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以后不会那么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路的风景,对陆景修来说是静谧,是默契,对沈唯来说确实愧疚、是不安。

    好容易公交到站,沈唯如蒙大赦,赶快下车。

    陆景修并肩跟她一起朝学校走。公交车站离学校不远。陆景修存心逗沈唯开心,专捡学校的一些逸闻趣事讲给沈唯听。

    沈唯听得津津有味,刚才的尴尬情绪也终于消失了。

    她发现,跟陆景修做朋友还是很开心的事,他人温和又很有分寸,跟他在一起,她不会紧张,也很少不知所措。更不会有那种心剧烈的怦怦狂跳,让她大脑发晕的感觉。

    跟陆景修在一起,很安全。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沈唯听见了吴文正的声音。

    “嗨,沈唯,陆景修!”吴文正站在路对面,手里拿着两杯奶茶,正笑眯眯地喊他们。

    “诶,师兄?”沈唯赶快跟陆景修一起走了过去,“你出来买奶茶呀?”

    “是啊。王媛和老蔺想喝奶茶,我顺路帮他们捎一杯。那边新开了一家叫“小奶盖”的奶茶店,现在正在做活动,很划算的,你们要买奶茶的话可以去那家。”吴文正跟沈唯和陆景修分享他的购物心得。

    “嗯嗯,知道啦。谢谢师兄。”沈唯很乖巧地点头。

    “那我先走啦,不妨碍你们约会了。”吴文正笑着招招手,捧着两杯奶茶走了。

    约会……沈唯有点无奈。吴文正觉得他在跟陆景修约会,哎,真的越来越解释不清了。

    也许王佳慧说的才是最佳解决方案,先假装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提分手,这样陆景修不会伤自尊,周围的同学也能理解。

    吴文正去教研室的时候,林彦深正好也从大楼前经过。林彦深穿了件黑色大衣,戴了顶帽子,两人都走得快,差点撞到一起。

    吴文正闪躲不及,手里的奶茶掉了一杯下去,摔在地上,盖子摔飞了,奶茶流了一地。

    吴文正看了好几眼才看出是林彦深,不由笑道,“吓我一跳,还以为是谁呢,走路这么霸气。”

    林彦深看一眼地上的奶茶,很没有诚意地道了个歉,“抱歉。”

    吴文正本来不生气,被林彦深傲慢毫无诚意的态度给刺激了,他转转眼珠,“没事,我再去买一杯。说不定还能让沈唯请客。”

    果然,一听到沈唯的名字,林彦深已经转身准备走的身体停顿下来。

    吴文正存心刺激林彦深,马上又说:“沈唯可能也要去买奶茶。刚才我碰见她跟陆景修约会,两人甜蜜的很,约着要一起去喝奶茶呢。”

    林彦深背对着吴文正,吴文正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很冷淡地“哦”了一声,就迈开步子扬长而去。

    咦,难道没刺激到他吗?吴文正有点遗憾。

    一般听说自己没追到的女生和男朋友如何恩爱,心里都会不舒服的吧?

    林彦深这个怪胎。

    吴文正当然没有再回去买奶茶。两杯奶茶一杯是他的,一杯是王媛的。还有一杯,给王媛喝好了。

    奶茶店,沈唯和陆景修在奶茶店。这个念头一直在林彦深脑海里翻滚。

    这边离北门近,北门那边是美食一条街,奶茶店炸鸡店一般都在北门,沈唯如果和陆景修买奶茶,也一定在北门的某一家奶茶店。

    要过去找她吗?一家店一家店地找过去,质问她为什么说谎,为什么骗他说室友生病。

    她分明在跟陆景修约会!为了跟陆景修约会,她放他的鸽子!让她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多小时!

    沈唯,你是魔鬼吗?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生?

    林彦深真的很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扇掉他的痴念,扇掉他的幻想,扇掉他可怜又可笑的爱情!

    心里酸楚得要命,林彦深走在寒风中,用力握紧拳头。

    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不会再给沈唯机会了。他不会再把自己的心露出来让她伤害了!

    从今以后,尘归尘,土归土,他和沈唯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瓜葛了!!

    沈唯并不知道吴文正对林彦深说了什么,陆景修把她送到宿舍楼下两人就分手了。

    沈唯回到宿舍,发现室友们都回来了,就把周蕊蕊的事情跟她们说了一遍。

    “唯唯你真好!幸亏有你!”王佳慧抱住沈唯,“刚才回来没看到蕊蕊,我和顾莹已经打电话问过她了。她说今天多亏了你。”

    “是啊,幸好你劝她去医院,要是发展成穿孔就糟了!”顾莹也夸沈唯。

    沈唯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笑道,“都是室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啊。换了你们,你们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我才不会这么做呢,哈哈,我要让周蕊蕊给我写个卖身契,不写不送她去医院!”王佳慧开起了玩笑。

    “好可怕!我要离你远一点!”顾莹装出害怕的样子躲到沈唯背后,“还是我们唯唯靠谱,以后我要站在唯姐身边。跟唯姐亲善友好。”

    “唯姐身边没你的位置!”王佳慧走过来一屁股把顾莹撞开,“唯姐是我的!”

    “唯姐,这个小人欺负我!”顾莹假哭着跟沈唯告状。

    沈唯看着这一对活宝,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

    417的气氛永远都那么欢脱,唯姐这个称号她也很喜欢。沈唯注意到,她们都开始喊她“唯唯”,而不是“沈唯”了。

    她跟室友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了。

    洗漱完躺在床上,沈唯情不自禁拿起手机翻开微信,发现林彦深更新了朋友圈。

    朋友圈只有两个字:再见。

    没有配图,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就是这孤零零的两个字。

    再见?林彦深要跟什么再见?沈唯有些好奇。林彦深的朋友圈她都翻过一边,典型的直男朋友圈。要么是关于球赛的,要么是关于机器人的,只有两条朋友圈跟私人感情有关。

    除了今天这个没头没脑的“再见”,林彦深一个多月前发了一条:月色真美。

    下面配的图是天空中一轮皎洁的圆月,周围有或浓或淡的云彩。

    看到林彦深那条朋友圈的时候,沈唯马上想起那个关于夏目簌石的段子。

    据说,夏目簌石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候给学生出了一篇短文翻译。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I?love?you”翻译成日文。学生直译成了“我爱你”之后,夏目漱石说,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应当更婉转含蓄一些。学生问,那应该怎么说呢,夏目漱石沉吟片刻,告诉学生说“月が绮丽ですね(今晚的月色真美)”就足够了。

    所以,很多时候,内向含蓄的人们向心仪对象表白时都会说“今晚的月色真美”。

    沈唯不知道林彦深知不知道这个段子。不过她猜他是不知道的。直男是不会关注这些东西的。

    他这句“月色真美”,可能是真的觉得月色很美吧。毕竟从照片上看,月色真的很美。

    沈唯胡思乱想了半天,越想心里越是牵挂,突然就很想很想跟林彦深聊天,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帽子没还成,她有借口找他聊天。

    沈唯踌躇了一会儿,给林彦深发了条微信:真的很对不起,今天爽约了。请问,帽子什么时候给你合适呢?

    沈唯发完之后就开始等,等林彦深的回复。

    然而这一次林彦深没有秒回。沈唯迷迷糊糊快睡着了,才听见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赶紧抓起手机划开屏幕看微信。

    “我不要了。你扔了吧。”这是林彦深的回复。

    沈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好像一大盆冰水兜头浇了下来,将她全身淋了个透湿。

    沈唯没再回复。她盯着那行字,心里五味陈杂。

    林彦深是在气她爽约吗?帽子他不要了,他也不想再见到她了吗?

    果然,他对她就是一时从动玩玩而已吗?因为她爽约触怒了他,所以大少爷翻脸了吗?

    沈唯心里很难受。从来没这么难受过。

    习惯了在这段关系中林彦深的强势主动,习惯了被动,习惯了拒绝他。突然被林彦深拒绝一次,沈唯就像一脚踩空,从山顶掉到了悬崖下。茫然而无措。

    公寓里,林彦深额头上贴着退热贴,目光冷酷地看着手机上的微信对话框。

    放了他的鸽子和陆景修约会,约完会回到宿舍,又想起他来,发个微信撩一下,指望他欢天喜地地再约下次见面吗?

    好一手欲擒故纵!沈唯以为他也像那些蠢男生一样,会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吗?

    拿着她那点美貌和个性当诱饵,当做吊在三米外的胡萝卜,想让他们这些蠢驴亦步亦趋,恋恋不舍吗?

    对不起,他林彦深没有那么蠢。

    “笃笃笃”,保姆在外面敲门。

    “进来。”林彦深把手机放回枕头下面,扬声喊道。

    保姆端了清淡的汤水进来,“彦深,喝点热汤吧。”她把托盘放到林彦深床边的小桌子上,心疼地看着他的脸,“已经快好了,怎么回学校一趟又烧起来了呢?”

    “不小心吹了点风。”林彦深吸吸鼻子,把汤端起来喝了个精光,“放心吧,。”

    ,不会再为任何人站在冷风中等40分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