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你牛逼是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家,听见敲门上,沈唯知道是陆景修来了,赶快过去开门。


        

“景修,来的正好,菜刚炒好。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吧。”沈唯热情地招呼陆景修。


        

萌萌也跑过来拉陆景修的手,“舅舅,阿姨做的肉丸好好吃,快点来吃呀!”


        

李桂莲也笑着跟陆景修打招呼。


        

陆景修洗了手坐到桌边,饭菜都已经给他盛好了,暖暖的灯光,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慈祥的老人,可爱的孩子,还有笑意盈盈的沈唯。


        

陆景修感慨地看着这一切,心里充满了温情。


        

这才像个家的样子,不是吗?


        

平淡,温馨,彼此关心,守望相助。


        

吃完饭,沈唯朝李桂莲使个眼色,示意她带萌萌玩,自己喊了陆景修到厨房说话。


        

独自和沈唯呆在厨房里,陆景修只觉得心跳加速,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呐呐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景修,我看到萌萌身上有伤。”沈唯开门见山地问陆景修,“你姐还在虐待萌萌,这事你知道吗?”


        

“啊!”陆景修大吃一惊,“不会吧?上次我爸已经狠狠教训过她了,她也答应的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沈唯垂下眼睛,“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看她是改不了了。”


        

陆景修也很郁闷,“她都已经有放弃萌萌的打算了,怎么还干这种事!简直想不通她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沈唯眼睛一亮,“她有放弃萌萌的打算?这话怎么说?”


        

陆景修一五一十说道,“上次跟她聊这事,我就说,如果她实在不喜欢萌萌,可以把萌萌还给亲生父母,让孩子少受点折磨。她也动心了,说只要萌萌的亲生父母能拿200万出来,她就放萌萌走。”


        

“200万?”沈唯想了想,“她说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陆景修摇摇头,“宾宾出事,她一直迁怒萌萌。能得到两百万,还能把萌萌送走,她肯定是愿意的。”


        

沈唯心中一动,没再说这个话题,只劝陆景修,“你好好劝劝你姐吧,景修,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定把这事捅到媒体上去。她这样对待一个孩子,实在太可耻了!”


        

“我劝没用,我回去跟我爸说去。”陆景修一脸羞愧,“她现在已经半疯半魔了,跟我姐夫闹离婚,闹得神志不清了。”


        

陆景修抱了萌萌告辞,萌萌眼泪汪汪地拉着沈唯的手不放,“沈阿姨,我下次还能来你家做客吗?”


        

“当然可以!我跟你舅舅说好了,只要舅舅有空,就过去接你过来玩,好不好?”沈唯赶快安慰萌萌。


        

看到萌萌哭,她心里十分不忍。


        

“嗯。”萌萌很乖巧的点头,松开手,抱紧了陆景修的脖子。


        

陆景修在萌萌脸上亲了一口,“走,乖,我们回家了。”


        

他也很喜欢萌萌,这个孩子重感情,心眼好,确实招人疼。


        

小区门口,看到陆景修的车开了出来,刘慧琪和沈心怡赶快把头缩了缩,免得被陆景修看见。


        

“妈,后座上还有个小孩呢!”陆景雯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是陆景雯的女儿!萌萌!”


        

刘慧琪也吃了一惊,“怎么回事啊?萌萌在沈唯家?刚才咱们看到车上就陆景修一个人呀。”


        

“沈唯这个贱人!故意利用小孩子勾搭景修!”沈心怡气哼哼的,“萌萌也是个是非精,我听她妈说,她就跟沈唯见了一面,就搞得跟亲母女似的,跟沈唯比跟她妈还亲!”


        

“你管这些干嘛!陆景雯的事,不是说了让你别沾边吗?那个女人心肠狠毒,脑子又不好用,你见了她,躲得越远越好!”刘慧琪不满地瞪女儿一眼,“我去找沈唯算账去,你在车里等着!别给陆景修打电话!等我回来再说。”


        

“嗯。妈,你一个人行不行啊?沈唯可是个泼妇,你得小心点才行。”沈心怡担心道。


        

“她泼才好呢,我就怕她不泼!”刘慧琪一扬头,“李桂莲这个蠢货,倒是生了个好女儿!比她可强多了!”


        

刘慧琪意气风发地甩上车门走了。


        

沈唯送走陆景修,见老妈一直心神不宁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在为萌萌担心,正想过去安慰她几句,门铃响了。


        

“咦,景修落什么东西了吗?”沈唯还以为是陆景修,忙跑过去开门。


        

门一开,外面站着刘慧琪。


        

沈唯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她不客气地盯着刘慧琪,“你来干嘛?”


        

刘慧琪抱着手臂高傲地站在门口,声音故意拔得高高的,“我来干嘛?我来警告你,不要勾引我女儿的未婚夫!”


        

“我没兴趣跟你这种人说话。我关门了,您自便。”沈唯懒得搭理刘慧琪,胳膊一抬,准备关门。


        

刘慧琪赶快抬腿,把腿伸到门缝里,不让沈唯关门。


        

“怎么?敢做不敢当?勾引了别人的未婚夫,现在只敢当缩头乌龟了?”刘慧琪刻意想让沈唯丢脸,声音拉得又尖又高,“沈唯,我知道了你二十好几了还没个男朋友,心里着急,愁嫁。可是你再愁嫁也不能抢别人的男人呀!心怡和景修感情好的很!心怡已经怀孕了,再过九个月小宝宝就要降生了!你现在插在他们中间,你不怕遭报应的?”


        

李桂莲听见动静,忙一瘸一拐地从里面走出来,看见刘慧琪,她本能的有些害怕,拉着沈唯,“唯唯,让她进来吧,有什么话咱们关上门说,别让邻居听见了笑话。”


        

“妈!”沈唯不肯,“我跟景修是堂堂正正的大学同学,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关系。她栽赃污蔑我,满口喷粪,我还怕了她不成?”


        

“唯唯!”李桂莲急得额角冒汗,硬是挤开女儿,伸手把刘慧琪拉了进来。


        

李桂莲急急关上房门,沈唯气得不想跟老妈说话,一扭头走进卧室,把门摔得山响。


        

就听见刘慧琪高声对李桂莲道,“李桂莲,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不是要威胁你,我告诉你,你女儿要是还这么不要脸,继续勾引我女婿,就别怪我不客气!我说到做到,沈唯敢破坏景修和心怡,我就让她这辈子都嫁不出去!走到哪儿都被人指指点点!李桂莲,你别不信,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咱们走着瞧!”


        

李桂莲还在苍白的解释,“唯唯跟景修真的没什么,以前景修是追过唯唯,但是现在……”


        

沈唯实在听不下去了,走出来怒喝一声,“妈!你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


        

沈唯睨着刘慧琪,“我们家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否则,我马上报警!”


        

刘慧琪冷笑,“沈唯,离景修远一点。记住我的话,否则,我让你臭名远扬!在B市没有立足之地!”


        

沈唯看都懒得看她了,“请便。”


        

刘慧琪被沈唯嚣张的态度气得肝疼,怒气冲冲地指着沈唯,“好!!我们走着瞧!看看最后哭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