿的时候送进宫里的东西。


        

乌麟轩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这个梦夫人的要求,现在已经降到只要她没有偷看自己的密信就行。


        

随口就道“你喜欢就拿去玩儿吧……”


        

陆孟高兴地在地上跳了一下,然后竟然手摸到了自己腰封,一把扯开,扔在了地上。


        

乌麟轩眼皮一跳,但是眼睛死死盯住了陆孟。


        

陆孟双眼盯着他,将自己碍事的外袍脱了,也扔在地上。


        

然后后退两步,高高兴兴直接冲到乌麟轩的身边,朝他身上一跳,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盘住了他的腰。


        

身体记忆下意识的反应,乌麟轩直接接住了她的双腿。


        

两个人呼吸同时一乱,陆孟笑嘻嘻地亲了一口乌麟轩的侧脸说“臣妾还喜欢珊瑚旁边的那两个花瓶!”


        

一看就值钱!


        

乌麟轩捧着陆孟的腿,改为托着她的屁股,视线紧盯着面前这小女人眉飞色舞的脸,心里也涌出了从没有过的欢喜。


        

乌麟轩这一辈子拥有过的东西很多,他天生尊贵,纵使母妃早逝,很多东西他也都懂得怎样去争抢。


        

但得到一样东西让他这么开心的,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他鼻尖蹭了蹭怀中女人的鼻尖,直接吻上她的嘴唇。


        

两个人之间的吻就像正负两极的电,戳在一起火花四溅。


        

只片刻的工夫,他们的呼吸都已经错乱。


        

乌麟轩一点也不想克制,他也没有必要克制,这个女人现在是他的!


        

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乌麟轩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太合他的心意了。


        

他这么抱着陆孟直接走向了大床,将陆孟压在床上,凑在她的耳边说“不是想做我的正妃吗?让我高兴,我就答应……”


        

陆孟也很激动,毕竟乌麟轩作为一个床伴来说,是真的很合格了。


        

上次体验她也很怀念,今天乌麟轩又帮她办了这么大一件事,来一发顺其自然!


        

陆孟表现得很急切,用脚就把床幔给勾下来了,扯着乌麟轩的腰带朝床上一抡——


        

乌麟轩投砸在自己的床上,恍然间又回到了那天晚上。


        

他根本就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个调调……


        

总之他如坠云端,仿佛他身下的床已经变成了云朵,起伏不定,随风而荡。


        

他如愿以偿地被骑了。


        

不过陆孟情到浓时,倒是说了一句今天晚上进屋以来,第一句连标点符号都是真的的实话。


        

“我不想做什么正妃,我只想永远在你身边躺着……”


        

这话听上去跟一句情话似的,把正努力的乌麟轩搞得更努力了,额角的青筋都跳了一曲霹雳。


        

不过这一句话还有后半句躺成一条一辈子荣华安逸的咸鱼员工。


        

五更天。


        

陆孟睡着了,这次是真的有点累,小处男梅开二度可真不是盖的。


        

乌麟轩也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不过早朝的时间快到了,习惯性地醒过来。


        

他人还没彻底清醒嘴角就带上了笑意,伸手朝身侧一捞,捞了个空。


        

乌麟轩从床上惊坐起来,视线扫了一圈没扫到人,登时就清醒了,面色猛地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