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我是傲娇小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城没有机场也没有动车高铁,走高速反而是最快的。


        

林彦深和沈唯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井峰已经把车子停在门口等着了。


        

井峰的身材不算特别高大,身形容貌放在人堆里,不会叫人眼前一亮。但是,他身上天然有一种忧郁内敛的气质,只要注意到他,被他那双眼窝很深的眸子凝视过,人们就很难再忘记他。


        

就如此刻的沈唯,看到井峰迎着光站着,扬眉朝她和林彦深看过来的时候,她忍不住低声跟林彦深说:“彦深,你觉不觉得井峰跟周渝民有一点点像?”


        

然而林大校草没听说过周渝民,“周渝民是谁?”


        

沈唯好心给他科普,“就是一个台湾的影视明星。”


        

“影视明星?”林彦深看看远处的井峰,又看看沈唯,“哦,你的意思是说井峰很帅?”


        

“额?”沈唯摇摇头又点点头,“是啊。不过关键是他身上有股很特别的气质,好像很忧郁很文艺,跟一般的司机完全不一样。”


        

“呵呵。”林彦深笑,“对不起,没觉得。”


        

沈唯一看见他酸溜溜的笑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挽住他的手臂,“有些人啊,真的特别可怕。吃起醋来完全不讲道理。”


        

林彦深的胳膊被沈唯紧紧挽住,心里舒服了一些,“谁啊,这么爱吃醋?”


        

沈唯笑眯眯的,“一个姓林的,瘸着腿拄着拐杖的幼稚鬼。”


        

林彦深停住脚步,伸手就去捏沈唯的脸,“难道人家都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今天为夫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沈唯早料到了他会动手,身子一矮从他臂弯钻了出去,站在一米外笑着对林彦深做鬼脸,“来呀,有本事来打压”!


        

林彦深气得扔了拐杖往前蹦,没蹦几步看到路人盯着他看,自己觉得不好意思,赶紧捡起拐杖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井峰站在车门边看着沈唯和林彦深追逐嬉闹,眼神越发深邃起来。


        

多令人羡慕的一对,男的帅女的美,年轻的笑脸多么幸福,可是看在他眼里,那笑容却那么刺眼。


        

从这个小城市开回沈唯家要四个多小时,井峰已经准备好了一堆吃的,后座上也准备好了大靠枕和薄毯,方便两人休息。


        

车子很快上了高速,沈唯没多久就昏昏欲睡了,看到林彦深聚精会神地在ipad上画图,沈唯好奇地问他,“彦深,你不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累,这个电路图我还要再改一下。”林彦深伸手像撸猫一样撸了一下沈唯的头发,眼睛盯着屏幕,一秒钟都没离开。


        

知道不该打扰林彦深,但沈唯还是忍不住星星眼趴在旁边盯着他的脸看。


        

哎呀,她男朋友真的好帅。林彦深今天没穿羊绒衫,穿了件白衬衣,衣袖挽在手臂上,露出一截干净结实的小臂,看上去好性感呢。


        

从侧面看,他的鼻梁可真挺啊,嘴唇的线条也那么好看,还有睫毛,扑闪扑闪的,比女孩子的还要长!还要密!是睫毛精本精了!


        

沈唯盯着林彦深的嘴唇发呆。为什么男生不涂口红唇色也那么好看?她如果不涂口红,嘴唇颜色就很浅淡,很苍白,不能像林彦深这样透着天然的红润。


        

沈唯正在胡思乱想,林彦深突然扭过头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沈唯赶紧送上一个狗腿的微笑。


        

林彦深瞬间破功,笑得无比宠溺,“干嘛笑这么花痴?”


        

沈唯眨眨眼,凑到林彦深耳边轻声说:“难怪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林彦深,你专心画图的时候很迷人呢!”


        

猝不及防被表扬,林彦深心里开心得要死,嘴上却装出云淡风轻,“我只有专心画图的时候才迷人吗?”


        

期待沈唯再说点他其他的迷人之处。被自己喜欢的人夸奖,那是真的甜呀!


        

“嗯!”沈唯没听出林彦深的言外之意,很实诚地点头,“你画图的时候特别专心,像科学家在做实验!”


        

林彦深咳嗽一声,很含蓄地提醒,“我打球的时候也很投入……”


        

样子一定也很帅。从篮球场旁边女生汹涌的尖叫声就知道了。


        

沈唯的话题却偏了,很高兴地问林彦深另一个男生的情况,“对了,我们吴师兄投篮是不是特别厉害?王媛师姐说他命中率超高的!”


        

林彦深:“……”


        

谁要跟她聊吴文正?除了溜须拍马的话,他什么都不想听!


        

井峰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后座上的对话,听着听着,嘴角忍不住轻轻抽搐了一下。


        

接触多了他发现,林彦深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高君如的独生子,谈不上盛气凌人,更谈不上阴险毒辣。


        

不仅不阴险毒辣,有时候脸皮还很薄,冒着傻气,有一些人畜无害的天真和单纯。


        

脸皮薄的人,心地应该坏不到哪里去吧?井峰这样想着,心里淡淡生出了惆怅。


        

“怎么不回答我啊?跟你说话呢。”沈唯见林彦深不吭声,埋头继续画图,忍不住催促他。


        

林彦深忍无可忍,扭头看着沈唯,“吴文正的事我不清楚。你想知道问他女朋友去。”


        

蠢丫头,真是不解风情!刚才气氛那么好,都被她破坏了……


        

“干嘛又生气呀?”沈唯嘟着嘴不满地看着林彦深,“林彦深,我觉得你不该跟女生交往,你应该去找个男朋友!”


        

“咳咳……”井峰被口水呛到了,咳得满脸通红,他拼命稳住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


        

林彦深没空计较井峰这几声怪异的咳嗽,他看着沈唯,“什么意思?”


        

沈唯娓娓道来,“你喜怒无常,阴晴不定,适合找个成熟男友来包容你的坏脾气和小性子。”


        

林彦深:“……”


        

坏脾气和小性子?等等,沈唯是在说他吗?


        

“性取向也不是固定的,后天的心理暗示也很重要,其实,你只要……”沈唯还在胡说八道,一边说一边笑。


        

然而,话还没说完,林彦深已经把她摁住了,“来,继续说。不给我说清楚你今天别想下车!”


        

性取向不固定是吧?来,说说怎么把他拗弯!不说个一二三出来今天就跟她没完!


        

“哈哈,林彦深,君子动口不动手,说不过也不能动粗啊。”沈唯大笑,“我只是提供一个思路,采不采纳最后还是看你自己嘛!你看你气的,至于吗?”


        

“至于!”林彦深挠沈唯的肚子和腋下,“你到处打听打听,谁家女朋友天天撺掇自己男友变性的!沈唯,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嫌弃他就嫌弃他吧,还想把他变成同性恋!是不是太过分了!


        

沈唯马上揪住林彦深话里的漏洞,“林彦深你个文盲!我只是建议你改变性取向,没撺掇你变性!变性和改变性取向根本不是一码事!”


        

“怎么不是一码事,想甩我就直说!”林彦深一甩头,“不用含沙射影,更不用打着为我好的幌子。”


        

沈唯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彦深。


        

我不听我不听,我是傲娇小公举——林彦深这画风是怎么肥四?好端端的校草啊,酷炫狂霸拽的校园男神啊,怎么就变成了小公举呢?


        

小公举正看着她,“心虚了吧?没话说了吧?”


        

哼,他又赢了。


        

沈唯猛点头,“我心虚,我没话说了。公主殿下,请受微臣一拜!”


        

井峰用力板着脸,后座上的相声二人组实力超群,让他脸上的笑容有点绷不住了。


        

“公主?”林彦深不知道沈唯已经把他脑补成穿着公主裙戴着蝴蝶结的小姐姐,他还以为沈唯只是口误,“是主公吧?”


        

主公……沈唯憋着笑,“对对,是主公,主公,您忙公事吧。小的为您沏茶。”


        

沈唯拧开饮料盖子,把瓶子递到林彦深嘴边,“主公请用茶。”


        

林主公不用茶,他看着沈唯直摇头,“小沈啊,恋爱不是这样谈的。”


        

沈唯:“???”


        

主公走错片场了?小沈这个词太现代,不适合出现在主公的嘴里啊。


        

林彦深娓娓道来,语重心长,“别人家的女朋友都是拧不开瓶盖的。拿着瓶子都要娇滴滴地喊一声‘哥哥,帮人家拧一下。’你倒好,麒麟臂一伸,大力金刚指一扭,咔嚓,瓶盖不仅开了,还差点被你拧瘪了!”


        

“噗……”驾驶座上传来井峰的笑声。


        

沈唯本来想翻脸,眼睛瞪了好几下没能成功,也笑得前仰后合,倒在林彦深身上直捶他的肩膀,“林彦深我揍死你!谁麒麟臂!瓶盖哪里瘪了!”


        

林彦深也笑,“还好意思说我文盲,我刚才说的是‘瓶盖差点被你拧瘪!’差点什么意思你懂吗!”


        

两人笑闹成一团,已经顾不得前面驾驶座上的井峰了。


        

车子在高速上平稳的行驶着,前面有一辆大货车上了快速车道,井峰正要皱眉,耳边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前面的卡车的后车门突然崩开了,黄灿灿的橘子如瀑布一样流泻出来,瞬间铺满了整条道路。高速变成了一条黄色的河流。


        

大卡车一个急刹车,井峰的眼睛瞬间瞪得大大的,用力踩下刹车……