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夜太太眼里只有钱 > 035:成人之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蓝雪心里对面前这个男人嫌弃的不行,可为了利用他毁掉白洛,她只能忍下,脸上带着笑意道:“那是因为我早已心有所属,若是你想和擎权争一争,我也没意见。”


        

“不敢不敢。夜总的女人,我可不敢觊觎。”家里人可是严重警告过他,不准再打蓝雪的主意,夜家的人,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白洛一个乡下来的女生,借住在夜家,若是能做林公子的女朋友,那绝对是他三世修来的福气,林家还能从此和夜家攀上点关系,想必林公子的家人很乐见其成。”蓝雪暗示。


        

林公子却有些担忧道:“她可是跟着夜总来的,万一夜总对她也有意——”打量了眼蓝雪,剩下的话,即便他不说,相信蓝雪也能懂。


        

蓝雪的心底升起浓浓的嫉妒和怨恨,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无奈一笑道:“林公子是在故意说这话试探我和擎权的感情吗?


        

我和擎权相爱多年,他对我情有独钟,若真的喜欢白洛,岂会三年来都没有传出一丝一毫的绯闻?


        

当初夜伯母可是被白洛气得离开夜家庄园的,擎权是出了名的孝顺,伯母讨厌的人,他同样讨厌。


        

若是林公子能收了白洛,擎权还要谢谢你呢!到时说不定还能给你们林家一个大单子。”


        

林公子听到这话激动了:“此话当真?”


        

“我也是想成人之美,帮伯母和擎权将不喜欢的人赶出夜家,若是林公子接手了白洛,不但讨好了擎权和伯母,还会得老爷子的喜欢。”蓝雪继续诱导。


        

林公子追问:“此话怎讲?”


        

“当初老爷子让白洛借住在夜家,因此与儿子儿媳孙子闹了不愉快,若是白洛去了林家,也算是有了好去处,老爷子也会感激林公子的。


        

到最后,最大的赢家可就是林公子,攀上夜家这颗大树,以后林氏集团还不就是林公子的了,您那两个哥哥也争不过你。”蓝雪说出的这些条件,都是林公子想要的,立刻就心动了。


        

“可白洛不见得会喜欢我啊!”林公子故作担忧。


        

蓝雪摇摇头笑了:“林公子说这话可就显得矫情了,在对付女人这方面,还有人能比得过林公子。


        

只要林公子想,还有女人能逃过你的手心。


        

稍微使点手段,岂不是手到擒来。”


        

林公子得意的笑了。


        

白洛走下舞台之后,高云露想过去和她聊几句的,却被一位多年未见的好友拦住了去路,只能先和丈夫一起与好友叙旧。


        

夜擎权也被一些想巴结夜家的人围着敬酒,讨好,一时脱不开身。


        

年轻男人们看了白洛的表演之后,对她虎视眈眈,想要找机会上前搭讪。


        

而千金小姐们则羡慕嫉妒恨。


        

温习宇和陆文渊站在不远处看着被一些人围住的白洛,打趣道:“没想到这个乡下女变化这么大,擎权这下有危机感了。”


        

陆文渊淡淡一笑,不做评价,身为医生,向来谨言慎行。


        

林公子从侍者手中拿过一杯红酒,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将一小包粉末放进了红酒中,嘴角划过一抹邪恶的笑,然后朝白洛所在的位置走去。


        

白洛刚打发了那些围着自己的虚伪嘴脸,想清净片刻,谁知又有一个没眼力劲的走过来:“白小姐,您好,我叫林合,仰慕您已久,不知可否和您做个朋友?”


        

林合一副绅士儒雅的模样,手中端着两杯红酒,递给白洛一杯。


        

白洛自知这具身体酒量不行,所以一晚上都忍着没敢喝,此时一杯散发着香醇味的红酒递到了面前,肚子里的酒虫都被唤醒了,好想品尝一口。


        

这样想着,手已经先脑子一步伸了过去,接过林合手中的酒。


        

暗中观察的蓝雪看到这一幕,眼底划过一抹阴险的笑意,白洛,今晚过后,你主定成为夜家人心中的耻辱,夜太太的位子,再也与你无关。


        

“白小姐,我敬你。”林合期待的看着白洛,心情激动雀跃。


        

白洛拿着酒杯,准备放到鼻前先闻一闻,这是前世就养成的习惯。


        

越是身在高位的人,越要小心谨慎,因为暗中想要害你的人太多,所以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递给她的东西。


        

她凭借着自己对药材敏感的鼻子,一次次躲过别人的毒害。


        

面前这个男人,看似温文儒雅,可眸子里不经意闪过的神情让人看了极度不适,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就在白洛手中的红酒还未到鼻前时,突然伸过来一只骨节分明好看的大掌,夺过了她手中酒杯,冷声道:“你不胜酒力,还是不要喝了,我不想带一个喝醉的女人回去。”


        

夜擎权虽然在和别人说话,眼角余光却一直瞥向白洛这边,一不留神看到林合与她站在一起,他再也无法坐视不理了。


        

林合玩女人的事在上流社会是出了名的,一定不能让白洛与他有什么牵扯。


        

林合并未从夜擎权的话语中听出别的意思,反而把夜擎权对白洛的冷漠当成了是嫌弃,简单的认为夜擎权就是不想带喝醉的白洛回去,陪着笑道:“夜总放心,这酒度数很低,不会醉的。我对白小姐仰慕已久,想和白小姐交个朋友,还请夜总成全。


        

若白小姐真的醉了,我可以送她回去。”


        

林合这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想讨好夜擎权,他愿意接受白洛这个麻烦。


        

本以为夜擎权听到这话会露出喜悦之色,或者对他另眼相看,却没想到,他的脸色阴沉下来,眼神更是冷冽的骇人。


        

蓝雪一直观察着这边,见夜擎权过来帮白洛解围,若是被他知道那酒里下了东西,怕连累到自己,赶忙走了过去。


        

“擎权,原来你在这里,我有几个朋友对你很是仰慕,可以过去一下吗?”蓝雪小心翼翼的试探,她知道夜擎权不喜欢结交贵圈里同龄的朋友,看不惯他们的作风,所以从小到大只有温习宇和陆文渊两个朋友。


        

现在为了不让他发现酒里的端倪,他只能硬着头皮询问。


        

“你过去吧!”白洛大方道。虽然不喜欢蓝雪,但她不是原主,所以也没必要非和她争男人才能报复她。


        

夜擎权听到这话,心里升腾起怒火,看向身边的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