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跟我回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唯眼睁睁看着林彦深在离她不远的桌子上坐下来。


        

他要了瓶洋酒,独自一个人慢慢喝着。


        

沈唯郁闷地灌了自己一杯酒,想喊周蕊蕊走,见她在舞池跳的正欢,只好留下来等她。


        

周蕊蕊酒量不如她,已经喝高了,她可不敢放她一个人在酒吧浪。


        

酒入愁肠愁更愁,沈唯不知不觉也喝多了。


        

感觉到自己身体发胀,沈唯站起身,想喊周蕊蕊一起回去。


        

刚要朝周蕊蕊那边走,沈唯发现顾霖回来了,也在朝周蕊蕊那边走。


        

沈唯很自觉地收住脚步。她可不想过去当电灯泡。


        

回到吧台边又喝了一杯酒,沈唯发现林彦深身边多了一个女人。


        

咦,那不就是之前顾霖身边站着的那个女人吗?小麦色的皮肤,欧美系的妆容,性感的露背装。


        

沈唯端着酒杯冷眼旁观。


        

林彦深这个杀千刀的,拒绝跟她和好也就罢了,还敢在她眼皮底下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


        

“帅哥你好啊,我叫美娜,一起喝一杯?”姚美娜端着杯子朝林彦深举了举,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这个男人可真是个极品啊。都说顾霖长得好,她觉得他比顾霖还帅!


        

关键是那股忧郁的气质,太让人着迷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寻,他心中究竟埋藏着什么样愁绪,才会让他的眼睛有这么打动人的气质。


        

看见姚美娜,林彦深的第一反应是用眼角的余光找沈唯。


        

很好,沈唯正在朝他这个方向看。肯定看见姚美娜找他了。


        

林彦深端起杯子,在姚美娜的杯子上碰了一下,一言不发地把酒喝干。


        

“太爽快了吧?”姚美娜笑得更妩媚了,仰起修长的脖子,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个男人够闷骚,她喜欢。


        

沈唯看得咬牙切齿,杀千刀的,居然那么给那个女人面子,感情深一口闷是吧?


        

“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姚美娜抚抚长发,露出精致的侧脸,微笑着问林彦深。


        

“我姓林。”林彦深低头又倒了杯酒。


        

他很想对姚美娜表现得热情点,想让沈唯觉得他渣,让她恨他。


        

可是,他心情真的很糟糕,也觉得很累,打不起精神应酬这个女人,打不起精神演戏。


        

“你是做哪行的?怎么感觉你有些眼熟?”姚美娜不介意他的冷淡,这种忧郁型的帅哥,就是要冷淡才够味。


        

“干杯。”林彦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举起杯子,在姚美娜的杯子上又碰了一杯。


        

姚美娜的酒已经喝完了,很自来熟地拿起桌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喝酒聊了几句,姚美娜发现她压根撩不动这个男人。他也跟她碰杯喝酒,偶尔也说几句话,但是他的心思明显不在她身上。


        

姚美娜有些挫败,转转眼珠,提议道,“不如我们去跳舞吧?”


        

在舞池里,迷离的灯光和躁动的音乐,最容易挑起人的荷尔蒙。男女之间嘛,就是那么回事,有了荷尔蒙,自然就有了吸引力。


        

“不了。你去跳吧。”林彦深跳不动,最近他的身体变差了许多。今天又特别累,真的没心情跳舞。


        

何况还有个沈唯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也不想让她太伤心难过。


        

林彦深拒绝得这么干脆,姚美娜没办法了,只好使出杀手锏,开始撒娇。


        

“走嘛,走嘛,跳舞去嘛。”姚美娜伸手拉住林彦深的手腕,晃动着。


        

林彦深感觉到旁边有一束锋利的目光正朝他这边射过来,不用猜,那肯定是沈唯的。


        

心里忽然有点慌,林彦深赶快扯回自己的胳膊。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应付姚美娜,沈唯已经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了。


        

“让开!”沈唯一把推开姚美娜,拽住林彦深的手,“!”


        

姚美娜没想到半夜杀出个程咬金,马上瞪起眼睛,“你是谁啊?这么粗鲁。”


        

“我是谁跟你没关系,麻烦你站远点!”沈唯握紧林彦深的手,“你到底走不走?”


        

沈唯凶巴巴护食的样子,让林彦深很想笑。


        

沈唯总是很淡定的样子,吃醋也从来不承认的。难得看到她这么赤裸裸地表现出对他的在意。


        

也许是究竟降低了人的自制力,也许是防线彻底崩溃了,林彦深站起身,用力揉了揉沈唯的头发。


        

沈唯回眸看向他。


        

他嘴角带着笑意,眸子温柔如三月春水。好脾气地被她拽着。


        

沈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挽着林彦深的胳膊,把整个身体都贴到他身上,拖着他走出了酒吧。


        

姚美娜看着两人的背影,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想到刚才那男人揉那个凶婆娘头发的样子,姚美娜就觉得胸口堵得慌。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摸头杀。能被这种大帅哥摸头杀,那个女人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唉,这把狗粮撒得那叫一个猝不及防啊,她来酒吧顺便泡个帅哥,没想到会被迫看别人秀恩爱!


        

真是无fuck说啊。


        

姚美娜心情糟透了,算了,没人陪一个人跳舞去吧。


        

到了舞池,又看到老乡顾霖在跟刚才那个疯女人跳舞。


        

那个女人明显喝多了,跳得也不好看,跟在抽筋似的。可是顾霖笑得多欢哪,还时不时扶她一下,生怕她摔倒了。


        

姚美娜气冲冲地别过头,懒得再看。


        

全世界都在撒狗粮,秀恩爱,只剩她一个人单身了!属于她的狼狗到底在哪里!


        

拉着林彦深刚走到酒吧门口,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面前,“打车吗?”


        

沈唯也没多想,拉着林彦深上了车。只想让他离那个女人远一点。


        

“去哪儿?”司机看了一眼醉醺醺的沈唯,问林彦深。


        

“随便。”林彦深回了一句。


        

他的手还被沈唯握着,她靠在他身上,眯着眼睛,晕乎乎的样子。


        

“随便?”司机皱皱眉头,随即笑了,“好嘞,那我就给您来个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