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时隔多年想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完火锅,周蕊蕊拉着沈唯去逛街。

    “后天参加梁悦生的婚礼,你得弄点装备呀。”周蕊蕊道,“不说艳压新娘子,至少也要让梁悦生眼前一亮。”

    沈唯长叹一声,“我也是该买几件新衣服了。不知怎么回事,一下子瘦了七八斤,以前的衣服穿着都不合身了。”

    周蕊蕊羡慕的要死,使劲捏沈唯的腰,“你说大家都是人,你怎么就那么会瘦,一瘦先瘦腰,胸一点没见小!”

    沈唯摸摸自己的小腹:“是啊,不能再瘦了,再瘦肚子都要凹进去了。”

    “你就故意气人吧你!”周蕊蕊白她一眼。

    沈唯试了好几套衣服,周蕊蕊都摇头,等到沈唯穿了一条鱼尾裙出来的时候,周蕊蕊的眼睛都瞪圆了,“唯唯,就这两件!就这两件!”

    上衣是一件蔷薇粉的半高领毛衫,粉色带了点灰度,不那么幼稚甜美,多了几分优雅知性。

    沈唯的肩颈特别好看,脖子线条优美,是传说中的天鹅颈,肩膀也薄而有力,不斜不溜,是上好的衣架子。

    这种半高领的毛衫,尤其又是这个颜色,真的非常挑人。

    鱼尾裙是浅咖色的,和粉色意外的很搭。显得沈唯高挑优雅,有气质有气场。

    “真好看!太好看了!”周蕊蕊围着沈唯转了个圈,“鱼尾裙也好看,纤腰翘臀,有曲线又不过分性感,真是好看死了!”

    “那就这套吧。”沈唯喊了店员开票,“试了半天,累死了。”

    “女人为了美,怎么能嫌累!”

    “蕊蕊,你怎么不买一件?”沈唯问周蕊蕊,周蕊蕊这购物狂今天竟然没买新衣服。

    周蕊蕊哼一声,“没劲,不想买。顾霖这王八蛋,不值得老娘花钱买衫!”

    “哈哈!”沈唯笑道,“这么轻易就放弃了?蕊蕊,这不像你的作风。”

    “是啊,按我的作风,应该买一套性感睡衣,今天晚上杀到他家,将他就地正法,吃完擦擦嘴老娘就走!”

    “同意。买吧,性感睡衣来一套。”沈唯怂恿她。

    “买个屁!不买,我累了,不想跟他纠缠下去了,我要及时止损!”周蕊蕊咬牙切齿的,到底还是没有买新衣服。

    沈唯看着周蕊蕊心情郁闷的样子,有点犯愁了,她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撮合撮合周蕊蕊和顾霖?

    两人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事啊。

    逛完街两人各自回家,晚上,沈唯正陪萌萌玩游戏,周蕊蕊给她打电话了。

    沈唯笑着接起电话,“蕊蕊,你也太粘人了吧,中午刚一起吃过火锅逛完街,怎么又想我了?”

    周蕊蕊没理她的打趣,抛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唯唯,我表哥要回国创业了!”

    沈唯有些吃惊,“回国创业?他不是还在读博士吗?”

    “辍学!他要辍学!”周蕊蕊很激动,“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辍学创业吗?”

    “看好中国的发展?”

    “不是!是被林彦深忽悠的!”

    沈唯啊了一声,“林彦深忽悠他辍学回国创业?”

    林彦深有那么大能耐吗?

    “是的!我姑姑家快闹翻天了。你说林彦深怎么这么牛逼呢?人还在戒毒所里关着,竟然千里之外忽悠得名校博士书都不念了,要回国跟他一块创业!”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不知为什么沈唯听着却有些想笑。

    “是不是因为那个合作的戒毒项目,让林彦深看到了商机,所以拉拢你表哥?”

    周蕊蕊郁闷的要死,“肯定是啊!我被我姑姑骂死了。本来表哥是好心想帮林彦深,结果被他策反了!博士学位明年就能到手了,他竟然不念了!”

    沈唯劝道,“回国创业说不定是好事呢,现在国内的医药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你表哥一个中国人,在国外干得再好,职场也是有天花板的,不如回国搏一把,说不定能成就更大的事业。”

    “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周蕊蕊长叹一声,“林彦深这家伙,还是有点本事的,跟我表哥面都没见过,只远程交流过几次,就能忽悠得我表哥抛弃学业。这特么比邪教教主还厉害啊!”

    沈唯忍不住笑了,“你以为人家总裁白当的?”

    “好吧,算他牛逼!”周蕊蕊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梁悦生的婚礼在市郊的一家酒店举行。酒店大门外装饰得唯美浪漫,新娘新郎的婚纱照矗立在门口。

    新娘子很漂亮,是那种温柔乖巧的邻家女孩类型。

    沈唯走进酒店时,梁悦生的妹妹梁悦诗正好出来,看到沈唯,梁悦诗一愣,“唯唯姐,你来了!”

    她惊喜地拉住沈唯的手,“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来祝贺你哥哥呀!”沈唯冲她眨眨眼,她对梁悦生这个妹妹印象一直不错。

    “你瘦啦!不过还是很漂亮!”梁悦诗高高兴兴地拉着她往里走,“我哥哥在忙,我先带你过去坐。”

    “沈唯!”旁边有人喊沈唯的名字,沈唯扭头一看,是欧阳淞。

    “阿淞,你们认识啊?”梁悦诗很惊讶。

    “嗯,见过几面。”欧阳淞朝沈唯点头微笑。

    “那好,那你就跟阿淞坐一起好了。”梁悦诗说着,伸手在空中点点欧阳淞,“我先去忙,你好好照顾唯唯姐哦!”

    欧阳淞这桌还空了好几个座位,沈唯坐下来之后跟欧阳淞聊了几句天气和食物之后,忽然想起一件事。

    沈唯主动问欧阳淞,“对了,你明天有空吗?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轰趴馆,环境挺棒的,要不要一起过去玩玩?”

    沈唯笑靥如花,欧阳淞有一刻的愣神。

    沈唯主动邀请他出去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沈唯对他,有点什么想法?

    还没等欧阳淞推理完,沈唯又问,“你要是有空,顺便也叫上顾霖,我把蕊蕊也拉上,人多热闹一点。”

    原来如此,欧阳淞明白了。

    沈唯的目的是撮合顾霖和周蕊蕊。他欧阳淞只是个小配角罢了。

    心里似乎一下子轻松下来,又似乎有点失落,欧阳淞笑着点点头,“好啊,有空,我这就问问阿霖,看他明天有没有时间。”

    “我告诉你地址,你问问顾霖。”沈唯满脸期待地看着欧阳淞,把地址跟他说了。

    欧阳淞掏出手机给顾霖发微信。

    “明天有空吗?去轰趴馆玩。”

    顾霖回了干巴巴两个字,“没空。”

    “周蕊蕊也去。”

    顾霖马上打了一大段回来,“你怎么知道她要去?你怎么有她的联系方式?那天你们俩好像没加微信吧?”

    酸味扑鼻而来。

    欧阳淞笑眯眯地按了几个字,“地址发你,爱去不去。”

    见欧阳淞聊完,沈唯赶快问他,“怎么样,顾霖去不去?”

    “他会去的。”欧阳淞含笑看着沈唯,“你想撮合顾霖和周蕊蕊?”

    “啊,哈哈,你猜。”沈唯打了个哈哈。

    欧阳淞摸摸鼻子,“我认识顾霖好多年了,他这个人很好相处,不过真正想进到他心底里,还是比较困难的。”

    “哦?来,说来听听。”沈唯很感兴趣,准备套套欧阳淞的话。

    欧阳淞只是笑笑,“总之对付顾霖不能心急。”

    “要文火慢炖。”沈唯说道,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梁悦生正好朝这边走,看到欧阳淞和沈唯相视而笑,他心里突然有些难过。

    他离开了,他再也不会守在她身边了,对他而言,这是壮士断腕,这是痛苦挣扎过的结果,可对她而言,这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的婚礼,完全可以云淡风轻,完全可以和另一个异性说笑而过。

    被爱的人,总是不在意的。

    “悦生。”欧阳淞看到他过来了,笑着朝他挥挥手。

    梁悦生走到沈唯身边,“你们也认识啊?”

    “是啊。在朋友家一起吃过饭。”沈唯笑着夸梁悦生,“悦生,你今天真帅。”

    梁悦生今天确实很帅。黑西装白领结,身形高大,风度翩翩。

    “谢谢,你也很漂亮。”梁悦生打量着沈唯。

    沈唯瘦了一些,不过这身衣服真的很衬她啊,她坐在那里,把其他女宾的光芒都盖住了。

    梁悦生又和欧阳淞聊了几句,就被人叫走了。

    很快,婚礼正式开始了,梁悦生和新娘交换戒指,浅浅一吻。

    新娘激动得热泪盈眶,在台上泣不成声。梁悦生伸手帮她拭泪,他脸上的笑容,有一点点难为情,又有一点点满足。

    不知为什么,沈唯的眼眶也热了起来。

    她知道,新娘子一定是很爱梁悦生的。她的模样,就是嫁给爱情的模样。

    梁悦生是幸福的,被一个女孩这样深情这样郑重地爱慕着,存着这样饱满的欢喜披上婚纱,嫁给了他。

    她会对他好的,会用心经营他们的婚姻,他们的家庭。

    悦生,祝福你,祝你家庭和美,前途似锦。

    沈唯在心里默默念着,伸手拿出纸巾,偷偷擦了擦眼泪。

    欧阳淞在旁边看着,嘴角忍不住抿出一个微笑。

    沈唯这个人真的很难形容,说她冷傲吧,她为了达成目标也很放得下身段,比如刚才跟他尬聊,喊他邀请顾霖去轰趴馆。

    说她功利吧,她又会被别人的婚礼感动,像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那样热泪盈眶。

    欧阳淞想,如果沈唯不是单亲妈妈,也许他真的会对她动心。

    戒毒所的条件还不错。两个人一个房间,林彦深的室友,是一个21岁的云南小伙子。

    夜色已经深了,整个宿舍区都静悄悄的,只有天上一轮孤月高悬空中。

    天空是静谧的深蓝色,没有一丝乌云。冬日的夜空,格外肃穆宁静。

    林彦深睡不着。他习惯了晚睡。这样10点就熄灯上床的生活,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也没有任何特权。

    21岁的室友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林彦深曾以为他不会习惯跟人同眠,现在才知道,人只是环境的动物。

    短短一个月,他见识了形形色色他以前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人。

    林彦深和他们交谈,听他们倾诉。

    他们为他展开了世界的另一幅画卷。在那副画里,有触目惊心的贫困,有椎心泣血的不幸,还有永远无法挽回的失去。

    人生的苦难,超出他的想象。

    见惯了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勾心斗角,如今,他才知道,底层的残酷,并不亚于他所生所长的那片土壤。

    这样的深夜,思绪很容易飘远。

    林彦深闭上眼,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看到沈唯时的情景。

    那是在学校的运动会上。那天是3000米长跑决赛。

    除了正中的主席台,看台上没有任何阴凉,毒太阳就那么从头顶罩下来,塑胶的跑道几乎要冒烟了。

    学生们都尽量靠背光的一面坐,看台上全是女生们撑着的各色阳伞。

    面对太阳的那一方看台,只有寥寥几个男生,还有各班级堆放的杂物。

    林彦深是学生会主席,过去找学生会的学弟商量事情。

    然后,林彦深看到了沈唯。

    她坐在面对太阳的看台上,独自一人守着班级的易拉宝宣传框。

    她没有撑太阳伞,顶着大太阳,她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太阳照在她的头顶,她的头发变成了深金色。像秋天丰茂的森林。

    听见林彦深的脚步声,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林彦深看到她的眼睛湿漉漉的,她在哭。

    看到林彦深在看她,她狼狈地扭过头,想避开他的视线。

    然而,就在扭头的一瞬间,她似乎后悔于自己的软弱,又梗着脖子回过头来,摆出冰冷漠然的表情。

    就是那一刻,林彦深记住了她。

    ,林彦深似乎还能回想起那个夏天。

    大太阳照在看台上,沈唯的头发变成了深金色。

    那么柔软蓬松的头发,摸上去一定很顺滑吧?还有她的眼睛,那么黑,那么亮,看人的时候,似乎能一直看到人的心底里。

    林彦深模模糊糊的想着,终于慢慢进入了梦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