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他的情话太温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到家后沈唯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后还是觉得鼻塞头痛,就知道自己肯定感冒了。


        

李桂莲听说女儿感冒了,赶紧烧了碗姜汤催她喝了,又煮了粥端到沈唯手边,“喝点粥发发汗,一会儿吃点药早点休息,明天起来就好了。”


        

沈唯没胃口,勉强吃了几口粥就把碗放下了。


        

萌萌还缠着沈唯讲故事,被李桂莲一把拉走了,“萌萌乖,妈妈生病了需要休息,姥姥陪你玩。”


        

萌萌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沈唯,突然扑过来在她脸上吹了吹。


        

“干嘛呀宝贝?”沈唯笑着摸摸女儿的头。


        

萌萌天真地看着她,“给妈妈吹一吹,就把病吹走了。”


        

李桂莲在旁边笑得很欣慰,“还是养女儿好,多贴心。萌萌好会疼人。”


        

“是啊。”沈唯想亲亲萌萌,又怕把感冒传染给她。


        

“吃不下东西就早点刷了牙去睡觉吧。”李桂莲催女儿,“感冒了就是要多睡觉。”


        

“嗯,萌萌不吵妈妈,萌萌乖。”萌萌在旁边用力点着头。


        

沈唯看着老妈和女儿,只觉得心里暖暖的,浑身似乎也没那么酸痛了。


        

不管前面的路多难多累,有她们在,她就有力量。


        

躺在床上,沈唯刚有了睡意,周蕊蕊回来了,听说沈唯病了,过来看她。


        

周蕊蕊穿着外面的衣服,眼看就要往床上坐,沈唯赶紧制止她,“不许坐!你衣服都没换,脏死了!”


        

周蕊蕊白她一眼,“整天瞎讲究,你这么讲究,还不是生病躺在床上?我没你讲究,还活蹦乱跳的!”


        

沈唯不理她的歪理邪说,指着窗边的沙发,“坐那儿去,不许坐床。”


        

周蕊蕊无奈,“好好好,我回去换了衣服再过来跟您老人家请安,行了吧?”


        

周蕊蕊换了居家服过来,很坦然地一屁股坐在沈唯身边,“唯唯,你们家林彦深好可怕!”


        

“怎么了?”沈唯心里一惊,以为林彦深又出事了。


        

“他把欧阳淞家公司的销售副总给挖走了!”周蕊蕊啧啧有声,“真没想到,林彦深的公司还没注册,竟然就能从欧阳家的公司挖人!”


        

“是挖去做合伙人吗?”


        

想想也是,林彦深也准备进军生物医药领域,跟欧阳淞家的业务范围是重合的。挖他家的人也很正常。


        

“应该是。”周蕊蕊摇头,“那副总在欧阳淞家的公司也是有股票的。现在如日中天的,竟然被林彦深给挖走了!”


        

“你听谁说的?”沈唯问周蕊蕊,“是顾霖吧?”


        

“是啊,刚得到的新鲜出炉的消息,马上跑来跟你说了。”周蕊蕊皱着眉头,“林彦深也是个人才,一身的负面消息,不知道怎么说服那个副总的。就连我表哥,也是跟他通过几次电话之后,就决定放弃博士学位跑回来创业,简直跟中了邪一样!”


        

沈唯微笑,“这就是人格魅力呀。”


        

她还是很骄傲的。


        

“林彦深也不像会花言巧语的人。”周蕊蕊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好吧,只能说是人格魅力了。”


        

两人聊了几句,沈唯咳嗽起来,赶快赶周蕊蕊,“我感冒了,你快走吧,别传染给你了。”


        

周蕊蕊无所谓的坐远了一点,“早上出门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感冒了?”


        

沈唯把苏月清推她掉进河里的事说了,郁闷道,“这女人真是太烦人了,整天防不胜防的。”


        

“你那个助理也很麻烦,早点把她解雇了吧。”周蕊蕊一阵见血的指出,“留着这种大嘴巴在你身边,早晚还要闯出更多的祸事。”


        

沈唯有点于心不忍,“安安就是嘴巴大了点,其他都挺好的,小姑娘也不容易,跟着我都是尽心尽力的。”


        

“你就等着吧,安安迟早还会给你上一课。”周蕊蕊刚说完,就听见李桂莲在外面喊,“蕊蕊,阿姨给你炒了碗蛋炒饭,你过来吃点吧。下班这么晚,肚子肯定饿了。”


        

周蕊蕊一脸挣扎地看着沈唯,“你妈又给我做夜宵了!还是蛋炒饭!”


        

沈唯嘿嘿笑,“那你就去吃啊,不要辜负老人家的一番心意。”


        

周蕊蕊欲哭无泪地揪揪自己腰上的肉,“你们搬过来没几天,我都肥了一圈了!阿姨厨艺那么好,还天天给我加餐!我看她一定是故意的,为了不让我比她女儿漂亮,拼命让我长胖!”


        

“那你别吃嘛,她做了你不吃,弄几次她就不会再做了。”沈唯非常“好心”地帮周蕊蕊出谋划策。


        

周蕊蕊悲愤道,“我是那种能扛得住诱惑的人吗!”


        

沈唯微笑,“所以你活该长胖嘛!”


        

“算了算了!这是最后一顿夜宵!以后再也不吃了!明天一天只吃苹果,减肥!”周蕊蕊一边嘀咕着,一边身不由己地朝外走。


        

没一会儿,沈唯就听见了周蕊蕊含糊不清的夸奖声,“阿姨,这个蛋炒饭太香了!好好吃啊!锅里还有吗?”


        

“还有还有,吃完阿姨给你再盛一碗!”李桂莲非常慈爱的说道。


        

沈唯莞尔。


        

一时没了睡意,沈唯想到她说的林彦深挖人的事,忍不住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公司筹备得怎么样了。


        

没想到林彦深很快拨了个视频电话过来,沈唯赶快整理了一下头发,又咬咬嘴唇,让嘴唇有血色一点。


        

“咦,怎么这么早就睡了?”视频一接通,林彦深发现沈唯躺在床上,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怎么,生病了?脸色这么苍白?”


        

沈唯用手捏捏脸颊,让脸颊泛出点红晕来,“哪里苍白了,这不是挺红润的吗?”


        

林彦深看得直笑,“你这道具也太原始了,腮红用完了没钱买吗?要不要我给你送几盒?”


        

“好啊好啊。”沈唯点头,“腮红口红都快断顿了,你给我买点新的。”


        

林彦深只是笑,“想要哪个牌子的?”


        

“牌子不重要,贵就行。越贵越好。”沈唯忽然想起正事,“对了,我听蕊蕊说你挖了凯德制药旗下的销售副总?”


        

林彦深有点惊讶,“你消息这么灵通?从哪儿听到的?”


        

“蕊蕊的准男友跟凯德制药的少东家是好朋友,我听蕊蕊说的。”


        

林彦深似乎话里有话,“哦,我以为你听欧阳淞说的。”


        

沈唯突然有点心虚,“你知道欧阳淞?”


        

凯德目前还是欧阳淞老爸在主持大局,欧阳淞只能算小开,很多人并不认识欧阳淞。


        

林彦深的眼神在手机屏幕里也灼灼逼人,“知道啊。对了,你猜我怎么知道他的?”


        

“我才不猜呢,爱说不说。”沈唯想把这话题糊弄过去。


        

林彦深偏不要她糊弄过去,他看着沈唯,一字一顿道,“我听萌萌说的。”


        

“萌萌?”


        

“萌萌告诉我,有个欧阳叔叔经常找你,还给她买过冰淇淋。这个欧阳叔叔,据我分析调查,就是欧阳淞。对吧,我没说错吧?”林彦深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些酸溜溜的。


        

沈唯失笑,“你说的不错。我和欧阳淞的确是朋友,前阵子为了撮合蕊蕊和她喜欢的男孩子,我跟欧阳淞见面比较多。”


        

“只是为了撮合周蕊蕊和顾霖吗?”林彦深更酸了。


        

沈唯震惊,“你连顾霖都知道?林彦深,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


        

林彦深看着沈唯,眼神明亮又柔和,“我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想我。”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低沉又磁性,虽然是在手机屏幕里,却像在她身边。


        

沈唯脸一红,突然觉得很羞涩,赶快把手机屏幕拿开,不再对着自己的脸。


        

她脱下来的胸衣就放在床边的小沙发上,手机屏幕刚好对准了那件小小的衣服。


        

林彦深在手机里调笑,“唯唯,你是给我什么暗示吗?”


        

沈唯很是茫然,“什么暗示?”


        

她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啊,林彦深撩起人来,真是没说的。


        

“你让我看你的那衣服,是想……”林彦深的声音故意拖的长长的,暧昧至极。


        

沈唯这才看到床边她自己的衣服,赶快把手机拿回来,重新对着自己的脸,“林彦深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


        

她含羞瞪他。


        

“不能。除非你告诉我,今天有没有想我。”林彦深继续撩。


        

“你先说。”沈唯咬咬嘴唇,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想了。”林彦深干脆利落地回答,不带一点犹豫的,“你呢?”


        

“没想。”沈唯笑起来,“哈哈,你亏了!”


        

林彦深也笑起来,眼睛里像落进了两颗星星,亮得让沈唯心跳,“我不信。”


        

“不信拉倒。我要睡觉了。”沈唯开始装可怜,“人家可是个病人。”


        

“怎么生病的?是感冒了吗?”林彦深关心地问。


        

“嗯,今天有点着凉了。”沈唯不想跟他说苏月清的事,免得惹出更多事端。


        

“那早点睡吧。我明天再给萌萌打电话。”


        

沈唯一听不高兴了,“哦,原来你跟我视频只是为了看女儿?”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专门看你的?”林彦深故意逗她。


        

沈唯气得瞪眼睛,林彦深忍不住嘲笑她,“当妈妈的人了,还吃自己女儿的醋。真是个傻丫头。”


        

“对啊,我是傻,我傻还有人想我呢。”沈唯反唇相讥,“那个人岂不是更傻?”


        

“是啊,他更傻。”林彦深温柔地看着沈唯,“不过,这样傻一辈子也挺好的。”


        

,沈唯醉在他低沉醇厚的声音里,整个人都是幸福的,轻飘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