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有一条仙女裙 > 第三十五章(心脏像被什么击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五章


        

哗――


        

塑料袋放在桌上的声音。


        

赵又锦没回头, 从那只手出现在视线里,到离开视线,她老老实实坐着, 连胳膊上火辣辣的痛都忘了大半。


        

医生说:“辛苦了, 药都拿回来了?”


        

陈亦行点头,嗯了一声。


        

赵又锦还是没动,垂着脑袋, 两只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最后变得鲜艳欲滴。


        

前一刻还在激情表白, 后一刻就蔫了。


        

陈亦行瞥了眼那两只耳朵,“你在干什么?”


        

“可能是在贯彻你的指示, 老实点……?”她眼观鼻, 鼻观心, 坐姿的确很老实。


        

医生都笑了, 一边拆药,一边饶有兴致看着两个人。


        

陈亦行顿了顿, 不咸不淡送她一句:“少作点,赵又锦。”


        

结果下一秒,外伤药敷上手,某人再次发出惨叫声。


        

本想说“刚让你别作,又开始了”, 但视线触及女孩,顿了顿, 他忽地敛声。


        

大概是痛感敏锐,赵又锦握拳而坐。


        

上药的瞬间, 额头上雨后春笋似的,浮现出晶莹剔透的细密汗珠, 小脸皱巴巴挤成一团,怎么看都和好看不沾边。


        

医生拿着一大捧医用棉签,又沾了什么不知名深色液体要往伤口处涂抹。


        

她的表情愈加惊恐。


        

直到从天而降一只手,力道很轻,却又不容置疑地覆在她面上。


        

“别看了。”


        

双眼霎时被蒙住,落入一片温柔的阴影里。


        

赵又锦身体一僵,声音戛然而止。


        

那双手的存在感太强,难以忽视。明明胳膊还在火辣辣的痛,被医生折腾来蒸腾去,她却有大半感官都集中在了双眼之上。


        

……以至忽略了疼痛。


        

好半天回过神来,“你的手……”


        

她怔怔地问:“怎么不冰了?”


        

陈亦行没说话。


        

空出来的那只手插在衣兜里,下意识握了握余温尚在的盒装牛奶。


        

之前替她脱外套时,手温太凉,惊得她脖子一缩,他注意到了。


        

后来去排队交费时,忽然瞥见大厅里有只自动售货机,提供热饮。他也不做多想,就上前买了一瓶,握在手里。


        

这会儿被她问起来,他才发觉自己做了些什么。


        

陈亦行默了默,并不想解释。


        

医生已经开始包扎绷带,目光频频在两人面上扫荡,像是追剧的粉丝。


        

陈亦行无暇顾及,倒是注意到掌心之下,那人难得安分。


        

只是她的皮肤似乎有点烫手,眼珠子偶尔转动一下,睫毛就像蝴蝶振翅,要从他手心呼啦飞走。


        

这样亲密无间的距离,几乎能感知到她细腻的皮肤,温润似玉。


        

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这个动作,似乎有些不妥……


        

陈亦行默不作声,在绷带包好的一刹那,极轻极快拿开了手。


        

好在赵又锦也没跟他计较什么,倒是有些反常,一句话不说。


        

于是诊疗室里一时竟显得过分安静。医生叮嘱了一堆注意事项,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老僧入定般沉默不语,一个点头如捣蒜。


        

离开诊疗室时,赵又锦谢过医生,伸手去拿挂在椅背上的羽绒服。


        

没想到陈亦行先她一步拿过。


        

赵又锦没抬头,只小声说:“我可以自己来。”


        

“伸手。”


        

“……”


        

“不穿了?”“……要穿。”


        

最后还是慢吞吞背过身,伸出手,在他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


        

右手钻进袖笼时,赵又锦察觉到他不着痕迹的小心。


        

衣袖像是长了眼睛,一点也没碰到受伤的地方。


        

她有些局促,穿好衣服,低声道谢,却始终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


        

驱车重回诊所时,手术已经做完了。


        

猫尚在麻醉中,还未醒来,躺在观察箱里。


        

听说打了麻醉的猫样子都很好笑,赵又锦之前没见过,今天第一次见到。


        

它咬着舌头趴在那,的确很滑稽,但在场没人笑得出来。


        

医生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被戳瞎的眼睛保不住了。下肢有部分软组织挫伤,还要继续观察,后续看看怎么治疗。”


        

赵又锦一边点头,一边趴在箱子前看。


        

麻醉剂在一点点失效,某一刻,小猫的前肢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两下。


        

“它在动!”她惊呼,“是不是醒了?”


        

医生被她逗乐了,“还没醒呢,这是在做梦。”


        

“猫也会做梦?”


        

“当然。猫一天有十四个小时都在睡觉,会做梦很正常。并且时常伴随肢体抽搐。”


        

赵又锦没说话,只怔怔地望着睡梦中的猫。


        

此刻它双眼紧闭,看不见瞎掉的那一只。


        

和所有正常的猫看上去一样,它缩成一团毛球,睡得很安详,胸口微微起伏。


        

后来的赵又锦情绪低落,话少得可怜。


        

离开诊所时,她表示第二天下班会再来看望小猫。


        

回家的路上,夜幕四合。


        

赵又锦一路望着窗外不语,直到某一刻,汽车驶过商业街街,她才如梦初醒。


        

“你吃过晚饭了吗?”她回头问。


        

“嗯。”


        

“那个,我还没吃……”她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去吃点宵夜吧,就当我请你?大晚上的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男人给了她一个懒得多语的眼神,意思很明显:你也会不好意思?


        

你是不怼会死星人吗?


        

赵又锦噎了噎,下一秒,他却一打方向盘,驶入小吃街的区域。


        

夜里的小吃街灯火辉煌,人来人往。


        

附近有所大学,来往此间的大都是青年人,成双成对的不在少数。


        

不断有人向陈亦行投来打量的目光,女孩子热切不已,男孩子的眼里就只剩下:哼,装逼。


        

看他这身打扮,也的确不适合去小吃摊。


        

况且穿这么少,要真在大棚里吃东西,怕是会直接冻成冰。


        

赵又锦老老实实选了家麦当劳,安顿好他,去前台点餐。


        

“餐牌在这,一会儿做好了,屏幕上会有号码。”她回到桌前,把牌子放在陈亦行面前,“要是我还没回来,麻烦你帮我拿一下餐。”


        

“你去哪?”


        

“唔,再买点别的小吃。”


        

赵又锦随手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匆匆推门而出。


        

方才停好车,来麦当劳的路上,她看见了一家店。


        

在哪来着?


        

赵又锦左顾右盼,终于又看到了熟悉的店名,一路奔去。


        

十分钟后,当她喘着气,小跑着回到快餐店,推门迎接满室暖气时,桌上已经摆满她点的食物。


        

坐下来时,先不急着吃。


        

她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并不抬头,“喏,给你的。”


        

陈亦行的视线落在那只牛皮纸袋上,“给我?”


        

不是说去买小吃了吗?


        

吃的呢?


        

她两手空空,只拿回了这只纸袋。


        

陈亦行接过来,垂眸翻了翻,目光微滞。


        

纸袋里躺着一条围巾,一副手套,还有一袋包装可爱的暖身贴。


        

“……”


        

再抬眼,对面的年轻姑娘有点局促,胸口还因一路小跑上下起伏,气没喘匀。


        

也不知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跑步的缘故,她面色泛红,艳若桃花。


        

虽然看也不看他,拿起面前的汉堡,嗷呜一口咬下去,似乎这样就能忘掉那点不自在。


        

“唔想呢想,装逼还系要剧意保卵……”


        

(我想了想,装逼还是要注意保暖)


        

“绿上汗见啧嘎店,我记得它嘎有卖一些保卵的小东西。”


        

(路上看见这家店,我记得它家有卖一些保暖的小东西)


        

最后咽掉嘴里的东西,下定决心似的抬头看他。


        

“不是多贵的礼物,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下一句:“不许不要啊,务必收下!”


        

陈亦行默了默,然后才问:“知道我为什么穿这么少吗?”


        

“为了好看?”


        

他轻哂一声,扬了扬手里的纸袋,慢条斯理道:“那你觉得戴上你的小熊围巾,小狗手套,再贴上两片暖宝宝,能好看到哪里去?”


        

“……”赵又锦艰难地说,“可是,这样比较不会冷?”


        

“那我为什么不直接穿羽绒服?”


        

“……”


        

陈亦行好整以暇靠在座位上,“赵又锦,我快三十了。三十岁的男人,穿羽绒服顶多臃肿一点,戴上这些东西出门……”


        

“别人会说我脑子坏掉了。”


        

赵又锦面红耳赤,伸手去抢纸袋:“不要就算了!”


        

好心当成驴肝肺。


        

说是便宜,也要好几大百。


        

几百块够她吃半个月了!


        

没想到还没碰到纸袋,男人就把它拎走了,好端端放在自己身侧的椅子上。


        

“送出手的礼,没有拿回去的道理。”


        

“反正你也不会戴,不如还给我,我自己戴。”


        

“不戴是不戴,但也有用处。”


        

“什么用处?”


        

“比如睹物思人?”陈亦行笑笑,“对你而言,这难道不是它们的最好归宿?”


        

“……………………”


        

又来了!


        

赵又锦心道,还好不是真的喜欢他,要是一片真心,成天被他拿来当笑话讲,岂不是碎成渣了?


        

她缩回手,拿起汉堡又是一大口。


        

“那就介么定呢。”


        

(那就这么定了)


        

“麻还李看介它们,每天像窝一百遍。”


        

(麻烦你看着它们,每天想我一百遍)


        

她大言不惭地说着这话,一口一口啃汉堡,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陈亦行:“………………”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


        

这种一边在心上人面前狂啃汉堡,一边口口声声说情话的行为,呵,她可真是把他当傻子看。


        

只是在她吃光汉堡,又咕噜咕噜喝掉可乐时,忽然小小地打了个嗝。


        

再抬头时,她忽然问:“你说它做梦的时候,都梦见了什么?”


        

“他?”


        

陈亦行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


        

是它。


        

赵又锦抱着空空的可乐杯,半晌才说:“希望睡着的时候,它没有遇见糟糕的人,梦里都是小鱼干……”


        

她眨眼的时候,睫毛像浮着光。


        

于是陈亦行下意识想起在医院时,他伸手覆住她的眼,它们也曾这样轻轻颤动着,像盛夏里一阵不着痕迹的风,打着卷,来去匆匆。


        

手心忽然很痒。


        

他默不作声屈起手指,握了下。


        

后来驱车回到小区时,他把车停在了路边,没有驶入地下停车场。


        

赵又锦投来一个疑惑的目光。


        

他没看她,径直朝超市走。


        

“哎,你要买东西?”身后传来诧异的询问,然后是略微浮夸的揶揄,“咦,我怎么记得,有些人明明说过再也不想来第二次呢?”


        

男人并未回头,径直奔宠物区,伸手拨弄两下,选择了价格最贵的猫零食。


        

然后一袋一袋拿起来,一袋一袋往牢牢跟在他身后的小尾巴怀里塞,直到她小声叫着:“够了够了,抱不下了!!!”


        

这才停手。


        

“梦里有没有小鱼干,我不知道。”


        

陈亦行转身,视线落在她身上,轻若无物。


        

“但这里有。”


        

掷地有声。


        

一瞬间,赵又锦的揶揄之色凝滞了。


        

心脏像被什么击中。


        

砰地一声,烟花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