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趁着总监好心情,周蕊蕊跟总监请了半天假,又给顾霖打电话。

    顾霖正在开会,看见是周蕊蕊的电话,忙走到会议室外接听。

    “顾霖,在干吗呢?”

    听见周蕊蕊的声音,顾霖唇角不禁露出笑容,“在上班赚钱,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想请我吃饭吗?”

    周蕊蕊笑嘻嘻的,“没问题,昨天帮了我的大忙,今天你再帮我一个忙,我就请你吃饭。”

    她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顾霖姐姐还真是好品味,她今天穿这身过来上班,被好几个女同事夸奖了。

    顾霖“切”一声,“想让我帮忙就直说,别拿请客勾引我,快说,到底什么事?”

    “唯唯家住的房子是租的,今天房东突然跑去,让她们马上搬家。唯唯现在在剧组拍戏,没办法赶回来,她妈一个人在家,打包收拾再加上搬家,根本忙不过来,唯唯已经叫好搬家公司了,我想喊你跟我一块过去,帮忙打包收拾。”

    听周蕊蕊这么说,顾霖为难了,“我今天下午还有个述职会议,挺重要的。”

    周蕊蕊一听,赶紧道,“那你忙你的吧,我再找其他人问问。”

    “你别问了,我去帮你找人,绝对一找一个准。”

    “你找谁?”周蕊蕊说着,突然猜到了,“找欧阳淞?”

    “你看看,昨晚睡了我的床,智商都提升了,”顾霖又开始毒舌,“竟然猜到是欧阳淞了。”

    周蕊蕊气得直哼哼,“今天我要好好洗澡,把在你床上沾的晦气都洗掉!”

    “什么晦气,是香气,帅哥淡淡的体香。”顾霖厚着脸皮开玩笑。

    虽然隔着电话,周蕊蕊的脸还是忍不住红了一下,其实顾霖没说错,他的被子上真的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别废话了,赶快给欧阳淞打电话,房东带了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还在唯唯家等着呢。她妈胆子又小,一个人不知道吓成什么样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办事你放心。”顾霖意犹未尽地挂了电话,马上给欧阳淞打电话。

    “阿淞,有空吗,一起吃饭再喝个下午茶?”顾霖说的跟真的一样。

    果然,欧阳淞无情地拒绝了他,“你不知道周五我很忙吗,跑来添什么乱啊,没事我挂了。”

    眼看欧阳淞就要挂电话,顾霖赶快喊,“你确定不去?沈唯也去!”

    “沈唯也去?在哪儿?”欧阳淞皱皱眉头,问顾霖。

    顾霖的语气充满鄙视,“欧阳淞啊欧阳淞,你太让我失望了!老子约你吃饭,你让老子滚!一说沈唯要去,你丫马上来了兴趣!”

    欧阳淞:“……”

    顾霖哈哈大笑,“刚才故意调戏你的。我今天也特别忙,没时间宠幸你。不过呢,沈唯家出了点事,很需要你过去刷点好感……”

    顾霖把房东赶人的事讲给欧阳淞听,又摇头晃脑道,“反正这事你看着办,要是忙呢,你就别去了,要是觉得沈唯比你公司的破事重要,你就麻溜赶过去,在老岳母跟前挣点好感。”

    “好,知道了。”欧阳淞又要挂电话。

    顾霖又喊,“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欧阳淞很简洁地回了一个字:“去。”

    然后,顾霖就听见电话嘟嘟嘟的声音了。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老子真是有眼无珠,挑了这么个坑货做朋友!”顾霖嘟哝着挂了电话,决定下午一开完会赶快过去帮忙搬家,在周蕊蕊跟前也刷一波好感。

    沈唯心里惦记着搬家的事,一场戏一拍完,就趁着间隙的时间给老妈李桂莲打电话。

    “妈,你们收拾得怎么样了?东西捡重要的打包就行了,有些旧衣服之类的,能扔就扔了,尽量减轻工作量。”

    李桂莲笑呵呵的,“没事没事,蕊蕊和她的朋友,叫欧阳淞的,在帮我一起整理呢,很快就能全部打包完了。等搬家公司的车来了,很快就搬过去了。”

    沈唯愣住了,“欧阳淞也去了?妈,你把手机给蕊蕊,我问问她。”

    李桂莲把手机递给周蕊蕊,周蕊蕊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压低声音对沈唯说,“唯唯,欧阳淞这人不错啊,从收拾东西就能看出来,归纳整理的能力很强,也很细心,挺适合当老公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沈唯一个头两个大,“周蕊蕊你能不能靠谱点?欧阳淞跟我就是普通朋友,你想到哪儿去了?再说了,你前两天不是还在劝我赶快和林彦深和好吗?你这墙头草当的,真的太随便了。”

    “哈哈,反正看到好男人就想帮你撮合吗?这是我爱你的表现!”周蕊蕊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跟沈唯开玩笑。

    “他怎么来了?是顾霖喊过来的吗?”沈唯一下子就猜到了。

    “嗯,顾霖下午要开会,正好欧阳淞闲着,就喊他过来帮忙了。”周蕊蕊道,“你别担心,我们会帮你整理得好好的,一会儿搬家公司来了,欧阳淞跟你妈随车盯着,直接去我家那边,我去幼儿园接萌萌放学,你就别操心了。好好拍你的戏。”

    周蕊蕊考虑得这么妥当,沈唯感动坏了,“好,那就拜托你了,我这边还有最后一场戏,拍完就我赶回来。晚上我请你和顾霖还有欧阳淞吃饭。”

    “行,回头再说吧。”

    挂了电话,沈唯心里踏实多了,有欧阳淞和周蕊蕊在,搬家的事可以放下心来了。

    离下一场戏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沈唯到化妆室坐一会儿,准备休息一下。

    安安跟了进来,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对沈唯道,“唯唯姐,你不住剧组,错过了好多精彩大戏哦!”

    “什么精彩大戏?”沈唯随口道,“苏月清又跟李仲磊吵架了?”

    “不是不是……”安安挤眉弄眼的,“是苏月清跟贺简言……”

    “苏月清和贺简言?不会吧,他俩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沈唯有点惊讶。

    安安失笑,“不是吵架!苏月清和贺简言有一腿!”

    “啊?”沈唯这下真的惊了。

    “昨天晚上贺简言跑苏月清房间去了,大半夜的,床塌了!哈哈哈!”安安一脸的幸灾乐祸,“塌也就塌了吧,苏月清这个蠢货,还在那儿大呼小叫的,这下好了,全剧组都知道了。”

    说实话沈唯还是有些惊讶的,之前在八卦新闻上也看到过,说娱乐圈比较乱,一起拍戏的男女都互相睡来睡去,没想到这种事会出现在她身边。

    “剧组内部知道就知道了,你别跟你那些媒体圈的朋友乱说啊。”沈唯叮嘱安安,“这事闹出去,对我们剧组名声不好。”

    安安脸上有点尴尬,“也没事吧,反正这种事不是司空见惯的吗,再说了,苏月清臭了,对你不是也有好处吗?”

    沈唯一听,就知道安安这个大嘴巴已经把风声传出去了,不由叹气,“苏月清臭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刚因为增加戏份的事跟她闹的不愉快,现在她出丑闻了,别人还不都以为是我爆的料?再说了,跟苏月清对标的是那几个一线小花,什么时候也轮不到我啊。”

    沈唯真的觉得安安这小姑娘脑子太不清醒了。

    “那,那怎么办,我赶快跟她们说说,让她们别传出去。”安安慌了。

    “嗯。赶快打电话嘱咐一声吧。”沈唯叮嘱安安,“祸出口出,这一行尤其如此,安安,你说话一定要小心。不该说的一句也别说,不该听的也别乱听,知道的越多越不好。”

    幼儿园。

    周蕊蕊从李桂莲那儿拿了萌萌的接送卡,又让沈唯亲自给老师打了电话,才顺利见到萌萌。

    “蕊蕊阿姨!”萌萌一看到周蕊蕊,就高兴地朝她跑过来。

    “哎!小萌萌!”周蕊蕊抱起小丫头,“看到阿姨开不开心呀?”

    “开心!”萌萌猛点头,两根小羊角辫一晃一晃的,可爱极了。

    “走咯,跟阿姨回家咯!”周蕊蕊把萌萌放到地上,从老师手里接过她的小书包背在肩膀上,牵着萌萌的小手就要往外走。

    “哎,周小姐,麻烦稍等一下。”女老师满脸的尴尬,叫住了周蕊蕊。

    “怎么了?”

    “那个,本来这件事我想跟萌萌妈单独说的,可是……既然你是萌萌的干妈,那跟你说也一样的吧?”女老师吞吞吐吐,似乎遇到了什么无法启齿的事。

    “到底怎么了?”周蕊蕊疑惑地看着她。

    “那个……”女老师纠结了一会儿,索性道,“萌萌明天不用过来上学了。”

    “什么?”周蕊蕊一头雾水,“明天幼儿园放假?”

    女老师低着头,“不是的。我们幼儿园满员了,附近居民家的小朋友想入学都没有学位,幼儿园今天做出一个新决定,凡事户籍地和房产不在辖区的,都统一安排退学。”

    周蕊蕊终于听明白,气得想打人,“你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你这是幼儿园,又不是正规的公立小学!上个学还要求户籍和房产统一都在辖区内,你逗我玩吧你?小心我到教育局告你们!”

    周蕊蕊脾气不好,嗓门也大,萌萌被吓到了,抱着她的脖子,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

    “萌萌别怕,有阿姨在,没人敢欺负你。”周蕊蕊安抚萌萌,又指着女老师的鼻子道,“我一会儿找萌萌妈要合同,合同上怎么写的,咱们就怎么来,想让我们萌萌退学就退学,你算哪根葱?”

    女老师呐呐的,“真的对不起,我们……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是……”

    “别但是但是的,反正我们不退学!”周蕊蕊抱着萌萌就走,懒得再搭理女老师了。

    下午的戏拍完,沈唯跟剧组打个招呼,就匆匆往周蕊蕊家赶。

    搬家公司已经过去了,那边需要开始收拾了。

    沈唯刚走到门口,还没上车,就接到了周蕊蕊的电话。

    “唯唯,你戏拍完了吗?”

    “刚拍完,正要赶去你家。怎么样,接到萌萌了吗?”

    “接到了。”周蕊蕊一肚子气,“萌萌这个幼儿园是不是有病啊!刚才一个她们班主任跟我说,让萌萌明天别去学校了!萌萌被退学了!”

    “啊?怎么会这样?”沈唯急了,“退学是什么意思?萌萌在幼儿园闯祸了?”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萌萌在幼儿园乖的很!那班主任扯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幼儿园学位不够,什么萌萌的户籍和房产不在辖区内,总之都是屁话!我看她肯定是收了谁的钱,想腾学位,看你们单亲家庭没人撑腰,跑来欺负你们!”

    “那你怎么跟她们说的?”沈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周蕊蕊道。

    “我说我们不退学!明天照样去学校,她敢对萌萌怎么样,我们就去教委告它!搞死它!”周蕊蕊还气鼓鼓的。

    “我打电话问问班主任吧。萌萌在你身边吧,你把手机给萌萌,我跟她说几句。”

    听见妈妈的声音,萌萌哇的大哭出来,“妈妈,妈妈!老师不要我上学了!”

    听见女儿的哭声,沈唯心疼坏了,赶快柔声安抚,“萌萌别害怕,也别担心,妈妈正在回去的路上,一会儿萌萌就能见到妈妈了,上学的事,妈妈会去打听清楚的,萌萌听蕊蕊阿姨和姥姥的话,乖一点好不好?”

    “好!”萌萌含着眼泪点头。

    好容易哄住了女儿,沈唯拿着手机,脑子里全是乱的。

    不对劲,一天之内突然传来这么多坏消息,是不是太巧了?

    先是房东一声不吭就跑来赶他们走,然后又是萌萌被幼儿园退学。背后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想对她赶尽杀绝……

    是谁?是林彦成吗?

    沈唯得罪过的人中,只有他有这个能量。

    沈唯冷冷一笑。林彦成啃不动欧阳淞那块硬骨头,就来欺负她这个软柿子了?

    他知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