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第70章 咸鱼吓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孟近些日子以来, 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和理想中一样,到达了巅峰。


        

白天吃得好,夜里睡得好, 夜里还吃得饱。人生不过如此。


        

唯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最近乌麟轩总是逼她认字。


        

陆孟自认不是念书的那块料。要不然她在现代世界, 就去上清北了, 还能去开奶茶店?


        

但是乌麟轩这个迫她读书习字的劲头儿,看上去不像是想要她当一个后宅女子。


        

“政, 军……论策。”陆孟看着今天乌麟轩给她找的书, 还没等读进去, 眼睛已经被书名给摧残了。


        

“让我学这个?你是想要我做一代女相?”陆孟拿着那两本书, 有些迷惑地看向正临窗处理事务的乌麟轩。


        

“嗤,就你?”乌麟轩抬眼看过来,提笔沾墨,在送往江北的信件上面, 笔锋凌厉力透纸背地写了个“杀无赦”。


        

然后放下笔看着陆孟说:“你若是做了女相, 国将不国也。”


        

“那你给我看这么深奥的东西?”陆孟皱着眉, 表情苦巴巴地说:“我还看前几日的《女德》吧。”


        

“你看那东西, 比话本子有意思是吧?”乌麟轩看着陆孟的表情,简直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分明对那一切都嗤之以鼻, 眼睛看了但又没看。”乌麟轩说:“我不指望你学什么女德了。”


        

“你不是说, 喜欢我的七窍玲珑心么?今天这两本书吃进去, 你的七窍开不了, 也能开六窍。”


        

陆孟闻言也学着乌麟轩的语气嗤笑了一声, 说:“你别欺负我读书少。七窍开六窍, 那不就是一窍不通吗!”


        

乌麟轩忽然笑了起来,非常开怀, 又露出了两个小犬牙。


        

说:“你平时的小聪明,用两分到书上,何愁不通七窍?”


        

陆孟也笑起来,把书一摔:“不看!我又不考取功名入朝做官。”


        

“你不做官,做皇后,也是要懂很多东西的,否则怎么处理六宫事宜?”


        

“你又在给我下套啊?”陆孟撇了下嘴说:“还用皇后引诱我,你觉得我这样的人,图什么皇后之位?母仪天下?”


        

乌麟轩闻言面上的笑稍微淡了一些。


        

他知道她不屑。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若是换一个女子,他莫说是许出了皇后之位。就是让她稳坐建安王妃,她也该感恩戴德,知道自己应当勤学苦学,跟上他的境界。


        

但是他的王妃仿佛从来不去想以后的事情。


        

乌麟轩沉默了片刻之后,换了一种说法说:“你难道不想和我有更多的话可说?在我每次跟你说一些事情的时候,对我有所回应?”


        

陆孟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他。


        

“你难不成让我读书,是为了让我对你和我说的那些事情……发表什么意见?”


        

乌麟轩一噎。


        

陆孟说:“你就不怕我学得多了,野心起了,要牝鸡司晨,越俎代庖?”


        

乌麟轩又一噎。他确实最不喜欢旁人对他的决策有任何的置喙。


        

他喜欢的就是自己的王妃懂进退,知分寸。从不在大事儿上面糊涂,也绝不在小事儿上面无底线的忍让纵容。


        

他的那些计划说给她,从不用怀疑她会透露给谁。因为大多时候,她听不懂。


        

陆孟给他讲道理。


        

“这世上的女子,大多都蒙昧无知。”陆孟说:“她们关在后宅,尚且能够针织女红,围着夫君转一生。”


        

“但你要让她们见了山川河流,走遍人间悲喜。让她们学会“君子六艺”,也让她们入仕为官。”


        

陆孟走到乌麟轩的面前,把手中那两本书敲在乌麟轩的脑袋上。


        

说:“她们眼中开阔,心有江河,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如何美妙。你觉得,她们还会在后宅争来斗去,使尽浑身解数,只为求夫君怜爱?”


        

乌麟轩生平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换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如此狂悖的言论。


        

他眼中震动,微仰头看着陆孟,那眼神如狼似虎。却与情.欲无关。


        

陆孟把书朝着乌麟轩手边一扔,说:“反正我不读这玩意。我愿意一辈子做一个蒙昧无知之人。”


        

在这个格格不入的世界,寻一方自己的安乐土就够了。


        

乌麟轩却久久无言。


        

他看着陆孟半晌,最后开口说:“王妃大智。”


        

“你已知自己蒙昧,便已不再蒙昧。”乌麟轩说:“你难道就不想让其他的女子也和你一样,脱离蒙昧,和一生围着男子摇尾乞怜的宿命吗?”


        

乌麟轩看着陆孟,眼中写满引.诱。


        

“我能帮你做到。”


        

乌麟轩说:“让许许多多的女子,像你姐姐长孙纤云一样。”


        

陆孟先是震惊乌麟轩堪称逆天的接受能力。而后便有些哭笑不得。


        

她生活的世界,几千年的轮回和无数人的白骨作为台阶,都没有让女子彻底“脱离蒙昧”。


        

在这个世界,若是当真将这种想法传递出去。乌麟轩这个君王,会从万人敬仰,被百姓群起而攻,吮血吸髓,最后遗臭万年。


        

一个观念,一个人,是无法改变传承千万年,刻在骨子当中的东西的。


        

到时候哪怕当代君王振臂一呼,又有为蒙昧而不甘的女子附和。那么他们都会成为蚁群之中的昆虫,被蚕食,分解。


        

世家贵族,甚至是书香门第,他们怎么肯让习惯于踩在脚下的女子翻身做主?


        

这个世界的世俗以女子为不洁、不耻。连月事都是闭口不能提的东西。


        

在这个不忠便要将女子浸猪笼,甚至活埋的吃人世界当中。谈及脱离蒙昧?


        

不。


        

陆孟身还未动,却已经仿佛看到了血海尸山累累白骨。


        

她自认在历史的洪流之中,她身如蜉蝣。就算乌麟轩勉强算一只螳螂。


        

那也注定是螳臂当车。


        

长孙纤云,只是个意外。她一身伤痕,战场厮杀多年。她付出了男子十倍,甚至是百倍的苦楚。最终却只得了个副将之位。


        

这还不足让人退缩吗?陆孟认为擅长权衡利弊的乌麟轩,肯定比她知道得更清楚。当初长孙纤云这个副将,是怎么当上的。


        

现在世人对她的看法,到底是可怜,还是嗤之以鼻。


        

于是陆孟把头摇成拨浪鼓。她叹口气,对乌麟轩说:“你还真是为了让我读书煞费苦心。”


        

“我读点别的吧。”陆孟说着自己跑去书架上面找。


        

找了半晌,然后抽出了一本记载这世界草药的书籍。


        

她开始硬啃草药书,这个才至少算是有点用的。


        

乌麟轩看着陆孟,眼中的热度却依旧不减。


        

他看着陆孟的侧脸,不受控制地想到,她说过,自己并非来自这个世界。


        

她说过这个世界,只是个话本子。


        

乌麟轩让某些奇异的想法,短暂地划过脑子。但是很快,他又轻笑一声,不屑一顾。


        

这真实又残酷的世界,怎么会是话本子?


        

乌麟轩派人将江北重新整顿的书信送出。然后又开始手把手教陆孟写字。


        

他没有再提起让她读什么晦涩的谋略一类书籍。


        

只是看了一眼她选的医书,稍微翻了翻,就仔细给她解说起了各种药材来。


        

陆孟发现乌麟轩真的什么都会。


        

“你一个皇子,你怎么收着这么多医书?你都读过?”陆孟转身,正和身后的人蹭了上脸蛋。


        

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乌麟轩把陆孟完全搂在怀中。


        

“嗯,书架上的都读过。这些书里面记载的草药,也都见过。”乌麟轩说:“这有什么稀奇?这书房之中,还有库房之中,所有藏书,我都熟读。”


        

“你知道想要给我下毒的人有多少?又有多少种花样么?”


        

乌麟轩说:“几种花草放在一起是毒,香料和食物混在一起也可能是毒,就连灯烛里面都有可能被混进毒。”


        

他伸手,把沾着一点墨点的手指,点在陆孟的鼻子上。“你就只知道吃和睡。”


        

陆孟:“……”拉踩啊?我又不是生在这个世界的皇子!


        

现代世界普通民众的食物中毒只有一种可能——饭馊了。


        

乌麟轩说完之后,垂眸看着自己怀中的王妃。眼神分明是“你等文盲不能理解”。


        

陆孟非常适时地夸奖他说:“王爷才是大智!”


        

一个做皇子搞皇位的,拉出去说不定还是个医术不错的大夫。这在现代世界,可不就是十项全能的学霸人设么?


        

乌麟轩被夸了,尾巴又翘起来了。也说道:“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的。”


        

乌麟轩说:“你想要的东西都唾手可得,这未必不是一种幸运。”


        

陆孟深以为然。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活得苦大仇深。


        

尤其是在自己无法一力改变现状的时候,徒劳的挣扎冲撞,只会伤痕累累。到最后错失一切,黯然离场。


        

陆孟不并不觉得所有人都该像她,那样这个世界迟早要完。


        

所以她真心实意夸奖乌麟轩这种卷王。


        

说:“王爷才是对江山和百姓真正有用的人,我等废物自然不能比!”


        

乌麟轩:“……”话都是好话,却莫名地让他觉得,这话从王妃口中说出来……不怎么对味。


        

乌麟轩想了想又夸陆孟,“其实你也有很多的小聪明,心思良善。你也救了很多的人。”


        

“若非是你,岑溪世已经死了。你父亲一家绝无流放的可能,必死无疑。”


        

乌麟轩说:“还有槐花也会死,向云鹤也没有活路。”


        

他的王妃虽然胆小怕事,却一直在用自己微弱的能力拉着身边的人。


        

她并不多么伟大,甚至自私自利。可是乌麟轩有时候是仰视她的。能在自保的前提之下救下别人,这确实当得一句大智若愚。


        

甚至是到了乌麟轩手中的那两位郡主,都是因为陆孟的影响现在还活着。


        

陆孟被夸奖,也挺高兴,又夸了乌麟轩一堆。


        

两个人在暖黄的窗扇旁边,商业互吹了一阵子。然后彼此都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他们对视一眼,同时说:“停。”


        

乌麟轩说:“……以后别说了。你该什么就什么样吧,我听着别扭。”


        

陆孟眨了眨眼,啧了一声:“王爷不是一直都觉得我不大家闺秀吗?我这不是模仿一下大家闺秀嫁人之后,对夫君惯常说的话么。”


        

“你怎么知道她们平常怎么说?”乌麟轩问。


        

陆孟啧啧道:“文华楼啊,那些夫人们之间的谈话,我有幸听过一次。牙差点儿酸掉了。文学承没给你逐字逐句报告上来?”


        

乌麟轩笑了。


        

陆孟掐着嗓子说:“夫君,我要习字了,你快去歇息吧。”


        

说着用胯骨狠狠撞了一下乌麟轩,把他撞一边儿去,扶了下桌子才站稳。


        

“你这样的‘大家闺秀’,本王还真消受不起。”乌麟轩索性拢起袖子,开始给陆孟研磨。


        

两个人之间,虽然观念不同,出身不同,连懂得的东西也不一样。


        

但是离奇的,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陆孟无论聊什么,乌麟轩都能接上。就算是陆孟故意聊这皇城女子之间的那种话,乌麟轩第一天接不上,第二天就肯定能侃侃而谈。


        

他的胜负欲太强,好在他人也足够强。


        

陆孟有时候感叹,一个男人,他要是真想跟你说话,是不会没有话说的。


        

如果他想哄着你,纵着你。你是真的感觉不到他的敷衍的。


        

足可见,所有用各种借口搪塞你的男人,他不是没能耐,就是懒得对你用心思。


        

陆孟甚至不认为乌麟轩有多么爱她。毕竟他心中的沟壑和理想都太高了。


        

他就只是对她用了那么两三分,或许只有一两分的心思。也足够陆孟受用不尽。


        

陆孟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生活上各种细节无微不至。


        

在陆孟从辛雅那里得知,她连月事用的带子,都是乌麟轩让人从库房拿出来的,和他中衣一样的布料。


        

陆孟又把乌麟轩狠狠夸奖了一通。


        

直把乌麟轩夸得嘴角抽搐。


        

陆孟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再让古风美男子教自己写字之外,就只剩下躺着。


        

各种姿势躺着,爽得陆孟常常不知今夕是何夕。


        

转眼春花盛放,从三月到五月的这两个月,时间仿佛被偷走了一样。


        

陆孟冬日过得像夏日,这一冬天银炭烧了无数,鞋袜就没怎么穿。


        

可是她半点未曾受凉,入了五月,早晚有时候还点炭火。


        

乌麟轩的身体也彻底恢复,偶尔起大早,上朝之前还要在后院练那些刀枪剑戟。


        

等练完了,洗得湿漉漉的,再在上朝之前,跑到陆孟床边,亲吻一下她的脸颊。


        

这习惯也知道从什么时候养成的。陆孟每天睡得正香,就感觉自己脸上被小狗舔了一下似的,湿漉漉的。


        

因为乌麟轩也不知道是恶作剧还是怎样,总是会把头发上面的水,滴在陆孟脸上才肯走。


        

“哎呀!你好烦!”陆孟翻了个身,把自己脸上的水迹擦掉。脚在被子里面蹬了几下。


        

惹得乌麟轩一阵轻笑。


        

很快屋子里再度安静下来,陆孟又睡着了。乌麟轩去上朝,陈远给他掌灯。


        

进入五月开始,渐渐天长夜短。这个时间其实已经蒙蒙亮,不需要掌灯了。


        

但是陈远依旧每天都尽职尽责地提着灯,护在乌麟轩身侧。走过这一段到大门口,树丛茂密光线不明的路。


        

乌麟轩今天看着陈远提着的灯,嘴角带上了一些笑意。


        

他想起了王妃才刚刚嫁他的那时候,她就是清晨跑出来给自己掌灯。


        

可是乌麟轩之所以笑,是笑自己那时候太多疑了。


        

他若是仔细了解了她的性子,就该知道,她会那个时间起来,绝不是心甘情愿的。


        

说不定……是辛雅提点她?


        

然后她那胆小怕事的性子,可不就被拉着起来了。就掌灯一天,第二天就开始闹幺蛾子装病。


        

她根本不肯起早。


        

想着想着,便已经到了大门口。


        

乌麟轩回头交代陈远:“月初这几天,叫小厨房炖红豆粥加些红糖。”


        

陈远连忙应是。


        

乌麟轩上车之后,陈远转头回去,心中不由得感叹。


        

乖乖。


        

一年前,有人跟陈远说,你们家王爷以后要连王妃月事炖粥都操心,陈远会嗤之以鼻。


        

但现在?他脚步快些,径直去了厨房的方向,仔细交代。


        

这王府之中,现在可不就是所有优质东西,都朝着一人倾斜么?


        

什么都送进后院儿。建安王也已经基本在后院定居了。


        

除了偶尔两个人之间闹了矛盾,且一时半会儿没能和好,王妃就关门睡下了。建安王才会回自己的院子冷冷清清地一个人睡。


        

陈远最开始不太适应自家主子这种改变。毕竟前面那么多年,建安王想去哪里休息,还由得他人愿意不愿?


        

可现在事实就是,建安王妃不愿意的时候,建安王进不去屋。


        

当然了,陆孟每次不让乌麟轩进屋的时候,都是因为乌麟轩“犯病”了。


        

他喜欢算计人。但外面那么多人还不够他算计,他非得回家了算计她?


        

陆孟绝对不肯养成他这种习惯。所以也不和他吵,就只让他自己睡两天,冷静一下。


        

这种“惩罚”,对乌麟轩来说,可比吵架要可怕多了。


        

他怕冷暴力。


        

不过陆孟也不会让他难受太久,知道错了就好。两个人大部分时间是如胶似漆的状态。


        

鱼儿和水一样谁也离不开谁似的。


        

再加上房事和谐,乌麟轩有时候甚至会在早朝上走神。想起自己的王妃就想笑。


        

他们成婚快要一年,再经历了多次争吵、拉扯、杀机、等等之后。后知后觉的,迎来了热恋期。


        

热恋期的时候,那恨不得对方放个屁都是香的。


        

陆孟也不是不识好歹的,当然也知道乌麟轩对她很好。生活上尽可能地做出让步,让乌麟轩和她在一起觉得更舒服。


        

大老板在外拼搏厮杀,回了家之后,陆孟学不会大家闺秀的温柔小意,至少也能用自己的方式,让乌麟轩感觉到温暖放松。


        

只是一些涉及底线的事情,是不能容忍的。


        

就比如今天晚上这件事儿。


        

陆孟听独龙来汇报完了之后,表情有些变化,但变化并不大。


        

这几个月因为陆孟对自己的精心饲养,她确实长高了一些,又白了点。而且因为长高,也瘦下去了不少。


        

她的五官脱离了一些婴儿肥,稍稍往着成年女子的那个方向发展。正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杏眼桃腮,顾盼生辉。


        

而今天晚上陆孟漂亮的杏眼里,听了独龙的汇报之后,透出了一些……嫌弃。


        

乌麟轩回来的时候不是很晚。但是比起平时下朝就往回跑,确实就晚了很多。


        

回家之后他要进门,却发现房门反锁着。


        

屋子里面的烛光还点着,陆孟就坐在贵妃榻上看书。影子都能顺着里面映出来。


        

乌麟轩没打开门,下意识地往房顶上看了一眼,寻找蹲在那里的独龙。没有看到人影,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乌麟轩今天喝酒喝得有点多。


        

他才从文华楼回来,一身的酒气未散。现在就想好好洗个澡,然后抱着他的王妃,好好的睡上一觉。


        

只可惜他现在连门都进不去。


        

乌麟轩在外头顿了片刻,大概就知道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儿了。


        

他今天下朝开始,就在陪风曲国送战马来的使臣。


        

他们这一次,送来了之前猎场许诺的那些战马。等待着分批送往边疆。


        

延安帝时隔好几个月,终于龙颜大悦。把这件招待风曲国使臣的大事儿,交在了乌麟轩身上。


        

乌麟轩自然要把人给招待好,带人到了文华楼当中吃吃喝喝不算,一群男人喝醉了,那肯定是奔着女人去。


        

所以乌麟轩理所当然,带着他们上了花船。


        

可现在看来,他今天晚上上了花船的事情漏了。


        

乌麟轩身边的死士,没有人敢跟建安王妃报告什么。但架不住建安王妃手下有个独龙。


        

这个人是世家公子出身,可是因为在边疆上摸爬滚打了多年,一身本事。比他那些死士还要厉害。


        

今天晚上他没在房顶上好好蹲着,肯定又是满皇城的房顶上乱窜。说不定就窜去了文华楼!


        

乌麟轩想了想,抬起手拍了拍门,柔声喊道:“梦梦,我回来了。”


        

陆孟倒也没有拒绝跟他交流,把窗户开了一个缝隙,“嗯”了一声。


        

乌麟轩立刻觉得有缓和,面上露出一点笑。


        

他快步走到窗边上,找了一个陆孟最喜欢的角度。勾着唇对她笑出了两颗可爱的犬牙。


        

这笑混着脸上因为醉酒的驼红,在廊下的灯笼映照下,实在有些迷人。


        

但是陆孟现在已经不会被这种美色给迷住了。


        

因为每天吃得太饱。


        

所以陆孟看了两眼,就收回的视线,然后给乌麟轩来了一个晴天霹雳:“往后王爷还是自个儿住吧。”


        

陆孟说:“或者你干脆去文华楼住吧,我这儿是容不下王爷这尊大佛了。”


        

乌麟轩表情猛得一变,瞬间惊慌失措得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不过也就只有片刻,他很快收敛起这种因为醉酒,才会外放的软弱情绪。


        

他瞪着陆孟,片刻后说道:“独龙跟你说了我上了花船的事?”


        

陆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点了点头。


        

乌麟轩抬手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咬牙道:“我没有沾染妓子。”


        

他一字一句仿佛从牙缝里面搓出来的。


        

恨不得把独龙给活吃了。


        

陆孟看着乌麟轩,不说话。


        

乌麟轩被看得心惊肉跳,又说:“我身边确实有一个女子。但那是因为那些风曲国的使臣身边全都有,逢场作戏而已。我连那个女子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


        

陆孟顿了顿,说:“逢场作戏呀,这可真是一个带一群人游湖狎.妓的好借口。”


        

陆孟把窗子关上,说:“王爷继续做你的戏去吧。”


        

陆孟当然知道乌麟轩他没干什么。独龙看得清清楚楚,也报告得清清楚楚。


        

但乌麟轩现在跟自己每天都同床共枕,各种亲密交流。这种事情如果开了个口,不好好约束,后果会很严重的。


        

他若是哪天真的逢场作戏没把持住,陆孟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跟他……那多恶心啊。


        

他如果要找别的女子,陆孟肯定是会“退位让贤”的。


        

关键现在两个人这种状况,乌麟轩也不会让她退呀。


        

他不让她退,他自己就要退。别管是一步两步还是百步,他都得退。


        

“梦梦……”乌麟轩又叫了一声。


        

陆孟把书扔在窗户上,砸得“啪”了一声。


        

乌麟轩顿时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