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 第516章 放弃(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林飞扬挠挠头,焦躁无比。


        

法空道:“不舍得?”


        

“住持!”林飞扬无奈的道:“真不能换人?”


        

法空道:“逸王能答应?信王能答应?”


        

“我不相信,偌大一个神武府,只能找到她一个能信任的!”


        

“她是最受信任的。”法空道:“你要想清楚,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她这一生,可能这是最能平步青云的好机会了,你要阻止她吗?”


        

“平步青云……”林飞扬迟疑。


        

法空道:“你想想便知道了,她若能安然无恙的护得逸王周全,那是何等功劳?若是逸王将来做皇帝,她便是简在帝心,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住持,逸王爷将来会做皇帝?”


        

法空摇头:“我只能看到两三年的未来,看不到更远的,现在皇上春秋鼎盛,下一任皇帝还远得很呐。”


        

“如果逸王爷不是皇帝呢?”林飞扬道:“那岂不是要倒霉?”


        

“那也未必,她是神武府的人,再倒霉也倒霉不到哪里去,即使皇帝不是逸王,也不会拿她如何,性命之忧是没有的。”


        

最有可能是被新皇帝穿小鞋,被吩咐去做一些脏乱差使,不如愤而去职呢。


        

收获往往是跟风险相连的,世间没有稳赚不赔的押注,或者赢一笔大的,或者赔光。


        

从龙之功更是如此。


        

“太险了!”林飞扬一下便想到了其中的凶险。


        

他虽然平时行事好冒险,可轮到朱霓身上,他便展露出了保守慎重的一面。


        

法空点头。


        

林飞扬道:“住持,我觉得没必要争这个从龙之功,离下新皇帝还远得很呐。”


        

“远跟近谁又知道呢?”法空摇头道:“未来是莫测的,会让你猝不及防,更何况,朱姑娘的想法呢?你是这么想的,朱姑娘却未必了。”


        

“朱妹子并不喜欢荣华富贵的。”林飞扬道:“只想平平淡淡安安稳稳。”


        

“这你也知道?”法空失笑。


        

林飞扬用力点头道:“她一直就这么想的。”


        

法空道:“你们俩还是好好想一想吧,她如果真要放弃了这一次的机会,会不会后悔,更重要的是,她是因为你才放弃的吧?你将来会不会后悔?”


        

林飞扬摇头。


        

他觉得自己是断然不会后悔的,喜欢朱霓不是别的,而是她这个人。


        

法空笑了笑。


        

这便是陷入情网里的人呐,以为有情便是一切,岂不知人心之复杂莫测。


        

现在他们处于非正常的热恋状态,一切都以对方为重,一切外物皆不考虑。


        

可这样的状态并不能维持太久,会慢慢恢复理智。


        

到时候,智商重新恢复,思想重新变得复杂,世俗的一切又开始占据重要地位。


        

且不管朱霓会不会后悔,便是林飞扬恐怕也要后悔。


        

人活得年纪越大,对年轻时候不屑一顾的身份地位权势等便看得越重。


        

“住持,如果她真不想去,能换掉吧?”


        

“如果她实在不想去,只能舍了我这张脸,请王爷把她换掉了。”


        

“多谢住持。”


        

“好好想清楚了吧。”法空道。


        

他双手结印,给了林飞扬三道清心咒,让林飞扬彻底冷静下来,别被感情冲昏了头脑。


        

——


        

傍晚时候,林飞扬把朱霓带回来一起吃晚膳。


        

众人围成一桌。


        

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周阳蔫头耷脑无精打采。


        

周雨也懒洋洋提不起神来,甚至楚灵也沉默了很多,安份了很多。


        

“没了青萝,觉得好像少了很多人似的。”法宁道。


        

他一眼看破了徒儿的心思,楚灵与周雨都一样,没徐青萝在,便一下失去了热闹劲儿。


        

“就是。”周阳低声叹气:“师伯,徐师妹什么时候回来啊?”


        

“就在这两天吧。”


        

法空刚才还用天眼通看过,徐青萝已经开始行动,今晚可能就会有结果。


        

依她的习惯,可能会明天再等一天,看看效果如何,才会往回返。


        

林飞扬则是直接把人三杀四废,然后转身便走,毫不在意身后之事。


        

周阳叹息:“还要两天啊。”


        

法空道:“周阳,你应该趁她不在,赶紧努力修炼,争取她回来之后能压她一头。”


        

“……是!”周阳想了想,精神大振。


        

他觉得很有道理。


        

徐青萝回来之后,发现修为落后于自己,一定很焦急很气愤。


        

他想到这里,露出笑容。


        

周雨瞥一眼弟弟,暗自摇头。


        

师兄这话怎么能当真,青萝是什么资质,便是不修炼也照样突飞猛进的,想超过她,难!


        

不过弟弟这种美梦天天做,天天被打击,可难得的是,每次受打击之后,迅速恢复过来,继续做这个美梦。


        

这也是他资质虽不如青萝,但修为一直紧紧咬在她身后的关键。


        

就是不服输,即使落后了也坚信自己能追得上徐青萝,即使一时落后,终究也能赶得上。


        

“大师,我跟林大哥商量好了。”朱霓放下竹箸,抬头看向法空,轻声说道。


        

法空道:“想留在神京?”


        

“是。”朱霓看向林飞扬,脉脉含情,又收回眼波看向法空:“我不想去天京。”


        

“好。”法空颔首。


        

“劳烦大师了。”朱霓不好意思的道。


        

法空摆摆手:“一家人不必说两家话。”


        

他一句也没多劝。


        

每人都有自己的主意,都有自己的主张,也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


        

他是不会多加干预的。


        

朱霓原本还以为法空要一番苦口婆心的劝阻。


        

已经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要说服法空,没想到法空一句话没多劝。


        

就是平平淡淡的答应。


        

她反而觉得不过意,轻声解释道:“大师……,我还是觉得现在便随了逸王爷,太早了。”


        

法空眉头挑一挑。


        

朱霓道:“我觉得只要紧跟着信王爷便好。”


        

她看得很明白。


        

很信王爷一直保持中立,新皇继位之后,也不会开罪于他,他能全身而退。


        

身为信王爷心腹的自己,到时候跟着一起退就好了。


        

法空笑笑。


        

楚灵抬头看一眼朱霓,摇头道:“朱军侯你就没想过,拒绝这一次的机会,那便是开罪了三哥,三哥将来还会再要你吗?”


        

“……”朱霓迟疑。


        

林飞扬道:“这一次可以说朱妹子鬼迷心窍,想必逸王爷能够理解的。”


        

楚灵摇头:“这一次是鬼迷心窍,下一次呢?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九哥那般保持中立的,需要足够的资本才行。”


        

林飞扬皱眉道:“不能保持中立?”


        

楚灵撇撇红唇:“你不会真以为那么多人想冒险,想得从龙之功?逼不得已罢了!不站队?看看青萝的爹爹吧,那就是最好的例子。”


        

林飞扬皱眉沉默。


        

他对朝政是不怎么懂的。


        

朱霓微笑道:“殿下,我是王爷手下,王爷怎么吩咐,我便怎么做,只听从王爷吩咐。”


        

“聪明。”楚灵露出笑容。


        

现在朝廷上下,唯一能保持中立的也就九哥了。


        

九哥能保持中立,一者是因为他性情坚毅,行事方正,敢做敢当,二者也是因为父皇有意让他保持中立。


        

所以三哥与六哥不敢逼迫他。


        

否则,凭三哥与六哥的手段,早就轮流逼他就犯,可没有现在这么自在。


        

法空道:“既然决定了,那就彻底死心,将来有什么后果再说吧。”


        

“是。”朱霓道。


        

法空也没觉得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好。


        

每一个决定都有利有弊,就看各人的取舍,朱霓不喜欢冒险搏富贵,那也不算什么。


        

宦海凶险,一步不慎便是前功尽弃,紧随在楚祥身边,这也不失为明智。


        

——


        

第二天清晨时分,法空起床没多久,信王爷楚祥便带着一个青年踏入他的小院。


        

法空正在练拳,没有停手。


        

楚祥与青年男子站在一旁,莫名的生出奇异的矛盾感,极为怪异却说不出怪在哪里。


        

明明法空拳劲涌荡,他们却丝毫没感应到拳劲,好像拳劲只在他身边,不来这边。


        

他们还没想明白缘故,法空已经收了拳势。


        

楚祥笑道:“大师,这是范晨光,大师认得吧?”


        

“见过大师。”范晨光合什恭敬的行礼。


        

法空合什微笑。


        

他穿了一身灰色矮僧衣,质朴寻常。


        

楚祥道:“朱霓朱军侯不去天京,便让范晨光代替吧,这件事要怨大师你,三哥很是一番埋怨。”


        

法空笑道:“确实怨我。”


        

“实在没办法,女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喜欢的人,便不管前程不管别的,只想守着心上人,唉——!”楚祥摇头叹气。


        

法空道:“她太过重情,错过了这次的好机会,但愿将来别后悔吧。”


        

“这样也很难得。”楚祥道。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是给她铺了直上青云之阶。


        

她硬生生拒绝了。


        

但她如此重情重义,在荣华富贵跟前选择情义,反而让他更加的看重,虽然嘴上说生气,失望,其实心底越发信重朱霓。


        

“大师,实在不行,那就让林飞扬跟去呗。”楚祥道:“这样她就能安心了。”


        

法空笑道:“林飞扬走了,我这身边……”


        

“大师不是又收了一个侍从嘛。”


        

“两个侍从各有用处。”法空道。


        

“唉……行吧!”楚祥只能点头,对范晨光摆摆手。


        

范晨光合什一礼:“属下告退。”


        

楚祥目送范晨光离开小院,看向法空。


        

法空双眼深邃,瞥一眼范晨光的背影,轻轻点一下头。


        

楚祥露出笑容:“那大师,我也去啦,这几天忙得很呐。”


        

“王爷请——!”


        

楚祥便跟着范晨光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