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什么叫自掘坟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文正和王媛亲热了很久才分开。

    沈唯面红耳赤,手脚发软地坐在座位上。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恋人们都是这样相处的。

    在宿舍的卧谈会上,杜雨薇也经常说起她和刘敬之间各种恋爱细节,接吻是什么感觉啦,刘敬有没有摸过她的胸之类的,她也会说,沈唯跟大家一起听听也就完了,压根没往心里去。

    今天第一次实地听到,才真正把她给震撼到了。

    王媛跟吴文正都没有看到墙角里的沈唯,两人学习了一会儿,王媛跟吴文正撒娇说想喝饮料,两人出去买饮料了,沈唯松了口气,慢慢伸展身体,坐直了。

    刚才她都恨不得把自己蜷缩成一个团了。幸好师兄师姐都没看到她,不然还真是尴尬。

    沈唯低头继续看书,心思却有点发飘,有点看不进去了。

    脑海里老想起刚才那些声音,沈唯烦躁地合上书页,双手捂着脸。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这么心浮气躁?

    感觉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心中好像滋生出很多芜杂的情绪。一会儿想哭,一会儿想笑。

    沈唯趴在桌子上,脑海里忽然闪出一个念头:莫非她也想谈恋爱了?

    那天宿舍卧谈,杜雨薇跟大家说她的恋爱经历。说刚陷入爱河的时候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只觉得浑身没劲,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每天都老想着能碰到刘敬该多好。

    不不不,沈唯赶快摇头,她没有想恋爱,她没有想遇到谁。

    她现在只有不想见到的人,没有想见到的人。

    沈唯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终于,她慢慢进入了状态,脑子里不再有杂念,开始认真整理吴文正让她整理的资料。

    吴文正和王媛没过多久又来资料室了,这一次,沈唯一等他们进门就赶紧站起来打招呼,生怕又遇到什么尴尬事。

    吴文正和王媛表现正常,当着沈唯的面,两个人完全看不出是情侣,跟对方说话的时候都一本正经的,还嘲笑对方单身狗如何如何。

    沈唯心里暗暗好笑,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两人为什么要搞地下恋。都是学生,又不存在什么利益竞争。

    算了,想不通她也不再想了,就假装不知道,还是跟往常一样跟他们来往。

    看了一下午书,师兄师姐们都走了,沈唯才揉着酸痛的眼睛准备去食堂吃饭。书包就放在桌子上,她准备吃了晚饭继续过来上自习。

    林彦深在文史楼楼下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

    正是晚饭时分,路上学生熙熙攘攘,都朝各大食堂涌去。林彦深坐在长椅上,看着如织人流,突然觉得自己傻爆了。

    傻孢子这三个字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他跑这儿来干嘛?堵住沈唯又能怎么样?她扇了他一耳光,全校都传遍了他林彦深被打,面子都丢光了,难道还要他向她道歉不成?

    让她跟他道歉?想法是不错的,但是就冲她那狗脾气,她会跟他道歉?

    一会儿万一真见到她了,他该说什么?

    林彦深烦的不行,站起身想走,看看文史楼的大门口,又有些舍不得,又一屁股重重在椅子上坐下来。

    等,他就等着,看看死丫头到底是不是去文史楼了。

    一拨又一拨的人从文史楼走出来,林彦深都没有看到沈唯的影子。

    难道她不在这里?林彦深站起身,用脚尖用力碾压着地上的落叶,听见落叶干脆的断裂声,他心里觉得舒服了一些。

    这是这辈子第一次,他等一个人等这么久。

    就在林彦深快要彻底失去耐心的时候,那个纤瘦的身影出现了。

    果然已经换了衣服,中午穿的黑衬衣白开衫换成了藏蓝色宽松套头薄毛衣,下面穿了条靛青色破洞牛仔裤。

    跟扇他耳光那天穿的一模一样。

    林彦深扭头朝四周看看,周围没什么人,几个过路的学生说说笑笑,没人注意到他。

    林彦深穿过校道飞快地朝沈唯那边走。

    沈唯满脑子还是刚才查到的资料呢,正想着用什么样的结构才能更好的把这些材料串联起来,眼前就横过来一个人影。

    抬头一看,是林彦深。

    沈唯后退两步,戒备地看着林彦深。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要干嘛?

    林彦深看着沈唯,“有话跟你说,跟我到那边去。”

    他伸手指指文史楼旁边的迷你花园。花园里一个花圃,用一丛不高不矮的冬青树圈起来,花圃旁边摆着两个木椅子。

    沈唯仍然警惕的看着他,“干什么?”

    林彦深让她去那边她就去那边?他凭什么命令她?

    林彦深不耐烦了,想伸手去拉沈唯,又想起扣子崩掉的事,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有话跟你说。”林彦深皱着眉头,又窘迫又生气,脸都有点红了。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沈唯很紧张,手心都在冒汗。林彦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她,是不是因为咽不下被她打的那口气?

    好,既然他一直揪住不放,那就一次性做个了结好了。

    沈唯挺直背看着林彦深,“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那天动手打了你,你心里记恨我,想报复我对吗?林彦深,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报复。那天你看到的中年男人叫贺君鹏,我上周末的确去了那个会所,但是我跟贺君鹏之间绝对没有那种关系!我跟他只见过一次,我去会所只是想找个兼职,因为我听人说,那是个很正规的伴游公司,兼职薪水很高。所以想过去看看。你说我陪贺君鹏……过夜,”沈唯咬咬嘴唇,还是把过夜这个难堪的词说了出来,“你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你就这样血口喷人,我为什么不能打你?”

    沈唯越说越气,“我打你,是因为你羞辱我!这一耳光是你自找的!”

    林彦深其实根本就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她一直在纠结那个中年男人的事情,可是中年男人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那天晚上他就打电话问过纪超贤了,纪超贤把瑞荣所有伴游女的照片发给他看了,里面没有沈唯。

    耳光的事情,在他心里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今天找她,想说的不是这件事。为什么她一直要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

    “我找你,是别的事。”林彦深打断沈唯的喋喋不休和愤怒质问。

    沈唯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林彦深看上去心神不宁的样子,眼神也很飘忽,她觉得他有些紧张。

    这次应该不是错觉。

    “到底什么事?”沈唯不耐烦了。她不想跟林彦深在外面纠缠不休。他是校草,万众瞩目,她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闲聊对象。

    沈唯戒备冷漠的态度彻底刺激了林彦深,他脑子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想也不想,林彦深脱口而出,“我喜欢上你了。沈唯,做我女朋友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彦深对自己还是很有把握的,虽然沈唯对他的态度并不热络,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

    暗恋他的女生不计其数,论外貌论才华论家世,在B大,能跟他比的真没几个。

    沈唯单身没有男友,家境似乎也不太好,他跟她求爱,她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大二女生,除了有几分姿色,她还有什么?

    他喜欢上她,是她的荣幸。

    沈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林校草说什么?她是不是幻听了?

    “什么?”沈唯怀疑地看着林彦深,希望他能再说一遍,让她好好确认一下他刚才说的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我说我喜欢上你了。”林彦深耳根有点发红。

    表白这种事原来真的很需要勇气,虽然他拿定了沈唯不会拒绝,可是被她这样看着,他还是有几分窘迫。

    沈唯震惊得后退了好几步,她没听错,林彦深真的说他喜欢她!

    这,这怎么可能!她跟他根本就不熟啊!只见过几面而已!不不不,一定是他跟人人玩什么游戏打赌,赌输了就随便找个女生表白。

    正好她得罪过他,所以他来拿她寻开心了!

    沈唯想明白了,也镇定下来,林彦深玩她是吧,行,那她就好好陪他玩!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沈唯毫不犹豫地回道,脸上甚至还带了点不屑的笑容,“玩游戏请找别人,我没那么多时间陪您逗乐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唯特意盯着林彦深的脸看。

    他吃瘪的表情看得她好爽啊。他的脸瞬间通红,不知道是害臊还是气愤,不过沈唯猜肯定是后者。

    他愣愣看着她,似乎完全没料到她会拒绝。

    沈唯微微一笑,怎么,要输了吗?是不是同学说如果女生拒绝了就算输了?高傲的,自命不凡的林校草没有想到,他玩这个游戏会输吧?

    他还真是自信,以为被封了校草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为什么?”林彦深费劲地挤出一句话。为什么她不喜欢他?她凭什么不喜欢他?

    “不为什么。”沈唯索性再加把火,“很早前我就说过,我对你没有感觉,也没有兴趣。”

    想拿她寻开心,那她就让他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