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你根本不是我的女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片养殖场明显都被废弃了,到处都黑乎乎的。池塘的水反射着清冷的月光,看着越发?人。


        

养殖场靠北的地方有一片低矮的屋子,有一间屋子朦胧透出点灯光。


        

应该就在那间屋子了。沈唯和林彦深对视一眼,都紧握了一下对方的手,蹑手蹑脚地朝那间屋子靠近。


        

屋子里,沈定国正烦躁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


        

“沈总,还没收到款子。这孩子到底怎么办?”微信上不停地有人在跟他联络。沈定国气得一脚踩灭烟头。


        

他妈的!一定是林彦深这个王八蛋出的馊主意!女人一般一听孩子出了事都傻了,有钱赶紧乖乖把钱送来了。要不是林彦深在背后怂恿,沈唯能这么沉得住气?


        

要不干脆把那孩子脸上划一刀!给她个教训!沈定国拿着手机,正要下命令,屋子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


        

灯光大量,林彦深和沈唯冲了进来。


        

还没等沈定国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林彦深扑倒在地。


        

“萌萌!萌萌!”沈唯高声喊萌萌的名字。


        

屋子里只有几张破烂的桌椅,根本就没有萌萌的影子!


        

林彦深知道被耍了,气得一拳砸在沈定国脸上,“说!孩子呢!孩子在哪儿!”


        

“先转账,转了账我就告诉你们孩子在哪儿。”沈定国被打得嘴角流血,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狞笑。


        

林彦深懊恼万分,是他太轻敌了。他以为沈定国也就是敲诈点钱,没想到他的计划这么周密。


        

看着沈定国脸上的狞笑,沈唯愤怒不已,她走到沈定国面前,气得咬牙切齿,“沈定国!你到底有没有人性!萌萌是你的亲外孙女!她身上也流着你的血!你怎么能干出丧尽天良的事!”


        

沈定国擦擦嘴角的血痕,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呸!狗屁的亲外孙女!沈唯,今天我就老实告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你他妈根本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你他妈就是我头上的绿帽子!”


        

什么?沈定国在说什么?沈唯一下子愣住了。


        

沈定国像是想起了什么得意的事,脸上带着恶毒的笑容,“当初省委高官看上了你妈,我那个工程呢,就缺一个批文,所以我把她灌醉了送到那当官的床上了,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李桂莲还真他妈是块好地!就那么一晚,她竟然就怀上了!给老子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让她打胎又不肯,偷偷把你生下来了!”


        

沈唯的脸唰的一下全白了。她伸手指着沈定国,嘴唇不停地颤抖着,“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她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根本听不清沈定国在说什么。


        

“我说,你就是个野种!!你的女儿,跟老子半点关系都没有!乖乖把钱交了,不然就只是划脸这么简单的事了!”


        

“啪!”一个耳光狠狠扇在沈定国脸上,林彦深抓住他的衣领,“说!萌萌在哪儿,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林彦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火苗对准沈定国的大腿,打燃。


        

火焰迅速点燃了沈定国的裤子,开始蔓延。


        

“啊!救命啊!救命啊!”沈定国惊慌地挣扎,双手却被林彦深紧紧锁住无法动弹。


        

沈定国的瞳孔急剧缩小,他见过不要命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


        

林彦深脱掉外套把沈定国腿上的火焰扑灭,用衣服把沈定国绑住,“是不是还想尝试一次?我们可以试试看。”


        

“林彦深!你他妈就是个魔鬼!”沈定国没想到林彦深手段这么狠毒,他看着像个斯文人,怎么做起事来跟个混混似的。


        

“说!”林彦深反手又是一耳光扇在沈定国脸上,沈定国的鼻血都喷出来了。


        

林彦深严刑逼供林彦深的时候,沈唯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不是沈定国的女儿,这个消息让她心里积累多年的愤懑和委屈烟消云散。


        

不是她不值得被爱,不是她不够乖,不够优秀,她被沈定国讨厌,只因为那根本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所有的怨恨都有了出口,沈唯的心,前所未有的轻松。


        

现在,她只想快点见到自己的女儿。


        

萌萌不会无缘无故给她唱那首青蛙歌的,四十分钟前通话,她还同时听到了沈定国和萌萌的声音,依照沈定国这种狡猾的个性,他肯定不会放萌萌走远,萌萌一定就在这附近!


        

沈唯的双眼仔细在地上搜索,想寻到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头花,门口的地上,有萌萌头上的蝴蝶结!萌萌被拖出去了。


        

“彦深!把他捆紧!萌萌就在这附近!”沈唯急道。


        

林彦深知道从沈定国嘴里套不出答案,他狠狠几拳把沈定国砸晕,找到他的手机。


        

手机有密码锁,林彦深试了几次,都是密码错误。


        

“我来!”沈唯拿过手机,先输入沈定国的生日,不对,再输入沈心怡的生日,还是不对。


        

难道是刘慧琪的生日?可是,刘慧琪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沈唯皱紧眉头使劲想着。


        

对了!五月!刘慧琪是五月出生的!五月八日!沈唯颤抖着输入刘慧琪的生日,还是不对!


        

还有什么特殊的日子?沈唯的神经崩得快要断了,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在沈定国心里,还有谁是最重要的?


        

尧尧?难道是弟弟沈尧?沈唯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输入了弟弟的出生年月日。


        

轻轻的一声“嚓”手机解锁了!


        

沈唯来不及感慨,马上开始翻看沈定国的电话,短信和微信。


        

看到微信上最后一条消息“沈总,还没收到款子。这孩子到底怎么办?”


        

沈唯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她手指抖得几乎不受控制,用沈定国的手机回复道,“先不要行动,等我这边的消息。不要动那孩子。”


        

“收到。”


        

看到对方的回复后,沈唯才觉得双腿发软,一下子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