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大公鸡都打鸣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嘟……嘟……嘟……”手机里一直传来忙音,电话无人接听。

    沈唯心中更加不安了,林彦深为什么不接电话?

    他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萌萌已经睡着了,这么晚了,也不好让周蕊蕊过来看护萌萌,不然,沈唯很想到纪远歌家去找林彦深。

    她心里真的很不安。

    纪家。

    药劲过后,林彦深精疲力尽地睡着了。两个佣人把他抬到床上,下楼对纪正雄汇报。

    “董事长,林先生已经睡着了。”

    纪正雄点点头,“出去吧。林先生发酒疯的事不要外传。”

    “明白。”

    佣人走后,杨婉玉看了一眼呆呆坐在沙发上的女儿,叹了口气,“远歌,不早了,你也洗洗睡吧。”

    杨婉玉叫了女佣过来,带纪远歌上楼洗漱。

    纪远歌如行尸走肉般被佣人搀扶着上了楼。佣人正要送她去自己房间,纪远歌推开她的手,“我要去客房看看彦深,你别跟着,忙你自己的去吧。”

    女佣忙点点头,“我扶您过去。”

    “不用。说了不用你伺候。”纪远歌发了不大不小的脾气,佣人忙讷讷退下。

    客房的灯已经关了,纪远歌摸索着打开壁灯。

    灯光的暗影着,林彦深背对着她侧躺着,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

    纪远歌走到床头,看着他熟睡的脸,不知不觉落下泪来。

    “彦深……对不起。”她伸手抚摸林彦深的脸,抽泣着。

    她的动作完全没有惊醒林彦深,他睡得特别沉。

    朦胧的灯光下,他的鼻子笔直高挺,五官的轮廓无一不俊美。这真的是一个很帅的男人。

    睡梦中,他微微蹙着眉,不太开心的样子。

    纪远歌伸手把他的眉缓缓抚平,在他眉头之间,轻轻印下一个吻。

    林彦深依然沉睡着,无知无觉,和她的世界离的那么远。

    纪远歌轻轻上了床,从背后抱紧他,把脸贴在他的脖子上。

    这是第一次,她和林彦深这样亲密地躺在一张床上,她的身体和他的身体,隔着衣服,亲密无间。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纪远歌无声的哭泣。

    早上起床,林彦深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不对劲。昨晚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突然冒出脑海,看看身边的客房摆设,林彦深心头一凛。

    怎么会?几杯红酒而已,他怎么会醉得那么厉害,怎么会对后面的事情毫无印象,甚至直接在纪家客房睡了一夜?

    那几杯酒,有问题?

    手机又震动起来,林彦深抓起手机一看,是沈唯打来的,忙接了起来。

    “彦深,你终于接电话了。”沈唯的语气是抱怨的,却充满了担心,“你昨晚去哪儿了,怎么一夜没回来?”

    “我……”林彦深本来想说他喝醉了睡在纪家了,又怕沈唯多心,只好随口撒了个谎,“我昨晚在办公室睡的,睡的有些晚,怕吵到你和萌萌,就没回家。”

    林彦深还是没有经验,他不知道一个谎言需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圆。

    他的话刚说完,沈唯一连串的发问让他无从招架了。

    “那我昨天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你家又不是没有客房,怕吵醒我和萌萌,睡客房就行了,为什么要跑到办公室去睡?林彦深,你昨晚到底在哪儿睡的?”

    林彦深陷入两难的境地,现在再承认他在纪家睡的,更显得有鬼了。

    他只能咬住谎言不松口了,“是在办公室睡的。昨天公司突然有事,一直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林彦深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很可信,但他沮丧的意识到,沈唯那么聪明,肯定会起疑心的。

    是的,沈唯的确起疑心了,但她还是决定相信林彦深,她想了想,觉得没必要为这个争执,还是先问要紧事好了。

    “跟纪远歌分手的事,你昨天跟她说清楚了吗?”

    沈唯这么一问,林彦深才想起来,解除婚约的事他压根就没提!

    还没来得及提,就喝醉了,后来的事就不太记得了……

    “我……”林彦深从没这么窘迫过,这么重要的事,也没办法再撒谎了,他只好承认,“这件事,我还没有跟远歌说。”

    电话另一端,沈唯的呼吸一顿,“为什么?”

    为什么还没有跟纪远歌说?林彦深反悔了吗?

    “没来得及。”林彦深郁闷道,“唯唯,你放心,我现在就去跟她说。”

    “现在就去跟她说?”沈唯马上抓住他话里的漏洞,“你现在还在纪家?”

    “不不不,我在公司。”林彦深吓一跳,赶快否认,“我的意思是,我马上去纪家找她,跟她说清楚。”

    他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漏洞百出。

    他握着手机,愧疚地等着,等着沈唯的质问和愤怒。

    可是并没有,沈唯只是淡淡道,“好。那先挂了,你先跟她说清楚吧。”

    挂上电话,沈唯仍站在窗前发呆。

    林彦深在撒谎,她知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

    昨晚他没有跟纪远歌提分手的事,而昨晚,他也没有在办公室过夜。

    昨晚,他在哪里过的夜?跟谁在一起?

    沈唯不敢再想,只要一想,就像有一把刀子在切割她的心脏。

    是啊。纪远歌是纪家唯一的继承人。偌大的家产,再加上纪家的势力,林彦深动摇了,甚至后悔了,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人性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哪里经得起考验呢。

    沈唯看着天边的朝霞,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喔喔喔……”床上传来萌萌调皮的鸡鸣声,“妈妈,公鸡打鸣了,天亮了!”

    沈唯放下心头的愁绪,换上笑脸扭头看向女儿,“,那萌萌也该起床啦!”

    萌萌伸长脖子,又来了一声“喔喔喔”,然后大喊,“爸爸!起床啦!大公鸡都打鸣啦!”

    沈唯鼻头一酸,忙掩饰地抱住女儿,“爸爸昨晚没回来,萌萌不用喊爸爸了。”

    “爸爸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来,爸爸不要我们了吗?”萌萌睁着大眼睛,天真地看着沈唯,眼里满是担忧。

    知道萌萌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但听她这么说,沈唯心里还是很难过。

    “怎么会呢?爸爸怎么会不要小萌萌呢?爸爸的公司昨天出了一些事情,他赶去处理,晚上就在办公室里睡的。”沈唯柔声跟女儿解释,帮女儿穿上漂亮的晨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