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布衣宁北王 > 第两千零六十七章 天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悟喜的神色平静了下来。


        

“鹿奉先度过天劫的几率在我看来只有三成。”


        

“在这个期间,我们肯定是不能出手的,所以我们要等。”


        

“若是鹿奉先被这劫难摧毁,我们自当欣喜,若是度过了,我们就要全力出手。”


        

“并且唤醒护山大阵,全力镇压他们。”


        

悟喜的话语让其他几人纷纷点了点头。


        

“善。”


        

“这一切都是为了苍生。”


        

他们的话要是让宁北听到,顿时就要开喷了。


        

这群老畜生的脸皮已经厚到估计连酒长老的苍天剑海都打不破了。


        

“第四十二道!”


        

鹿奉先在半空之中发出了一声怒吼。


        

此刻的他周身气息薄弱,整个人都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如同焦炭一般,就连原来的长发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感受着体内马上就要干涸的灵力,鹿奉先的眼神一狠。


        

“避世!”


        

随着他的声音,鹿奉先的身体中飞出来了一个圆圆的小球。


        

小球在鹿奉先的头上漂浮,散发着点点虚幻的光芒,原本还被天劫死死锁定着的气息瞬间消失。


        

天空之上的天劫好似一瞬间失去了目标,原本汇聚的雷霆只能随意的劈下。


        

“快走!”


        

原本在一棵大树上面站着的万佛山老僧们顿时大惊。


        

因为那道雷霆,不,与其说是雷霆,不如说是雷柱,直直的朝着他们劈来。


        

“咱们不是没有招惹十阶之劫吗?”


        

悟喜的眼色阴沉:“应该是我们身上的怨气以及煞气太多,导致哪怕天劫随意劈也会朝着我们劈来。”


        

几人一边说一边向着其他地方逃窜,就像是……


        

丧家之犬……


        

在躲开了这一道雷劫之后,鹿奉先头顶的珠子瞬间就出现了一道裂痕。


        

而天上的乌云之中第二道天劫也开始酝酿了起来。


        

鹿奉先的面色微微一变,随后赶忙开始吸收灵力到自己的体内。


        

避世显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鹿奉先全力的吸收着空气之中的灵力。


        

还好刚刚大道之雨落下不久,现在整个天地间都充满着灵力。


        

当鹿奉先恢复到一半的时候,乌云之中的雷劫已经形成了。


        

这一次的十阶之劫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


        

一头栩栩如生的雷兽盘旋在乌云之中,游走咆哮。


        

狮头、鹿角、虾腿、虎掌,这是……雷龙!


        

鹿奉先向着头上的避尘珠再次看去,发现避尘珠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痕,遍布了整个珠子的整体。


        

向着里面输入了些许的灵力,鹿奉先周身的气息更加的内敛了起来。


        

“大哥,咱们跑到这里了应该不会被雷劈了吧?”


        

悟恶站在一块空地上,有些担心的对着悟喜问道。


        

“应该不会……吧?”


        

“咱们之前是在树下面,加上超度那些生灵过多,被天谴很正常,但是咱们现在都站在这里了,鹿奉先手中的法宝按理来讲也不可能瞒过第二道天劫。”


        

悟恶的目光忽然向着上方看去,随后慢慢的说道。


        

“快跑!”


        

只见天空之中,一道雷电巨龙径直的向着几人冲来。


        

那股狂暴的力量隔着老远都让几人感到一阵的心悸。


        

“mad,到底是谁渡劫啊?!”


        

此刻就连悟喜的脸色都无法继续保持平静,脸色难看至极。


        

“都别动用力量。”


        

“否则天劫会锁定我们的。”


        

“大家跑,只要不被全部命中就不会有太大的事情。”


        

悟喜说完之后,十阶肉身的力量全部发动,瞬间向着远处跑去。


        

而其他八人哪怕内心再怎么恼怒也毫无办法,只能乖乖照办。


        

看着几人狼狈逃窜的身影,酒长老以及项霸天顿时发出了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


        

“对了项魔头,那几个老秃驴都被劈了,为啥你还啥事没有?”


        

酒长老的目光忽然看向了项霸天。


        

原本还笑吟吟看着悟喜他们狼狈逃窜的项霸天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老夫一生行得正坐得端,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从来不滥杀无辜。”


        

原本还一脸傲气说着的项霸天被酒长老笑眯眯的眼神盯着,底气逐渐有些虚了起来。


        

“你看什么……老夫虽然有些豪放,但从未杀过无辜之人……顶多在床上躺几天。”


        

酒长老摇了摇头:“没事,看你长得帅。”


        

听到这话,项霸天顿时就乐了。


        

“没想到老夫隐藏的这么深都被你这个家伙给发现了。”


        

酒长老:……


        

我就客套一句,你还真的揣上了。


        

“可惜没有老夫巅峰时期好看,但十之八九还是有的,实乃少见。”


        

酒长老淡定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一脸无敌寂寞冷。


        

项霸天一愣,你特么隔着夸自己呢。


        

“老夫当年被称为天下四大公子。”


        

“呵呵,确实很响亮,可惜老夫当初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公子,也就比你强那么一点。”


        

说着,酒长老伸出了两根手指比了个一撮撮。


        

但是在那一撮撮里面,他却幻化出了八大宇宙的样子。


        

项霸天:“你这个老不要脸的!”


        

“素质,素质,不要自己没素质还带坏我们莲雨亭的人。”


        

项霸天嗤之以鼻:“什么莲雨亭,那是我项霸天衣钵传人,万魔山圣子。”


        

“你特么再贪图我们莲雨亭的人,我削了你!”


        

“来啊,你以为你很强吗?”


        

站在两人身后的宁北以及凌玄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是不是两个老头放在一起就会出发某种特殊的攀比属性啊?


        

之前两人不在一块的时候那是仙风道骨,现在跟连个老不修一样。


        

天空之上,隐藏了鹿奉先两次气息的避世珠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十阶之劫庞大的压力,轰然破碎。


        

鹿奉先眼疾手快的手掌一挥,将避世珠的碎片收了起来。


        

避世珠是在自己于微末之时就跟在自己身边的。


        

甚至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跟他功不可没。


        

看着天空之上气息愈加恐怖的十阶之劫,鹿奉先的内心有些沉重。


        

“这才是第四十三道,我身上的顶尖宝物也不多了,这么下去的话我有可能倒在最后的关头。


        

“不行,接下来我必须凭借着自己度过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