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文明:超越两界 > 第一章 一月二十二日,穿越后的三百一十七天,平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仿佛置身于永无边际的深海,跨过一个个中空的水泡,最终抵达了想要去的地方。


        

当那莫名的涌动感消失之后,康德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天花板,身下是柔软的床,手中拿着一张纸。


        

他默默地坐起身来,吊灯,衣柜,床铺,桌子,窗帘,周围的一切都无比熟悉,这是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这是他的家。


        

这里是地球。


        

推开卧室的门,走向客厅,客厅拉着窗帘,阳光被遮掩成暗淡的昏黄,整个房子安静得可怕,透着孤独的冷清感。


        

康德默默地拉开了地上的汽油发电机。


        

随着嗡嗡的轻噪声,他打开了电灯,光亮将阴沉的昏黄驱散,家里也变得明亮起来,那台上了年纪的老式播放器也发出了启动的鸣叫声。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上个世纪的老歌悠扬响起,悦耳的女声充斥着清冷的客厅,那是父母最喜欢听的曲子,平日里,家中总是回荡着这些复古的乐曲。


        

康德在桌边坐下,打开了面前的活页日记本。


        

这本日记很厚,大概有三四百张,每一章都写得很满,他翻到最后,将手边的一张纸规规整整地放到了倒数第二页。


        

他轻轻地抚摸着最新这页日记的开头。


        

“一月二十二日,穿越后的三百一十七天,平安。”


        

“爸,妈,我回来了。”


        

每一天,他都会带新的日记回来,放进这活页日记本里。


        

每次都放在倒数第二页。


        

因为最后一页……不是日记。


        

康德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将日记本放到了一边。


        

桌子上除了日记本之外,还有一台自行拼装的手工无线电发信器。


        

这是在初中时,他与隔壁老王一起完成的……老王喜欢捣鼓这些东西。


        

他拿起耳机,打开无线电,沉默了片刻。


        

然后说出了早已纯熟的话语。


        

“喂,能听到吗?”


        

“我的名字是康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的身份证号是330100……”


        

“我父亲的名字是康劲竹,海外工作,他在非洲,公司是……”


        

“我母亲的名字是李少媛,人民教师,工作单位是……”


        

“我住在锦绣钱江小区,我现在就在这里。”


        

“我无法出去,环绕在小区周围的,是无形有质的白雾,就像无形的围墙,无法突破,无法离开,我试过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用车撞,用火烧,挖地道……所有的办法都不行,我被困在了这里。”


        

“没有电力,没有移动讯号,没有网络,什么都没有。”


        

“我只能用这种办法向外发送信息,以期待有人能够收到。”


        

“如果您是偶尔听到这个留言的人,请立刻向警察汇报,如果您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请知悉此事,我还在这里,我想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这是外星人的入侵还是神明的玩笑,小区里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没有细菌,没有昆虫,没有动物,也没有人,请想办法联系上我,请救我出去。”


        

“也许此时此刻,国家已经围绕着这白色的雾墙而努力,也许诸位正想尽所有办法突破这道墙,我已经做到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尝试,我只能等待,并且祈祷一切都无恙,如果诸位暂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那至少请告诉我的家人,告诉他们不要担心,我在这里一切安好。”


        

“我暂时衣食无忧,但用了很多东西,并且也有一些不可抗力的损耗,我会照价赔偿的,所以,请给我一个赔偿的机会。”


        

“所以……有人听到吗?”


        

康德轻声地低语着,然后沉默,屏息,倾听着,祈祷着。


        

但耳机里只有沙沙的杂音,一如往昔。


        

他所祈求的希望,一如既往地没有出现。


        

良久,康德再度轻声道:“有人能听到吗?”


        

依旧没有回答。


        

良久,他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耳机。


        

他的名字叫康德,中国人,世界第一的幸运儿,以及可怜虫。


        

说他幸运,是因为某种超越人类的力量在某一时刻降临在他所住的小区,无法穿透破坏的有质的白雾将这里围住,所有的生灵全都消失了,康德原本也会位列其中——可他偏偏在那个时候穿越了,穿越到了异世界。


        

而且还能穿回来。


        

双向穿越啊。


        

说他可怜,是因为他穿越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荒岛,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各种千奇百怪凶猛诡异的异界动植物,而当他发动能力穿梭回地球的时候,发现他身处这白雾的围城,无法出去,只有他一个人……


        

已经快一年了。


        

他站起身来,走向客厅的落地窗,拉开了窗帘。


        

望向这个城市。


        

眼前的一切,他已经目睹了三百一十六回,一模一样。


        

这栋居民楼在小区的最北面,从客厅的落地窗向外看,能看到一条繁华的主干道,对面是高耸的商业楼,再往北面,是另一个小区,是另一座商业街,再往北,再往北,便是贯通整座城市的钱江。


        

这是他看了二十多年的风景。


        

——可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他所看到的,是另一副光景。


        

那条熙熙攘攘、行车不绝的主干大道,此时停着密集的车辆,红绿灯不再闪亮,车流也不再行驶,仿佛时间在此定格,大道以北,是那两座商业楼,楼下是银行,楼上是酒店。


        

再往北……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白色雾气。


        

没有小区,没有商业街,没有江景,没有对岸。


        

所有熟悉的一切都笼罩在迷蒙的白雾之中,看不清外面。


        

——也到不了外面。


        

整个小区,乃至小区周边的一道区域,被白色的雾气所笼罩。


        

形成了一座,无人的围城。


        

这就是康德所面对的现状。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都不知道,无人可以倾诉,无人可以求救,他无法联系到任何人,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亦或是政府和国家。


        

显然在他穿越到异世界的那一小段时间,地球发生了剧变。


        

也许是外星人抓走了这个小区的所有活物,也许是人类所无法理解的力量顷刻降临,生灵毫无抵抗地被掳掠一空,只剩下一个恰好在此时穿越到异世界的人逃过了一劫,但也被困在了这里。


        

发动穿越的能力一天一次,他每天只能回来一小段时间,绝大多数的时间,他要在荒芜的异界孤岛上生存,并且……对抗孤独。


        

他望着桌子上的日记本。


        

他每天都会写日记,这是穿越之后养成的习惯,每天都会把新的日记带回来装订好,留在这里,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的……念想。


        

日记上记载着每天发生的事情。


        

“早晨吃鸡蛋灌饼,中午红烧茄子和蒜薹炒肉,晚上热了再吃,厨艺变好,字也变好,健康饮食,一切都好。”


        

“每天锻炼身体,冷了穿衣,热了也尽量不开空调,不洗冷水澡,不喝凉水,不登高涉险,不去海里游泳,按时睡觉,早早起床。”


        

“你看,老妈,都不用你唠叨了。”


        

“因为我要健健康康的,平安的,好好的,活着,直到国家把我救出来,直到与你们团聚……我懂的,我知道的,我一切都好,真的,真的。”


        

“你们的儿子,今日也在异界的荒岛上,度过了充实而平安的一天。”


        

纸上有水滴浸过的痕迹。


        

康德将日记本合上。


        

并且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其实很爽的,真的。”


        

他自言自语道:“异世界空气好,风景也好,也不用上班,还能杀黑兽剖晶体强化身体做超人,况且小区和购物中心里的东西随便拿,吃喝不愁,还能用太阳能发电板和汽油发电机发电,有电脑玩,有电影看,每天还能回来探险……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高兴起来,高兴起来。”


        

他关掉发电机,来到主卧阳台,窗户打开,一道钢缆垂下,他解开外套,露出里面系好的索降装置,一溜烟便下去了。


        

这恐怕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过的体验,换成普通人非要大叫不可,只是康德已经做了一两百回这种事情,心中已经毫无波动。


        

说起来,这套索降装备是老妈的,索降技巧也是母亲教他的,但恐怕她老人家也不会想到,这种技能会在现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吧。


        

落地,解开锁扣,康德舒了一口气,漫步走下台阶。


        

整个小区寂静无人。


        

四处的墙壁和地面画满了涂鸦。


        

就像是一个个图腾,记录着成长,记录着孤独,记录着疯狂。


        

他一路走去,首先在一处照壁前驻足。


        

那是正对着小区大门的形象工程,高大的弧形石壁上龙飞凤舞地刻着一名宋代词人的名作,算是小区的门面,此时却被厚厚的帆布所遮掩,盖住了上面的字迹,旁边堆放着各种穿凿工具和水桶,还有一个简易的炉灶。


        

他凝视着这被遮掩的石碑,沉默了片刻,并没有揭开帆布。


        

而是慢慢走开。


        

走向小区正门。


        

两侧阶壁上龙飞凤舞地喷涂着大字。


        

“过往的人们啊,在这里驻足,当你们看到这行文字,说明我已经死了,这他妈绝对是国家乃至人类最大的损失。”


        

“外星人居然漏抓了老子,想不到吧,爷还有这一招!”


        

“一百零八天纪念日,今天依然没有人来救本可爱,启动不告而拿与劫掠模式,快来警察逮捕我吧。”


        

诸如此类的。


        

有嬉笑怒骂的,有阴沉悲伤的,有严肃认真的。


        

“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啊。”


        

康德轻声喟叹,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刚穿越那会儿,日子远没有现在过的滋润。


        

多变的天气,艰苦的环境,生理健康与心理健康的双重挑战,那是一个陌生而全新的世界,极其繁茂的生态系统中栖息着各种各样危险的生物,攻击性极强的虫蛇,凶猛的掠食者……这些都要他独自面对。


        

直到遇到了那些神奇动物,情况才得以慢慢变好。


        

“啊,越来越多愁善感了……真是的。”


        

康德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快步走出小区,以摆脱这突如其来的愁绪。


        

穿越到空无一人的危险荒岛,能够穿越回地球、但却被困于这围城一般的狭小区域中,可谓是双重艰难的困局,如果说还有什么好消息的话……


        

那就是物资。


        

现代化的工业与社会体系所带来的充足的物资。


        

小区西侧与南侧的根脚下,环绕着十数家店铺。


        

除了房产中介、理发店、乐器店、快捷酒店等几家并无多少卵用的店面之外,还有五家小餐馆、两家药店、一家商店,一家中型超市,一家进口零食铺子,一家熟食店,三家水果店……全都是开门营业的状态,里面的顾客与雇员全都消失无踪,只剩下大量的商品、果蔬、食材与药品等物资。


        

而这些只是开胃小菜。


        

真正的大餐来自小区西面,一座占地三十多万平米的购物中心,地上七层,地下一层,充斥着各种服装店、知名餐厅、数码品牌店与家具店,地下一层更是有一家一万两千平米的大型超市,其中的果蔬肉蛋再加上购物中心百多家餐厅的食材储备,完全足够康德一个人吃上一辈子。


        

这还没有算各种各样的包装食品。


        

也没有算整个小区每一家住户家里的储备食材。


        

这些是康德能够在荒岛生存的最重要的因素。


        

他不必冒着各种危险去觅食,不必冒腹泻生病甚至中毒的风险去食用隐患未知的食物,不必喝生水,也不会着凉受冻,若非如此,最多一个月,他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死在这个荒岛。


        

但即使是物资如此充裕,也无法抵挡彻入骨髓的孤独与思念。


        

那才是最大的敌人。


        

他走出小区,路上停着大量的车辆,左手边便是一排店铺,有刚开业的店面,门口摆放着各种花篮,还横着一排礼炮,横跨护栏,康德横穿马路。


        

进入购物中心。


        

顺着停电的电梯走到负一层。


        

左转抵达大型超市,随手拉过一架购物车,打开随身携带的氙气灯,他便漫步在这遍布黑暗的地下空间。


        

刚刚穿越那会儿,来地下超市收集物资时,他总是有些提心吊胆,生怕黑暗中躲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


        

毕竟那诡异的白色雾气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小区内全部生灵凭空蒸发的现象也足够可怖,那么黑暗中窜出几个舔爷,似乎也不足为奇。


        

然而并没有,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他都是这里唯一的生灵,唯一的住客,唯一的居民。


        

“今天吃醋溜土豆丝和肉炒芹菜。”


        

在蔬菜区拿了几颗土豆和一小把芹菜,又去隔壁肉食区提了一块猪肉。


        

“老戴的零食……两袋锅巴,一袋孜然味,一袋五香味。”


        

“鸽子和骚鹉可以恰酒鬼花生。”


        

“给阿猩拿几个苹果……”


        

“还有……”


        

“哦,对了,还有墨水。”


        

“笔记本也再拿一本吧。”


        

氙气灯的浓烈光芒四下照耀,其他的区域暂且不论,果蔬区的食材已经显著减小了一部分,这是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


        

“幸好大米面条之类的主食基本上是吃不完的……”


        

康德喃喃道:“为可持续发展计,我好像得开始研究一下怎么种菜了……希望四楼的书店里有农业相关……我觉得应该没有。”


        

四楼有一家书店,兼有咖啡厅功能,从这小资气息浓厚的次要职能便能看出,这家书店偏向文艺系的,里面卖的要不就是时下的畅销书,要么就是《毕先生的说话之道》之类的鸡汤书,反正是跟《母猪的产后护理》之类的硬核种田技术书籍是无缘的。


        

“算了,自己摸索吧……土豆应该是能种好的,韭菜也很好种,其他的应该也不会太难,主要是农药的问题很麻烦……”


        

他自言自语道:“总之一定要想办法种出来,我可不想像爱斯基摩人那样补充维生素……”


        

“不过,先鸽一会儿吧,也不用太过着急。”


        

“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来救我了。”


        

他推着购物车,默默地走过收银区,所谓不告而拿。


        

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拿什么东西都会留下钱,没过多久,现金用光了,就写欠条,又过了一两个月,经过一次印象深刻的大醉与歇斯底里之后,他便彻底地放开了自我。


        

“得救之后,就让国家赔偿这些损失吧,让祖国替我擦屁股,作为交换,我就把穿越这个大秘密献给国家。”


        

“看我多么爱国。”


        

“所以我伟大的祖国母亲啊,一定要救我出去啊……”


        

他将购物车抬了起来,抱着它走上电梯,离开购物中心。


        

天空晴朗,也有云朵,一切一如往常,但天空并不无垠,方寸之外,便是厚重的白雾,一直扶摇而上,直到很高很高,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仿佛这可供活动的区域,只不过是一个井。


        

而康德在此,坐井观天。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问题,困惑了他很久很久。


        

很难得到解答。


        

在这样的超自然现象面前,人力是何等得渺小,甚至文明也是何等得渺小,不仅康德出不去,外面的人……也一直没有进来。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那么……再见了。”


        

康德遥望着他的家,遥望着白雾之下的围城,向他过去所熟悉的日常点头告别,并且暗暗地祈祷。


        

祈祷一切安好,祈祷团聚之期不远,祈祷明日会有新事。


        

“明天见。”


        

他闭上眼睛,默然呼唤,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破碎的黑色光晕,仿佛是精美游戏贴图出现了bug,时空的门户不断重叠。


        

下一刻,康德离开了这死寂的世界。


        

¥¥¥¥¥¥¥¥¥¥¥¥¥


        

PS1:新书发布!我都说了是能拿给家人看的小说!现在你们信了吧(注视)!一定信了吧(注视)!不许说奇怪的话哦!(注视)


        

PS2:认真的……嘛,讲道理还是有点慌的,按照我一贯的路数,开局就是要互动立人物堆砌笑点的,这本书本来也打算这么做,但如你们所见,我还是选择了尝试另一条路,想步步铺开,想不疾不徐,从容不迫,按照自己的节奏……所以还是打算按照自己的主意来写,当然,轻松明快搞笑的核心是不会变的,但只是总不能老是写那些吧?


        

PS3:下一章明天发布,新书期不能更新太多字,况且还要调整一下接下来的章节……就是这样,大家,阅读愉快,希望这次也是令人满意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