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猛龙 > 第1084章 悬洋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崔家众人的面色宛如吃了死苍蝇一样难受,都以一种无比仇视的眼神在看孙颖淑。


        

孙颖淑转头对着齐等闲笑道:“再从他们面前走一次!”


        

齐等闲对孙颖淑这种杀人诛心的做法当然是表示赞同的,一转马头,又一次趾高气昂地从崔家众人面前行过。


        

“看看这个贱货,勾搭了一个男人,就不把我们崔家放在眼里了!”


        

“当初大哥要娶她,我就不同意,我一看就知道这个贱货没安什么好心。”


        

“啊啊啊,我们崔家这么多人,莫非都要让一个靠卖身上位的贱货骑在头上?!”


        

崔家众人直接气炸,恨不得冲上去把孙颖淑和齐等闲一起揪下马来,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齐等闲带着孙颖淑骑着马溜了两圈,把上星财阀的这一群人等的脸,都抽了个遍。


        

孙颖淑觉得很得意,她就喜欢看这些人对她恨之入骨,却又干不掉她的模样。


        

之前的几年里,每天都活得小心翼翼,但有了齐等闲这位大主教,自己却是可以大摇大摆。


        

“你这拉仇恨的手段倒是一流,也够气人的,不过,回到高句丽之后要小心他们报复你。”齐等闲靠在栏杆上,对着孙颖淑叮嘱道。


        

“这我倒没什么怕的,他们要来就尽管来好了。”孙颖淑轻描淡写地说道,伸手一撩秀发,自信十足。


        

就在这个时候,马场这边又来了一行人,这些人,身穿着黑色的西装,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涂抹在嘴唇上的口红非常的红,红得有些艳,她姣好的面容上,也带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孙颖淑看到这个女人之后,不由脸色一变,道:“是杰澎国悬洋会的人,他们怎么会到香山来?!”


        

悬洋会是杰澎国一个有着多年历史的财团组织,而且与政府的关系密切,只不过,近些年来因为财团理念与政府不合,所以遭到打压,有所衰弱。


        

齐等闲却是看到了悬洋会人群当中,一个穿着黑色武道服的中年男子。


        

“那不是柳宗岩碎吗?他也是悬洋会的人?”齐等闲若有所思地想着,旋即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上星财阀的一众人等,在看到悬洋会的人入场之后,脸色都是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


        

那个悬洋会的领头女子走到了李璇真的面前,笑道:“真是山不转水转,李大公主,上次在高句丽一见,你狂得不行,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在香山见上面了?”


        

李璇真漠然道:“老远就听到有狗在叫,原来是神山结衣小姐。”


        

孙颖淑并没有看李璇真热闹的意思,因为,悬洋会一直以来都是上星财阀共同的敌人,更何况,他们是杰澎国人。


        

高句丽与杰澎,本就有着很深的仇恨。


        

上星财阀与悬洋会两者之间,在这几十年当中,也不断斗争,不断发生纠葛。


        

“真是热闹呀,上星财阀来了这么多大佬呢,呵呵呵……不单单是李大公主,就连孙夫人也在呀?”神山结衣目光扫过在场之人,微微地笑道。


        

柳宗岩碎站在人群当中,神色冷漠,目光已经锁定在了韩正明的身上。


        

韩正明感受到了柳宗岩碎的目光后,看了回去,只觉得眼前这个杰澎男人有好深厚的气息,好强大的气质!


        

柳宗岩碎是杰澎国的大宗师,一身功力非常之高,气质自然不俗。


        

“这个马场,我们悬洋会包下来了,没事的话,就可以滚了!”神山结衣神色冷厉地说道。


        

“哦……对了,忘了告诉李大公主。”


        

“雷氏船舶的股权,我们悬洋会肯定拿大头,你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上星财阀众人听到神山结衣这么嚣张的话语,都是不由气得面红耳赤起来。


        

李璇真却是冷漠道:“雷氏船舶到底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吧?你们悬洋会到处得罪人,我看不一定能参与得进来!”


        

齐等闲在一旁听着,却是从中察觉到不少的信息。


        

看来,有些野心家是真的不想让雷家再在香山继续称霸下去了,尽管雷家这些年来一直低调,但他们,还是需要一个听话的家族!


        

甚至,他们为了打击雷氏船舶,不惜引来了国外的财团势力呢。


        

“就这么想让雷家死?呵呵……到时候教皇那老……老陛下一露面,我看你们还装得起逼来不。”齐等闲心里不由冷笑。


        

把雷氏船舶托管到圣教名下来属实是一招让人意想不到的骚操作,而雷家之所以愿意这么做,便是因为对齐等闲十分的信任!


        

换了一个人来这么跟雷家说,雷天赐估计能拿大嘴巴子把他抽到怀疑人生去。


        

“你说马场是你包下的,我就得让给你?先来后到的道理不懂吗?杰澎国人还自称有礼貌,我看,都是一群粗鄙的家伙罢了!”李璇真道。


        

神山结衣轻轻用小指在自己的唇角一抹,脸上带起傲慢的笑意来,道:“李大公主说话就是有底气,这样好了,不如你和孙夫人跪下来求我,我今天可以不为难你?”


        

今天上星财阀在场的大佬当中,属李璇真与孙颖淑两个女人的咖位最大。


        

“今天你们想要从这里安然离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全部给我从这个围栏下面的狗洞里钻出去!”神山结衣的神态忽然变得冷厉,指着围栏下方一个破开的洞口,冷冷地说道。


        

孙颖淑不爽道:“结衣小姐,你上次在高句丽丢的脸还不够?今天非要再出一个大丑?就凭你手底下这些土鸡瓦狗,也敢为难我们?”


        

李璇真也不由笑道:“不错,我看,今天要从这狗洞里钻出去的,恐怕是你们悬洋会的这些家伙!”


        

她难得在这个时候没有针对孙颖淑,看来,两人也有默契,在对待杰澎国的势力时,枪口一致对外。


        

“土鸡瓦狗么?岩碎大师,就请你让他们好好看一看,到底谁,才是土鸡瓦狗吧!”神山结衣转过头,对着柳宗岩碎微微鞠躬,说道。


        

一身黑衣的柳宗岩碎负手而立,淡淡地点了点头,道:“也好。”


        

这边上星财阀众人脸色不由一变,这个男人,就是杰澎国大名鼎鼎的岩碎流开创者,大宗师柳宗岩碎?!


        

韩正明眼中也是寒光一闪,很好,今天太易跆拳流注定要踩得岩碎流抬不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