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心里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沈唯一到剧组就感觉气氛不对劲。苏月清黑着脸摔摔打打的,一看到沈唯进来,狠狠朝她翻了一个大白眼。


        

沈唯烦透她这副神经兮兮的样子,也懒得理她,自己去换衣服上妆。


        

安安跟在后面进了化妆室,低眉顺目的,比往常安静一百倍。


        

沈唯看安安一眼,“怎么了,做错事了?”


        

安安不说话,把头埋得更低一点。


        

“到底怎么了?做什么事得罪苏月清了?”沈唯越发好奇。


        

这回,安安猛点头,她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沈唯,“唯姐,我,我好像闯祸了……”


        

“怎么了?”


        

“我那个基友,把苏月清和贺简言睡塌床的事发到微博上去了,现在这事上热搜了,苏月清她……”


        

“难怪她气成这样。”沈唯叹口气,“不是跟你说过,然给你提醒你朋友守口如瓶吗?怎么还是捅出去了?”


        

“我是跟她说过,可是她……”安安有苦难言,垂头丧气的。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现在导演那边怎么说?苏月清的经纪人没想办法打点关系把热搜撤了吗?”沈唯问安安。


        

“导演巴不得呢,这种爆料,只会增加这部剧的话题度啊。他才不会管呢。苏月清的经纪人那边我就不清楚了,她早上来的时候就指桑骂槐的,把你……”安安赶快住嘴,用眼角小心翼翼地查看沈唯的表情。


        

沈唯终于明白了,“苏月清以为这事是我捅出去的?”


        

安安声如蚊蚋,“嗯……唯姐,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沈唯扶额。


        

摊上这么个助理,真是倒霉,不仅不能帮忙,还尽添乱。


        

“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咬定跟你没关系就行了。”沈唯安慰安安,“苏月清又没证据就是你做的。”


        

“唯姐,谢谢你没骂我!”安安高兴地道谢。


        

沈唯苦笑,“骂你有什么用?骂你你就会长记性,下次就能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巴吗?”


        

“我能!我当然能!”安安对天发誓。


        

今天的戏非常艰苦,是一场外景戏。到这场戏里,沈唯扮演的女二号已经黑化,试图谋害清纯善良的女一号苏月清,两人站在河边说话的时候,女二号想把女一号推进河里,结果被机智的女一号将计就计,让女二号失足落水。


        

现在天气虽然已经转暖,但春天的风还是很冷,河水依然刺骨。


        

所以,这场落水的戏,是用替身来拍的。沈唯只要做出落水前的动作,后期剪辑接上替身落水的动作就可以了。沈唯本人不需要亲自跳下去。


        

沈唯脱掉外面的羽绒服,穿上单薄的戏服开始站位。


        

安安捧着羽绒服在旁边等着,等沈唯拍完就马上给她裹上衣服。


        

摄影机就位,苏月清和沈唯站在河边开始说话。


        

“我有没有告诉你,其实我恨你恨得牙痒痒?看到你的脸,我就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只野狼,狠狠一爪子撕烂你的脸!”沈唯扮演的女二号,轻轻凑到苏月清扮演的女一号耳边,用充满仇恨的声音轻声说道。


        

沈唯一边念着拗口的台词,一边在心里翻白眼,编剧怕是个傻子吧,这台词写的……


        

苏月清瞪大眼睛做出惊讶的表情,“你……你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


        

“来,我告诉你为什么,你靠近一点。”沈唯拉着苏月清的胳膊,作势一个用力。


        

按照刚才商量好的,苏月清应该朝后一退,然后假装推一下沈唯的腰,沈唯朝前做过扑倒的动作就行了。


        

摄像机专门选好的了角度,两人其实离河岸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足够沈唯来表演这个扑倒的动作了。


        

因为有上次被扇耳光的前科,拍的时候沈唯特别留心苏月清的动作,就怕她使坏真把她推进河里。


        

可是,沈唯算来算去就是没有算到,苏月清在推她的时候,竟然用尖头高跟鞋狠狠地踩她的脚背!


        

“啊!”沈唯痛呼一声,脚下已经不稳,苏月清咬牙切齿地将她猛推一把:“你去死吧!该死的是你!”


        

沈唯重心不稳,一头栽进河里。


        

落水的声音惊呆了所有人,好几秒钟之后导演才回过神来,“卡!卡!”


        

“救人哪!快救人哪!”安安吓得大喊,嗓子都劈了。


        

沈唯会游泳,在冰冷刺骨的水里,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不等岸上人下来,自己费力地游到岸边,沿着入河台阶,一级级慢慢朝上走。


        

河水冰凉刺骨,沈唯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冻成了紫色,全身都冷得发抖。


        

但她的步伐却不见一点狼狈,她的眼睛极明亮,像燃烧着两束小火苗。


        

沈唯沿着台阶慢慢走过来,径直走到苏月清面前。


        

苏月清还在虚伪的假笑,“导演你看这效果多好,比用替身效果可好多了!”


        

“啪!”狠狠一记耳光扇在了苏月清的脸上,沈唯举着手,目光锐利如刀,“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种人!这掌是我替我哥哥打的!”


        

沈唯嘴里念的还是剧本里的台词,剧本后面还有一场,是沈唯和苏月清对决的戏,下着雨,两人彻底撕破脸绝交。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苏月清都愣住了。


        

“沈唯!我跟你拼了!你竟敢打我!”苏月清泼妇上身,身子一拧就要抓沈唯的头发。


        

导演不耐烦地怒吼,“拦着呀!你们赶紧拦着!这里是剧组!不是泼妇打架的地方!”


        

沈唯收起手,侧脸对导演灿烂一笑,“导演,刚才这场耳光戏可以用在下雨对决那个场景里。您看效果是不是也挺不错的?”


        

导演:“……”


        

众人:“……”


        

苏月清的泼劲彻底上来了,两个男人都快按不住她了,“沈唯!你他妈给我站住!有种别走!老娘的黑料是不是你爆到微博上去的?你以为黑了我你就能红?你做梦!你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快三十了才入行的老白菜帮子,你凭什么跟我争?你以为傍上林彦成就了不起了?告诉你,林彦成不止你一个情妇!你迟早要凉!”


        

沈唯转过身看着苏月清,“第一,你的黑料不是我爆的,第二,我半路入行,确实是野路子,不过我也没想跟你争,因为你不配。第三,我不是林彦成的情妇。第四,我凉不凉,不是你说了算。”


        

沈唯说完转身就走,安安拿着羽绒服追上去,“唯姐,快,快把羽绒服披上。”


        

寒风吹来,沈唯很应景地打了个喷嚏。


        

在化妆室刚换完衣服吹干头发,导演派人过来传话了。


        

“沈唯,你先回去吧,下午的戏先拍其他人的。回去喝点姜汤,别感冒了。”


        

等传话的人走后,安安一脸惊讶,“哟,导演今天转性了,怎么这么有人情味了?”


        

沈唯瞪安安一眼,安安缩缩脖子不敢再吐槽了。


        

“安安,我先回家了。”沈唯跟安安打了个招呼准备回家,手机忽然响了。是欧阳淞打过来的。


        

“欧阳,有事吗?”沈唯说着话,一不小心又打了个喷嚏。


        

欧阳的声音含着笑,“我去郊区办事,正好要经过你们剧组,能不能过来探班,看看你们怎么拍戏?”


        

沈唯有些抱歉,“真是不巧,我正准备回家。今天我的戏份已经拍完了。”


        

欧阳淞好像也不怎么失望,“哦,这样啊,要不顺路送你回去?”


        

沈唯想了想,点点头,“好啊。那你在路边等着,我马上出来。”


        

从水里出来,她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还是觉得冷,骨头缝里嗖嗖直冒凉气。


        

看来真要回家好好喝点姜汤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沈唯想着,来到路边。


        

欧阳淞的车已经等着了,见沈唯出来,欧阳淞赶快下来帮她打开车门。


        

沈唯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还围着安安的大围巾,裹得像个狗熊。欧阳淞一看就笑了,“穿这么多?这么怕冷啊?”


        

沈唯鼻子有些塞住,嗯嗯点点头,“刚才拍戏的时候不小心掉水里了,觉得有点冷。”


        

欧阳淞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河水现在还很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沈唯笑笑没说话,欧阳淞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也没再追问。


        

欧阳淞把空调温度调高,看沈唯不再发抖,才轻声道,“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沈唯苦笑道,“我现在只想赶快回家洗个澡,河里的水好脏,我都能闻到自己头发上有一股臭味。”


        

那其实是一条人造河,方便各大剧组拍戏用的,水不是流动的,时间久了都非常脏。


        

沈唯说完这句话之后,正好是红灯,欧阳淞非常自然地侧过脸,准备闻闻沈唯的头发。


        

结果沈唯也正好扭头朝窗外看,欧阳淞的嘴唇,一下子碰到了沈唯的耳朵。


        

沈唯只感觉耳朵被一个很柔软温热的东西碰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欧阳淞的嘴唇,她扭头惊讶地看向欧阳淞,发现欧阳淞的耳根慢慢红了,然后慢慢的,这红从耳根延伸到脸上。


        

他摸摸自己的嘴唇,用那种惊诧,做梦般的表情看着沈唯。


        

沈唯的脸也唰的红了,她知道刚才碰到她耳朵的是什么东西了。


        

两人红着脸互相看了一眼,才有惊醒般猛地扭过头,各自看着前方的道路。


        

沈唯觉得有些不自在,拼命找话题想要把这份尴尬冲淡,“前面那个车子是什么牌子?那个车标我从来没见过。”


        

欧阳淞的耳朵嗡嗡直响,脑子里像飞进了一万只马蜂,让他头晕脑胀,意乱情迷,完全听不清沈唯在说什么。


        

所有的感官都聚集在嘴上了,那微妙的一点触碰。


        

微凉的,柔软的肌肤的触感,还有她身上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也许不是香气,也许甚至是臭水沟的特有的腥气,可是,就连这腥气,都让他回味无穷。


        

欧阳淞的脑子乱糟糟的,耳根却滚烫得让他心慌。


        

沈唯找了半天话题,欧阳淞却都不是很感冒的样子,都只用“嗯嗯啊啊”来敷衍她,沈唯自己觉得没意思,也不再说话了,车里重新恢复了宁静。


        

林彦深现在在做什么呢?在忙着注册公司,找办公室,还是已经开始招兵买马了?


        

跟华晨公司解约的三千万,真的要让林彦深出吗?还是她自己熬一熬,把三年熬过去算了?


        

一年一千万啊,林彦深的公司刚成立,要多久才能赚到一千万?


        

沈唯都替他觉得肉痛。


        

“在想什么?”一直没说话的欧阳淞,突然开口问沈唯。


        

沈唯脱口而出,“在想怎样才能在合法的情况下赚到三千万。”


        

欧阳淞微笑,“这对你们女明星来说不是很容易吗?”


        

沈唯捂脸,“我算什么女明星啊,刚拍的第一部戏,还没播呢,谁认识我啊。”


        

这部戏,她的片酬也不高,满打满算,扣税后也就六七万。


        

“等你红了之后就很容易的事情了。”欧阳淞说着,扭头看着她,语气温柔,“沈唯,你想红吗?”


        

沈唯失笑,“说的好像我想红就能红一样。”


        

就连景甜,被捧的那么厉害,大制作电影一部接一部的拍,不也只是不温不火,混个脸熟而已吗?


        

影视圈比任何地方都现实,也都更残酷,不仅要有天赋要有机遇,还要有运气。


        

运气这个东西,就太玄乎了。


        

听见沈唯的回答,欧阳淞只是笑了笑,两个人没有就这个问题再聊下去。


        

送沈唯到楼下后,沈唯对欧阳淞抱歉的笑了笑,“本来还欠你一顿饭,但是我们现在借住在蕊蕊家,不太方便邀请你上去。这几天我们在看房,等搬家安顿好了,再请你到我家做客。”


        

欧阳淞笑得很灿烂,“好啊,那我记住了。下次一定尝尝你的手艺。”


        

沈唯站在车边目送欧阳淞离开,欧阳淞从后视镜里看到沈唯的身影,。


        

无论如何,她至少开始目送他离开了。在她的心里,他终于开始有一席之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