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暮霍云骁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我们结婚吧,明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我们结婚吧,明天


        

沈暮笑盈盈的,捧着热茶喝了一口。


        

“好啊,晚上你想吃什么?我让佣人准备。”


        

褚酒酒和沈暮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


        

“烧鸡怎么样?!”


        

说完,两个女孩都笑起来,笑容如阳光一般灿烂夺目。


        

此刻,楼上书房。


        

霍云骁的身体深陷在书桌后面的黑色皮椅之中,他的双肘撑着桌面,十指嵌入自己黑色的短发之中撕扯。


        

几秒钟之后,霍云骁的肩膀轻微的抖动着。


        

他原本会有孩子的,他想要和沈暮有个孩子的。


        

可是不能。


        

他又想,是他的错。


        

如果小心一点,再仔细一点,就会发觉沈暮的身体不正常。


        

他就不会那样不加节制的索取,不会没有措施,更不会在沈暮打算离开他的前一晚缠着她不撒手。


        

欧瑾说,胚胎着床不过十天,否则之前的检查就能检查出来。


        

之所以这次的血检才看到怀孕的结果,是因为胚胎刚刚着床不久。


        

按时间推算,就是他返回滨海的前两天。


        

霍云骁的手握成拳抵住胸口,那里是鲜血淋漓的疼。


        

那个小小的胚胎刚刚在沈暮的身体里生根发芽就要离开了。


        

霍云骁的眼眸猩红,他现在甚至不能去见沈暮。


        

他说不出口。


        

要沈暮放弃这个孩子。


        

整整一天,沈暮都没看见霍云骁。


        

欧瑾只说滨海那边有重要的会议需要霍云骁远程参与,所以沈暮也没有上楼去打扰他。


        

好在今天褚酒酒一直在这里陪着沈暮,沈暮倒也不觉得无聊。


        

到了晚饭的时候,舒遥也下班回来了。


        

他进门脱了大衣交给佣人,又搓搓手,等着自己身上的寒气散了才走到沈暮身边。


        

“小暮,今天感觉怎么样?”


        

沈暮微笑着:“很好啊。”


        

舒遥没有追问,只说:“褚小姐也在,佣人说今天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我也是沾了褚小姐的光。”


        

褚酒酒勾唇笑着:“舒少过奖了,我只是来蹭个饭。”


        

佣人出来叫他们几个开饭。


        

沈暮从沙发上起身,褚酒酒看着她的动作缓慢,眼神都有几分涣散。


        

她关切的问:“妞,你没事吧?”


        

沈暮摆摆手,将毯子放在一边:“没事。”


        

可毯子刚刚离了身,沈暮就冷的抖了一下。


        

她病重之下无法抵御严寒,即便屋里暖烘烘的,可自己身上的体温低,还是觉得冷。


        

褚酒酒立刻拿起毯子又给沈暮披在身上裹好:“很冷吗?要不要上楼换件衣服?”


        

沈暮摇头:“不用,就是冷不丁一下,喝口热汤就行了。”


        

她看向舒遥,说:“哥,你去叫一下霍云骁来吃饭,我就不上楼了。”


        

舒遥立刻应下:“好。”


        

他看向褚酒酒,礼貌的说:“劳烦褚小姐陪小暮去餐厅,我们随后就到。”


        

褚酒酒点点头,扶着沈暮往餐厅走去。


        

几分钟后,几个男人都到了餐厅坐下。


        

属于舒世慎的主位空着,舒遥和欧瑾欧随坐一边,褚酒酒和沈暮以及霍云骁坐在另一边。


        

佣人将晚餐端上来,确实都是沈暮喜欢的菜色,还加了一只肥美的烧鸡。


        

霍云骁却像是没什么胃口,只喝了几口汤,也不大动筷子。


        

沈暮看向霍云骁,身子稍稍往他身边靠了靠,问:“怎么了?工作很棘手?”


        

霍云骁对上沈暮清澈的眉眼,觉得喉咙发苦。


        

“嗯,很棘手。”


        

沈暮松了汤勺,小手覆在霍云骁的手掌上,轻声安抚他。


        

“慢慢来,如果滨海需要你,你就回去一趟,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霍云骁看着沈暮素白如玉的手,她瘦的血管在皮下微微突起,可被吊针扎过的针眼是那样清晰可见。


        

霍云骁轻声说:“不用回去,我就在这里。”


        

对面的欧瑾突然放了筷子,起身。


        

“我吃饱了,先去医疗室了。”


        

他转身走出餐厅,欧随随手拎起一个鸡腿叼在嘴里追上去。


        

“哥,等等我啊!”


        

沈暮问:“欧瑾没事吧?”


        

褚酒酒应了一句:“没事,他工作的时候就这样,让他先忙,晚上饿了再吃夜宵就成了。”


        

沈暮也没再追问,低头吃着饭。


        

饭后,霍云骁看她。


        

“要不要去楼上休息一会?”


        

沈暮点头:“好呀。”


        

她将手搭在霍云骁的掌心,被霍云骁牵着往楼上走去。


        

走进卧室,霍云骁立刻抱住了她。


        

沈暮一怔,问:“怎么了?”


        

霍云骁的头埋在沈暮的颈窝,手指穿过沈暮的黑发抚摸着。


        

“暮暮......”


        

“嗯?”


        

霍云骁喉头发苦,良久,说:“我们结婚吧。”


        

沈暮一愣:“什么?”


        

霍云骁抬头,与她对视,眼神坚定而深情。


        

“我们结婚吧,明天。”


        

沈暮怔愣半天:“明天?”


        

霍云骁点头:“我已经求过婚了,你答应我了不是吗?我也问过我妈了,明天虽然不是一年里最好的日子,可也是个吉日,明天结婚好吗?”


        

霍云骁像是害怕沈暮拒绝似的,他捧着沈暮的小脸深吻,缓了口气,又继续说着。


        

“我可以让人在滨海办了证件送过来,不需要你来回奔波,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让人去办结婚证,我们结婚吧。”


        

沈暮张了张嘴,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嘴唇也颤了颤。


        

她的眼睛眨了两下,带着几分迷茫,藏着后面那一丝丝的绝望。


        

“霍云骁......”


        

“嗯?”


        

“我要死了,是吗?”


        

霍云骁一愣,随即听见沈暮说:“我快死了,所以你想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是这样吗?在我死前娶我?”


        

沈暮这样说着,眼中盛着晶莹的泪。


        

她的眼泪将落未落,痛意弥漫全身。


        

她舍不得霍云骁。


        

霍云骁捧着她的小脸吻她,烟草味弥漫口腔。


        

他缠着她,气息缭绕而诱人,却又带着炙热的虔诚。


        

“是吗?你最后一个心愿是嫁给我吗?”


        

沈暮在他怀里不住的点头。


        

“是,霍云骁,哪怕我要死了,我也想嫁给你。”


        

霍云骁加深了这个吻,语气悲戚,却又藏着一丝欢喜。


        

“那我们结婚,暮暮,我会娶你,无论生老病死,答应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