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66章 咸鱼摊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听到乌麟轩问她吃什么药, 是真慌了一瞬。


        

不过陆孟很快又稳住了。


        

不对啊。没人会知道她是要吃再也不能生孩子的药。


        

这种药从槐花制作出来,除了槐花和她就没有任何人知道。陆孟连身边的婢女都没有透露过。


        

就算这屋子四处都是死士的眼睛,他们也不知道她吃的是什么东西。而且陆孟往鸡汤里面倒药的时候, 那么大的袖子遮掩着呢,看上去就只像是在搅动汤碗。


        

没人会知道, 她不能自己吓自己。


        

然而她那一瞬间心慌的表情, 被乌麟轩捕捉到了。


        

乌麟轩更加的笃定,他的王妃是吓唬他的。


        

她明明知道她无论做什么事情, 都有死士看着呢。


        

故意弄了一盘子蜜饯丸子放在那儿, 不就是让人误会吗?


        

闹这些小心思真的很不懂事。乌麟轩最不屑的, 就是女子在他面前耍小心思。


        

在乌麟轩看来, 那些拙劣的伎俩,简直脏眼睛。


        

但他的王妃耍这样的小心思,乌麟轩却莫名的想笑。


        

不过是没让她进书房,没有跟她呆在一起一天。她就要闹这种小心思, 来吓唬自己。


        

她也不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吧?


        

乌麟轩在门口顿了片刻, 就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视线很锐利地盯着他的王妃, 故意冷着脸。


        

虽说偶尔这样闹小脾气还挺可爱的。但如果以后总是这么闹, 乌麟轩也扛不住。他不打算助长她的小脾气,就沉着脸吓唬她。


        

陆孟还真的被他吓唬住了。虽然心里知道, 乌麟轩绝对不可能知道长效避孕药存在。可是陆孟忍不住想, 万一呢?


        

谁知道槐花在他面前有没有乱说什么?就算槐花没有乱说, 乌麟轩那套话的能力, 想套出什么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陆孟一边慌, 一边强自镇定。


        

眼睛四处乱看, 就是不敢落在小桌子上那碗鸡汤上面。


        

她这个药应该马上就喝掉的!在乌麟轩没有想跟她生孩子之前喝掉是最好的!


        

是她在乌麟轩身边久了,好的没学到, 学了他多疑多思。她虽然救了槐花,却也怕槐花藏着什么鬼心思。


        

非要等到她姐姐给她反馈,她觉得封北意和长孙纤云统领大军,阅人无数,看人肯定也最准。过了他们的眼,陆孟才敢相信槐花。


        

谁知道啊谁知道!


        

谁知道乌麟轩突然间就想跟她生孩子了!


        

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不肯给他生孩子,乌麟轩一定会闹的。


        

陆孟不想跟他吵架,两个人在这个观念上面,横着的是天堑,无法逾越的那种。根本不是吵一下就会好,说不定得把对方的脑壳子撬开,灌进一些东西才行。


        

她强自稳住心神,僵笑着问乌麟轩:“王爷怎么来了?”


        

陆孟躲闪的视线,看在乌麟轩的眼中,就更让他昂首挺胸。他就是这种别人让一步他敢进十步的人。


        

于是乌麟轩用一种猫看耗子的眼神,看着陆孟说:“本王为何不能来?本王来陪你一起吃药啊。”


        

陆孟小腿肚子有点要转筋的感觉。


        

她正想着对策,乌麟轩突然间伸手向小桌子。


        

陆孟浑身汗毛都炸起来,眼睁睁看着乌麟轩把手伸向了鸡汤——然后越过鸡汤拿起了蜜饯丸子。


        

拿在手里面自笑非笑看着陆孟,在半空中抛了一下,这才送到嘴边一口咬下半个丸子。


        

酸酸甜甜,还挺好吃。


        

乌麟轩哼笑道:“我教了你那么多计谋,你都就饭吃了?就只会用这一种办法吓唬我?”


        

“死士刚才来报,说你自己锁在屋子里吃药。”乌麟轩把蜜饯丸子全都塞进嘴里,又伸手去那个盘子里头拨了拨。


        

问陆孟:“王妃可别告诉我,这些丸子里头有致人死命的毒药。”


        

“不如本王陪你一起吃啊?”乌麟轩又拿了一个。


        

陆孟身上的汗毛,随着乌麟轩的手刷刷刷立起来,又刷刷刷地落下来。


        

每一次他的手经过那碗鸡汤,都让陆孟胆战心惊。


        

不过听了乌麟轩的意思,陆孟彻底把吊在嗓子眼的心给咽回去了。


        

他误会了,不知道自己真正要喝的是鸡汤。还以为自己用蜜饯丸子吓唬他。


        

陆孟抓住乌麟轩的手腕,不让他再从鸡汤上反复路过,免得自己的心脏被他吓得蹦出来。


        

她抓着乌麟轩说:“王爷要好好惩罚一下这个报信的死士。他分明是胡诌。”


        

陆孟说:“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蜜饯丸子。臣妾就只是,就是嘴馋哈哈哈。”


        

陆孟一紧张就自称臣妾了。


        

她一自称臣妾,乌麟轩眉梢挑起。


        

“死士既然是胡诌,那王妃心虚什么?”


        

“我哪有啊?我没有!”陆孟越心虚的时候,声音越大。像极了她那天喝醉之后狡辩的样子。


        

乌麟轩一边嚼着蜜饯丸子,一边忍不住笑。


        

陆孟抓着他手腕,不让他去碰盘子里头的蜜饯,他又换了一只手拿了两个。


        

故意似的,当着陆孟的面,把两个丸子都塞进了嘴里。


        

眼见着两腮都鼓起了两个小包。这个屋子里面没有婢女,乌麟轩就比较放飞自我。


        

没什么形象地含着丸子,眯着眼睛对他的王妃说:“到底哪个有毒?本王替王妃尝一尝。”


        

说着大口地咀嚼起来,像一个在嘴里塞了花生的仓鼠。


        

陆孟:“……”还挺可爱的。不对,这个时候可不可爱的先放一边!


        

陆孟正想着让婢女进来先把鸡汤端下去,把乌麟轩糊弄过去她再喝也是一样的。于是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啊!”


        

乌麟轩吓了一跳。


        

他赶紧咽嘴里的蜜饯丸子,他绝不能让婢女看到他这样。至于吐出来?乌麟轩吃到嘴里的东西,没有吐出来的习惯。


        

但是蜜饯丸子都是很扎实的,不充分咀嚼就硬咽,很容易噎到。乌麟轩很快用手去掐自己脖子,脸憋红,想要咳嗽又咳嗽不出来。


        

他被蜜饯丸子给卡住了!


        

陆孟立刻下地,绕到另一边去敲他的后背。


        

乌麟轩瞪着一双眼睛敲自己的胸膛,然后哆哆嗦嗦地指着门口。


        

这个死要面子的东西,宁可噎死,也不肯让婢女看到他噎到的样子。陆孟就只好对外面喊:“不要进来了!”


        

陆孟见他这样不行,自己也不会什么急救,能想到的就只有用水,于是转身去给他倒水。乌大狗今年三岁半吗?吃东西还能噎着,也是奇了!


        

结果她手忙脚乱地倒了一杯水,端着茶杯转过身——就看到了乌大狗正端着鸡汤在那喝呢。


        

陆孟脑子“嗡”的一声,空白了那么片刻。


        

然后她手里面的杯子“啪”地掉在地上摔得稀巴碎。


        

“哎!”陆孟喊了一声,连忙就朝着乌麟轩的方向跑。


        

“哎!哎!那个你不能啊,喝啊——”


        

众所周知,人在特别紧急的状况下,是没有办法飞速组织出简练的语言,去把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的。


        

大部分人在危急的关头,都会有一些返祖现象,变成只会叽哇乱叫的猴子。


        

陆孟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她呜哇乱叫地扑到了桌边,还把自己的膝盖狠狠地磕在了贵妃榻上。


        

顾不得疼,就去抢乌麟轩手中的汤碗。


        

一抢就抢回来了。


        

乌麟轩已经把鸡汤喝了个精光。嘴唇上面油汪汪的,正莫名其妙地看着陆孟。


        

他把蜜饯丸子用鸡汤顺进去了,面色却还因为之前噎到有些泛红。


        

陆孟扑过来表现得这么夸张,乌麟轩以为她是紧张自己。心里有些高兴,却还瞪了她一眼说:“好歹做了王妃,稳重一点!咳,已经咽下去了没事了。”


        

你没事了我有事啊!事儿大了好吗!


        

陆孟手里抓着空空的汤碗,还下意识地把碗翻过来倒了倒。


        

一滴都没有了。


        

“那么烫,你是怎么喝进去的……”陆孟游魂一样问。


        

“不烫啊。”乌麟轩回答:“还挺好喝的。你就自己躲在屋子里喝鸡汤,也不说给我送一碗,哼。”


        

乌麟轩晚上都没吃饭,一碗鸡汤下去口齿留香意犹未尽。


        

陆孟神思恍惚了片刻,接着一句话都不说,冲到乌麟轩的面前就捏住了他的两腮——食指和中指并拢,直接伸到了乌麟轩的嘴里,一顿乱搅和。


        

“吐出来!快点吐出来啊啊啊啊!”


        

“哕!”乌麟轩被搅和得一阵干呕。把陆孟的手推到了一边,见她竟然还要伸手,连忙从贵妃榻上站了起来,躲到了贵妃榻里头。


        

“我都说了我没事了!你抠我嗓子干什么,咳咳咳……哕!”


        

乌麟轩又干呕了一声。


        

陆孟紧张地看着他,看到他又没吐出来。立刻爬到贵妃榻上去追他。


        

“你干什么?”乌麟轩一见她追自己,本能就开始跑。


        

人类总是有这种奇怪的反射,有人追就下意识地会跑。


        

陆孟追得很凶,乌麟轩虽然有一条腿不太好使,但他身上有武功,所以跑得也轻飘飘。


        

两个人莫名其妙上演了一场沉默无声的追逐战。


        

乌麟轩一边跑还一边说:“能不能不闹了?我们这样真的好幼稚!”


        

然后脚步非常轻灵地单腿蹦过一个凳子,面上的笑意可一点都不像是不闹的样子。


        

陆孟这一次,却是真的没有跟他闹着玩。


        

心里急得不行,追不上他,就只好吼道:“鸡汤里头有药!有毒药!你赶紧吐了!不吐出来你就完了我跟你说!”


        

乌麟轩脸上的表情顿了一下,但很快又笑了。甚至笑出了两颗小犬牙。


        

“你少骗我,槐花说他做的那种毒,比见血封喉的鹤顶红还要厉害。”乌麟轩说:“我如果喝的真是毒药,现在已经凉透了。”


        

陆孟抱住自己的头,发泄一样地喊了一声:“啊——”


        

然后只能实话实说:“你赶紧抠吐出来!是不能怀孕的,喝了之后会断子绝孙的!”


        

乌麟轩一听,简直就要仰天长笑。


        

他就根本没听说过,什么药喝了之后能断子绝孙的。


        

他何止是不相信?他觉得他的王妃又开始胡言乱语。


        

“你就算要骗我,想吓唬我,你能不能找一个听上去让人信服的理由?”


        

乌麟轩站在桌子后面,和陆孟隔了一张圆桌,笑着说:“为什么每一次都找这样荒谬的理由?”


        

陆孟动他就动,就是不让陆孟抓到他。


        

他说:“我从小无论是误服的,还是专门锻炼身体承受能力的毒药,吃过无数种。是什么毒,我有些闻一闻就知道。”


        

刚才那碗鸡汤就是纯粹的鸡汤,还想骗他!


        

陆孟简直要急疯了,她直接把桌子掀翻了,冲到了乌麟轩面前,又要去抠他的嗓子眼儿。


        

乌麟轩这次没跑,伸手按住了陆孟的脑袋。他把手臂伸长,五指牢牢地卡在陆孟的头顶。陆孟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靠近他。


        

“王爷!”陆孟一边像一个够不到人的丧尸一样,胡乱地挥舞着四肢。一边劝道:“你得赶紧把药吐出来!是我让槐花做的!”


        

陆孟说:“真的会断子绝孙!”有剧情的作用在那里,陆孟不敢心存侥幸。


        

不想生孩子的是她,可是原剧情当中陆孟记得,乌麟轩是有孩子的。


        

他家有皇位要继承啊!


        

但无论陆孟说什么乌麟轩都不信。陆孟实在扛不住,对着门外喊道:“独龙小红!进来把他给我拿下!”


        

乌麟轩闻言哼笑了一声说:“上次你就是让他们把我给按住了。那是在将军府当中,你觉得在建安王府,还有谁能治得住我?”


        

果然独龙和小红没有冲进来,就被从房梁上一跃而下的月回带着人给截住了。


        

外面打起来了,陆孟已经听到了。


        

陆孟已经不知道怎么办,她又搞不定乌大狗,药已经喝下去这么半天了……


        

“你完了王爷。”陆孟不再试图去抠他的嗓子,站直了之后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乌麟轩说:“你完了。”


        

你剧情里面那几个孩子,啪,没了。


        

“这可不怪我!”陆孟把手都快摇成花手了。


        

“我都把门锁上了,是你非要进来的。”陆孟转身拉了个凳子坐下,仰头看着乌麟轩说:“我真没跟你开玩笑,你喝的那碗鸡汤里有不能生孩子的药。”


        

“我之所以把槐花留下,就是想让他给我做这种药。”


        

“这个药无色无味,很厉害的。我不知道男的喝了是不是也不能生孩子,但是有剧情的作用,我觉得你完了……”


        

乌麟轩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些变化。脸上的笑意也彻底没了。


        

陆孟看他有所松动,立刻说:“王爷你赶紧吐出来,然后找太医令给你好好看一看。要不然晚了,你的皇位就没人继承了。”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无色无味的药。乌麟轩做过药物训练,连当今集天下医术最精的太医院太医令,也做不出无色无味的毒药。


        

更遑论是无色无味还断子绝孙的药。


        

乌麟轩还是不肯相信,但是他抓重点抓得非常精准。


        

“就算那鸡汤里是不能怀孕的药……”


        

他用凌厉的眼神,逼视着陆孟说:“鸡汤本来是你要喝的,所以你不想给本王生孩子?”


        

陆孟张了张嘴,无从辩解。


        

现在也不是辩解的时候。


        

陆孟站起来,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对乌麟轩说:“现在重点不是这个,现在重点是你得赶紧把鸡汤吐出来然后去看病啊!”


        

别到时候又怪到她的身上。


        

结果乌麟轩就揪着陆孟不想给他生孩子的这个点不放了。


        

外面的打斗声还在持续。建安王府里的死士实在是太多了,独龙冲不进来。只好扯着嗓子对陆孟喊:“二小姐我们进不去!您自求多福!”


        

结果这一句“二小姐”,又把乌麟轩弄炸了。


        

“不想给我生孩子。所以不知道在哪儿弄了据说能断子绝孙的药,就偷偷地躲在屋子里喝。”


        

“已经嫁我做了王妃,结果还让你的属下叫你二小姐!”


        

“长孙鹿梦!你真是好样的。”


        

陆孟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身上出了一身的汗。


        

她狠狠捋顺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说:“我就是不想跟你生孩子,很奇怪吗?”


        

“凭什么你说不让我生,我就得天天吃药丸,你说可以生了我就要豁出命去给你生孩子?”


        

“你知道生孩子的死亡几率有多大吗?你统计过整个皇城当中有多少个青年才俊能为你所用。你统计过这些青年才俊的母亲,有多少尚在人世吗?!”


        

“九死一生。”陆孟说:“我要豁出命去生个孩子,就为了哄你开心?”


        

“你以后做了九五之尊,孩子多得像土豆一样满地滚,不差我这一个吧?”


        

“而且我生了孩子,我又保护不了,指望你吗?”


        

“你觉得本王护不住自己的孩子?!”乌麟轩气得面红脖子粗。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简直要被气疯了!


        

他一掌就把桌子劈成了两半。


        

陆孟吓得往后缩了一下,但是她却并没有退缩。


        

直接抻着脖子吼道:“你护得住?延安帝不比你脑子差吧,不比你手段低级吧?他都护不住你凭什么护得住!”


        

“他不光没能护住自己的儿子,连自己的女人都没能护得住。太子和皇后是怎么死的?是你亲口跟我说他们是在后宫的争斗之中死的。”


        

“他们死于延安帝的儿子和妻子们。他们的死亡有没有你的手笔?就算不是你策划的,有没有你乌麟轩顺水推舟?”


        

“你觉得你坐上了高位,会比延安帝做得更好吗?”


        

“真正坐上了那个高位,你以为你还能随心所欲,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吗?!”


        

“一个撞柱而亡的言官,就能让你遗臭万年!”


        

“这就是你想的,你就是这么看我……”乌麟轩气得整个人都在哆嗦。他伸手指着陆孟说:“你就是因为这样,你从不肯相信我,从不肯爱我。”


        

“不肯给我生孩子,不仅是因为你怕死。是因为你觉得我不配,护不住他,对不对?”


        

陆孟咬了咬牙,确实是这样。


        

他们之间这些矛盾一直都存在,没有办法因为短暂的和好,就去忽视这些问题。


        

可现在真的不是吵架的时候。


        

陆孟说:“我跟你说过,我怕死。”


        

“可现在根本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你必须把药吐出来,”陆孟说:“然后传太医令……”


        

“这世界上没有无色无味的毒和药。”乌麟轩笃定道。


        

“有!”陆孟眼眶也红起来。


        

她瞪着乌麟轩说:“我说有就有!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科学,可能你不知道什么是科学……”


        

“但连巫蛊之术都有,你亲身经历过你为什么不信?!”


        

乌麟轩生长在这个世界当中,他的世界观,是很难轻易撼动的。他只相信自己亲眼见到亲身经历的。


        

他说:“巫蛊之术自古以来都存在,但本王从未听说过有无色无味的毒或者药。”


        

“这世界不是真的!”陆孟说:“或许对你来说是真的,我现在也认为它是真的。可这个世界是有走向的,有一些既定的东西。”


        

“比如你将来一定会是皇帝,会有好几个孩子。而你的皇后,不是我。”


        

陆孟说:“这个世界是一本书,我上次跟你说过……”


        

“你又开始胡言乱语。”乌麟轩说:“你每次无法解释事情,就开始说这个世界是一个话本子。”


        

乌麟轩嗤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信?这种话你跟我说说就罢了,若是跟别人说你会被拉去烧掉!”


        

陆孟简直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她有些泄气地重新坐回那张椅子上,不管乌麟轩信不信,她继续说:“这世界就是一本书。”


        

“你是注定的皇帝,你将来会成为……一个暴君。但同时你的功绩也会受人称颂。”


        

“本来银月郡主和永乐郡主都是你的妻妾,现在剧情的走向已经歪了。”


        

“你将来会在外面……我也不知道那是哪儿,遇刺,然后失忆。”陆孟撑着自己的手臂,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能记住的一些事情。


        

也是她对后面的剧情,仅有的记忆了。


        

“是一个夜里。应该是树林当中,有很多很多的萤火虫……你有五六年才恢复记忆,也是因为萤火虫恢复记忆。”


        

原女主角和乌麟轩一起遭遇刺杀。然后乌麟轩保护原女主角,自己遭受重创失去记忆。


        

陆孟对这一段剧情唯一能够记住的就是萤火虫,是夜里。


        

剧情当中女主角因为乌麟轩的保护,哪怕他失去了记忆也一直守在他身边。


        

整整几年的时间,她连做婢女都被欺负,彻底弄垮了身体。


        

乌麟轩是在她死之前,因为萤火虫想起了她。


        

那段剧情有多狗血,陆孟就有多么不想经历。


        

陆孟把自己能说的,记得的,全都告诉了乌麟轩。


        

不管他信还是不信。


        

陆孟看着他,那种眼神却不像是在看着一个画本子里面的人物。


        

她已经没有再把他当成纸片人了。


        

“你是话本子里的男主角,我却不是你命定的女主角。你以后会有很多很多伴侣,你有你的国家和孩子,我希望你过得好。”


        

“你就是因为这些,你凭空臆想出来的这些东西……像看戏一样,对待我。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我,因为那些所谓的未来……”


        

乌麟轩脸上从未有过的冰凉。他现在脑子特别乱。他的王妃说的话他听不懂。


        

陆孟并没有否认。


        

点头道:“所以你赶快去把鸡汤弄出来,然后找太医令给你看看。我这就写信去南疆,问问槐花那种药有没有解法,对男子的作用如何。”


        

陆孟说着就起身行动。


        

她这次回到王府当中,以为自己能跟乌麟轩好歹和平相处一段时间。


        

只是陆孟现在发现,她和乌麟轩可能……没有办法和平地相处。


        

不过她要去书桌旁边的时候,又被乌麟轩抓住了手臂。


        

“你今晚说的话,最好都是真的。”乌麟轩看着陆孟说:“你如果胆敢……”


        

他想到陆孟不喜欢他这种语气,话音一顿。


        

然后他竟然笑了,那种自嘲的笑。


        

他竟然在气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听了她这么多胡言乱语,也能想起她不喜欢什么。


        

乌麟轩最后堪称平静地说:“我不管你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不管你爱我还是不爱我。”


        

乌麟轩红着眼睛,满眼都是执拗,他抓着陆孟的手臂,对她笑出森森白牙。


        

“你是生是死,都别想离开我身边。”


        

“你自己说过的你还记得吗?”乌麟轩伸手抚弄了一下陆孟的头发。


        

他说:“你说过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陆孟微微皱眉,他病娇的毛病又犯了。


        

陆孟不怎么客气地在他肩膀上推了一把,说:“再晚一会儿药就吸收了,抠吐去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