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看看她惊恐的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荣浩不说话,杨如晶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巴,三个人坐在长椅上一言不发,气氛显得沉闷而怪异。

    沈唯真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她无法直视宋荣浩的脸。这张道貌岸然的脸,和记忆中那张脸实在没有办法重叠。

    过了很长时间,沈尧才从病房里走出来,他脸色苍白,像跑了个马拉松一样,人显得有点虚脱。

    “叔叔,阿姨。”他喊了杨如晶和宋荣浩一声。

    “好孩子,怎么样,你们谈的怎么样?骁骁现在状态好些了吗?”杨如晶站起身一把拉住沈尧的手。

    沈尧有点不安地看了沈唯一眼,勉强对杨如晶笑道,“他还好。你们进去看看吧。他说肚子有些饿,想吃东西。”

    “他说想吃东西了?”宋荣浩也耸然动容,眼睛都亮了,“太好了太好了!”

    杨如晶和宋荣浩都进病房看儿子去了,沈唯伸手牵着弟弟的手,“尧尧,我们走吧。”

    姐弟俩走在医院的大路上。路边的树叶差不多都黄了,随着秋风打着颤,却还倔强的不肯全部落光。路上的人都行色匆匆,脸色凝重。

    沈唯没有问弟弟和宋骁谈了什么,她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紧紧牵着弟弟的手。

    她为弟弟骄傲。

    “姐,那我回学校了,晚上还有模考。”沈尧懂事地在地铁站前跟姐姐道别。

    “嗯。加油啊尧尧!”沈唯对弟弟微笑,这边离她学校比较近,她决定坐公交回校。

    快走到公交站的时候沈唯才发现她肚子饿得咕咕叫。中午赶着去沈尧学校找他,午饭都没来得及吃。

    在附近随便找了家快餐厅,沈唯要了一份米线吃了起来。

    店里没什么人,店员站在收银台里玩手机,沈唯正前方挂着一个大屏幕,上面正在播新闻。

    “83亿拍下城西核心区商住地,林氏地王项目即将动工。”

    主播的声音吸引了沈唯的注意,她抬头看向屏幕。

    屏幕上正在播项目开工奠基仪式。正中间拿着缠着红绸带铁锹的女人沈唯都很熟悉。

    那是林氏集团的高君如女士。

    新闻还给了一个镜头剪辑,在众星捧月般的簇拥中,沈唯看到了林彦深。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装,打着黑色细条领带。

    不知道是不是拍摄角度的关系,他看上去比周围的人要高出半个头。黑发,黑衣服,黑色领带,在一片喜庆的红色中显得格外醒目。

    原来,林彦深穿西装这么帅啊。沈唯有些迷茫地盯着屏幕。

    林彦深的镜头只是一闪而过。可她的脑海里还留着他惊鸿一瞥的身影。他那副样子,那通身的派头,让沈唯想起了常见的一个词:矜贵。

    是的,穿着黑色正装,表情淡漠却又镇定自如的林彦深,看上去矜持而贵气。

    沈唯没有办法把这个林彦深和故意刁难她、时不时动手动脚、霸道任性又幼稚的林彦深联系到一起。

    要不要给林彦深发个微信,告诉他她周末要去T市参加研讨会?

    算了,还是不用了吧……他也没有问啊。

    沈唯放下勺子,用纸巾擦干净嘴巴,背上包回学校了。是的,林彦深这种人,她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安全。

    高君如那个助理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她没必要腆着脸贴上去被人家鄙视羞辱。

    何必呢。

    可是,走在路上,沈唯忍不住把手伸进外套,轻轻捏住那根棒棒糖的小纸棒。

    棒棒糖一直放在她的口袋里,昨天拿出来看的时候,发现已经有点化了。沈唯一直不明白,林彦深为什么要给她一根棒棒糖。

    现在,晒着太阳,吹着风,心里充满了迷茫和不确定的沈唯,忽然很想尝尝这根棒棒糖是什么滋味。

    可爱的小蜗牛,背上的壳已经软了,沈唯小心翼翼撕开糖纸,把棒棒糖放进了嘴里。

    清清淡淡的橙子味,没有想象中那么甜。

    沈唯用舌头轻轻抵着小蜗牛的壳,轻轻吮着。漂亮的深红色外壳,没想到会这么软的,酸甜的,是想象中初恋的味道。

    初恋的味道?沈唯被自己的联想吓了一跳。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一根棒棒糖而已!

    沈唯用力对自己皱眉。

    最近,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法经常会冒出来。人也似乎变蠢了,会头脑发热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比如那天在食堂挽住陆景修的胳膊。

    事后沈唯想过了,她有一万种可以气闫贝贝的方法啊,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脑子就抽了,就想马上把仇报了,马上看到闫贝贝痛苦狼狈的样子。

    可能,还是因为闫贝贝那句话,触到了她心底最痛的伤痕吧?

    不,不要想,不要再想那句话。我现在很好,我和妈妈,还有尧尧都很好。我们一家三口,过的很幸福。

    沈唯像催眠一样为自己洗脑,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后天的T市之行上。

    周六上午的飞机,沈唯早早就起床收拾好行李,把自己收拾整齐,准备出发去学校门口跟吴文正和王媛会合。

    “路上注意安全哦,到了跟我们说一声。”周蕊蕊睡眼惺忪地嘱咐沈唯。

    “嗯,知道啦。那我走啦!”沈唯朝她挥挥手,轻声道。

    “别忘了带特产回来。”王佳慧也醒了,赶紧拉开床帘加了一句。

    “哈哈,好啊。没问题!”沈唯比了个手势,心情愉快地离开了宿舍。

    以前她早起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打扰了室友休息,可即便这样,还是会招来她们各种嫌弃。沈唯一直觉得都是自己的错,确实怪自己起的太早,事情太多。

    现在搬到417来她才知道,原来室友和室友之间的差别这么大。

    她很珍惜现在的室友。很喜欢她们。

    王媛和吴文正早就在校门口等着了,见沈唯过来,王媛递给沈唯一个油饼卷鸡蛋,“还没吃早点吧?喏,刚才顺便给你买了一个,还是热的,赶紧吃吧。”

    吴文正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机场班车过会儿就要到了,沈唯你快点哦。”

    “谢谢师兄师姐。”沈唯乖巧的回应,抓紧时间吃油饼。

    她早上都吃的清淡,很少吃油饼这种东西。可这个有点软掉的油饼吃在嘴里却意外的美味。沈唯啃着油饼,看着天空中喷薄而出的朝阳,觉得很幸福。

    有老师的赏识,有师兄师姐的呵护,还有暖心又可爱的室友们。这样的人生,真的很美好啊。至于那些不愉快的因素,不愉快的人,比如闫某人,林某人之类的,还是不要放在心上了吧。

    跟沈唯的愉快相反,林彦深今天的起床气特别大。

    醒过来之后就莫名的烦躁,看看桌上闹钟的时间,吴文正和沈唯她们已经上飞机了。

    沈唯已经走了,要到明天晚上才回来。可是,整整一个星期,她都没有片言只语,没有向他解释她的去向,没有把他和她的周末约定放在心上。

    他确实删掉了她的微信,拉黑了她的电话。但是如果她有心,她还是照样能找到他的。

    没有联系他,只能说她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林彦深揉揉乱糟糟的头发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出来心情还是很糟。看到保姆放在床凳上的衣服,皱眉道,“谁要穿这些?我是去参加生日宴,又不是去表演杂耍!”

    酒红色的西装外套,黑色的西裤。真是丑得爆炸!

    保姆为难了,“是夫人吩咐的。”

    “不穿!”林彦深套上自己居家穿的套头衫,吩咐保姆,“把我那件皮夹克找出来。”

    高君如很及时的过来了,她亲热地帮儿子把衣服整理好,嗔怪道,“睡到现在才起床,早餐还没吃,一会儿又该吃午餐了。彦深,你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林彦深两眼望天,不想跟老妈说话。

    高君如也懂得见好就收,毕竟儿子答应去参加生日宴已经很给面子了。见林彦深套上皮夹克,高君如虽然直皱眉头,但也没再说什么。

    高君如拿出一个礼物盒递给林彦深,“这里面是个钱包,你就跟岑岑妈说是你买的。让她高兴高兴。”

    “嗯。知道了。”林彦深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跟高君如上车后,林彦深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刷微信。

    朋友圈一打开,第一条就是吴文正发的。他发了一张合影,三个人在T市机场的合影。

    吴文正,王媛,沈唯。三个人都带着微笑,肩并肩,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配的文字是:到达T市,一场狂欢和盛宴即将开启。

    切!林彦深冷笑,狗屁的狂欢和盛宴,不就是做经济舱去T市开个研讨会吗?看把他们给激动的。

    沈唯脸上笑的,跟捡了五百万似的。傻不傻!

    林彦深懒得往后看了,想把手机收起来,又看到吴文正在这条朋友圈后回复的一句话:我们住云缦酒店,就是T市地标那个。

    林彦深的眼睛眯了起来。沈唯住云缦酒店?很巧啊,那酒店他家开的。

    云缦还长期给他留了一个总统套房呢。

    要不要过去住一晚,在走廊上碰瓷沈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