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他无法原谅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深夜,林彦深敲完最后一行代码,准备洗澡睡觉了。

    去浴室前他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信上有好几十条新信息。随手打开一看,正好看到篮球社的群里有人在发照片。

    那是一张合影。合影上有一个女生的脸被打了个红色的圆圈。

    “是她吗?真可惜,好像长的还挺漂亮的。”有人在图片后面跟了一句。

    林彦深本来没在意,看见这句话,又多看了那照片一眼。因为是大合影,照片上的人都很小,脸也不太看得清楚。

    但是,这一眼让林彦深的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

    这照片上的女孩子,怎么轮廓跟沈唯那么像?他努力放大照片,放大再放大,然而越放大越模糊,脸越发看不清楚。

    林彦深的嗓子有点发紧,他拿着手机赶快翻聊天记录。

    看完聊天记录,林彦深的脸色有点发白,抓起手机,他马上给吴文正打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大家讨论的这个失踪女生,怎么跟沈唯长的那么像?之前吴文正给他打电话,是要跟他说什么?

    “林少,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吴文正很快接起电话,“沈唯失踪了!”

    林彦深本来有许多疑问,吴文正这句话一出来,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一颗心紧紧揪在了一起,腿突然有点发软,林彦深一个踉跄,赶紧抓住桌角稳住自己的身体。

    “到底怎么回事?”林彦深好半天才稳住自己的声音,嗓子干涩地问吴文正。

    “沈唯在学校北门外的美甲店打工,当天晚上没有回宿舍,寝室同学以为她回家了,就没在意,第二天早上还联系不到她,才起了疑心。王媛叔叔的邻居是警察,我听她说,警察那边正在调查,说十有八九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人贩子?”林彦深觉得匪夷所思,这年头,B大北门外居然还有人贩子?

    “嗯。警察调了监控,沈唯跟着一个老头老太太走了,根据动线分析,应该是去了那片的某个胡同。但是那片胡同要拆迁了,周围并没有摄像头。所以最后到底去了哪儿,怎么走的,警方还在调查。”

    “是哪个警局?”

    吴文正说了警察局的名字,犹豫了一下,又说:“王媛说警察局对这种拐卖案并不是太上心。毕竟还有其他大案要案,这种案件的处理级别是排在最后的……”

    “嗯。了解了。文正,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林彦深这句谢谢说得真心实意。他知道吴文正之前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吴文正知道警察对这种拐卖事件侦办不力,希望他能借助家里的人脉给办案人员施压。

    大概是王媛拜托他的吧,毕竟是同门师姐妹。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能看出人心冷暖的。

    没有一秒钟耽误,林彦深马上打通了杜帆的电话。

    在林氏集团,他跟杜帆私交是最好的。杜帆虽然也是高君如的心腹,但跟他很聊得来。

    杜帆显然也没睡,状态很清醒地问:“林少,这么晚还没睡?”

    林彦深没时间跟他寒暄,长话短说:“帆哥,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林彦深把他和沈唯的关系,包括高君如的阻拦以及沈唯失踪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杜帆想了想,“行,明天我亲自去警察局跑一趟吧。”

    “麻烦你了。我就不过去了,那边该打点的麻烦你帮我打点好。对了,这件事希望你能对我老妈保密。”

    “明白,我不会乱说的。你脚受伤了自然不方便到处跑,好好修养吧。”杜帆误会了林彦深的意思。林彦深没多解释,跟杜帆又嘱咐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并不是他的脚受伤了不能到处跑,他是不想被自己老妈知道这件事。眼中钉失踪了,她一定很高兴吧?怎么可能帮忙救沈唯呢?林彦深苦涩的想。

    一夜无法入眠,林彦深打着手机一遍遍打沈唯的电话。明知她不会接,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不停地拨打。

    吴文正说了,沈唯的通话记录没有任何异样。失踪前最后一个电话是美甲店老板打给她的,那女老板打牌输了钱,让沈唯去送钱。

    林彦深皱皱眉。真的这么巧吗?美甲店老板让沈唯送钱,刚好就在路上被人贩子盯上了?

    警方警力有限,不肯在这种案件上投入精力,他们会深挖可能成为线索的所谓“偶然事件”吗?

    林彦深不知道。可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先等杜帆那边的消息。

    打开沈唯的微信,看到那个卡通头像,林彦深的心口疼得直抽搐。她现在在哪里?人贩子会伤害她吗?

    她冷吗?饿吗?害怕吗?

    他无法想象,他放在心底里珍而重之的女孩,会在雪夜被人贩子带走,成为他们牟利的工具。

    他痛,他恨,。如果知道会这样,他还要什么形象,要什么面子?他会跟她承认他酒后犯了错,求她原谅。

    为什么当时不试一试?为什么要那么在意那所谓的自尊?

    见不到她的时候,他想她。现在他想见她,却不知道她在哪里……

    学校附近的连锁酒店里,10楼,一个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

    听见门响,周文景回头朝门口看去。

    她看见宋荣浩穿着羊绒大衣,戴着鸭舌帽和黑色口罩走了进来。

    反手关上门,宋荣浩拿掉帽子和口罩,微笑着朝周文景伸出手臂,敞开怀抱,示意她过去让他抱抱。

    周文景没有过去,看到宋荣浩的第一秒,她的身体就在发颤。

    “是不是你干的?”她开口问他,声音也是颤抖的。

    “什么?”宋荣浩不在意地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柔软的身体搂入怀中,“今天怎么这么急见我?你不是最怕被人看见吗?这可是在学校附近,万一……”

    他的手从周文景腰间伸入,想往上走。

    “别碰我!”周文景猛的推开他,手指几乎触到了他的鼻梁,“宋荣浩!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宋荣浩心中隐约明白,脸上却笑得很无辜,“文景,你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见一次,怎么跟我吹鼻子瞪眼睛的?”

    “别装了!”周文景愤怒地涨红了脸,冲到宋荣浩身边,拉住他的胳膊用力摇晃,“沈唯失踪了!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宋荣浩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又很快镇定下来,“文景你说什么呢?”

    “就是你干的!”周文景用力打他的胳膊,“我知道就是你!我知道是你!”

    “别发疯!”宋荣浩有点烦了,“我吃饱了撑的,跟一个小女生过不去?”

    “你怕她走漏消息,怕她守不住秘密跟别人说我们的事!”周文景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宋荣浩,“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宋荣浩重新搂住她,“你怎么把我想的那么坏?文景,我像那么坏的人吗?”

    说着,他不顾周文景的反抗,将她扛起来扔到床上,翻身压住了她,“你说让我别动她的。文景,我对你从来都百依百顺,你忘了吗?”

    他低头吻住了周文景的嘴唇。

    周文景激烈的挣扎,然而这挣扎并没有什么用处,反而激起了宋荣浩的兴致。他粗暴地扯开了周文景的裙子……

    一夜无眠,林彦深在书桌边枯坐到天亮。

    无数的可能已经在他脑中过了一遍又一遍,从沈唯最后露面的那个监控摄像头开始查起,查找周围所有的监控设备,再排查出城车辆……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一般寻找失踪人口都走这个程序。

    但是这个方法太慢,他等不及了。

    林彦深跟学校请了一周的假。辅导员对他请假并不意外,以为他是因为脚伤,很爽快的批准了,还嘱咐他好好养伤。

    林彦深等了一上午,终于等到了林帆那边来的具体情报。

    “上个月的碎尸案还没侦破,目前警力主要在那个案子上。彦深,这个案子光靠警察不行,时间不等人,得自己想办法。”林帆把具体情况说了一遍之后又这么说道。

    林帆所说的具体情况其实就是没情况。现在舆论的焦点都在上个月的碎尸案上。那个案件,社会影响比女大学生失踪案恶劣多了,自然是优先侦办。

    “聘请私人侦探吧。”林彦深说:“你找人打听一下北门那个美甲店老板的情况,还有她赌博的地址。那个小区的房产,是归在谁的名下。”

    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即便真的有,也要在调查之后才能相信。

    林彦深根据林帆说的情况,把沈唯失踪周围的地图都画了出来,包括出城方向的所有路口,都在电脑里密密麻麻画了出来,关键路口打上了醒目的符号。

    林彦深正盯着地图认真看着,保姆突然来敲门了,“彦深,夫人过来了。一会儿就到。”

    “夫人?”林彦深皱眉,“她怎么过来了?”

    她怎么知道他在公寓里,没去上课?是林帆出卖了他吗?

    老妈知道沈唯失踪后会怎么做?林彦深的心悬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