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一切只会更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彦深的脸一点点变色,眸色一点点变深,他盯着林彦成,像一把淬了火的钢刀,在等待最后的嗜血时刻。


        

林彦成被他看得有点慌,本能地后退两步,嘴上却不肯服软,“怎么,心里很不舒服是不是?林彦深,我警告你,这可是在我的办公室,在这里,你占不到什么便宜的。”


        

林彦成的手朝内线电话摸索,准备叫保安过来。


        

可惜,他的手还没碰到电话,林彦深的拳头已经狠狠砸了过来。


        

林彦成被打得头朝旁边一偏,鲜血瞬间从嘴角流了出来。


        

林彦成也火了,保安也不喊了,抡起拳头跟林彦深对打起来。两个人贴身肉搏,从办公桌边打到沙发边。


        

沈唯一颗心紧紧揪在一起。虽然林彦深占了上风,可他身上也挨了林彦成好几拳。


        

办公室外的秘书办公区,几个小秘书面面相觑,问秘书主管,“薇姐!里面好像有打斗的声音!”


        

“是不是林总在惨叫?”另一个小秘书惴惴不安的问道。


        

秘书主管侧耳听了听,果然,是林彦成在惨叫。


        

“有吗?我怎么没听见?”秘书主管淡定地看着电脑屏幕,“做你们的事吧,别多管闲事。”


        

众人:“……”


        

林彦成终于找准一个机会,连滚带爬地跑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就要拨保安室的电话。


        

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脖子上,“林彦成,我劝你还是先放下电话。”


        

林彦成侧目一看,桌子上的裁纸刀已经被林彦深拿在了手里,锋利的刀刃正泛出微凉的银光。


        

林彦深的眼神充满戾气,如暴怒的野兽。


        

林彦成大骇,“你,你想干什么?”


        

说着,他的手拨下了保安值班室号码的第一位数。


        

林彦深的手开始用力,有血珠沿着刀刃滴了下来,落在了桌上的白纸上,像一朵小小的梅花。


        

林彦成不敢再动了,他的脸上唰的失去了血色。


        

一直被他压着打的林彦深,竟然敢在他的办公室里动刀子?林彦成第一次意识到,林彦深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弱,不,他不仅不弱,他身上还有一种冷酷嗜血的气息。


        

只是,以前他没察觉到罢了。


        

“跟沈唯道歉。”林彦深的声音很沉,冷意十足。


        

沈唯颤声问林彦深,“你相信我?”


        

她不知道林彦成是怎么知道她身体隐秘部位的红痣的,她因为林彦深狂揍林彦成是因为妒忌,没想到,是为了让他向她道歉。


        

原来,他真的无条件地相信她。


        

“你说不是,就一定不是。”林彦深的刀还抵在林彦成脖子上,扭头看沈唯一眼。


        

这一眼,让沈唯的泪一下子飚了出来。这句话,比一百句情话更让人动容。


        

林彦成不肯道歉,他梗着脖子,怒视着林彦深。


        

“我再说最后一遍,道歉。”林彦深手上的力气又大了一些——白纸上,又落下了一朵梅花。


        

林彦成的后槽牙咬得咯咯直响,最后还是开口道,“对不起。”


        

林彦深拿着刀在林彦成脸上用力拍了拍,“以后离沈唯远一点。再让我看到你缠着她,我就找人废了你!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所以,你最好把尾巴夹紧一点。”


        

林彦成知道林彦深不是纯粹的威胁。他现在虽然失去了林氏,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还有钱,林氏还不知道潜伏着多少效忠于他的人。


        

林彦成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林彦深把裁纸刀往桌子上用力一扔,“唯唯,我们走!”


        

林彦深和沈唯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外面办公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低着头在忙工作,只有秘书主管起身送客。


        

“林总,再见。”秘书主管的眼神从林彦深身上扫了一圈,眼中的笑意毫不掩饰。


        

林彦深主持林氏时,秘书主管只是个小秘书,林彦成上位后将林氏大洗牌,提拔了她上来做主管。


        

林彦深颔首,“再见。”


        

电梯里,沈唯有些惊讶又有些崇拜地问林彦成,“你打架的本事,好像变厉害了?”


        

她目光灼灼,眼底深处有俏皮的笑意。


        

林彦深低头看着她,“想知道为什么吗?”


        

分明是很正经的话题,沈唯被他这样看着,心跳却突然开始加速,“嗯。”


        

她的“嗯”字还没说完,就被林彦深往墙上一压,低头吻了下去。


        

把沈唯半压在电梯轿厢上,从她的唇舌亲吻到鼻尖,从她细腻温润的肌肤亲到她迷人的双眼,火热的男性气息渗透血管,烫得让沈唯发抖。


        

“很想你。”他低声喃喃自语。


        

沈唯被他亲得意乱情迷,说不出任何话来。


        

两人就这么痴痴凝望着彼此,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电梯门“叮”的一声,保洁阿姨站在电梯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相拥在一起的男女。


        

林彦深和沈唯走出好几步远了,忽然听见保洁阿姨在背后轻轻喊了一声,“林总,我们都在等您回来,您要加油啊!”


        

林彦深倏然回头,对保洁微微一笑。


        

沈唯很有默契地跟着林彦深上了他的车,两人一起坐在了后座。


        

车子停着,久久没有启动。两人一进车厢就开始忘情地拥吻,积攒了多日的思念,让他们无法自控。


        

林彦深的吻越来越狂野,越来越失控。沈唯也不再矜持,不再拒绝。


        

“你说不是,就一定不是。”林彦深这句话,冲散了她心中所有的块垒。


        

他无条件的信任,毫不保留的宽容,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狭隘。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他犯的错,她愿意接纳,愿意正视,也愿意遗忘了。


        

她想和他心心相印,守望互助,白头偕老。


        

林彦深也冲动得厉害,心爱的女人就在怀里,仍他予取予求,一张白皙的脸全是娇媚的红晕。


        

他根本抗拒不了。


        

“别在这里……我们去酒店……”沈唯用手按住他兴风作浪的手,低头羞涩轻语。


        

林彦深艰难地起身,去前面开车。


        

附近就有酒店,十分钟就到了。可是,到了酒店门口,林彦深却没有拐弯去停车场。


        

他把车停在路边,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一双眼睛充满了挣扎。


        

“怎么了,彦深?”沈唯还沉浸在迷乱之中,声音都有些嘶哑。


        

“唯唯,对不起,我不能这样。”林彦深痛苦地摇头,“刘素雪……她头七都没过……”


        

沈唯悚然心惊。刘素雪。


        

像有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沈唯浑身的燥热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啊。”她喃喃道,“我们不能这样。彦深,不能这样……”


        

刘素雪这个名字仿佛一道咒语,将所有旖旎的气氛都变成了冰冷的拷问。


        

林彦深和沈唯一路无话,一直到车子开到周蕊蕊家楼下。


        

“还有一件事没跟你说。”林彦深伸手握住沈唯的的手,“林彦成操纵影视公司跟你签约下套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赔偿金我来出,你这部戏拍完就自由了。”


        

沈唯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


        

三千万的赔偿金,林彦深替她出。她知道他有钱,可是,他跟周蕊蕊的表哥创业,也是很烧钱的啊。再多钱,也经不起这样折腾。


        

她一向自诩精明,却简简单单栽在了林彦成手上。还连累林彦深,白花一大笔钱。


        

“不用,我再坚持坚持,反正就三年。”沈唯咬牙拒绝。


        

“我不要你坚持。我要你好好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见自己喜欢的人。”林彦深抬腕看看手表,“早点回家吧,替我多陪陪萌萌。告诉她,爸爸爱她。”


        

“你不上去吗?”沈唯期待地看着林彦深。


        

“不了。再等一段时间吧。”林彦深低头在她唇上深深一吻,“唯唯,等我,等我处理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等刘素雪的七七忌日过了,我会来找你。”


        

“嗯。那你……多保重。”沈唯的声音有些哽咽,她突然很舍不得。


        

舍不得就这样放他离开,她和他,经历了多少磨难啊,现在两颗心终于毫无嫌隙,却不能时时刻刻粘在一起,这种感觉,真的太痛苦了。


        

“乖,等我。”林彦深亲亲她的脸颊,“唯唯,相信我,。”


        

“嗯。。”沈唯仰头对林彦深微笑。


        

欧阳淞家。


        

欧阳淞的妈妈文松龄正在跟女儿欧阳瑾视频聊天。


        

“瑾儿,你过年的机票订好了吗?哪天回来?我们去机场接你。”文松龄一脸慈爱地看着女儿。


        

“已经订好了,到时候让哥哥来接我就行了。你们就别折腾了。”欧阳瑾说着,想起来了,“对了,妈,你上次不是说哥哥好像喜欢上哪个女孩子了吗,现在他们发展的怎么样了?”


        

欧阳瑾不提还好,一提这件事,文松龄就一肚子怨气,“唉,别提了,之前我跟你梁伯母说好了,让悦诗跟他见面好好聊一聊。本来小时候就认识的,虽然这几年疏远了,但还是有交情的呀,结果你哥哥倒好,推三阻四的不肯见。问他到底喜欢上谁,让带回家看看,他又不吭声了。”


        

“真是男大不中留啊。妈,你别气了,等我回来好好跟哥哥打听打听。”


        

“我跟你爸,就怕他迷上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上次听他说,似乎那女人是个什么单亲妈妈,问他又死不开口。真是愁死人了!”


        

“相亲的事交给我,我还有好多单身同学了,过年也要回国的,到时候给他轮流安排。”欧阳瑾笑嘻嘻的说道。


        

“好吧,回来再说吧。你哥哥从小就疼你,你好好劝劝他。”文松龄叹气道。


        

被老妈和妹妹操心婚事的欧阳淞,正盯着手机发呆。


        

他十分钟之前给沈唯发的微信,她还没有回复。


        

微信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问她拍戏累不累,现在到家没有。


        

可是,她没有回复。


        

欧阳淞心乱如麻。想看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心里一直蠢蠢欲动,想看到沈唯。


        

他觉得他病得不轻了。


        

这病来得太迅猛,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一直在偷偷攻城略地,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病情已经发作。


        

欧阳淞没有办法,只好打顾霖的电话。


        

毕竟现在沈唯就住顾霖对面,顾霖是离她最近的人,说不定还能从顾霖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


        

顾霖正在做出游攻略,接到欧阳淞的电话那是非常不耐烦的,“有事说事,没事快挂。”


        

欧阳淞完全不介意他的态度,“顾霖,晚上蕊蕊她们来你家玩了吗?”


        

顾霖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意图,“想问沈唯吧?对不起,她们今天都没过来。蕊蕊今天加班。沈唯我就不知道了。”


        

“她在家吗?”欧阳淞放低身段,低声下气。


        

“我怎么知道?”顾霖抢白道,“想知道直接给她打电话啊,发微信啊,问我算是怎么回事?”


        

欧阳淞只好弱弱的承认,“她不回微信。”


        

顾霖哈哈大笑,“这很正常。你追人家,就要做好十条微信回一条的准备。”


        

“周蕊蕊对你也这样吗?十条回一条?”欧阳淞很诚挚地请教。


        

“当然不是!一般是她发十条我回一条!”顾霖傲然道,“我们家蕊蕊可是很热情的!”


        

欧阳淞:“……”


        

算了,这电话还不如不打呢。不过跟人这样聊聊沈唯,就是嘴巴里喊喊她的名字,他都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沈唯生日哪天你知道吗?”欧阳淞问顾霖。


        

“不知道,我又不喜欢她,关注这个干嘛。你想知道自己问啊。”顾霖的不耐烦简直要戳破屏幕了。


        

顾霖决定好好教导教导欧阳淞正确追女孩子的姿势,别动不动就把他当情绪垃圾桶,被女孩子冷落的时候就来临幸他。


        

顾霖用手指头戳了半天,打了一大堆字发过去,欧阳淞却没有回。


        

又等了十几分钟,欧阳淞还是没有回。


        

顾霖终于忍不住了,抓起电话直接打过去,“欧阳淞!你怎么不回老子微信!”


        

欧阳淞只匆匆抛下一句话,“沈唯回我微信了,回头再跟你说。”


        

然后,他就把电话挂了。


        

“欧阳淞你个王八蛋!我再给你当军师我就是傻子!”顾霖朝天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