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沈唯由衷地感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搞什么啊,大半夜地还跑出去,吓我一跳,还以为有人要破门劫色!”周蕊蕊怒斥顾霖。


        

顾霖嫌弃地把她从头到脚看一遍,“劫色?这玩意儿你有吗?”


        

周蕊蕊:“……”


        

要不是赶报告太累了,她真想冲过去揪住顾霖的耳朵一顿暴揍。


        

“我去洗澡了,明天还要早起,唉,流水线女工小周的日子好苦啊。”周蕊蕊摇摇晃晃地往浴室走。


        

“等等,”顾霖喊住周蕊蕊,扔给她一个袋子,“给你买了几件衣服,明天可以穿去上班。”


        

“什么?衣服?”周蕊蕊眨眨眼睛,“你刚才出去,就是为了给我买衣服?”


        

咦,不对啊,这大半夜的,哪儿还有卖衣服的?商场早关门了。


        

“想起来有东西落在我姐家,过去拿的时候想起你没衣服穿,顺便去她衣柜里顺了几件。”顾霖一脸的嫌弃,“省得你借口明天没衣服赖在我家里不走。”


        

“切!”周蕊蕊不屑道,“谁赖在你家不走了?我明天还要去公司出风头的,在你家睡个破沙发还赖着不走,我是有病吗?”


        

“行行行,今晚让你睡床总可以了吧?”顾霖不耐烦道,“洗完赶紧去睡,别唠唠叨叨的,烦死人了。”


        

“真的?”周蕊蕊一蹦三尺高,“今晚真的让我睡床呀?哈哈,顾霖,你的人性怎么突然回归了?真让人意外呀!”


        

顾霖板着脸,“主要是你的体重太过夸张,我替我家沙发担心。”


        

“顾霖!”周蕊蕊气得扑过去打他,顾霖抱头鼠窜,两人在房子里你追我赶,最后周蕊蕊一把拽住顾霖的衣服,“道歉!顾霖我告诉你,你今天不跟我道歉,我就跟你没完!”


        

她跑得气喘吁吁,两颊红扑扑的,胸脯一起一伏。


        

顾霖控制自己的眼神不往她胸口瞟,装出一副苦瓜脸,“为什么要道歉,我说的都是事实!”


        

周蕊蕊气晕了,抓住顾霖手,嗷呜一口就咬了上去。


        

“哎!疼!”顾霖半真半假地喊,眼睛里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


        

“疼死你活该!”周蕊蕊在顾霖手腕留下一圈齿痕,心中颇有一股大仇得报的豪情。


        

“我真是倒霉啊,学雷锋做好事,收留无家可归的孩子,还借自己心爱的电脑给她用,还跑去帮她拿衣服,还让出自己床给她睡,最后还被她咬!”顾霖摇头表示无奈,转身迈着愉快的八字步走了。


        

周蕊蕊看着顾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也是啊,听顾霖这么一说,她怎么突然觉得顾霖对她挺好的?


        

难道……莫非……顾霖喜欢上她了?


        

仿佛拨云见日,一扇窗户打开后阳光铺天盖地地照了进来,周蕊蕊突然大彻大悟!


        

周蕊蕊怀着羞涩而兴奋的心情去洗澡。嗯,一定要洗的白白香香的,然后把头发吹得半干披着,然后,她就去找顾霖。


        

“顾霖,那个,你对我是什么感觉呀?”周蕊蕊已经想好了一会儿要说的话。


        

顾霖如果真喜欢她,她话都问到这个份上了,他肯定会直接回答的。


        

“我爱你,早就爱上你了,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你了。蕊蕊,你那么美,美得让我心醉……”


        

周蕊蕊在脑海里为顾霖设计台词,思绪翻飞,一颗心像小鸟扑闪着翅膀,马上就要飞出笼子。


        

澡洗完了,头发也吹干了,浑身都香喷喷,软绵绵的,周蕊蕊出门去找顾霖。


        

客厅的灯已经关了,沙发上躺着一个人,被子盖得好好的,呼吸声均匀而低沉。


        

顾霖已经睡着了!


        

周蕊蕊一腔热血化成无奈,只好拖着失望的脚步去卧室。


        

卧室风格干净硬朗,深蓝色的床品看上去舒服而柔软。


        

周蕊蕊躺在床上,有些心猿意马。


        

枕头和被子都很干净,但是还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闻气味细细钻进她的鼻子,让她的心潮有些澎湃。


        

这就是顾霖的味道吧。她抱紧被子,把脸贴在上面,慢慢进入了梦乡。


        

云南。


        

林彦深呆呆站在窗前,失神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刘老爷子不肯原谅他,甚至不肯见他。刘素雪的后事,也完全不让他插手。


        

他去机场接机,也被告知刘老爷子已经从特别通道离开了。他连老爷子的面都没见到。


        

窗外风景如画,林彦深的心却沉重而苦涩。


        

是他错了吗?是他太绝情,做事太不给别人留退路了吗?


        

如果当时他态度委婉一些,如果他承诺考虑一下,是不是悲剧就可以避免?


        

刘素雪的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啊……


        

尸检报告他没有看,不忍心看。那么鲜活的生命,在他人生最黑暗最无助的时刻,给了他一颗真心的姑娘,因为他的冷漠和过失,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愧疚和自责像深渊,拉着林彦深不停地下坠下坠,没有尽头的深渊,黑暗而绝望。


        

林彦深突然觉得害怕。这种害怕从骨头里渗出来,让他浑身都哆嗦起来。


        

他情不自禁地抓起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唯唯……”沈唯一接起电话,就听见了林彦深的哽咽,“唯唯,我……”


        

他说不下去了。情绪濒临崩溃。


        

“彦深。”沈唯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林彦深的感觉她懂。她知道他有多内疚,多自责。


        

“唯唯,抱抱我。”林彦深轻声呓语。


        

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他是如此的思念沈唯。只有面对她,他才能全然地放松,全然的信任。


        

“彦深……”沈唯在电话里一遍一遍喊他的名字,“好了,别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过去的,逝者会被遗忘,生者在红尘中继续打滚。


        

只是她和林彦深,没办法再若无其事地和好了。沈唯柔声安慰着林彦深,一颗心却碎成裂片,无法修补。


        

第二天,沈唯正在拍戏,突然接到了老妈李桂莲的电话。


        

“唯唯,房东突然找上门来,让我们搬家,她还带了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站在客厅里,逼我们马上就搬!”


        

沈唯一听就怒了,“合同上签的一年,她怎么能随便毁约?妈,你让她接电话!”


        

电话被李桂莲递给房东,沈唯听见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沈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家里突然有点事,这房子不租了,你们赶紧搬家吧,我会按合同给你赔一个月房租的!”


        

沈唯生气道,“我记得合同上写了,收房不租,房东至少应该提前一周打招呼的!你们没有任何通知,就这么跑家里去让我们搬家,我现在没办法赶回去,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你让我往哪儿搬?”


        

当初为了躲沈定国,李桂莲没敢再回以前的房子住,沈定国死后,沈唯和老妈都觉得膈应,不愿搬回去,把那个房子租出去了。


        

现在房东赶人,她们总不可能跑回去赶自己家的租客吧?


        

“往哪儿搬我不管,总之今天必须搬走,我这房子今天就得收回来。”中年女人的语气尖锐起来,“不就是赔钱吗,我又没说不赔,我可以赔你两个月的房租,就一个条件,赶紧搬!”


        

沈唯气的发抖,却只能耐着性子,“想让我搬走,你得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吧?”


        

沈唯想弄明白,本来一直相安无事的房东,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沈唯怀疑,是林彦成在里面搞鬼。


        

房东不耐烦道,“理由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房子我们家另有用途,想收回来。你就麻溜地搬吧,反正我带人来了,你不搬,有人帮你搬。”


        

想起刚才老妈说房东还带了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坐镇,沈唯担心老妈吃亏,忙道,“行,那就搬吧,这样,我现在在郊区赶不回来,我找个朋友过来帮忙,东西你让人先别乱扔,我保证今天利索地搬走,行吗?”


        

“行。赶紧的。”房东挂了电话。


        

沈唯赶快给周蕊蕊打电话。现在没办法,只能麻烦周蕊蕊,先投奔她了。


        

周蕊蕊刚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昨晚赶的报告果然得到了总监的夸奖,周蕊蕊心里美滋滋的。


        

“蕊蕊,你现在方不方便接电话,我有急事找你。”沈唯着急道。


        

“什么事啊?方便,你说吧。”


        

“房东突然上门让我们搬家,我们家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现在没地方住,能先搬到你家凑合几天吗?”


        

“这房东真够恶心的!可以,你们搬来吧,反正我那个房子大,住得下!”周蕊蕊很爽快的答应了,说着,她突然一拍脑袋,“对了,我昨天去顾霖家的时候忘记带钥匙了,备忘钥匙还在你家。一会儿我请假过去拿钥匙,顺便帮你们搬家。”


        

沈唯急的不行,“东西那么多,收拾都得收拾半天呢。蕊蕊,真是辛苦你了。老给你添麻烦。”


        

“没事,我问问顾霖看他有没有时间,喊他过去打包。”周蕊蕊笑嘻嘻的,并不觉得麻烦的样子。


        

“太好了,蕊蕊,太谢谢你了!”沈唯感激地道谢。


        

“搞这么客气。”周蕊蕊语气轻快地挂了电话,“先挂了啊,我给顾霖打电话去。”


        

电话另一端已经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沈唯还握着手机不肯放下。


        

这就是她的朋友,有什么事从来不会推脱,永远一颗真心向着她,贴心贴肺对她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