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撩林校草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彦深确实笑了。

    他在洗手台边等了好一阵子,就是在等沈唯。本以为一起碰到了会聊上两句,结果她出来后一看到是他马上摆出一副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模样。

    林彦深生气了。

    懒得跟她搭话了。

    手洗了半天都快洗白了,他跟在她后面走回包间,看到她走着走着差点摔跤,吓得抱住柱子的样子,他心里是很快意的。

    并没有一点怜惜,哈哈,只觉得好笑。黄毛丫头,叫你敢嫌弃本少爷!怎么样,现世报来了吧?

    现在林彦深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了,沈唯不仅没有勾引他的意思,反而还有点躲着他。

    她躲什么?他不明白。

    沈唯走到“玉门关”的时候,门突然又开了,从包间里走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咦?蒋岑?沈唯眯眯眼睛,果然,她没看错,包间里出来的女孩就是蒋岑。

    包间里好像还有其他人,沈唯听见门开的瞬间里面有中年妇女的声音。

    呵呵,林大校草又被老妈带出来相亲了,沈唯在心里幸灾乐祸的笑,更可悲的是,相亲的对象还是个脚踩两只船的姑娘!

    搞不好林大校草在人家眼里只是个备胎哦,提款机而已。那个衣着朴素的男孩才是人家的真爱!

    沈唯已经脑补出一出80集的电视连续剧,千金小姐爱上穷书生,被家里人棒打鸳鸯,逼着她和富二代相亲,虽然违心与富二代各种周旋,可千金小姐心里爱的还是那个穷书生……

    沈唯心情好多了,刚才差点摔跤被林彦深嘲笑的愤怒也淡了很多。

    她忍不住回头,冲着背后的林彦深微微一笑。

    现世报啊,叫你笑话我,其实你自己才是最可笑的人好吧。

    林彦深正好看到了沈唯这个笑容。他的脚步一顿,不由自主停了下来。什么意思,这丫头什么意思?走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回头朝他笑?

    还笑的这么好看,简直违法。

    神经病啊。

    “彦深,怎么了,发什么呆?”蒋岑走到林彦深面前,朝他挥挥手。

    林彦深回过神来,“你怎么出来了?”

    “去下洗手间。”蒋岑的目光在林彦深脸上流连,“刚才过去的那个女孩子,确实蛮漂亮的。”

    “嗯?”

    “我看你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看。”

    “你眼花了。”

    林彦深回到包间坐下,将刚才的片段又反复回放了一遍之后终于想明白了,沈唯是在看到蒋岑之后突然回头冲他笑的。

    只有一个可能:她认出蒋岑了。知道他和蒋岑在包间里吃饭。

    毕竟上次他和蒋岑相亲就是在“有时”,沈唯全程为他们服务来着。

    知道他和别的女孩一起吃饭,她笑那么开心?她脑子是不是有病?林彦深气坏了。

    沈唯不知道林彦深黑着脸在心里骂她神经病。饭局已经结束了,沈唯跟着师兄师姐们溜达着一边消食一边朝学校走。

    蒋岑回来之后,大家又聊了一会儿,林彦深这边的饭局也结束了。

    走到门口,高君如问儿子,“彦深,你回哪边?”

    “今晚住宿舍。”林彦深说:“明天早上第一节有课,住宿舍能多睡一会儿。”

    其实他是想去操场跑步。

    高君如扭头对司机说,“老王,顺路把彦深捎到学校门口吧。”

    “彦深很上进呢。”蒋岑的妈妈笑着夸奖林彦深,又嗔怪地看着女儿,“你呀,就应该跟深哥哥多学着点,别一天到晚沉迷于逛街买东西。”

    “女孩子们,打扮得精致漂亮就好啦。”高君如含笑道,“不像男孩,要成家立业,在社会上拼杀的。”

    “我们岑岑也就占个漂亮了。”蒋岑妈妈感叹,“还是彦深好,要才有才,要貌有貌。”

    蒋岑不高兴了,“妈,你怎么老在外人面前贬低我呢?”

    “外人,高阿姨是外人吗?彦深是外人吗,你这孩子!”蒋岑妈妈伸手点点女儿的额头。目光里满是慈爱。

    几个人站着聊了几句,蒋岑一家上车走了,高君如和林彦深一行上了高君如的车,车子沿着马路缓缓朝B大开去。

    林彦深心情不好开窗透透风。

    马路上有年轻男女大声唱歌说笑,声音传到车子里,引来高君如的感慨,“年轻真好。我们年轻那阵,也是这样,走到哪儿都唱歌,一群人闹哄哄的,干什么都开心。”

    “有什么开心的,吵死人了,一点社会公德都没有。”林彦深不屑道,他抬手正要关上车窗,眼神扫到了人行道上的身影,手放在按钮上不动了。

    是沈唯。

    跟一群男女胳膊挽着胳膊,在人行道上走成了三队,把后面的路堵得严严实实的。

    沈唯个子高走在最边上,仰着脸笑得正欢呢!夜风拂起她的长发,路灯下,那长发是金铜色的,带着柔顺的光泽,隔得这么远也能看到。

    不知道她身边的女孩说了什么,沈唯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她还像小孩般跺了跺脚。看上去娇嗔的很。

    无聊!恶意卖萌!一点形象都没有!林彦深在心里吐槽,眼神却无法从沈唯身上挪开。

    “真好。”高君如还在感叹,“年轻人就应该张扬一点。那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吧?看上去真是很有活力。”

    林彦深扯扯嘴角,“是吗?我记得您老人家经常教育我年轻人应该稳重一点,不要那么张扬,那么锋芒毕露。”

    高君如被儿子顶得没话说,只好伸手狠狠戳一下他的额头,“你这孩子,怎么净知道顶嘴呢!”

    “我只是陈述事实。”

    “滚滚滚,赶紧滚回学校,省得我看着心烦。”高君如笑骂着。

    在校门口下了车,林彦深没急着回宿舍,先到旁边的奶茶店买了杯奶茶,装模作样的喝着。

    奶茶这玩意儿他一点都不喜欢,但是没办法,校门口的小店,现在还营业的就只有奶茶店了。他总不能站在校门口傻等吧。

    远远看见沈唯那群人快要到校门口了,林彦深赶快朝另一条路走,算准时间,等沈唯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他帅气的身影也正好出现在校门口。

    再来一波邂逅。

    林彦深算的确实很准,等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的确和沈唯迎面碰上了。

    林彦深还没想好要用什么表情面对沈唯,要不要冷冷淡淡的打个招呼,就听见有人很激动地喊他,“哎!林彦深!”

    林彦深一看,是吴文正。一起打过比赛的球友。

    吴文正已经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哇,林大才子,您老人家怎么有空出现在校门口哇?”

    林彦深对吴文正印象一般,这个人学术方面挺厉害的,但人有点拜高踩低,每次看到他都狗腿的很,让他浑身不舒服。

    “路过。”林彦深瞟沈唯一眼,问吴文正,“你们这是组团压马路吗,这么多人。”

    “哈哈!”吴文正似乎觉得这话特别幽默,大笑道,“导师请客,叫上了课题组的师弟师妹们一起吃饭。”

    “是吗?”林彦深淡淡应了一声,心里奇怪的很,沈唯不是大二的学生吗,怎么跟吴文正在一个课题组?

    吴文正是博士生啊。

    不过他没多问,既然沈唯一看到他就假装不认识,板着个脸跟死了妈似的,那他干嘛要凑上去问她的情况?

    “你回宿舍吗?走啊,一起。”吴文正热情地邀请林彦深加入他们的压马路小组。

    林彦深没有拒绝,跟吴文正并肩朝校园里走。

    眼角的余光一扫,他发现沈唯在偷偷看他,忍不住嘴角翘了翘。不是装不认识吗?偷看他干什么?

    沈唯确实在偷偷看林彦深,因为她没想到林彦深跟吴文正竟然认识。

    学校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啊。随便两个人,拐几个弯,彼此之间都是认识的。

    吴文正照例捡了球队的事情来跟林彦深聊,因为除了这个,他和林彦深没有任何交集,所有的交情都建立在篮球这个爱好上。

    吴文正和林彦深聊的欢,王媛也在跟沈唯咬耳朵。

    “我的妈哟,林校草真人比照片上的还帅哦!”王媛小声道,“整个人都自带发光效果。”

    “哪儿有那么玄乎?”沈唯抿嘴笑。

    “真的,你看,他一过来,女生们都不说话了,都变得矜持文静了。”王媛窃笑,“都想在校草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

    这个倒是真的,林彦深一过来,队伍自动安静下来。男生们还偶有交谈,女孩子们都紧张地拨弄头发,整理衣服,想用最好的仪态迎接校草目光的检验。

    “早知道吴师兄跟林校草一个队的,他打球我早就去看了。”王媛嘿嘿笑,“我还单身呢!”

    “你喜欢林校草呀?”沈唯有点好奇。

    “嗨,都不认识,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反正我单身,见到草就去薅一把,万一成功了呢?”王媛捂着脸做少女思春状,“你想想,如果林校草是我的男朋友,妈呀,那我绝对傲视全校女生了!所有人见到我都要在背后骂一句bitch,好掩饰她们的羡慕嫉妒恨!”

    这个王媛真的太有意思了,沈唯憋笑憋得肚子疼,“师姐你这种思想是很危险的,你这样太虚荣了,对林校草太不公平了。”

    “不会。如果他真的成了我的男朋友,我会好好宠爱他的。”王媛看着沈唯,“要不一会儿咱们找林校草要个联系方式?”

    沈唯摇头,“要他的联系方式干嘛?”

    “!”

    “没兴趣,我对林大校草一点感觉都没有。才不想撩他呢。”

    沈唯没想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吴文正和林彦深的聊天正好告一段落,一堆人谁都没有说话。

    她这句话清清楚楚地被所有人听见了。

    包括林彦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