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那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机确实很随便,绕路绕了一大圈之后,车子稳稳地停在一个五星级酒店门口。


        

“就在这儿下,您看行吗?”司机自认为很体贴地问道。


        

后座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司机扭头一看,哟,一男一女已经抱在一块睡着了。


        

“帅哥美女就是养眼。”司机羡慕地看着,嘀咕道,“睡觉也不流哈喇子,也不打呼。真让人羡慕。”


        

“喂,醒醒,醒醒啊。”司机十分遗憾地喊他们。


        

要不是家里老婆还等着他回去吃饭,真想绕着城市继续兜风,兜它个十圈八圈的,狠赚一笔,明天就不用出车了。


        

沈唯和林彦深迷迷瞪瞪地醒了,又迷迷糊糊地付了车钱。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就已经进了酒店房间,房门咔嗒一声在背后锁上。


        

“你怎么不笑?你是不是恨我坏了你的好事?”沈唯用手使劲捏林彦深的脸,无理取闹。


        

“疼~”林彦深喊疼,却没有拉开她的手。一张帅脸被沈唯挤得两颊鼓出来,像个肉包子。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她漂亮还是我漂亮?”沈唯厚颜无耻地问他。


        

这么肤浅的话,清醒的时候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可是现在沈唯不清醒,所以她问得理直气壮。


        

林彦深也不怎么清醒,他回答得也很直抒胸臆,“你漂亮。”


        

“我哪儿漂亮?”沈唯继续发问,人已经腻进了他的怀中,扭麻花一样扭来扭去。


        

“脸漂亮。”林彦深很老实的回答,她这样扭来扭去,让他觉得很热啊。


        

“还有哪儿漂亮?”沈唯拨拨头发,她的头发也是公认的好,每次去剪头发都会被发型师夸。


        

“胸漂亮。”林彦深的回答依然很本真,很诚恳。


        

沈唯一开始还没听清,追着问:“哪儿?”


        

“胸漂亮,”林彦深傻乎乎的,“还有腿,腰,屁股,都好看。”


        

沈唯的大脑成了真空,智商不够用了,这傻子说话是不是太露骨了。这让她怎么接。


        

沈唯没法接,所以她也只好傻乎乎地对着林彦深笑。


        

笑来笑去,她就勾住林彦深的脖子,亲了上去。


        

酒精麻痹了人的意志,反而让身体的感受更加的强烈。


        

两人的衣服扔了一地,从门口一直到床边,到处都是。林彦深进去的一瞬间,沈唯满足的闭上了眼。


        

是啊。周蕊蕊说的没错,确实是百分之百的和谐。


        

酒吧里,周蕊蕊正在哈哈大笑,“顾霖你跳起舞来好骚哦!”


        

顾霖一头黑线。


        

要不是看到她的同伴已经跟男人跑了,怕她被坏人带走,他真想扔下她就走。


        

顾霖拉着周蕊蕊往舞池外走,“别跳了,你跳舞跟抽筋似的。”


        

“你才抽筋呢。”周蕊蕊不满地嘟着嘴,“我好渴,我要喝酒。”


        

“喝你个头!”顾霖使劲敲了一下她的头,“你再喝就走不了路了,我可不想背你回去。”


        

“背我又怎么了,还侮辱你了不成?我的身材可是很好的!”周蕊蕊开始显摆,“虽然胸没有唯唯大,但是我的屁股翘啊。”


        

顾霖吓得往旁边一跳,生怕周蕊蕊拉了他的手过去摸她的屁股验证。


        

“周蕊蕊,我们说话能不能稍微正经点?”顾霖好心建议,“不要动不动就人体器官,行不行?”


        

“不行!”周蕊蕊一挥手,“你怕什么?要真怎么样了,也是你占便宜,我吃亏!”


        

顾霖又是一头黑线,“我怎么就占便宜了?”


        

“你身材没我的好,屁股也没我翘。”周蕊蕊这个疯女人,竟然真的伸手摸了一把顾霖的屁股。


        

顾霖很是无奈,“周蕊蕊,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别走。”周蕊蕊的眼泪说来就来,“我到底是哪里不好?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动心呢!”


        

顾霖嫌弃地看着她,“周蕊蕊,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是啊。”周蕊蕊一脸的震惊,“你听不出来吗?”


        

顾霖:“……”


        

这女人每次喝醉了酒就会拿他寻开心。表白起来一套一套的,还动手动脚的,搞得他的行情都不行了。


        

集团内部都传他跟周蕊蕊是一对。一对个毛啊!


        

“周蕊蕊,你是不是一喝酒就会跑来撩男人?”顾霖真诚地请教。


        

“是啊。”周蕊蕊回答得理直气壮,“不喝酒我也不敢撩啊。”


        

顾霖吐血。


        

“算了算了,我送你回家吧。”这位大佬,他惹不起。


        

“你家住哪里?”顾霖问周蕊蕊。


        

“我家就住旁边,世纪开元酒店。”周蕊蕊天马行空,手指朝外一指。


        

这家酒店就在酒吧街旁边,走几分钟就到。


        

顾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还是被周蕊蕊的阵势吓到了,“周女士,你是想带我去开房吗?”


        

“开房?”周蕊蕊迷糊了一下,随即很爽快的答应了,“行啊,开就开,反正我想睡你想了很久了。”


        

顾霖:“……”


        

他错了,他不该好心陪着她。应该让她自生自灭的。


        

问不出她家的地址,没有办法,他也不能真把她扔在酒吧。


        

顾霖一头黑线地把周蕊蕊扛进自己家里。


        

把她扔到沙发上,又扔了一条毯子在她身上,顾霖就该干嘛就干嘛地洗漱睡觉了。


        

周蕊蕊半夜口渴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妈耶,这是哪里啊?为什么装修这么雅致这么有品位?


        

顾霖,昨晚她最后跟顾霖在一起!周蕊蕊想起来了。打开灯,就看到了门厅里衣帽钩上挂着顾霖的大衣。


        

“欧耶!”周蕊蕊一蹦三尺高!这是顾霖家!


        

她周蕊蕊,终于在苦追半年后,成功地打入了敌人的内部!


        

要不要去睡了顾霖?周蕊蕊咬着嘴唇思索。


        

哎呀,脸上的妆还没卸,估计已经花了,还一身的酒气,这形象,不太好吧?


        

要不,先去洗个澡,然后再这样那样?


        

哎呀,没有睡衣呀,难道要她光着直接过去??


        

周蕊蕊的脑子开始高速运转起来,嘴角也露出一丝奸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