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妈妈去找爸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心怡通完电话没多久,有人敲门了。


        

李桂莲开的门,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英俊男子,愣住了,“请问,您找谁?”


        

林彦成手里大包小包拎着礼物,笑容可掬,“阿姨,我找唯唯,我是她朋友。”


        

“哦,唯唯朋友啊!”李桂莲也没多想,热情地把林彦成迎了进来,大声喊,“唯唯,唯唯!你朋友来了!”


        

沈唯听见老妈的喊声,放下手头的工作走了出来。


        

看见林彦成,她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我刚才去律所找你,李奥说你回家了。”


        

“哦,这样啊。”沈唯生怕林彦成说出网上的事,赶快对李桂莲笑道,“妈,你忙你的,我们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聊。”


        

李桂莲看着林彦成和沈唯说话的样子,心里就有点明白了。这男人在追自家女儿。


        

这小伙子不错,长的挺精神的,不比林彦深差。李桂莲很满意。


        

“好好好,你们聊,妈去做饭去。”李桂莲喜滋滋的走开了。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找我有事吗?”老妈一走,沈唯就换上了冷冰冰的脸色。


        

“今天的网络新闻我看到了,唯唯,你没事吧?”林彦成关心的问道。


        

他并不全是惺惺作态,新闻放上去的时候,他特意交代过,不要把沈唯描述成小三,要写林彦深移情别恋狂追沈唯,导致未婚妻伤心自杀。


        

对沈唯的定位,是林彦深追而不得的女神。


        

林彦成没想到,即便是这样的人设,网上铺天盖地的,还是一片骂声。


        

“我没事。”沈唯挑挑眉,表情轻松,“这点风雨,还不至于让我垮掉。”


        

沈唯的豁达,让林彦深有些意外,也松了口气,“那就好,我看到那么多人骂你,真怕你受不了。”


        

“没什么受不了的,这场腥风血雨,很明显是有人别有用心,在推波助澜地带节奏。目的是搞垮林彦深,我呢,只是一个附带的牺牲品。”


        

沈唯目光犀利的看着林彦成,“只是我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卑鄙,连离世的人都要拿出来做文章,往人家身上泼脏水。死者为大,他们会遭报应的。”


        

林彦成心头雪亮,知道沈唯猜到了。


        

几乎没有半秒钟的犹豫,林彦成马上接话,“唯唯,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知道你怀疑我,怀疑是我要搞林彦深。但是唯唯你想啊,我搞他,会把你拉下水吗?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明白的,我会故意害你吗?”


        

沈唯看着林彦成,几乎要相信他的话了。


        

林彦成说的太诚恳了,他的表情太自然了,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判了这件事。


        

只是,沈唯毕竟做了多年律师,见过太多太多的叵测人心,哪怕怀着善良的愿望,她也明白一个道理:从结果反推动机,往往是最准确的。


        

林彦成,不可信。


        

不仅不可信,他还很阴暗。


        

他对她,也许有一些真心,但这真心,在利益面前,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沈唯看着林彦成,淡淡道,“这件事背后的推手到底是谁,我已经不关心了。甚至,我感谢这个人。他让我看清了很多人,很多事。”


        

也让我和彦深僵持的关系,有了好的变化。


        

最后一句,沈唯是在心里说的。她本来想说出来的,又怕刺激到林彦成。


        

这个人太可怕,太疯狂了。


        

“好吧,如果这件事能让你成长,那也算是一大收获了。”林彦成故作轻松。


        

沈唯太聪明,太通透了。她不相信他,他知道。


        

可是,沈唯越是这样,越激起了他的征服欲。看着沈唯冷淡的脸,他心里的渴望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得到这个女人,得到她的一切,她的人,她的心……


        

“我手头还有很多事,就不留你吃午饭了。”沈唯下了逐客令。


        

林彦成若无其事,“那你忙,改天我再来看你和阿姨。”


        

沈唯笑一笑,不置可否。


        

李桂莲听见关门声,匆匆从厨房出来,看到客厅只有沈唯一个人,惊讶道,“刚才那个男孩子呢?走了?”


        

“嗯。”


        

“哎呀你真是不懂事,人家上门来看你,怎么不留着吃午饭呢?”李桂莲秉着热情好客的传统,埋怨女儿。


        

沈唯指指地上的一堆礼品,“妈,你一会儿出门遛弯,记得把这些带下去扔了。”


        

“扔了?”李桂莲明白了,“你看不上他?”


        

“对。看不上。”沈唯回答得非常清楚,“妈,以后这个人来找我,不要开门。”


        

“唯唯呀,你……”李桂莲刚要唠叨,沈唯甩出一句话,“妈,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


        

“他叫林彦成,是林彦深同父异母的哥哥。”


        

沈唯这话一出,李桂莲马上懂了,“这怎么行!跟弟弟生过孩子再跟哥哥好,那肯定不行啊!你要是跟他在一起,走出去别人会嚼舌根的!萌萌也会被人笑话的!”


        

沈唯莞尔一笑。老妈这朴素的价值观,也挺可爱的。


        

本以为这场腥风血雨会发酵个两三天,沈唯没有料到,晚上七八点,新闻就全部被撤掉了,所有相关的帖子全都被删了。


        

很明显是有人在公关,并且起作用了。


        

沈唯第一个想到林彦深,马上给他打电话。


        

“彦深,新闻被封了,是你找人处理的吗?”


        

林彦深也觉得很奇怪,“不是我这边的人处理的,我找的公关经理告诉我,他还没来得及行动,各网站和论坛就开始删帖控评了。有其他人在帮我们。”


        

“难道是顾主任那边的关系?”沈唯感激道,“明天要好好请他吃顿饭。”


        

“嗯,一会儿我给顾主任打电话,请他吃饭,你一起作陪吧。”


        

“好啊。”沈唯很高兴,故意逗林彦深,“你现在不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应酬吗,请顾主任吃饭,其实只是为了让我作陪吧?”


        

心思被戳破,林彦深有点不好意思,索性认了,“嗯。很想你。”


        

沈唯怦然心动。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听见这么动听的情话了。林彦深染毒之后就一直在疏远她,冷淡她。


        

哪怕两个人身体负距离交流,她也没有安全感,总觉得他随时会走,天一亮就会走。


        

现在,林彦深对她说,很想她……


        

“还有呢?”沈唯握着手机,喃喃问林彦深。


        

“还有什么?”


        

“其他的情话在哪里?让它们一起出来玩啊。”沈唯撩林彦深。


        

“其他的啊……”林彦深拿着手机,身体向后仰靠在沙发椅上,闭上了眼睛,“都在我心底,你想听的话,明天晚上讲给你听。”


        

闭上眼睛,沈唯的呼吸都那么清楚,几乎能感觉到她的体温,闻到她的体香。林彦深觉得自己的心又酥软又甜润。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欢喜过,这样充实过。


        

心底的痛苦和纠结还在,忐忑不安还在,那条毒蛇还缠着他,让他日夜不得安宁。


        

可是此刻,冬天刮大风,天寒地冻的夜晚,他只想牢牢抓住她的温暖。


        

自私一回吧,就让我自私一回吧。林彦深的手紧紧握住手机,让它更紧更紧地贴紧耳朵,似乎这样,就能离沈唯更近一点。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听。”沈唯撒娇不依。


        

“那你求我。喊深哥哥,喊老公。”林彦深恶趣味。


        

“肉麻死了!”沈唯捂脸。她喊不出口。


        

“来,喊一声,我喜欢听。”林彦深开启撩妹模式,声音压得很低很磁性,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笑得像个痴汉。


        

“不喊。”沈唯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说不喊就不喊!而且她还使出了大招,“我要挂电话了,我妈喊我吃晚饭。”


        

其实她刚吃过晚饭。


        

“啊……”林彦深很失望,“就喊一声,喊一声再去吃晚饭,好不好?”


        

他不想这么快挂电话,难得闲暇,他很想跟沈唯再聊一会儿,听着她的声音,时间总过的那么快。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沈唯模仿着萌萌的语气,“人家肚肚饿啦,要去吃饭饭啦,林总拜拜啦!”


        

林彦深担心沈唯饿坏了,只好道,“嗯,那你快去吃饭吧。吃完饭如果方便,给我打电话,我想跟萌萌聊几句。”


        

“吃完饭再说啦!”沈唯说的很应付,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彦深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失落得很。


        

为什么,当他敞开胸怀,想离沈唯更近一点的时候,她反而变得冷淡了,不再黏他了?


        

挂了电话,沈唯开始洗澡化妆,准备出门。


        

林彦深喜欢她穿蓝色,沈唯挑了条浅蓝的长裙穿在里面,外面套一件珍珠灰的薄羊绒衫,再加一条精致小巧的锁骨链。


        

穿好衣服,她开始化妆,妆面简单干净,清浅的眼线,再涂一个气色满满的口红,脸瞬间就明媚起来。


        

香水要不要喷一点呢?林彦深不喜欢她喷香水,说喜欢她身上自然的体香。


        

可是沈唯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体香啊。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喷。


        

沈唯打扮完毕,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觉得很满意。谁说年龄是女人的致命杀器?


        

相对于大学时代,沈唯更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她不再是软软的萌妹子,脸上也不再有满得快要溢出来的胶原蛋白,可是,经过岁月的打磨,她的光芒更加璀璨夺目,像贝壳里的珍珠,经历过伤痛之后,才有了耀眼的珠光。


        

沈唯正要穿上外套出去,萌萌拿着故事书来找沈唯了,“妈妈,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


        

沈唯弯腰抱住女儿,抱歉地看着她,“乖宝贝,妈妈要出去,让外婆给你讲故事好不好?明天妈妈一定好好陪你。”


        

“妈妈,你好漂亮!”萌萌目不转睛地看着沈唯,伸手摸摸她的脸,“你的脸会放光哦!”


        

沈唯笑了,连女儿都看出来了,她的脸在放光。


        

何止是脸,她的眼睛,她的心里,都在发光啊。因为她要去见心爱的男人啦。


        

“谢谢萌萌的夸奖,妈妈好开心!”沈唯想亲一下萌萌的小脸,又怕口红染花了,只好用力抱了她一下。


        

萌萌很快反应过来了,“妈妈你要去哪儿,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吗?”小人儿不高兴地瘪着嘴,今天晚上,妈妈又不能陪她睡觉了吗?


        

沈唯蹲下身抱住女儿,轻轻在她耳边道,“,萌萌不要跟外婆说,一会儿自己乖乖睡觉,明天妈妈给你带礼物回来,好不好?”


        

萌萌一听妈妈是去找爸爸,闹着也要去,“我也要去找爸爸!”


        

她真的很想爸爸啊,现在很少能看到爸爸了。萌萌很怀念被爸爸举高高的日子,很怀念爸爸宠着她宠得无法无天的日子。


        

“嘘!别让外婆听见,我们俩都去,外婆就知道啦!”沈唯劝说小丫头,“明天妈妈带你去见爸爸,好吗?”


        

萌萌不肯,“不要,我今天就要去见爸爸!”


        

沈唯头疼,只好贿赂萌萌,“萌萌,小点声,外婆听见了,会跟妈妈吵架的。你乖一点,明天妈妈带你去见爸爸,给你买双份的冰淇淋,好不好?”


        

“双份冰淇淋?”萌萌的眼睛一亮,“真的吗?”


        

“嗯,真的。”沈唯拿出手机,“来,你给爸爸录一段话,见到爸爸了,妈妈会把录音给他听的。爸爸知道你想他,会很开心的。”


        

“好啊!”萌萌高兴了,等沈唯调好录音,就对着手机说,“爸爸,萌萌好想你哦!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爸爸,我会唱《春来了》,还会唱《小蝴蝶》呢!”


        

萌萌奶声奶气地对着手机唱了一首歌,沈唯在旁边听着,心都要化了。


        

“乖宝贝,一会儿妈妈见到爸爸就给他听你唱的歌,爸爸一定会说‘萌萌唱的真好听’”


        

“嗯!”萌萌小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伸手出来,“来,拉钩钩!明天妈妈带萌萌去见爸爸!”


        

“嗯,拉钩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