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温柔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唯和林彦深等了半个小时,外面的电视声音还没消失。


        

这几天在H市奔波,基本上都没睡过好觉,沈唯本来已经疲倦到极点了,这下再也撑不住了。


        

“我先睡了,你注意听着点,我妈回屋了你就赶快溜。”沈唯给林彦深交代了一声,就卷起被子自顾自的睡了。


        

林彦深也挺困的。这段时间他也没休息好。


        

他坐在床尾的沙发上,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客厅的动静,一边猜测沈唯的手机被谁监控了。


        

耳边慢慢响起均匀绵长的呼吸声,林彦深扭头一看,不由哑然失笑——沈唯已经睡着了!


        

这丫头是猪吗,头刚沾枕头就睡着了!


        

沈唯闭着眼睛,表情非常安宁平和。怕刘桂莲起疑心,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路灯的光从乳白的窗帘间照进来,淡淡的,昏暗而柔和。


        

沈唯的床单被罩都是藏蓝色的,在一片藏蓝的阴影中,她白皙的脸庞皎洁如月。


        

林彦深鬼使神差般起身,走到床边,俯身凝视着沈唯的睡颜。


        

她睡着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也许是在做梦,睫毛偶尔会不安的颤动一下,嘴巴还会时不时嘟起来。


        

林彦深满心爱怜,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又怕惊动了她。


        

他低头,在离沈唯额头几毫米的地方,虚虚印上一个吻。


        

沈唯的房间里有奇异的香味。不是任何化妆品和香水的香气,是一种很复杂很微妙的香气。


        

林彦深坐在沙发上,闻着这淡淡然而无处不在的香气,心里的焦虑抑郁渐渐消散。


        

这一刻,他觉得很温馨,很喜乐安宁。


        

林彦深是被大雨声吵醒的,他困得睁不开眼,勉强看看手机时间,已经2点多了。


        

外面客厅已经没了动静,李桂莲应该已经回自己房间了。


        

林彦深起身想走,迷糊中一脚踢翻了沈唯放在地上的木花台。


        

花台上的陶瓷小花盆“砰”的一声掉在地上,一株多肉滚到了地上。


        

“谁!”沈唯从睡梦中惊醒,吓得差点喊了出来。


        

“嘘!是我,唯唯,是我。”林彦深知道她睡懵了,赶快伸手捂住她的嘴,“我刚才不小心弄碎了你的花盆。”


        

“唯唯,怎么了?什么声音?”李桂莲的房间传来询问声。


        

“哦,没事,妈,我刚才起床上厕所,不小心碰翻了花盆。你睡你的,没事的。”沈唯赶快遮掩。


        

这下好了,李桂莲被吵醒了,沈唯和林彦深等了二十多分钟,一直听见她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沈唯头疼死了。


        

“算了,你上来睡吧。”沈唯看看窗外的大雨,掀开被子,“不许乱动,听见没?”


        

林彦深迟疑了一下,“我还是等你妈睡着了溜出去了吧。”


        

不乱动……这个他真的保证不了啊。


        

沈唯无奈,“我妈睡眠不好,你等她睡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别装了,睡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


        

沈唯说完,很自觉的蜷缩到床脚,给林彦深腾了块地方出来。


        

早上,沈唯是被热醒的。


        

身后有个巨大的火炉在烤着她,她脖子脑门都出了一层薄汗。


        

她的腰被人从后面搂着,一只可恶的爪子还搭在她的胸口。


        

沈唯狠狠扯开那只爪子,“姓林的,天亮了,赶紧起床去上班去。”


        

她被箍着身子都转不了,只好用脚踢了踢林彦深的脚。这厮的脚还压在她脚上。


        

“唔。”林彦深睡的迷迷糊糊的,其他一概不清楚,只知道怀中的女孩是沈唯。


        

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清晨,他的手很自然地在自己碰到的柔软上搓捏起来。


        

“你要死啊你!”沈唯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


        

林彦深终于彻底清醒了。然而他并没有很配合地起来赶快滚蛋,他装死。


        

他闭着眼睛,嗅着沈唯头发的清香,“还很早,你看,天才刚亮。”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空仍阴沉沉的,天色阴暗。现在是早上五点半。


        

“不早了,我妈六点半左右就要起床了。”沈唯催林彦深,“哪儿有你这么无赖的?我好心收留了你,你赖我家不走了。”


        

林彦深沉默。


        

是的,他应该利索的起身,趁着天色没有大亮,趁着李桂莲还在睡梦中,赶快离开这里的。


        

可是他舍不得。


        

这种居家的感觉,这种和心爱的人在清晨一起醒来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怎么还不动啊,是不是要我赶你?”沈唯有点恼了。她本来想等林彦深走了自己再睡会儿的,可林彦深这么没羞没臊的,她只能起身掀他的被子赶他走了。


        

沈唯刚要起来,被林彦深翻身压住了。


        

“你干嘛?”沈唯话还没说完,林彦深的唇就来到了她的耳根。热烘烘的。


        

……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林彦深到底不敢真的做什么,看了眼时间,恋恋不舍地从被窝里离开。


        

他昨晚脱得就剩条底裤。现在站在床边床衣服,沈唯看得脸红,索性背对着他,不再理他。


        

“陆景雯和刘功临在H市还要呆四天。我已经交代下去了,等他们回来,就开始跟踪盯拍。照片和录音之类的都不是问题。”林彦深一边穿衣服一边跟沈唯说道。


        

“要是能找到萌萌的亲生父母就好了。”沈唯想了想,“上次萌萌去医院做的伤情鉴定我还留着,如果她的亲生父母以此为依据追讨监护权,打官司基本稳赢。”


        

“拍到照片后先私下跟陆景雯聊聊吧。萌萌的亲生父母,你不要抱太大指望,只管生不管养的父母,大多是没有什么责任心的。这种人,孩子交给他们,可惜了。你不是一心想收养萌萌吗,走正常流程,你应该不具备收养资格的,正好私下拿照片跟陆景雯谈一谈。”


        

“我们这是钻法律的空子啊。”沈唯有点心虚,“我自己还是个律师。”


        

林彦深笑了,“沈律师还是有良心的。”


        

“滚!”沈唯一个枕头扔过去砸在他身上。


        

“嘘!”林彦深伸出一根手指,“,声音这么大,小心吵醒了阿姨。”


        

沈唯瞪他,“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