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做个标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酒店里,沈唯洗漱完之后发现林彦深还睡着。


        

睡梦里,他眉眼舒展,嘴角似乎还含着淡淡的笑意,英俊得好像是从电影画报上走出来的男主角。


        

沈唯几乎都不忍心叫醒他了。


        

但是今天要赶路回去,必须赶紧催他起床了。这小城市没有高铁也没有动车,蹭林彦深的车回去还快一些。


        

沈唯拿纸巾捻了个小圆棒,轻轻在林彦深的鼻孔挠了挠。


        

“阿嚏!”林彦深一个喷嚏,睁开了双眼。


        

看到沈唯笑得前仰后合,再看看她手里还举着的纸巾棒,林彦深嗷呜一声扑了上去,把沈唯压在了床角。


        

“哈哈!救命啊,有猛虎伤人啦!”沈唯一边笑一边呼救,两条腿在空中踢来踢去的。


        

她穿着浴袍,露出来的半截小腿洁白如玉,从膝盖到脚踝再到脚趾,圆润的曲线撩人心扉。


        

林彦深心里痒痒的,揪住她就要索吻。沈唯笑着闪躲,“不要!你还没刷牙!”


        

“我没有口气!”林彦深脸黑了,“竟敢嫌弃我!”


        

他扳过沈唯的脸来了个法式湿吻,亲得沈唯气喘吁吁,使劲推他,“别闹了,赶紧起床,早点回去。”


        

“我还没睡够。”林彦深赖皮,“你乖乖爬上来陪我再睡二十分钟我就起床。”


        

沈唯:“……”


        

脸皮厚真是无敌,这么无理的要求人家居然说得理直气壮。


        

“快来。”林彦深朝后面一躺,伸出两只手臂,“让哥哥抱抱。”


        

“还没抱够啊?”沈唯娇嗔地掐一把他腰,“这几天天天抱,我都快腻了,你还没腻吗?”


        

一听沈唯说她腻了,林彦深的眼睛瞬间睁得大大的。怎么回事,是他魅力不够吗?沈唯竟然说她腻了?


        

他这盛世美颜,完美身材,还有超级无敌有魅力的性格,她竟然说腻了?


        

林校草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俊脸一黑,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一言不发地在床上继续挺尸。


        

沈唯不知道林彦深是生气了,还以为他蒙着被子是想继续赖床,就伸手去扯他的被子,“林彦深,你到底行不行啊?隔壁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有时间观念!”


        

可不是吗,昨天说好了今天早上吃完早饭就走的。他起的晚倒也罢了,还赖床!


        

“那你找隔壁幼儿园的小朋友去吧。”林校草的眼睛露在被子边上,幽怨地看着沈唯,“反正我这男朋友你也腻了。”


        

沈唯一愣,差点没笑出声来。


        

瞧这玻璃心,她就随口开个玩笑,人家竟然当真了,还跟她闹脾气呢!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没腻!”沈唯赶快过去亲了一下林彦深的额头,“这么聪明帅气善良懂事的男朋友,我怎么会腻呢?”


        

“善良懂事?”林彦深拿乔,“这个形容词我不喜欢。换一个。”


        

沈唯:“……”


        

哟,尾巴翘起来了是吧?行,她忍!再哄这小崽子一会儿,等回去了再说!


        

“聪明帅气温柔体贴,这样总行了吧?”沈唯很狗腿地帮林彦深捶腿。


        

林彦深哼哼,“温柔体贴,这不是形容女生的吗?用在我身上不恰当,换一个。”


        

沈唯:“……”


        

手有点痒,有点想打人怎么办?


        

“聪明帅气能力一流的男朋友,宇宙无敌的可爱迷人,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中老年女性心目中的最佳女婿!”


        

沈唯觉得自己已经用完了所有的知识储备。


        

“哼哼……”林大校草继续扮演猪哼哼,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有点按捺不住的得意了,“这个评价还算中肯。”


        

沈唯双手合十,“菩萨,可以了吧,让小女子亲自伺候您梳洗可好?”


        

林彦深化身老佛爷,慵懒地抬起右手,“扶朕起床。”


        

沈唯点头哈腰地过去扶林彦深的手臂,却被他顺手一扯,又扯回床上,人正好趴在他的胸口。


        

“光说几句好听的,不来点实际的,就想哄我起床?”林大校草笑得邪魅,“来,小娘子,来点刺激的。”


        

沈唯的脸慢慢红了。刺激的?什么意思?这一大早的,林彦深想干什么?


        

沈唯脸涨得通红,尽量镇定地看着林彦深。她不敢动,也不敢挣扎,因为林彦深身上的被子已经掀开了,她现在就趴在他胸口,紧紧贴在他身上。


        

他身体的状态,她感觉得清清楚楚。


        

得益于以前在402宿舍的卧谈会,沈唯知道这是男性的正常生理反应,早上都会这样,但是两人现在这种暧昧的姿势,还是让她有些紧张。


        

“闭眼。”林彦深命令道。


        

沈唯心肝发颤地闭上眼睛。这种时候不能惹林彦深,这人吃软不吃硬,他发起疯来,她根本不是对手。


        

“。”


        

沈唯的脖子突然一痛——林彦深这个死变态,居然咬她的脖子!


        

林彦深咬完就松了口,笑嘻嘻地扳着沈唯的脖子欣赏,“这草莓种的不错,一看这女生就是有主的人!”


        

沈唯:“……”


        

有些人看上去英俊帅气,又是校草又是学霸,其实私底下是个变态。


        

“这就是刺激的?”沈唯无奈地看着林彦深,“林彦深,你还能再无聊一点吗?”


        

林彦深笑得眉眼弯弯,带着宠溺,也带着坏,“哦,嫌这个不够刺激是吧?那你想要什么样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完全就是耳语,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


        

他的手伸进了沈唯的浴袍,在她的腰间流连忘返,似乎下一秒就要往上或者往下走。


        

本来他只是想逗逗沈唯,可是现在他开始有点别的想法了。


        

昨天跟沈唯聊天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两人根本就没怎么亲热。他昨天积蓄的热情还没释放完呢,沈唯自己竟然往枪口上撞,那就怪不了他了!


        

沈唯胆战心惊,使劲撑着自己的手臂,让她跟林彦深保持更多的距离,“没有,这个已经很刺激了,我不想要被的了。”


        

“真的?你确定?”林彦深伸出舌尖在沈唯鼻尖舔了一下,啧啧嘴,一脸嫌弃,“井峰给你买的什么护肤品,怎么尝起来涩涩的?”


        

沈唯无奈地看着林彦深,“我们能不能不讨论护肤品,讨论一下什么时候起床回家?”


        

“你就那么想回家?”林彦深厮缠着她,“跟我在一起不好吗?”


        

“这是两回事啊。”沈唯耐心地跟他讲道理,“跟你在一起再开心,我也得回家,也要回到现实生活里去啊。”


        

林彦深脸上笑容慢慢淡了,表情严肃起来,“所以跟我在一起不像是现实吗?”


        

沈唯看着林彦深,过了好几秒中才重重一点头,“嗯,不像现实,像一场梦。总害怕什么时候就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她觉得委屈。眼眶有点发酸。


        

“傻瓜。”林彦深再次紧紧搂住她,“我保证,这绝对不是一场梦。唯唯,亲爱的,这就是现实,活生生的现实。你摸摸,”他拉着沈唯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这里不是热的吗?还有我的心,它跳的很厉害,你感觉到了吗?”


        

沈唯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她软软伏在林彦深的胸口,手在他的心脏上轻轻抚摸着,“嗯,感觉到了。”


        

“相信我。”林彦深在她唇上印下一个深深的吻,“唯唯,我不会辜负你的。”


        

“嗯。”沈唯用力点头。她相信。


        

餐桌上,鲜花吐露着芬芳,早餐已经接近尾声,沙拉已经吃完了,玻璃碗上残留着沙拉酱,看上去像写意派的山水,有一种诡异的生动感。


        

“好吃。”宋荣浩喝下大半杯温热的牛奶,“宝贝,谢谢你亲自给我做早餐。”


        

他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扯过一张纸巾擦擦嘴,探头在周文景脸上亲了一下,“我下周要去海南开会,你把时间安排一下,跟我一起去吧。”


        

周文景温柔一笑,“好啊。”


        

宋荣浩着迷地看着周文景的脸,感慨道,“文景,要是每天都像今天这样该多好。感觉又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没有争吵,没有矛盾,你又温柔又体贴,一下子就俘获了我的心。”


        

周文景盯着玻璃杯里的牛奶,“我真的俘获过你的心吗?”


        

宋荣浩一愣,指天发誓,“当然!不然我干嘛费那么大劲接近你?在你身上花那么多心思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钱,你以为我闲得慌啊。”


        

“所以说,你是真的爱过我?”周文景扭头看着宋荣浩的脸,她的脸上带着笑容,眼里也带着笑容。温柔像水一样弥漫。


        

“当然。”宋荣浩拉过周文景的手握在自己手里,“不止是爱过。我现在也爱着你。文景,你感觉不到吗?”


        

周文景浅浅一笑,轻轻推宋荣浩,“你该走啦,再晚,容易被别人看到。”


        

宋荣浩恋恋不舍地想去亲周文景的唇,却被她笑着避开,“好啦,荣浩,再见啦!”


        

宋荣浩穿好外套,临出门前,他拥抱周文景的时候,听见她轻声说,“再见。”


        

宋荣浩感受着女人身体的幽香和玲珑的曲线,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想起来,再见这句话,她已经说过一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